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江歌案的一点疑问、两点看法和三点警示.

Nemo 2018-12-05 14:28:27


* * *


如无意外,相信你的朋友圈也被江歌案刷屏了。


上一次舆论如此大规模地公开处刑一个人,然后引发大讨论,还是八达岭虎园事件。当时的主人公,甚至连名字都没让大众记住,讨论过去,好像也没人关注过她之后的生活。


健忘的同学

可以复习一下


这两天也看了一堆江歌案推送和文章,有很多感触,但是自觉在公众事件面前自身的储备和观点不够,不敢随意发表言论。

 

继微博之后,今天微信也是迎来了一波舆论风暴,就借此机会写写对这个事件的一点疑问、两点看法和三点警示,权当自我梳理一下,如有疏漏,欢迎斧正。


1.

 

我的一点疑问:为何目前还没有关于陈世峰的详细报道?

 

相较于漫天的案件重述和对于人性的探讨,我对陈世峰的故事更加好奇。


他的成长历程是怎样的?家庭背景怎样?她和刘鑫的交往过程具体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他如此癫狂,为爱对一个不甚相识的女生痛下十刀?他当时举刀时内心是怎样的?他现在的状态如何?可曾有人注意到他性格中过激的部分?家长和学校可有干预?

 

作为案件关键,他的缺位是这场舆论风暴愈演愈烈,各方各执一词的原因所在。

 

我猜想可能因为属地审判,陈世峰目前拘留日本,加之中日关于提审和采访规定不同,媒体的采访受限,期待接下来有关于他的深度报道,然后底下不会是“这种人应该千刀万剐”“洗白”之类的评论。


2.

 

对于目前,我有两点看法:

 

其一,中国社会向来讲义气、投桃报李、两肋插刀,但是这次舆论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共识——在生死关头,人是很可能自私的,可能会弃义求生,而且是可以理解的,虽然不一定人人认同。


目前舆论的枪口,基本是对准了刘鑫凶案发生后的一系列情商感人的冷漠行为,而非到底有没有锁门或开门本身。

 

除了部分极端偏激的网友外,我看到的大部分的评论还是认为,假设刘鑫因为胆小怕死反锁了门,在某个程度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开门很有可能就是两条人命。


当然,这种说法对江歌妈妈来说,是很残忍的说法,毕竟,谁的命不是命,遑论事情皆因刘鑫而起。

 

也有人根据事后刘鑫的冷漠,倒推谴责刘鑫该死,这种显然是事后的无脑宣泄。

 

如果刘鑫事后坦承自己反锁房间,然后积极配合江歌妈妈,那这个时候,又该怎么评判?

 

然后再换个假设,有没有可能江歌舍生求义,死死堵住门口,阻止凶手进房间?

 

江歌妈妈说,不,江歌没有那么高尚。她从小教育女儿,她的命,是妈妈和姥姥的。

 

再换一个维度思考,即值不值的问题?目前陈世峰方面还未开口,作为凶犯,他才能佐证上述两种假设哪种成立。(当然,他会不会撒谎还是很大问题。)

 

有人觉得刘鑫见死不救,事后还和家人拉黑江歌妈妈,是塑料姐妹花,是吃人血馒头。

 

反过来,也有人说江歌,没看透闺蜜为人之冷漠,奋不顾身卷进这场与自己本身毫无关系的恋爱纠葛,为人出头,最终失去了宝贵生命,留下孤母和姥姥。

 

在江歌妈妈眼中,这当然是不值得。


但是,在江歌看来呢?在这场纷繁复杂的案件里,每个人的情绪都被放大了,都是从自身的出发,独独最直接的受害者江歌的感受被忽略了。

 

她确实已经故去,无法开口说话,但是回到事件本身,旁人再多评价,也不敌那时那刻江歌的一个决定。


目前,尚不清楚到底是江歌自愿挺身而出,还是被刘鑫或者在门外。


如果是后者,刘鑫可能面临法律起诉,结果交由法律处置。


如果是前者,那我想,只能对江歌说声抱歉,生而为人,行善的代价太过沉重。


江歌帮了刘鑫,不幸殒命,刘鑫没有涌泉相报,事后缺乏对死者和她家属的基本尊重,这一点当然是值得批判。


世上没有后悔药,虽然结果可能有点寒心,但是刘鑫本也是潜在受害人,把她打成“坏人”,事后反过来论证,江歌当初就不应该施以援手,刘鑫本就该死,这种论调本身也很流氓。


你可以说是刘鑫戏足,也可以说是江歌眼瞎但是把对江歌的惋惜,追加成对刘鑫的愤慨,于逝去的江歌是亵渎,于苟活的刘鑫也不公平。

 

记得当年汶川地震“范跑跑”一跑成名,但是多年后,人们也开始思考,没有经历类似事情的人好像真的没有资格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指责别人。

 

如今,先是一众自媒体对刘鑫发起了声势浩大的讨伐,然后又有一拨人反讨伐,觉得舆论一边倒对同为受害人的刘鑫进行道德声讨,也是吃人血馒头,但是问题在于,那么到底该怎么对待刘鑫?

