面对女友出轨和高利贷的压榨,他的反击令人拍手叫绝……

污妖说 2018-12-07 12:47:54

海滨市,城中村,街角。

嘿嘿,罗立,你这个小瓜批,跑啊。怎么不跑了?

几个黄毛混混,叼着烟卷儿,满脸的冷笑。为首的一个光头汉子,不怀好意的眼神在角落的清秀年轻人身上扫来扫去。

罗立满头大汗也顾不得擦,对着光头汉子挤出一个难看的笑道:蛇哥。再给我点时间吧,我一时半会儿真凑不出钱来。

再给你点时间?蛇哥咧了咧嘴,皮笑肉不笑的盯着罗立:一个星期之前我已经给你时间了。之前我说过,今天不拿出钱来就开你的瓢。你小子挺有种啊,在咱们公司贷款,也敢不还?

一个月之前,罗立手头缺钱,听信了这蛇哥公司的谎言,在他们公司带了校园贷,结果陷入法律陷阱里了。

来来回回,这笔几千块的贷款,利滚利滚利滚利滚利滚利,一直滚了七次。罗立这几个月来还了足足五万块,还是不够,差点被逼得去卖血了。

旁边儿的一个黄毛掐灭的烟头,手里拿着铁棒,在墙壁上划拉着,面带讥笑道:你们猜猜这小子贷款去干嘛了?我听别人说,这家伙竟然去买了个最新款的苹果手机。

噗。

哈哈哈,这年头还有这种脑残。你怎么不去卖肾呢?

周围的小混混不由大笑起来。

罗立的脸色顿时有点难看。

关键是啊,那黄毛混混也毫不掩饰眼中的讥讽:他给自己用了就算了。那手机竟然是给他女朋友买的。

哈哈哈,看不出来啊小子。你还是个痴情种呢。蛇哥嘲笑道:不过就算是痴情种,欠钱不还也是要被咱们打断腿的呢。

黄毛混混打开了话匣,像是说着笑话般接着道:蛇哥,你知道这小子的女朋友是谁么?就是咱们这一片儿,唯一被海滨基因大学录取的宋佳佳。哦不对,应该是前任了。

罗立低着脑袋,紧咬着牙关,双手紧握着青筋暴突,指甲都快陷入皮肉之中。

人家收了他的手机,考上海滨一中后,就把他甩了。哈哈哈!黄毛混混说到这里,已经忍不住大笑起来,眼泪都出来了。

周围的混混也面带讥讽,看着罗立就好像看笑话似的。

这小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什么货色。

宋佳佳可是考进海滨基因大学的学生。只要能够进入海滨基因大学就能够成为武者!简直是鱼跃龙门啊。一个绿帽混混露出羡慕嫉妒的眼神。

武者。

这个词让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是一亮,全是羡慕。

公历时代,灵气重燃,万物灵智大开,昆仑界封印解除,与地球接壤。

洪荒妖兽重现人世,好像蝗虫般从昆仑界中冲出,妖禽漫天,妖兽遍地。

人类利用高科技与洪荒妖兽经历数百年的厮杀,两败俱伤,却终究不敌恐怖的妖兽,几乎覆灭。

直到武神出世,自数十亿人类之中崛起,好像璀璨浩日,力挫掌管数亿生灵生杀大权的妖王,阻挡妖兽的入侵,人类世界才得以延续。

与此同时,人类科学家解开人类基因,彻底打破人类身体极限。

修炼,武道大时代来临。单凭着人类肉身,上天入地,只身潜入深海斩杀巨龙恶鲨,踏入昆仑界力斩妖王,一剑斩碎山峰,睥睨天下,也不是没有可能了!

这是一个全民练武的疯狂时代。

武者,就是身份的象征,在社会上拥有崇高的地位。代表着荣誉,财富,与权力。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成为武者的资格。百里挑一已经算很不错的几率,基本几百人之中,才有一个人的基因适合练武。

然而百姓们还是百姓们,没有武者基因的百姓,跟以前的生活没什么两样。

罗立就不是那个拥有武者基因的幸运儿。

嘿,你们知道这个小子也去报考了海滨基因大学吗?绿毛混混嘲笑道:这小子也在白日做梦,想要成为武者呢。结果,去报考了三次,最后生生被人保安扛着丢出来了。

话音落下,周围的混混又是一阵哄笑。

可是笑到一半,笑声戛然而止。

那是……宋佳佳!?黄毛混混叫了一声,震惊而忌惮的指着逐渐朝着自己这边走近的一个窈窕身影。

听着这声音,罗立也下意识扭头看去。

这个女孩儿穿着热裤,足足有36D罩杯的胸口把T恤给撑得饱满,贴身挽着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

宋佳佳跟那个英俊青年似乎没有发现自己,直到走近了之后才豁然望见罗立一干人等。

在看到罗立的时候,宋佳佳眼神之中明显流露出些许错愕,不由自主顿住脚步,而后便很好的掩饰起来。

可她旁边的英俊青年还是发现她异样的眼神:佳佳,这个是你朋友?

