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卖多少钱,我用馀生的工资包养你

每天读点故事 2019-11-22 00:08:06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三分钟小姐

禁止转载

1

这是申宏工作的第十一个月,也是他第九次见眼前的女人。

她穿着亮红色的裙子,踩着鹅黄色的鞋子,挽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进民政局。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一闪一闪,她笑得时候有两个浅浅的梨涡,她看起来真美好。

大概男人喜欢的女人类型都差不多,不然她怎么会第五次结婚呢?

四次结婚,四次离婚,这是第五次结婚,加起来总共九次,恰巧都是申宏当班。

女人叫贾甜,这个名字申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烂熟于心。这次的男人叫赵殷亮,前两天刚来办过离婚,申宏有印象。

申宏拿着刚印出来还微微烫的照片,看着贾甜,似乎想提醒她,旁边的这个男人是个花心大萝卜,根本不靠谱。申宏小心翼翼地问:“小姐,您确定,您要和这位先生结为夫妻?”

只见贾甜把脑袋一歪枕在了赵殷亮的肩膀上,然后眨着眼睛,“对哒,今天我又要结婚啦!”

“小姐,婚姻很严肃,请你认真对待。”

贾甜眯着眼睛笑笑地看着申宏。

申宏看了看贾甜,又看了看红艳艳的照片,有点不甘心地在小红本上盖了一个圆圆的章。

然后贾甜拿着两本火红的小红本,冲申宏眨了一只眼睛,“谢啦。”

贾甜像一只红色的大蝴蝶,挽着赵殷亮的胳膊走出办公室。刚出民政局的大门,就被一个中年妇女推了一个趔趄。贾甜心想,还好身手灵活,不然此刻脸上就要多一个五指印了,破了相可就不好赚钱了,同样是女人,打人不打脸的道理都不懂!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小三勾引我老公!”中年妇女咬牙切齿地骂。

“这位阿姨,你看你蓬头垢面,早晨出门没有刷牙洗脸化妆擦香香然后换一身漂亮的衣服吗?走路要抬头挺胸收腹翘臀才会显得有气质又好看,说话也要有理有据既要有气势又不能丢了份儿,如果是被男人劈腿抛弃记得这笔账要算在男人的头上。还有,阿姨,看你现在的样子,如果我是男人我想爱也爱不起来呢,实在是抱歉。另外这里是公共场合,可能更要注意自我形象呢,保安大哥!”

贾甜说完上面的话,扭着小蛮腰上了赵殷亮的车。

“没想到你口齿还挺伶俐。”

“我只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一个女人都不好好爱自己、打点自己,又怎么指望男人好好爱她呢?”贾甜带上了墨镜,“但这并不代表我认可你的行为,为了二奶抛弃原配,简直就是人渣中的渣渣!我从人文道义上充分鄙视你的灵魂,但我对你的钱依然保持好感,开车吧。”

2

“从历史格局和风水上讲,北京的房子是西贵东富,南贫北贱,价格从100万起,上不封顶。根据您的要求,建议您在西边配置一套200平米的三居室,交通、医疗、教育都很方便。”

“老婆,那你带我看看吧。”

贾甜真的是一个为了赚佣金呕心沥血、尽心尽力的好销售。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贾甜带着赵殷亮看遍了北京西边所有有品味的房子,甚至还去了几趟郊区看了几个大别墅。

赵殷亮很挑剔,不是觉得户型不好,就是觉得采光不好,不是觉得地理位置不好,就是觉得楼层不好,好不容易各方面条件都合适,他又觉得感觉不好。总而言之,除了对价格不敏感,对其他任何条件都非常挑剔。

“赵先生,不然我给您换个销售?有伺候您的功夫,我早都已经卖了好几套了。”

“你是我的老婆,帮我看房子难道不是你的义务吗?”

“赵先生,我确实是你法律上的妻子,但你也知道你没有北京户口,我有北京户口,我只是为了30万的报酬,卖你一个北京购房资格。等你买完房,过完户,我们马上去离婚。时效是三个月,时间到了无论您买没买成,我可都是要收费离婚的。”

“你看你,张口闭口都是费啊费,俗不俗啊?”

“俗啊,可是你泡上18岁的大学生,和原配离婚,净身出户,难道你不俗吗?哦,你这不叫俗,你这大概叫空虚吧”,贾甜看了看表,“已经晚上9点了,我该下班了。”

“别着急走啊,一起吃个饭吧?”

