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天上一片云20

徐州满庭芳MT 2021-04-07 12:06:10

第二十章  露真情诗作双飞蝶  因旧爱再次当陪护

晚饭后,海风回宿舍去拿叶锋还回来的那些钱,吴云先去编辑部。等吴云到了编辑部的时候,安婻和陈扬已经在那里了。见到吴云进来,陈扬笑道:“吴主编,你们俩和好了吧。”吴云笑了笑,没有说话。安婻问道:“海风呢?”吴云笑道:“去宿舍了,一会儿就回来。”安婻和陈扬没有再问,各忙各的了。

吴云坐在电脑前,右手支着头,心里满是忧伤。吴云没有问及海风今天的行踪,海风却也只字不提;平时海风的胃口极好,今天却只吃了一点,显然是在外面吃过了。这些在吴云心里留下了一个阴影,她觉得海风不再像以前那样对自己毫无保留了,海风心里有着秘密。海风今天到底去了哪儿,都做了什么,成为吴云心里无法释怀的疑问。吴云不想自己去问海风,她想等着海风主动告诉她。

吴云正胡思乱想着,海风推门进来了。吴云看了看海风,弯腰按下电脑开关,打开电脑。海风坐到吴云身边,拿出一叠钱递给吴云:“这是老大还回来的,让我用了一百,还有两千九。”吴云接过钱放进包里,问:“叶锋呢?”海风笑道:“在宿舍唱歌呢?”海风学着叶锋的样子,“老大抱着吉他,看着墙上满婷芳的照片,深情地忘情地唱着:我感动天感动地,怎么感动不了你……”吴云和安婻听了哈哈大笑。陈扬翘起大拇指笑道:“老三,你学的太像了。”

大家笑了一会儿,吴云叹着气黯然神伤道:“叶锋和满婷芳的事到底怎么办呀?谁也不知道满婷芳是怎么想的。”听了吴云的话,大家都沉默了,对于这个近乎特立独行的满婷芳谁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帮的都帮了,大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锋为情所困,毫无办法。

吴云看着电脑上的照片,问道:“海风,我让你给这张照片配的诗写好了吗?”海风抱歉地笑了笑:“还没有。”吴云一摆手,说:“算了,反正不急需,你先准备考试吧。”吴云刚说完,却听到陈扬高兴的喊道:“你们来看看,看我拍的这张照片,漂亮吧。”大家忙跑过去围着陈扬,看他拍的照片。只见照片上两只漂亮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下面是几朵含苞欲放和已经开放的虞美人,花瓣上的露珠折射着太阳的光辉。陈扬选择的角度非常好,既拍出了两只蝴蝶的翩翩舞姿,又拍出了光影的变化。安婻和吴云齐声叫道:“哇,太漂亮啦。在哪儿拍的呀?”陈扬笑道:“就在学校操场边拍的。说来也是巧了,当时看见两只这蝴蝶很漂亮,就随手按下了快门。当时都也没有仔细看,实在没想到会拍的这么好,真是意外收获。”安婻问:“这是什么蝴蝶呀?”陈扬摇摇头,笑道:“不知道,没研究过蝴蝶。”吴云笑道:“我给这张照片起个名字,就叫《双飞蝶》吧。”

“《双飞蝶》……”陈扬重复了一下,冲吴云翘起大拇指,“好,就叫《双飞蝶》。”海风灵光一闪,笑道:“我给你配首诗吧。”海风拿起笔,挥手写下一首诗放在陈扬的键盘上:

双飞蝶

双舞双飞因蝶知,来世难有再见时。

今生苦短休虚度,尽享恩爱且莫迟。

大家看后连连叫好,陈扬转身给了海风一拳:“老三,真有你的!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怎么写诗词这么厉害,为什么我就写不出来?”吴云看着海风,高兴的说道:“我让你写的你不行,没让你写的你倒行了。”吴云反复品味着后两句:“今生苦短休虚度,尽享恩爱且莫迟。”忽然间,吴云好像明白了海风的心,是呀,人生苦短,我们不好好的恩爱,瞎闹腾什么?吴云看着海风的眼睛,温柔的笑了。吴云拉住海风的手,向安婻笑道:“秘书长,你俩在这好好恩爱,我们出去走走。”

雨后的夜空非常清晰,抬眼望去,天上繁星点点。海风挽着吴云走向小树林,两人不时笑着对望一下,谁也不说话,好像都知道了对方的心。一阵夜风拂过,吴云长发飘逸,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娇媚异常。海风痴痴地看着吴云,吴云娇羞地垂下头道:“快走啦,有人看呢。”海风有点急不可待了,拉着吴云快步走进小树林,却见小树林已经有几对情侣了。海风只好悻悻地拉着吴云退了出来,笑道:“老天垂下夜幕,携妞校园漫步,情急不觉察,误入树林深处,且住,且住,林中鸳鸯无数。”吴云拉着海风的手,笑道:“你呀,一肚子都是破词。我们去哪儿?”海风想了想,笑道:“去操场走走吧。”吴云偎依在海风怀里,悄悄摸了一下海风裆部,羞涩的问道:“你不想要了?”海风捧着吴云的脸坏笑道:“怎么?你想了?”吴云把脸埋在海风胸前,娇声道:“人家还不是怕你憋的难受?”海风抚摸着吴云的长发,笑道:“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去操场吧,我们一起去跑步。”