罗立抬着头,望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孩儿。曾几何时,她也是这样依偎在自己怀里,小鸟依人的乖巧,温柔又可爱。

可是现在,她身边的男人已经不是自己了。

一个月没见了。罗立咧嘴冲着宋佳佳笑,眼神中带着一丝希翼:你还好吗?

听到这话,宋佳佳眼神深处猛地浮现出不堪,甚至有着一丝嫌弃。好像自己的丑闻被暴露,不堪回首自己曾是面前这个家伙的女朋友。

她似乎在责怪罗立,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面前,让自己这么不堪。

朋友,以前一个普通朋友。宋佳佳故意咬重普通两个字,对着身边英俊青年说着。

他是故意出现在这里,来缠着自己的吧。

似乎是磨不过去面子,宋佳佳往前走了一步,语气中带着冷漠,压低声音道:你别再来烦我了,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不可能的。

罗立张了张嘴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原本以为就算做不了恋人,至少在见面时还可以用朋友的身份,远远的打个招呼。

眼见着罗立没有反应,宋佳佳还以为罗立贼心不死,她犹豫了下,最终心中一狠,咬了咬贝齿道:大家都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希望你能成熟点。你要知道,从此以后你跟我之间的差距是天壤之别了。

罗立静静的看着她,越看越感觉这个曾经亲昵的人,现在越来越陌生。

你看你现在混得这样子。宋佳佳见着他不说话,越想越气,凌厉的眼神在那几个小混混身上扫了一眼,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整天跟些什么货色混在一起,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那几个小混混却还是满脸谄媚的贱笑,嘘寒问暖的巴结道:宋姐。

看着他们这幅嘴脸,宋佳佳眉头皱得更深,在她眼中已经误以为罗立整天跟这群小混混厮混在一起,连带着看着罗立都觉得有些讨厌。

你不是练武的命,天生都没有上等人的命。别再白日做梦了,醒醒吧,男人需要脚踏实地知道吗?现实一点,我这是在关心你……”

宋佳佳用教训的口吻说着,语气中似乎带着关心,可任谁都听的出来那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落在罗立耳边越来越刺耳。

罗立的手猛地攥了起来,青筋暴突。

宋佳佳怜悯的看了罗立一眼,深吸了口气,她知道自己这席话说的很绝。

可在她想来,这些话未必对罗立不是件好事。普通人就该有普通人的觉悟。

哦对了,你给我买的手机,跟朋友在一起时拿出来太LOW了,还是还给你吧。

走了几步,宋佳佳似乎想起什么,她回过头来从包里拿出罗立为她买的那款手机,塞回给罗立,然后这才挽着英俊青年的手,在那群小混混谄媚笑容中走出了视线。

小子,还看呢!黄毛混混粗暴的拍醒了沉默中的罗立:别他吗做白日梦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光头壮汉冷笑道:说说吧,钱怎么还。

罗立不甘的咬牙,牙齿咯吱咯吱作响,恨意让他浑身都在颤抖:钱我已经还了几倍了,你们为什么不放过我!

光头壮汉听的乐了,嗤笑一声道:因为你好欺负啊。

黄毛混混恶狠狠的道:别跟这小子废话了,先开了他的脑袋,让他涨涨教训,他就有钱了。

涨你吗的教训!忽然间,罗立好像变了个人似的,目眦欲裂的咆哮一声,猛地暴怒起来,如同发狂狮子般率先发难,一脚踢在黄毛小腹,后者哇的一声直接被踢得跪在地上。

今天你是真的想死!光头壮汉大怒,一声令下,其余的混混操着铁棒一拥而上,把罗立的身影淹没,厮打起来。

十五分钟后。

光头壮汉啪的一声丢掉铁棒,冷笑着摸了把脸上的血,望着躺在地上的罗立:小王八羔子,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准备好钱。不然我卸你一条胳膊!

说罢这话,混混们这才扬长而去。

片刻后,罗立扶着墙爬了起来,他脸上鼻青脸肿,浑身伤痕累累,鼻子流淌着两趟鼻血,好像受伤的狼一样,狼狈又可怜。

罗立狠狠吐了口带血的唾沫,紧紧咬牙,盯着宋佳佳还有那群小混混走远的方向,眼神如恶狼般毒辣:

今天的仇,小爷一定要报!