“不好意思,吃饭是单收费的,你购买的套餐里不包括这项服务。”贾甜说着跳下了车,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留下赵殷亮在原地摸着小胡子微微笑,“有点意思啊。”

3

贾甜刚走到家楼下,就发现一个小姑娘领着一帮小姑娘,颇有一番江湖十三妹的感觉。

贾甜掏出手机拨通号码,“赵殷亮!!!立刻赶紧过来收拾你们家18岁的小媳妇!”

“听说你就是那个赵叔叔甩了黄脸婆之后火速结婚的人?”

“小妹妹,你都喊他赵叔叔了,说明你们之间有代沟,你这个年龄不去找小鲜肉又何必惦记那一块老腊肉呢?”

“啪”一巴掌打在贾甜脸上,“你话太多了,今天我就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谁才是正室!”一番拳打脚踢眼看就要落在贾甜的身上。

“杀人啦!放火啦!救命啊!!!”贾甜的声音在夜色里就像一个爆炸源。

“住手!住手!”

贾甜刚想抱怨救兵怎么这么晚才到,抬头一看,有点眼熟,怎么是民政局的小伙!?

仔细看看申宏干瘦的身材,架着一副眼镜,还有点弱不禁风。

四下打量之后,姑娘们似乎也发现了来救场的原来是个鸡肋。

“给我打!”

“你们快住手!我已经报警了!!!”

果然警车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姑娘们四散。

“怎么响了半天还没见到警察?”

“那是我的手机铃声。”

“?!”贾甜满脸差异,“这群姐妹儿也太好骗了吧!就这智商还指望拿住40岁的老男人?!现在的孩子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话说你跟了我一天了,你要谋财还是图色?谋财没有,图色的话给你十个胆儿,你试试看。”

贾甜一个反手擒拿,锁住了申宏的喉咙,“说,跟着我干嘛?”

“呃”,申宏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挣扎的声音,“主任让我跟着你,主任说你这是婚姻诈骗。”

贾甜松开了手,“我一没偷二没抢,我诈骗什么了?”

“主任说你们这群婚姻骗子,专靠假结婚,帮那些没有购房资格的人买房,然后收取手续费。”

贾甜白了申宏一眼,“这干你什么事?你们主任是民政主任又不是妇联主任,管那么多!”

“主任说,这是违法乱纪,举报有奖!如果我能举报一个,就立刻给我转正!”

“噗”,贾甜笑出了声,“所以你跟踪我是为了举证喽?”

“是!”申宏立刻又改口了,“不,不,我是怕你遇人不淑。”他改口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贾甜听到了。

4

贾甜看着申宏笑了,这个刚毕业,工作不到一年的小男生,脸上还挂着一些单纯和稚嫩,想必自己刚工作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愣头青吧,“走吧,请你吃饭去。”

“哦”,申宏看着贾甜两个浅浅的梨涡,感觉就像旋转的漩涡一样,他一圈一圈就陷了进去,“去哪里吃啊?”

“回家吃啊,不过先买菜去。”

贾甜带着申宏走了两站地,在一个公交站前的菜摊停了下来。

“奶奶您还没收摊呢?今天还剩了点什么呀?”

“还没走呢,今天专门给你留了几个大白菜、南瓜、胡萝卜,都是今天早晨刚刚摘的,可新鲜了呢!”

“奶奶都给我包起来吧!我都要了呢。”

“哎呀呀,你一个人吃,吃得完吗?我每天都来这里卖菜,你吃多少买多少,这样才新鲜!”

“奶奶,我开了个小餐馆,每天菜都不够呢,您就放心给我包起来吧!”

贾甜看老奶奶包好了所有的蔬菜,点好了钱,然后颤颤巍巍地叠好自己的布口袋走到对面的公交车站。贾甜看着老奶奶坐上了车,才放心得离开。

“你真的开了菜馆?”

“我瞎说的。”

“那你干嘛买这么多菜啊?!”

“为了让老人家早点回家睡觉呗。你废话怎么这么多啊?!”

