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也分种类,一种无药可救,一种无所畏惧

宇视传媒 2019-11-10 14:13:30

这是今年的不知道第几篇推文,目标阅读量10W+



导演姚庆涛在《车库男女》开拍前谈到电影本身就说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我们是用幽默的故事来隐喻每个人心里都有魔鬼,只不过魔鬼放错了位置,就变成了喜剧。




你可以说萧狐狸爱老婆,疯萧萧直爽干脆,充满御姐魅力,王灞愣头愣脑却有情有义,黑刁关键时刻还是最认兄弟。每个人都能说出优点,唯独马答。








马答其实是一个很尴尬的人物,如果硬要给他加一个真善美的标签,大概是为爱痴狂。这爱也是来的不知所以然的爱。


马答之于娜沐薇,不过就是始于颜值忠于颜值,他们除了马答逛智道堂那次甚至没有过一次朋友间对话,严格意义上来说,那一次也不算。




就因为多踩了几次点,多偷瞄了几眼人家吃饭、上班、偷带戒指,他就能下定决心不惜在光棍节那天用3年的奖金买一颗打一折的钻石意图表白?谁给你的自信和勇气,梁静茹吗?




要不是历经这车库一夜,马答上辈子、下辈子,上下八百辈子都不可能泡到娜沐薇!


从娜沐薇从后备箱出来那一脸懵逼状态后,就以一种小粉丝的身份默默护着自己的女神,直到挑了颗钻石自制易拉罐拉环简易版戒指,两人的关系才就此变得有那么一丝微妙。




真正的爆发点是在萧式夫妻共同怀疑指责娜沐薇就是个贼的时候,他不分青红皂白就站出来反对,用尽全身力气嘶吼:她不是贼!你们凭什么冤枉我喜欢的女人!要追究起来凭什么相信娜沐薇的无辜,马答估计自己也回答不出,难道就凭每次透过玻璃看到柜台前浪漫单纯的她吗?这说不通。




就算别人说的是真话也不愿意相信。就算知道自己被欺骗,也还是站出来用命保护女神,马答感觉像是见色忘友的典型代表。他是多怕死的人呐,枪口对着他他都能吓哭叫爸爸的人,但看到枪对准娜沐薇的时候,他能跑到她前头去挡子弹,这是震惊我的。






马答是哪类人?毫无原则的人,底线可以说是低到尘埃,他可以从之前的街头从医者(职业贴打胎小广告的)到萧狐狸的修车学徒,克扣奖金也都没半句抱怨,一直到需要钱买钻石跟娜沐薇表白时,他才开始对这笔三年都没到手的奖金较真起来。


所以,马答不爱钱。片中对于钱的渴望在萧式夫妻、抢劫兄弟俩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就连娜沐薇也不免嫌地偷钻石,在每个人都想着三七还是七三分的车库里,他最多只是挑了一颗最像真钻石的钻石做成简易戒指送给娜沐薇。







马答不爱钱,但也改变不了他是只咸鱼的事实,甚至可以说连咸鱼都不如。他活得浑浑噩噩宛如一个智障,他可以淡定地向别人说着自己的老板要跑路的事实,明明是攸关自己日后生计的事,却也能说得这么淡定从容、无动于衷,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从一个坑继续跳往下一个坑。



咸鱼也分种类,一是废柴的无药可救;二是看遍世态万千的无所畏惧。回到马答的爆发点,在一番咆哮中,他首先维护了娜沐薇,其后反驳了萧氏夫妇,接着开始细数二人的可笑之处,数落到两人无地自容、哑口无言,一副别人笑我太疯癫,我却笑你们太天真,我早就看穿了身边这一切,只是我不说。这么看来,马答属于后者的咸鱼



而后来娜沐薇坦白自己偷了钻石后,马答黯然神伤中来了一句:『没事儿,反正我的爱情总是没开始就结束了,习惯了。』二次应正马答的老油条。




习惯了,他不是一开始就毫无目标和上进心的,只是每一次的尝试让他多体会了一遍现实和失败的滋味,还不如埋头做个无名的小喽啰来的有滋有味。



不过这一次偏偏遇上了娜沐薇——马答心中的魔鬼,即使失望了,娜沐薇在他脑海中依旧挥散不去。在追求的过程中,他可以放弃原则、理智、尊严乃至生命。简直是备胎界的楷模。



结尾他对娜沐薇说出:『我能和你一起做贼吗?』真真是为爱痴狂的极致体现。这种爱让我联想到日剧《为了N》当中西崎问道杉下,觉得极致的爱是什么?杉下答道:共同犯罪。从这一刻我对马答发生了改观,有那么一瞬间,你还觉得他似乎配得上娜沐薇了。




不过,这样的人,你见到他只会避他三分,他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伤害到你。



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他就是真实的人。影片中的其它角色都经过了一系列艺术化的加工,唯独马答,就是一个普通到极致的人。他似乎展示了所有普通人在遇到生命威胁时候的表现:懦弱、恐惧、无法思考。这样的人是最容易被利用的,也是最容易失控的。







我们不太喜欢马答,是因为能在他身上多多少少看到点自己的影子,这部分影子我们不想承认,却客观存在



因为真实,所以丑陋。姚导大概就是想塑造这么一个不起眼却不可替代的人物,要么你黑化成为马答,要么你好好控制内心的魔鬼,永远不要成为马答。当然,以上只是我个人观点,至于是不是过度解读,还要再请教导演和编剧们了。



人这一辈子,各有各的活法,不疯魔不成活,我觉得用在神经质的马答身上挺合适的。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观看正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