等着罗立回到自己家小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罗立刚走进小区,身后就传来一道兴奋的声音,好像金丝雀儿般空灵。

罗胖子诶,快站住!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罗立脚步一顿,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只好转过头来。

他扭头望去,一个穿着湛蓝色破洞牛仔裤,上身套了件宽松卡通卫衣的女孩儿,就出现在眼前。

这女孩儿精致的俏脸洋溢着兴奋的笑,皮肤粉嫩到白里透红,尤其是那灵动的大眼睛很是澄澈,仿佛会说话般,好像上苍精雕细琢出来的瓷娃娃。

她迫不及待的跑了过来,想要跟罗立分享自己的心情:你肯定猜不到,我……”

看到罗立的瞬间,女孩儿就愣住了,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望着满是伤痕,鼻青脸肿的罗立,眼睛直直的,委屈难过,又心疼的情绪从心中涌出,张了张小嘴儿刚要说话,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诶诶。别哭,别哭我没事……”罗立只得挤出个勉强的笑,来不及安慰。

罗立一开口,女孩儿的泪珠就掉了下来,扬着下巴张嘴大哭着,梨花带雨的,哭声中充满了心疼。

你又跟别人打架……”

疼不疼哇……”女孩儿一边大哭着一边抹眼泪。就好像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宝贝被弄坏的小孩儿,楚楚可怜,真是又心疼又委屈。

罗立见着又好笑又不敢笑,心里流淌过淡淡暖流,之前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忙的反过来安慰她:没打架,真没打架!我只是刚才回来的路上摔了一跤,一点事都没有,不信你看……”

说着,罗立故意砰砰往自己身上捶了两拳。

生怕罗立把他自己给锤死,女孩儿这才倔强的止住哭声,鼻子一皱一皱的抽着气,用手背抹了抹眼泪跑回家,不一会儿又一走一歪的跑了出来,怀里抱着个医药盒,轻车熟路的给罗立上药,看得出来不是第一次了。

爱哭鼻子鬼。唐馨啊唐馨,你都长这么大了。再过几天就十六岁了,还天天哭鼻子。等哪一天眼泪流成河把我冲走了,看你到哪儿哭去。罗立打趣儿的捏了捏唐馨精致的鼻尖儿。

后者白了他一眼,仔细小心的把罗立上好药后,又被他好好哄了一遍,心情这才好转起来,恢复之前的开朗。

唐馨俏脸上还挂着泪痕,躲过罗立的魔爪,撅着小嘴儿道:你才是哭鼻子鬼。医生说了,哭能减肥!

罗立差点气笑了,不依不饶的在她脸蛋上轻捏了下:哪个不着调的医生说的。话说唐馨小火鸡,你还减肥,再瘦下去闪电都无地自容了。

嘁,就知道哄我。唐馨心里听的美滋滋的,眼里都在笑。可是表面上还是故意板着脸盯着罗立,怀疑道:

我怀疑你小时候经常把馒头塞我嘴里给我吃,目的就是为了自己减肥!想让我长胖对吧,你这个胖贼。太鸡贼了!

小时候两人青梅竹马一块儿长大,唐馨天天黏在罗立后边儿哥哥长哥哥短的。两人家里穷,嗷嗷待哺的唐馨天天饿的不行,罗立就经常从家里偷馒头喂给她吃。

打趣儿着,罗立忽然想起来,问道:对了二货,刚才你说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

唐馨灵动的大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兴奋道:你不说我差点儿忘记了。罗胖贼,我被海滨基因大学破格录取啦!

真的!!?罗立的心猛地狂跳,心中的激动有些难以言述,只感觉血液加速循环到快要喘不过气来。

没有人比罗立更了解,进入海滨基因大学意味着什么。也没有人比罗立更想进这个大学了。

唐馨,鱼跃龙门了。

他是发自肺腑为唐馨而开心,也是为了自己而难过。

你呢?唐馨神采奕奕的望着罗立。

我啊,还不知道呢……要等后天的最终成绩测验单时,最后一次体质审核才知道。

早在几天前,罗立已经知道自己不及格的消息。只是罗立不忍又看她难过,嘴上说着谎,满脸的轻松。

放心吧罗胖贼。你肯定能考上的!唐馨笑嘻嘻道。

……

能考上吗?回家的路上,罗立自言自语的念叨着,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哪个大学都不会收我这个废物基因吧。

摇了摇头,罗立拿出钥匙打开门来。

在他推开门的时候,一个漆黑的身影立马从里面倒了出来,一下把罗立压在身下。

小偷啊……”罗立吓得一大跳,连忙爬起身来准备跑出家。

黑暗中那漆黑的身影一把抓住罗立的脚踝,语气虚弱又艰难:别,别报警……他们会找到我的。

听到他的语气似乎快死了一样,罗立心中一动,这才打开了灯低头一看。

一个满身是血的白衣大褂中年人,躺在自己家的客厅里,嘴唇枯白脸色死灰,看上去快要不行了。

喂你是谁!你别死我家啊……喂!罗立忙把他抬起来。

……咕噜咕噜……没时间了……听我说……听我说……”白衣大褂吞咽着血水唾沫,死死抓住罗立裤腿:你想成为,武者吗……”

武者?