贾甜拎了拎手里的两个大口袋,沉甸甸的,才花了三十多块钱。为了这三十多块钱,如果没有卖完,奶奶就要在这里卖一宿。

贾甜是在半年前发现这位奶奶的,那个时候贾甜为了省房租搬到了离市中心稍远一点的地方,每天晚上下班回家都快10点了,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不多了。

每天无论刮风下雨,在路灯下都会有一个卖菜的老奶奶,后来贾甜才知道老奶奶住在很远的郊区,每天清晨摘菜,坐公车来这里卖菜,卖完了才回去,卖不完就在路灯下呆一宿,直到第二天早晨再坐车回去摘菜。

老奶奶就是这样赚着一毛两毛的毛票票,攒起来想给儿子凑个首付买房子。

贾甜当时听到这里的时候,就心酸了。

从此以后,无论多晚,贾甜都养成了来这里买菜扫货的习惯。

5

正所谓收一份钱,干一份活,贾甜的演技相当精湛。

贾甜挽着赵殷亮的胳膊,穿着高跟鞋,“嗒、嗒、嗒”地踩在银行光洁的地板上,对着银行按揭人员对答如流。

“是呢,我们刚刚结婚。我们是旅行的时候认识的,一见钟情,非他不可,然后就结婚了,”说着贾甜把头靠在了赵殷亮的肩膀上,“不不不,我们可不是随便闪婚的,我可是要对他(的钱)负责任的!”

说着贾甜冲着赵殷亮眨了眨眼睛,然后愉快地在按揭借款合同上签好了字。

走出银行大门贾甜就松开了赵殷亮的胳膊,“十个工作日之后银行出了批贷函,就可以去建委过户了,过完户我们就可以离婚了,时间三个月,刚刚好。”

“我要续约。”

“您已经顺利买到房子了,没有必要续约。”

“我就是要续。”

“对不起,我们不续。”

“你和钱过不去啊?”

“我不是和钱过不去,相反我特别缺钱。但是对于你这种喜新厌旧、没有底线的男人,我怕多待一分钟都会被污染,所以我们不约。”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不怕被推,就怕强追。被推还能告个“性骚扰”,强追大概只有躲的份儿。赵殷亮大概是还没有遇到过对他和他的钱视而不见的女人,在随后的日子里,赵殷亮换了数辆豪车,天天在公司门口等贾甜。

看着贾甜口若悬河地给各位买方介绍豪宅,赵殷亮只问:“你喜欢吗?喜欢我也送你一套。”

“别,千万别,我卖身不卖肾,而且从来不做回头客。咱们就此别过,您还是去祸祸那些不长眼的姑娘们吧”,说完贾甜一溜烟招了一辆出租车,“去世贸百货。”

6

贾甜站在Tiffany的专柜前,透过透明的玻璃柜看着闪闪发光的戒指良久。

“小姐您又来了?要再试试上次的戒指吗?”

贾甜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不是买不起,只是一枚戒指就顶一平米,怎么都狠不下心来买。那就试一下,就试一下,试一下就好。戒指戴在手上大小正合适,璀璨的钻石明亮耀眼。

“这款设计非常适合您的手型呢,简洁大方,寓意百里挑一,百年好合,您都来看过好几次了,要不今天就带上吧?”

贾甜把戒指戴在右手的无名指上,在灯光下仔细地敲着,是很好看呢,只是价格也相当好看。

“她手上的那枚戒指不错,给我包下来。”说话的是一名穿着貂皮的中年妇女,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样子,面部皮肤有些下垂,眼袋很深,穿着短裙高跟鞋,还是有一番气质。

贾甜礼貌地笑笑,然后看见了妇女背后的男人,精瘦的个子,修长的手指,提着限量版的ARMANI,白皙的皮肤,薄薄的嘴唇,和一年前分毫不差。

“宋政?”

贾甜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贾甜用力去摘戒指,可是发现戒指貌似卡在了指关节上。越用力,越摘不下,手指被拔得通红。

中年妇女顺着贾甜的目光看向自己身后的男人,“怎么,你们认识吗?”

“不,我们不认识。”男人红唇白齿,轻轻地说。

服务员端过来一盆清水还有洗手液,两个人拽着贾甜的手用力拔下了戒指。

贾甜看着服务员愉快地清洁了戒指,目送中年妇女戴着她最喜欢的戒指,还有她曾经最爱的男人一起走远了。

7

你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还是愿意坐在宝马车上哭?

赵殷亮曾经把新购房屋的钥匙放在贾甜的手上,深情款款地问她,然后被她甩到了下水沟。

真TM俗!贾甜曾经以为,自己才不会遇上这种选择,但是谁知早在一年多前,早在爱情之火最旺盛时,就被回答了这样的问题。

自行车又如何,宝马车又如何?贾甜曾捧着一个烤得热乎的红薯,左手倒到右手,右手倒到左手,两只手都暖烘烘的,连胃也暖烘烘的,她顺势窝在宋政的怀里。

那个时候贾甜觉得幸福好容易,三块钱的烤红薯外加一个拥抱就是一个晚上的幸福。

贾甜和宋政是工作之后认识的,在同一个销售团队里,一起冲业绩,一起跑小区,并肩作战,感情的温度随着房价“刷刷刷”上升,没多久革命情谊就升华了。

窝在出租的小搁板间里,宋政说:“以后我们也要住在自己的房子里,本本上写上你的名字。”

