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请函|莲莲吉庆—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巡回展将于2017年2月18日在湖北省美术院美术馆举行

孔艺工作室 2019-01-10 16:13:40

▲ 点击上方关注 孔艺工作室,分享美的一切


我们诚挚地邀请您出席于2017年2月18日上午10:00在湖北省美术院美术馆举办的“莲莲吉庆—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巡回展”开幕式。

恭候您的光临!  


莲莲吉庆—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巡回展

主办单位

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湖北省美术院

香港大学

饶宗颐学术馆之友

饶学研究基金

承办单位

湖北省书法家协会

书法报社

湖北省美术院美术馆

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

支持单位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民政事务局

联合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广州市饶宗颐学术艺术馆

展览日期

2017年2月18日至3月1日

展览地点

湖北省美术院美术馆(武汉市武昌区中山路368号)

前     言


近十年来,荷花成了饶宗颐教授的主要绘画题材,而他也为荷花绘画开创了不少新的技法与路向,荷花绘画因此象征着他在绘画艺术上的不断探索。故此,当我们计划要在中国举行一次巡回展的时候,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饶宗颐学术馆之友、及饶学研究基金一致同意以荷花为主题。于是,「莲莲吉庆──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巡回展」于焉诞生。

饶教授曾说过,他近年来喜欢绘写荷花是有一定的因由。他父亲为他取名「宗颐」,是要他宗法宋代理学大师周敦颐。周敦颐一生喜爱荷花,他的〈爱莲说〉是自古以来称颂荷花最重要的一个篇章,但是诱发饶体荷花的最重要引子,根据饶教授的说法,应为八大山人的〈河上花卷〉。

编者在《饶荷盛放》的第一部分「我喜好写荷花的原因」曾经说过:「胡寅(1098-1156)〈酒边词序〉评东坡居士之词云:『新天下之耳目』,饶荷亦可说是做到这一点。」今次的展览,就是透过饶教授的荷花作品来显示其「学艺双携」的主张,和他不断向前的创作力。


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副馆长(艺术)

邓伟雄

二零一六年六月


饶宗颐,著名国学大师,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南京大学名誉教授,西泠印社社长,被学术界誉为“国际瞩目的汉学泰斗”、“整个亚洲文化的骄傲”。他与钱钟书并称为“南饶北钱”,与季羡林并称为“南饶北季”。饶宗颐先生的学问几乎涵盖国学各方面,且均取得显著成就,被授予“世界中国学贡献奖”及“全球华人国学奖终身成就奖”的称号。钱钟书说他是“旷世奇才”,季羡林说“心目中的大师就是饶宗颐”,金庸说“有了饶宗颐,香港就不是文化沙漠”,国外把他誉为“东洲鸿儒”、“汉学泰斗”、“东方达芬奇”,国内更称呼他为“第一国学大师”。


选堂文翰-饶宗颐教授学术艺术著作选


做学问,是学习古人的智慧

“做学问是文化的大事,是从古人的智慧里学习东西。”饶宗颐先生朝夕沉浸于父亲数以十万计的藏书海洋“天啸楼”中,每天与书为伴,与诗为偶,16岁开始便继承先父遗志,续编其父饶锷的《潮州艺文志》,这成为他踏入学术界的第一步。

饶宗颐先生集学问与艺术为一身,他的文化世界具有自信、自足、圆融、和谐的特点。整个二十世纪,一般知识人都觉得一定要在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新派”与“旧派”之间做选择的时候,他却没有焦虑与困惑。在他的世界里,东方与西方没有鸿沟,古代与现代之间没有裂罅。

书画是自我生命的流露

饶宗颐先生的书画艺术秉承了中国明清以来文人书画的优秀传统,山水画写生和人物白描,独具一格;国画题材广涉山水、人物、花鸟,有传统流派的摹仿,有世界各国的风光写生,更有自成风格的创作。

书法方面,植根于古文字,而行草书则融入明末各家豪纵韵趣,隶书兼采壳口、汀洲、冬心、完白之长,自成一格,真草隶篆皆得心应手,从大幅中堂、屏条、对联到方寸空间小品,风格多样。

至今已近百岁高龄的饶宗颐先生,创作力依然惊人,在敦煌风格的绘画上,发展出一种使用其独特苍劲老辣的笔势绘写敦煌壁画的画意,不求其形似,而神韵直追北魏、隋、唐,为敦煌绘画开了一个新的路向。

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

饶宗颐先生认为,研究问题,要穷其“源”,才能搞清“流”的脉络。而认清中华文化在人类文明中的位置,探得中华文明独一无二持续几千年的奥妙,才能清醒地把握中华民族的今天和未来。

“中国人自古以来是不排拒别人的,而是包容、很广义地吸收外来的东西。所以呢,很多方面,到今天,我们的文化成分比较复杂。实际上,我们吸收许多外国人的东西,最后变为我们自己的东西,使外来者同化了。这是因为中国文化有这种能力,让别人感动、欣赏,才会有这种转化。”

中国梦当有文化作为

“21世纪是我们国家踏上文化复兴的新时代。我们既要放开心胸,也要反求诸己,才能在文化上有一番‘大作为’,不断靠近古人所言‘天人争挽留’的理想境界,这就是中国梦的文化之力与文化作为。”

