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处相思两处闲愁

小太阳嘞 2022-01-20 06:12:00




从前慢

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人。

遇见你,便不忍错过。


爷爷奶奶那个年代的婚姻,几乎都是包办类型。包办婚姻只需所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的双方几乎是没见过面就可达成婚约,有的还好,见过一两次面彼此钟意就算是成了。60年代的婚姻,这种方式简单且仓促,但是他们大多还是相依相偎一辈子过来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简单简化。


那年,奶奶23岁,爷爷24岁。


没有浪漫的相识,不罗曼蒂克也不是偶遇。经人介绍,爷爷认识了奶奶。



奶奶当时除了在家帮忙还在村里团委工作,虽说学历只有小学水平,但是伶俐很招人喜欢,人人皆知陈家有这么个女儿。


这是个见了面就要定亲结婚的年代,爷爷奶奶当然也不例外。那年年末见面后,隔年年头爷爷奶奶就结婚了,问题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只是在大路上,彼此相中这事就成了。听奶奶说,那个年代结婚什么都没有。到了定亲的时候就开始准备剪红布做新衣了,那时候结婚爷爷就拿着毛主席的勋章,红皮书语录,毛主席著作,表示对党崇高的敬意,代表很积极的样子,也只有这些来见证他们这一生重要的时刻。当时奶奶是几个闺密陪伴到村口,爷爷骑着那种老式自行车把她从那个家拉到了这个家的,这个婚就算结了。



老一辈的爱情大多都是含蓄的,没有轰轰烈烈,一直都是茶米油盐的平淡生活,可这也能一辈子。




当我追问爷爷奶奶是怎样认识的时候奶奶还跟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父母骁,嫁仔嫁到地畔寮”。这是这里的一句俗话。因为我们村坐落的地方是完全靠山的,一到冬天北风呼呼,超级冷,所以是父母能把女儿嫁到这种地方是有多狠心啊。


太爷爷的表姐,和奶奶是同一个小村庄的,话说是党的工作同志,妇女委员会委员。奶奶十几岁的时候就当民兵,也算是村里各种活动的积极分子,当民兵早上就得早早起来操练、打靶、,义务劳动去田里给人家干活,还去了城镇当时叫做曲溪市里掰甘蔗,在宝山开荒过……可能奶奶当时真的很优秀,一起当民兵的有个女孩想把自己的哥哥介绍给奶奶,妇女头的阿姨也想把小叔子介绍给奶奶,而太爷爷的表姐也是想把奶奶介绍给太爷爷当儿媳妇……太爷爷是当时粮所主任,他的同事的有个女儿,阴差阳错的最后嫁给了阿姨的小叔子,而奶奶最后也被太爷爷相中嫁到了我们家。奶奶是党员,嫁过来后总会去制糖的糖厂开会,生产队晒稻谷,晒花生,寄户,三同户。其实我也就按奶奶的话用文字叙述出来,我也不太理解这都是些什么。


结婚后十二天就去爷爷做工了,当时爷爷怕奶奶自己不敢睡觉,就想说用不用让奶奶的朋友过来陪,可奶奶还是自己一个人慢慢熬过来……生姑姑的时候,爷爷都是不在家的,知道家里有好事还是在一起的工友告知的。爷爷奶奶都是农村人,他们从结婚开始就一直在一起,没有太多分离,直到爷爷去世。



他们并不是什么地位高的人,而是两个平凡的普通人。




爷爷不苟言笑且严肃,几乎一天都不会说上几句话,而奶奶的话多一天到晚说个不停。有人说,相似的人适合玩耍,互补的人适合相伴到老,爷爷真正伴了奶奶一辈子。


挥汗如雨的年代,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民只知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闭塞苦闷又清冷的年代,人们又会怎样在乎情爱呢?无非是家里人看你老大不小了,急忙托媒人替自己说亲,要是双方都钟意,就挑吉日,定亲,娶亲,请亲戚朋友来吃一场酒席。然后就有一个新的家庭诞生了。新娘子不知道丈夫人品怎样,新郎官不知道自己娶来的姑娘是否勤劳能干,总之娶进门,就是一辈子绕在一起的纽扣。



春风十里,不及你一个点头许我个愿伴我一生的诺言。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春风吹满面,生活条件慢慢好起来了。爷爷在外面给人做工,奶奶在家照顾三个孩子还有一大家子,那时父亲和姑姑也都有在家帮忙了。家里还有政府按人口分下的田地,他们一边种田一边挣钱补贴家用。


当时老姑丈在村委会当财政的,所以奶奶嫁过来也进了村妇女委员会,之前村里哪家有新生儿就都有那种预防小儿麻痹症的糖,奶奶当时就会去挨家分这种糖,所以每当路过我家的时候,我都会有另一种小红糖吃,对于别的小朋友我总会为有这样的奶奶感到很自豪。



成长是一件万恶的事,不管我成长的速度有多么快,永远都追不上他们老去的速度。




不知不觉,奶奶进至古稀之年了,想起她额前飘扬的白发,脸上深一道浅一道岁月的印痕,走路陀着背弯着腰,还有那永远对着我慈爱的微笑,心中各种怅惘,我的奶奶真的老了。


我和奶奶很亲,童年的记忆似乎是最深刻的记忆,一辈子都不会磨灭。小时候,我就像个小尾巴,跟在奶奶身边。奶奶做事,我帮她拿着灯;奶奶烧饭,我帮她递柴火。奶奶疼我,虽然那时生活可能都很窘迫,可总是把最好的留给我。在家里,从小到大,奶奶疼我爱我,除了姑姑家的女儿,我是家里唯一的孙女。儿时的家离奶奶的家不远,所以有事没事总是两边跑,早上去的话奶奶就会买油条或烧饼给我,我则会乖乖坐在门口啃着。奶奶总会教我算数,不到五岁的时候一百以内加减都算得妥妥的……虽然现在奶奶老了,会很固执,一意孤行做着某些事,把自己忙坏了,别人讲什么她都不听……但她疼爱我的心是不会变的……


那时外婆家也在同一条巷子里,几乎每天都会遇到,但是由于外婆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总是喜欢数落我,而我跟奶奶比较亲,所以当时我总是说“真奶奶,假外婆”,想想还真是欠收拾,后来我才明白外婆比我想象中更爱我。



爱情这个字眼不论放到哪里都是很难弄明白。90的死了都要爱,80的跟着感觉走,70的简单粗暴,60的向革命敬礼,50的先结婚后恋爱,40的为了国家建设,至于00,你若不离不弃我亦不弃,可能还是作业太少了……好吧,作为90的我并没有多少发言权。但我还是想说一下我的爷爷奶奶。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但在爷爷奶奶的爱情里,我看到的是陪伴就是一纸婚书,一封长长的情书。没有甜言蜜语,没有轰轰烈烈,有的只是一种相互依赖的陪伴,它就是一封情书,书写着相互拥有的一种默契。


我不会讲故事,我喜欢听故事,更喜欢听老一辈讲的老故事,对旧事物有一种特殊情感。记录着故事,让爷爷奶奶用尽一生编织的真情收藏在我的文字匣子里,让这份爱流淌在后代血液里。




长按关注

你就是我的人了


 

我是不是世界上的另一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