操场上没有灯,光线比较暗,晚上出来锻炼的很少,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或走或跑,操场的角落里偶尔有几个情侣拥抱在一起,说着悄悄话。海风和吴云手拉着手,沿着塑胶跑道慢跑。

其实吴云并不很开心,在她心里仍然有一个结,她觉得海风和她之间好像有了隔阂,不再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了。吴云深情又有些幽怨的看着海风,总是感觉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隔在两人中间,到底是什么,吴云又说不清楚。海风没有觉察到吴云的心思,握着吴云的手,边跑边看着吴云的飘飘长发。

 

第二天早上,吴云仍然像往常一样,很早就醒了。想到昨晚和海风约好今天早上去小树林打羽毛球,吴云赶忙下床去洗漱。刚洗好脸,手机响了,吴云拿起手机一看,是海风的短信。吴云笑着甩了甩头发,按下确认键查看短信,而短信的内容却让吴云心里一凉:“亲爱的,我得去给朋友帮忙,不能陪你打羽毛球了,抱歉……”吴云没有看完就生气地把手机扔在了床上,旋即又抓起手机,想拨打海风的电话,就要进行拨号时,吴云却停住了,握着手机慢慢在床上坐了下来。吴云坐着想了一会儿,给海风回了一条短信:“注意安全,早点回来。”片刻之后,收到海风的回信:“知道了,吻你。”吴云默默的放下手机,坐在床上黯然神伤。满婷芳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见吴云闷闷地坐着,笑道:“吴云,怎么了?”吴云回过神来,笑了笑,说:“没什么。满总,我们出去跑步吧。”

吴云和满婷芳并肩跑在操场上,吴云转头看了看满婷芳,问:“满总,你和叶锋的事,你到底怎么想的?大家都关心着你们呢。”满婷芳看着前方笑道:“没怎么想。”吴云听了劝道:“你们总这样僵着也不是办法。海风说的好,今生苦短休虚度,尽享恩爱且莫迟。你们早点和好吧,叶锋对你的心思,大家都知道的……”满婷芳打断吴云的话,说:“缘分未到,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吴云笑道:“叶锋对你一往情深,怎么是强求呀?”

“那徐静手里的那几张照片是怎么回事?想脚踏两只船呀?”

“这个……”吴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自己对海风还捕风捉影的生气呢,何况人家有照片为证。

 

本来昨天晚上和吴云说好了今天早上打羽毛球,海风刚起床却收到李晓的短信:“风哥,快来帮帮我。”海风看后吓了一跳,来不及洗漱,给吴云发了条短信就匆匆而去。

到了旅店,海风进门一看,李晓裹着毯子缩在床角,一脸惊恐。海风忙问:“怎么了?”李晓看到海风,紧张的神情放松了些,指着桌子说:“风哥,刚才桌子上有个老鼠。”海风听了,闭上眼长出一口气,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笑道:“我说什么事呢,看到你的短信把我吓坏了,急忙跑过来。”李晓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谢谢风哥。”海风又在房里巡查了几遍,没有再发现老鼠,向李晓笑道:“别怕了,老鼠吓跑了。”李晓下床走到窗前,看着窗外伸了个懒腰,笑道:“今天空气真好。”海风笑道:“你先洗漱吧,我下去给你买早餐……”海风正想问李晓要吃什么,却见李晓忙从窗前闪开,退到房里,一脸惊慌。海风忙问:“怎么了?”吴云一把拉住要去窗前查看的海风,紧张的说:“我爸的警车在下面。”

“不会吧。”海风心里也紧张起来,靠近窗户悄悄一看,果然是李建设的警车,李建设正坐在车里打电话。海风心里一沉:“会不会是你爸知道了?”李晓听了吓得一哆嗦:“风哥,你不要吓唬我哦,我爸会打死我的。”李晓四下里看了看,转身藏进卫生间。海风心里也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见李晓躲进了卫生间,海风贴在窗户边上,紧张的望着窗外。李建设并没有下车,一直坐在车里打电话,过了一会儿,李建设放下电话,开车走了。海风依着窗户嘘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衣服也湿了。

海风抹了一下脸上的汗,对着卫生间喊道:“李晓,出来吧。你爸走了。”李晓忙从卫生间跑出来,靠近窗户一看,果然警车不见了。李晓抚着胸口笑道:“虚惊一场,刚才真是吓死了。”海风一拍额头:“嗨,怎么忘了,这又不是你爸的辖区,他肯定是路过的。我刚才都吓蒙了,担心他会来查店。”李晓笑道:“我也这么担心呀,我吓得腿都软了,坐在马桶上直发抖。”海风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笑道:“该吃早饭了,你去洗漱吧,我下去买早餐。”海风刚要出门,李晓喊了声:“风哥……”海风回过头问:“怎么了?”李晓迟疑了一下,笑道:“风哥,我的卫生巾快用完了。你帮我买两包回来吧。”海风听了李晓的话惊叫道:“让我去买这个?不大合适吧。”李晓撒娇道:“风哥,我不敢出去,你帮帮我啦。你以前又不是没给我买过?”海风为难的说:“现在商店好像还都没有开门吧……”李晓笑道:“右边不远有个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你去那儿买,回来顺便买早餐,我要吃豆浆油条。”

