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县'气象树'】它预测着一方雨水,为这方土地上的人民生活增强了保障,如今,它出现问题了......

和县人 2019-07-01 00:05:57

在和县石杨镇高关村山拗里,有一棵超过400年的古树。在当地村民眼里,这是一棵神奇的“气象树”,他们凭借树木发芽的早晚与树叶的稀疏来推测当年的雨水多寡。1996年10月29日,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特将其对海外介绍,使它的形象与作用进一步引起世人关注。


(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这棵大树,高约10米,主干粗矮,凹凸不平,向西北侧倾斜,主干上分出4大主枝向四周伸展 ,并分出无数枝杈。树冠四展如伞,遮天蔽日,面积有数百平方米。年长的村民还能描述古树生命史的片段——这棵树曾生长在土地庙前,已经有好几百年历史,如今土地庙不复存在,但古树还在生长。


村里人都称,这棵树能预测当年雨水。村民们口口相传,从上世纪30年代起,就开始用古树预测旱涝。1934年春末夏初,古树迟迟不发芽,村民们都以为古树枯死了。但到端午节后,古树开始发芽开花,又现生机。这一年,长江中下游发生大旱。当时村子里有一位滕姓书生,他自小爱记笔记,包括村前古树、天气气候、农事年景等内容,当年的旱灾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书生翻查笔记,结合老人们的经验,总结出“古树迟迟不发芽,主旱;发芽早且齐,主涝;如果发芽有先后并比较正常,当年雨水适宜”。据村民说,滕书生曾经成功预测1954 年大水。他去世后,村民们根据他的传授也能预测夏秋水势,可惜年代推移,这位书生的观测笔记已经散落无存。


1978年,长江中下游地区遭遇大旱。高滕生产大队社员群众因为这棵古树迟于端午节才发芽,推测当年有大旱。虽然当时水塘水库里还有不少存水,但是村民还是冒着风险调整播种计划,将水稻田改种芝麻等抗旱作物,全队当年多收芝麻1500多公斤。


村民们还能清楚地回忆出1954 年、1962 年、1969 年3个涝年,古树发芽又早又多的状况。1981年,此树与周围朴树同时发芽,无异常现象,当年也确实雨水正常,五谷丰登。当地农民相信这棵古树,对它满怀崇敬之情,尊称它为“神树”。多年来,宁愿弯腰赶牛从树枝下钻来钻去,也舍不得伤其一枝半叶,真可谓惜树如子。


(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1981年11月16日,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节目中摘要播出古树的故事;1982 年《文汇报》 等媒体的报道引起气象和相关学科专家的关注。1982 年4月,巢湖地区科协组织气象、地质、水利、地理等科技人员对古树进行实地考察,形成初步报告。同年,安徽省科协组织省内外气象、农林、地质、土壤、水文、植物、古生物等学科共38位专家学者汇聚和县,对古树进行多专业考察。上世纪90年代后期,中央电视台4套 《中华大地》 栏目将古树的故事推向世界,引起国内外专家兴趣。不过,时至今日,都没有研究直指两者之间的联系。


据旧志记载,明末有一源远和尚游历至此,曾为此树作诗:“白筱绕庵如下拜,缁衣缝我亦知间。幽岩说有无名树,不肯遗名与世间”。如今,当地农民预测一年雨量的大小,已不完全依赖这棵古树了,前来观赏此树的人们,也不完全相信古树能准确预报一年的旱涝情况。


随着时间的流逝,“气象树”对于农业上的贡献越来越小。同时,不可避免的,古树的年龄越来越大,随之而来的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2017年4月份,受和县石杨镇之邀,安徽省古树名木保护专家、安农大博导束庆龙教授,安徽省古树名木专家、省林科院高级工程师胡一民等专程来到和县石杨镇,对国家二级保护古树——“气象树”(古朴树)进行把脉会诊,解决古树生病的难题。


气象树”生病主要有5个方面原因:一是树龄偏大,树龄达400年以上;二是北侧水田积水,导致该侧根部坏死、枝条枯萎;三是西侧杂冠太多太高,影响树冠投影范围内的通风透光;四是根部裸露,导致部分外露木质部腐烂;五是当树体出现偏冠后未能进行修剪矫正,导致其树干整体往东北方向倾斜。

针对“气象树”存在的病情,专家组随后制定了详细的治疗方案,主要从古树环境综合治理和古树树体清理、修补、复壮等11个方面进行。


(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这棵古树独立于馒头山和掉尖山之间的十里山拗中,饱经沧桑依然枝繁叶茂。曾经,它预测着一方雨水,为这方土地上的人民生活增强了保障,如今,它出现问题了,就由这方土地的人民来维护它。它因神奇而美丽,神秘而美好,观其桌然风采,听其美妙故事,现已经成为远近游客到此一游的好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