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望无垠到一望无垠:冀北坝上非典型游记(上)

午山参考 2020-11-09 14:25:28

2015年8月9日,下午,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交界处,红松洼自然保护区,海拔近2000米。


手机导航一会提示我已进入内蒙古境内,一会又提示我已进入河北境内。我驾着车在边界上穿行。



四处望去,全是这样的景致。


一望无垠的草原上到处都是风力发电机,大风驱动着叶轮,呼呼作响,要是堂吉诃德在,他一定会陷入进攻哪一座风车的选择困境。这里离太阳的距离比平原地带要近多了,充足的阳光和风同时存在,很北方。



从来没有与蓝天白云的距离如此之近。


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的官方地图告诉我,从这里往西走可以到赛罕敖包,我想去看看。但是手机导航的地图上,这里是一片空白,并没有道路。


然而草原上到处都是路,没有路标,这也意味着到处都没有路。


我沿着沙石路面跑了十余公里,又进入草原上坑洼不平的土路,我迷路了。


仪表显示汽油余量只有一格多,在这样的路面,顶多只能跑七八十公里。午后的草原随时会下雨,一旦下雨,土路随时会变成陷车的泥淖,车上还坐着家人。方圆10公里之内,只有我这一辆车,就像是大海中央的一叶小舟。


继续往前走吗?义无反顾地奔向赛罕敖包?前几天在丰宁坝上,宝马X5、三菱帕杰罗劲畅这样的四驱车在雨后的草原土路上打滑刨坑的场景仍历历在目。


我选择了原路返回。


一望无垠的草原和一望无垠的大海一样,一面是美丽,另一面是可怕。在自然面前,单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了,你无力与它对抗。在某些时候,选择知难而退是明智的。当旅行有了探险的意味,请反复问自己,有没有能力与勇气,各方面做好准备没有?


这一次旅行,是第一次驾车向北。身为南方人,我眷恋着南方的风土,走到哪里都有亲切感,所以一到假期我就往南方跑。


8月4日上午,我们从青岛出发,去往冀北坝上草原,张北、丰宁、围场是我们的三个目的地。


途中在天津住了一夜,因为一天赶到张北实在是太辛苦了。我们住在天津海河畔,津湾广场边上的一家酒店,位于一幢上百年的三层老建筑里——与同样拥有许多欧式老建筑的青岛相比,天津对老建筑的保护措施要好很多。



天津街景


与七八年前见到的天津相比,现在的天津越来越有一座大城市的风范,现代与近代的风貌融合得很好。漫步在海河的解放桥上,吹着傍晚的和风,华灯初上,水面有倒影,让人很有一种幸福感。


凌晨3点多就醒了,坐在大堂里与值夜的保安大哥聊天,聊到太阳升起,迫不及待地到旁边的胡同里吃了一碗鲜嫩的老豆腐(豆腐脑),配上两根刚出锅的油条,美好的一天这才算真正开始。


天津也采取和北京类似的限行措施,在天津开车,请注意自己的车牌尾号,也注意早晚高峰不要出门。


直奔张北,北京是必经之地,路上还遇到了警察叔叔严肃且严格的检查。由于没有办理进京证,只能沿着六环走,两车道的六环路并不好走,全是货车。走完了东六环和北六环,上京藏高速,一直到八达岭,主题只有一个——堵。在北京待了八年多,但是在北京的地界上开车,还是头一次,六环路上看不到任何带有北京特色的景致,所以并没有睹物思情。


过八达岭,出延庆,进得河北省张家口市地界,路上85%以上的车都是京牌车,北京人周末自驾游的话,张北是个很理想的去处。天蓝了起来,官厅水库岸边的景致极美,心情也好了起来。毕竟,我们离草原越来越近了。


就在几天前,北京与张家口共同申冬奥成功,高速公路两边时不时地就出现了以“喜迎奥运”为主题的标语。据说离北京最近的滑雪胜地崇礼县的房价已经涨到一万多了,京张高铁也在建设中。


当天下午,到了在张北县预定的宾馆,老板很年轻也很热情,在北京铁路局有份工作,单位不忙就回家和父母及女朋友一起打理宾馆。他的宾馆,斜对面就是元中都博物馆,我问他是否值得一看,他使劲地摇头说你花50块冤枉钱去看一堆破石头干嘛?


同理,有人来青岛问我栈桥是否值得一看,我可能也会说你跑那么大老远去人挤人干嘛?


等大雨结束后,我们迫不及待地去往20多公里之外的中都草原,雨后的空气很清新,我是第一次见到草原,有一点兴奋。



书上没有骗人,草原真的是辽阔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真理。


这家宾馆的菜量不小,烤羊肉串和烤大腰子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她从来不吃羊肉,那天也吃了一些。事实上,那是我此行吃到的最好吃的羊肉。


第二天,我们就往草原天路进发了。风景一站比一站美,这是我设定路线的一个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