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需要仪式感,就像平凡的日子需要一束光

巫小诗 2019-01-10 14:11:02

生活需要仪式感,就像平凡的日子需要一束光

文/巫小诗


大约是从去年的秋天开始,我养成了一个买花的习惯。

 

我的书桌上,每周都会盛开一束小花,品种不一,芬芳各异。它们陪着我看书写字、吃零食、追剧,相处十分融洽。

 

 (小诗书桌上的花)


有时候跟母亲视频,我会给花儿一个镜头,告诉母亲,它的名字以及寓意。

 

母亲是个朴素的人,她见我总是买花,忍不住开导起来:“一个人在外打拼,虽说开心很重要,也要适当节约,少买不实用的东西,以后还得养房养车养孩子呢……”

 

我说,几十块钱就能养一束花,而养房养车养孩子每个都是以万来计数的,这么一比,花的性价比还蛮高。

 

其实花很实用啊,你看,当我买回一束新鲜的花朵,就会忍不住把书桌收拾整齐来与之匹配,当书桌是整齐的,也想把家里打扫干净,还会想捯饬捯饬自己。

 

坚持买花的意义就像,坚持给自己的平凡生活,加一束光。

 

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仪式感吧,用一些看似无用的事情,来增添生活的光芒。

 

 

 

华人女作家当中,我最喜欢的是严歌苓。


除了文采,我也欣赏她的生活态度,她是那种仪式感拿捏得刚刚好的人,有一点“作”,又“作”得不让人讨厌。

 


她说自己每天只做八个小时的“猪八戒”,她每天像上班族一样早起,简单洗漱后坐到书桌前开始工作,写到下午3点。然后化妆,换上漂亮衣服,买菜做饭,等候丈夫回家。

 

自由职业者不用准时上下班,家庭主妇不用注重打扮,这几乎是大家的共识。


可就是这两件不必要的事,让她作为作家时自律高产,作为妻子时优雅迷人。

 

严歌苓写作的时候,有五样东西是必备的:高档的稿纸,干爽的棉袜,极辣的面条,陈年的红酒和一个大浴缸。

 

好的稿纸利于书写和修改;洁白干爽的袜子能让自己写作时体感舒适;吃一碗特别辣的面条能保持思维的亢奋;晚上喝点红酒,在浴缸里泡个舒服的澡,则是对自己这一天创作的犒赏。

 

看似“矫情”的几样东西,个个都在悄然地改变她的生活,让她一步步成为了现在的严歌苓。

 

  


人们常常对仪式感存在误解。

 

认为每年纪念日都互赠礼物的夫妻活得太客气了;认为每月工资日都要去犒赏味蕾的姑娘不会过日子;认为每次旅行都要给自己寄一张明信片的小伙子太矫情……

 

其实,这些看似不必要的、没有用的事情,恰恰是他们给自己加的那束光,生活的无趣、艰辛和彷徨,都被这束光照亮了。

 

生活越来越快,许多人都在行色匆匆地,追求着高效率的获得。

 

不要因为自己走得太快,而嘲笑那些散步的人啊,他们在自己的步调里,欣赏着你看不到的风景,沐浴着你触不到暖阳。

 

生活需要仪式感,


就像平凡的日子需要一束光。





巫小诗


自由拖稿人,坚持原创,不坚持更新

扫码关注作者,阅读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