听到这两个字的瞬间,罗立彻底震住了。

武者!?

他做梦都想。

没等罗立开口,白衣大褂费力的从兜儿里拿出一管淡绿色的快捷注射器,吞咽着血唾沫,无比艰难的道:

这,这是我们最新研发的基因药水……可以,改造你的基因,让你成为武者……”

基因药水!跨时代的产物!罗立当然听过基因药水,注射之后,可以让普通人拥有成为武者的基因!

可想而知其珍贵程度,是难以想象的超级奢侈品。只有超级集团才有资格和能力去购买。

市面上随随便便一个最低级的基因药水,也会卖到一千万,而且是疯抢!

武者?我也有机会成为真正的武者?

看着白衣大褂人之将死,眼神,话语不似作假。

罗立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手指都在颤抖,望着那一管基因药水,心中原本死去的念头又活络了起来。

不过……”白衣大褂剧烈的咳嗽,吐出一口血水:这是我们在原本基因药水的基础上,最新研制出来的新品样本,整个世界只有这一份……一旦你注射下去,后果未知……九死一生……成为武者的前提是你能活下来……”

罗立犹豫了,眼神中露出一丝害怕。

九死一生么……

不管你用不用。白衣大褂忽然激动起来,死死掐住罗立的肩膀,发出好像困兽般的沙哑咆哮:一定不要让这基因药水落到他们的手中……如果不想用,一定要毁了它!记着,记着!!

随着咆哮的最后一声,白衣大褂的双目飞速失去神采,眼神空洞,手无力的耷了下来,逐渐失去了生机。

很快,白衣大褂的尸体竟然开始自动分解,燃烧,最后被焚烧成一团黑灰。

空荡荡的房间只剩下罗立一个人怔怔发呆,他看着那掉在地上的一管基因药水,心中情绪复杂无比。。

九死一生。十分之一的概率。

那天晚上罗立孤独的坐在阳台上,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着,默然无语。

惨淡的月光洒落在他身上,影子拉的狭长又孤独,显得渗人。

十分之九的概率会死,可如果活了下来,就拥有了那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高贵身份,武者。

武者啊。

此生,你是要做一辈子懦夫,默默无闻;还是要做盖世英雄?哪怕只是昙花一现。

直到天边第一缕曙光亮起,东方泛出鱼肚白。

罗立仿佛做了某种决定,狠狠掐灭最后一根烟,咬紧牙关,拿着基因药水注射进入自己的身体之中。

啊啊啊!一阵剧烈到刺骨的痛感刹那间传遍罗立的全身,好像潮水般袭来,让罗立疼的昏厥过去。

等着罗立再次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都是黑乎乎的泥巴,整个人好像从泥潭里泡过似得,狼狈不堪。

我没死?说明,成功了?罗立心中一阵狂喜,激动的脸色潮红,他连忙洗了个澡,换了套崭新的衣裳,站在镜子面前照了照自己。

他发现自己的全身表面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原本略微发黄发黑的亚健康皮肤,现在变得白嫩起来。

不过罗立很清楚,自己体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浑身上下轻盈,精力很是充沛,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重量,步履生风,捏了捏拳头,感觉拳头里充满了爆炸性力量。

要说之前是病恹恹的弱鸡,现在就是一个彪形壮汉,这种全身活力充沛,力量感爆棚的感觉!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

我成功了!啊!啊!啊!

罗立激动的想要疯狂咆哮,想要大哭一场!

好久之后,罗立才好不容易稍微平息了下心中的激动。

现在才七点……”罗立看了看手表,呼了口气,忽然脸色一顿,诧异起来:已经是九月二号了!我竟然昏迷了一天一夜!糟了糟了,今天就是测验粘贴时候,最后的资格审核日了!

罗立连忙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手机上有几十个唐馨打来的未接电话还有短信。

完了完了,唐馨这小妮子都急疯了吧。

是时候,去最后的资格审核了。

罗立深吸了口气然后推开门,抬起头来,迈着大步跨了出去!

他目光如炬,如雷霆般狂烈,如尖刀般锋利!

真想看看那群家伙的表情。

等着,我来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