 

制裁她?


不好,她已经付出代价,受到舆论的集体抹杀,再声讨就是上纲上线,多数人暴政。

 

原谅她?


不好,她触碰了道德的底线,姑息纵容即是养奸,给后人是坏榜样。


那该如何是好呢?


3.

 

其二,江歌妈妈让我看到一个母亲的克制、坚忍和理智。

 

镜头前,没有一个哀怨、哭哭啼啼的怨妇,而是一个眼神如炬,一心为女儿讨说法的母亲。

 

去村委会前,她用纸草拟好了要一一质问刘鑫的问题,还随身带好了速效救心丸,对着镜头嘱咐记者如果自发生意外,就往自己嘴里塞。

 

她没有任何过激的表达,拿好板凳,她直截了当地提问,表达完自己的观点,面对刘鑫的言语,她的几句反问直击人心。

 

刘鑫说,日后还会看江母,跟她讲关于女儿江歌生前的回忆。

 

江歌妈妈嚎啕大哭,旁边刘鑫试图拥抱她,她没有任何的推搡和咒骂,紧紧抱着女儿遗物,嘴里克制地喊着“请你离开,我请您离开”。

 

要知道,她可能要从一个冷漠,有可能是她女儿杀人帮凶的人那里,获取关于女儿生命骤然结束之前的点点滴滴,这是何等的残忍。

 

这样的母亲,真实得让人心疼。

 

一年来,她选择通过微博和共号曝光,全国甚至远赴日本公开请愿,在失去爱女的300多个日夜里,这位母亲是如何靠着仇恨生存下来,战斗至今的,个中凉薄,旁人是无法亲身体会。


前天看完局面的采访,我就想起了更多这样的母亲,唐慧、张晶、尚爱云、张焕枝.....

 

她们的名字基本都不为人所熟知,因为她们往往都是被紧紧捆绑在自己的子女身上,是诸多案件背后为受害人洗冤昭雪的推动者,比如夏俊峰、呼格吉勒图、聂树斌。

 

但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形神枯槁,但是目光如炬,有种对抗世界的力量。

 

为母则刚,大抵如此。


4.

 

最后,于我而言,这个案件给人的警醒,大抵如下三点:

 

擦亮眼睛,慎交朋友,伴侣尤其如此。

 

网络上经常会有诸如“谈恋爱吗,分手砍人/自杀那种”之类的戏谑,但如今这种调侃变成血淋淋的悲剧,才突然意识到,为爱杀人,是多么可怕而又无知的事情。

 

朋友,有点头之交,也有吻颈之交,伴侣有相敬如宾、生死不渝,也有同床异梦、各怀鬼胎。也许,每个人可能都要扪心自问,我的前任会不会有一天提刀找我?如果真摊上这种情况,你该怎么办?

 

万事请不要连累无辜,感情当断则断,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有人也在讨论说,刘鑫已经为她的冷漠付出代价,受尽世人白眼和咒骂,她是否应该应该余生都被钉在耻辱柱,痛苦度日?

 

无解。


在这种论及生死、踩到到道德红线的严肃话题上,舆论势必不会放过她的,但是她如何自处或释怀,是她的事情。


在我看来,至少深刻的自省是要的。

 

说到底,这桩血案,的的确确是因为她没能处理好情感问题引起的。


作为陈世峰的女友,在陈世峰复合无果后出现尾随跟踪,上门堵截这种过激行为时,她还没能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及早作出判断和行动(比如说报警),她理应承担责任,这份责任可能不是刑事责任,但至少是她心里一道短时间内抹不去的伤疤。

 

为了深爱你的人,以及你深爱的人,请不要那么高尚。

   

现代社会,两肋插刀、舍生取义的故事固然还是人间美谈,但是道德义务从来不是一种枷锁和绑架。可以报以最大的善心,但是以最少的伤害为前提。


活着大过天,于自己和至爱,都是如此。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