贾甜说:“住在哪里都不重要,你在哪里才重要。”然后钻到宋政的怀里,钻进热乎的被窝里。

贾甜以为,除非我不爱你了,不然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但是这世上,除了我不爱你了,还有,你被富婆拐跑了。

宋政的离开没有任何的征兆,也许有征兆,只是贾甜不曾注意。

宋政是团队里的颜值担当,挺拔的身材,俊朗的面孔,一双大长腿羡煞了不少好姑娘。宋政的顾客里四五十岁的女性居多,因此宋政曾获得“大妈杀手”的称号。

大妈们手握家庭的经济大权,在地产市场、金融市场、黄金市场慷慨激昂,指点江山,最喜欢宋政这种有颜值、有口才、有头脑的小鲜肉,掐一下脸,拍一下屁股,只要房子卖得出去,被占点便宜也没什么。

只是,突然,宋政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据说有人在别墅里见过宋政,据说有人在住建委见过宋政,据说有人在民政局见过宋政。

是被富婆包养了吗?花多少钱就被包养了?多少钱就出卖了自由?

多少钱,我去赚,好不好。

8

Tiffany和房子一样,都是遥不可及的梦。

宋政曾说,“和你求婚一定要用Tiffany。”

他还说,“和你住在一起一定要是我们自己的房子。”

没想到分手一周年,竟然是遇见与再见。

贾甜在Tiffany的专柜前眼睛湿了一片。

“我送你一对耳钉好不好?”不知道什么时候申宏已经来到了身边,“我都看到了,你喜欢的戒指被买走了,我送你一对耳钉好不好?耳钉也很好看,你戴一定很好看。”

贾甜看着眼前的申宏,瘦瘦高高,身材不够精壮,还有一些黑眼圈,还在实习期吧?工资都不够吃饭吧?哪里还有闲钱买耳钉。这孩子可真傻,傻的好天真。

“不用了,我不需要耳钉,我本来就很好看。”贾甜用手背蹭了蹭脸上的泪水。

申宏迟疑了一下,伸手帮贾甜抹了抹眼窝,“你像小孩子一样,喜欢的东西被买走了还会哭鼻子。”

不是喜欢的东西被买走了,是曾经深爱的人被买走了。

多少钱一斤啊,不知道有没有猪肉贵。

“请我吃饭吧。”申宏说。

“啊?”

“去奶奶那里买菜,然后回家做饭吧。我会炒西红柿鸡蛋,会炒青菜,今天我做给你吃,好不好?”

9

贾甜又离婚了。

申宏接过来两个红本本,发出去两个绿本本。

申宏一本正经地说,“小姐,婚姻很严肃,请你以后认真对待。”

“放心吧,这是最后一次了。”

贾甜前后买卖了五次购房资格,再加上原有的储蓄,已经凑够了首付,可以买一套小房子了。她曾经以为有一天她会气势汹汹把红色的房本掷在宋政的面前,问问他,“换回你的自由,够不够。”

但是,贾甜突然就不想了。

上百万的钱啊,可以买好多好多东西,做好多好多事。盘一家咖啡店,开一家民俗,来一个餐馆,健身、美容,或者去穷游列国。

曾经愿意挖一个火坑,义无反顾跳进去。你若想做一辈子的房奴,我陪你。但是于我而言,你在哪里,这才重要。

贾甜走出民政局,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脸上。

申宏追了出来。

“贾甜。”

“啊?”

“你一次多少钱?”

“什么多少钱?”

“和你结一次婚多少钱?我已经转正了,我的工资翻倍了,我攒了好多钱。我,我想陪你去老奶奶那里买菜。我,我想做饭给你吃。我,我想看你穿红色的裙子。我,我不想你以后再和别人分分合合。我不想你再被别人欺负,我想保护你!我想和你结婚!”

申宏一口气说了好多话,这是他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贾甜呆呆地看着申宏,这个看上去有点傻傻的、愣愣的男孩儿,他还保存着一些天真和稚气吧,就像一张白纸一样,贾甜的心忍不住轻轻颤动了一下。

“小伙儿,婚姻很严肃,请你认真对待。”

“我一直都很认真,对于你,我从来没有儿戏过。”

推荐阅读 (点击蓝字阅读文章)

1他给了我一切,除了那句我爱你

2没有谁会讨厌直白热烈的女孩,我也不例外

3我不要爱情,只要你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