现在都在说中国梦,作为一个文化研究者,我的梦想就是中华文化的复兴。文化复兴是民族复兴的题中之义,甚至在相当意义上说,民族的复兴即是文化的复兴。



2017年1月16日与饶宗颐教授、邓伟雄先生在香港


“饶荷”盛开  香远益清

观《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巡回展》画册有感

孔艺

 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博学多才,达古通今,与季羡林并称为“南饶北季”。2011年7月,国际天文联合会批准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发现的编号10017的小行星命名为“饶宗颐星”,可见其杰出成就。但世人多闻“饶星”璀灿,却鲜知“饶荷”清芬。饶宗颐既是一位大学问家,还是一位极富才情的艺术家,其书画艺术秉承了中国明清以来文人书画的优秀传统,充满“士夫气”,可谓独具一格,别开新境。他尤其喜画莲花,其笔下之莲气象万千,集诸家之法于一体,开一代画莲之风,故有“饶荷”之誉。

四色荷花四屏连五言联 设色水墨纸本

138×34cm×4+138×35cm×2  2011年

今年是饶宗颐先生期颐之年,“莲莲吉庆——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巡回展”于初春时节在武汉隆重开展,使我有幸近观“饶荷”。此书画展以“荷花”为主题,共汇集饶公晚年创作的荷花绘画、书法作品近38件(套)。作品形式多样,有纸本水墨,也有金咭重彩;有绢本纨扇,也有纸本手卷。喜观真迹,深感“饶荷”名不虚传,超凡脱俗,正如其联语所言:“莲出清波君子德,兰生幽谷王者风”。


香远益清 设色纸本 111×80cm 2013年

“莲,花之君子者也。”清芬灵秀的荷花,历来为诗人画家钟爱,曹植在《芙蓉赋》中如此赞叹:“览百卉之英茂,无斯华之独灵。”饶公与荷花一生结缘,曾言晚年喜写荷花有三因,一为其名字之渊源,父亲为他取名“宗颐”,是要他宗法宋代理学大师周敦颐的君子风范,成一代大儒,而周敦颐深爱莲花,有《爱莲说》名篇传世。二为莲花象征高洁,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与自己纤尘不染之心境正好相符;三为荷花有负荷、担当之意。担当乃清初高僧兼画家普荷之号,饶公别号“普荷行者”,其荷花画展曾以“普荷天地”为名。

白荷禅意 水墨纸本 138×34cm 1999年

饶公著作等身,书画创作本是治学之“余事”。但他是罕见的才子,艺术造诣颇深,被张大千叹为“饶氏白描,当世可称独步”,能把余事化为硕果,其艺术成就不在学术之下。他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画荷,早期笔法接近石涛,后来得见八大山人笔墨飞扬的《河上花卷》,感慨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自此开始在荷花的气势上着力,形成独特风格。其荷画合没骨、双钩、重彩、浅绛、减笔、白描诸法于一体,又融合了很多书法的技法,如用篆书笔法画荷花之茎,用草书之意画荷花之叶,似于不似之间,均有妙趣。随心所欲,虚实相生。而最令人品味的,是其画作所散发的书卷气,他笔下的荷花亭亭净植,不蔓不枝,绝无骄纵之态、雷同之感,以表“君子和而不骄”“和而不同”之寓意。画作名称与题款也是诗意盎然,或用旧作诗词烘云托月,或用前人佳句画龙点晴,以达纤尘不染之胸襟。还有那自成一格的书法,也可称一绝,如在《四色荷花四屏》中分别题写了苏东坡等人咏荷的诗词,并赋一联:“环文溢众宾,荷蕊凝清香”,让诗书画溶为一体,相映成趣。

露下莲房 设色纸本 138×34cm 1988年

 “饶荷”不仅蕴含着君子之风,诗意之美,还散发着悠悠禅意。《大正藏》曰:“莲花有四德,一香、二净、三柔软、四可爱。”饶公自幼熟读佛经,深契禅机,莲花又为佛家之圣花,故而对莲花之真谛了然于胸。其所画荷花,无论是重彩大画,还是清幽小品,都与他学问中的敦煌学、佛学、禅学有着重要关联。他曾数度亲往考察敦煌、榆林壁画及楼兰、吐鲁番等地木简,著成《敦煌白画》一书。故而其常写敦煌荷样,喜题佛学术语。如近年所画《金碧敦煌荷样》,就用独特苍劲的笔势绘写敦煌壁画的画意,花叶形如翩翩起舞的飞天,使人想起屈原的诗句:“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其浪漫、其古朴、其神韵,使人心旷神怡,很难想象这是高寿老人之作。而且,他画作中的许多题款都蕴含参禅悟道之意,如在《没骨金荷六联屏》上题道:“历遍三千与大千,青莲能结佛因缘,何人梦上花跌坐,一夜同参画里禅。”

并蒂莲 设色纸本 138×68cm  2013年

  因此,静观“饶荷”,我们不仅会感受到荷韵莲心、书香禅意,还会感受到大师的学养、性情及人生观,这些都悄然溶在画中,从而使其画作不同凡响,别开生面。李商隐有诗:“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饶荷盛开,是天然无华,真气自来。所谓师古人、师造化、得心源,对于饶公而言,似乎已是控制自如之事。他并非避开世俗,一味讲究空灵,而是以平常心画莲写意,托古创新,寄语人间的吉庆祥合,却自有禅意迭出,清香飘溢。

   “琴伴庭前月,荷无世外尘。”这是饶公画大华峰头玉井莲所题写的诗联,如此淡泊宁静,却又寓意深远。从中可见大师对世事的参透,对人生的感怀。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饶公画莲,是画人生,画哲理,画诗意,画心境。真是天心月圆,妙笔生花,其所开辟的莲花画境,是天人合一之境,令人陶醉,也令人沉思,不由想起李白的诗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要达到如此境界,真得大师之笔,学宗之力,还有百岁寿星之福也。


谢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