吃完早饭,海风想了想,说:“李晓,你现在身体也没什么事了,今天就回家吧。”李晓摇摇头,说:“还在淌血呢,我妈会发现的。我后天再回家,后天就会好了。”海风听了,为难的说道:“要等后天呀,我不能天天都来照顾你吧,后天我们就要开始考试了,我还得准备考试呢。明天就回去吧。”李晓想了一会儿,笑道:“明天回去也行,我明天下午回去,火车都是下午到的,我得装作刚下火车。风哥,你今天在这陪我好吗?我自己太闷了。”听了李晓的话,海风很是为难,想起吴云哀怨的眼神,海风想拒绝李晓,可一看到李晓那期盼的眼光,海风心又软了,想来想去,举棋不定。李晓看出了海风的犹豫,撒娇道:“风哥,你就陪我一天嘛,明天你就不用来了……”海风终于点下了头。李晓高兴地抱着海风:“风哥,谢谢你,你太好了。”海风忙推开李晓。李晓高兴地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笑道:“风哥,我这里面有很多电影,还有我在北京拍的照片,我放给你看……”

海风在旅店里陪了李晓一天,晚饭后,海风准备起身回学校了,李晓拉住海风的手,支支吾吾的说道:“风哥,你可不可以晚上也在这陪着我?”海风听了大吃一惊:“那怎么行?”李晓忙道:“风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害怕晚上还会有老鼠……”李晓说着,两眼热切地望着海风,“风哥,你知道我最怕老鼠了,你不在,我都不敢睡觉了。”这下可真让海风为难了,吴云在学校不知急成什么样,李晓这边却又不想放他走,海风急得满头是汗。李晓拉着海风的手,不时的叫一声:“风哥……”

终于,海风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李晓,这样吧。我先回一下学校,十点多我再过来。好吗?”李晓拉着海风的手不愿意放开:“风哥,你一定要来呀,我自己害怕。”海风拍拍李晓的肩膀,说:“我一定来,你先看电影吧。”海风掰开李晓的手,转身出了门。李晓跟到门口,带着哭腔说:“风哥,你一定要来呀。”

 

海风出了旅店一边往学校跑一边给吴云打电话:“吴云,我回来了。你在哪儿?”手机里传出吴云哀怨的声音:“我在编辑部等你呢。你怎么才回来呀?”海风只好说:“对不起,朋友事情多,我不能离开。我快到学校了,你吃饭了吗?”

“哦,我还没有……”

“怎么还没吃啊,我不是让你先去吃饭吗?”海风心里满是愧疚,“吴云,你现在去餐厅吧,你在餐厅等我,我直接去餐厅。”

海风跑到餐厅门口的时候,吴云已经在那等着了。见海风气喘吁吁地跑来,吴云忙迎了过去。海风已经是汗流浃背,吴云嗔怪道:“看你热的一身汗,跑什么呀?”海风笑了笑,只是呼呼地喘气。吴云拿出纸巾帮海风擦脸上的汗,趁机靠近海风闻了闻,还好,没有女人的香水味。吴云让海风仰起头,帮他擦脖子上的汗,也没有发现吻痕。吴云稍稍放了心,笑道:“吃饭去吧。”海风笑道:“吃什么?还吃砂锅豆腐?”吴云笑道:“就吃它。”

这次海风留了个心眼,在李晓那里没有多吃。菜上来之后海风就狼吞虎咽起来,吴云看着海风,笑道:“这么晚才回来,你朋友也不留你吃饭呀?”海风听了一惊,忙说:“留了,我惦记着陪你吃饭,就赶紧回来了。”吴云听了一撇嘴:“切,我才不信。”吴云给海风夹了下菜,忍不住问:“你们一整天都忙什么呀?”海风头也不抬的说:“瞎忙,搬东西呢。你快吃饭吧。”海风的闪烁其词在吴云心里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吴云深知海风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海风说话的时候都不敢看她的眼睛,吴云就知道海风说的不是实话。但是她不想再问了,既然海风不想说,问也只能逼着他撒谎。今生苦短休虚度,尽享恩爱且莫迟。只要海风心里有她就够了,吴云不想再弄的都不愉快。

吃完饭,吴云问道:“明天还去帮忙吗?”海风摇摇头:“不去了,忙完了。好好陪你……”“切。”吴云一撇嘴,“油嘴滑舌。谁要你陪?”海风笑道:“那我需要你陪,行了吧?也得赶紧准备考试了,后天就开始考试。”吴云站起来笑道:“那就去编辑部吧,好好复习。我们专业明天下午就要考试了,不过是开卷。”

 


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然后一键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