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可能会迟到,但从不缺席

初芒 2022-07-29 08:36:47



01


  大帝都有的时候还是会给人带来惊喜的,比如今天这蓝的不像话的天空,还有站在机场出口笑的一脸贱样的高中同桌。

  

  我拉着我巨重的行李箱,朝那个高大的身影走去,走到他跟前的时候,我踮起脚甚感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头。

  

  “同桌啊,我甚是怀念你这贱贱的笑容啊。”

  

  他笑的更加贱了起来,抬手在我脸上一捏一扯,扯出了我半边牙齿,

  

  “我也是甚是怀念你的小虎牙啊。”

  

  余俊,我的高中同桌,一脸贱样,外加毒舌,高中那会儿就没少数落我。高二的时候还煽动一众男生,将我从班长的位置上赶了下来,成功的谋朝篡位了,事成之后他还一脸贱笑着凑到我跟前,分外得意说,

  

  “怎么样,这叫风水轮流转。”

  

  我当即在他凑过来的俊脸上甩了一巴掌,后来我们两个的书桌之间便立起了两道高高的书墙,各自为营,互不搭理。这事最终还是以我冒着传绯闻的危险,给他买了个甜筒而告终。

  

  高中毕业聚餐,他端着酒杯,蹭到我身边,甚是深情的望着我,哈出一口酒气,

  

  “同桌啊,十年之后,我若未娶,你若未嫁……那我就是黄金单身汉,而你还是没人要。”

  

  我忍住当众甩他巴掌的冲动,在他肚子上猛捶了一拳,他哼哼叽叽的跑到厕所吐了好一会才出来。酒醒后还将我揍他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省下了我一个甜筒的钱。

  

  晃眼间便过了十年,我已经是个奔三的姑娘了。我同桌成功的将我大学时期的一闺蜜套上了戒指,并不是像他十年前所说的那样是个黄金单身汉,而我却不幸被他言中,还是没人要。

  

  他拉着我巨重的行李箱,才走了没几步,就停了下来,送了我三个字,

  

  “真汉子!”

  

  我一脚踹在他小腿上,

  

  “娘炮!”

  

  “再Man的男人,在你面前都显得娘炮。”

  

  他说完话,便将脚一缩,生怕再挨一下,我并没有抬脚,而是被行李箱上落的一朵洋槐花吸引了注意。

  

  原来又是洋槐开花的季节,我抬头看着道路两旁洋槐树青翠的枝叶,还有那一串串白色的花穗,心头像是被什么狠狠一扯,带起了微微的痛感,也让我想起了自己当年的豪言状语。

  

  “蔚迟,等到槐花落尽的时候,我一定将你追到手。”

  

  行走间,槐花落了一地,直到此刻我才觉得脚下的这方土地是记忆中的那个地方。

  

  见我时不时就看着路边的洋槐出神,余俊不由的笑道,

  

  “怎么,放着六朝古都的大梧桐不看,特地跑来大帝都看洋槐?”

  

  我摇了摇头,回给他一个无辜又可怜的眼神,“不!同桌,我是来避难的。”

  

  余俊故作惊恐的扔下箱子,“包庇可是大罪,你犯事了别拉我下水。”

  

  “你紧张什么,我不过就是将我妈给我安排的相亲对象弄进了医院而已。”

  

  若说余俊刚刚是故作惊恐,那么现在显然是真被吓到了,

  

  “没死吧……”

  

  我一脚踹了过去,“死了!姐要蹲局子了,要拉去枪毙了,你赶紧找个地方喂饱我,我可不想做饿死鬼!”



02


  熟悉的巷子,熟悉的面馆,一切仿佛还是从前的模样,店里陈设似乎都没怎么改变,只是比以前多添了几张桌椅,那面馆的老板依旧和蔼的笑着,两鬓上添了些许白发。

  

  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以前和蔚迟常坐的位置边,舌尖似乎回忆起了那炸酱面的味道,眼前不由的浮现出自己那满是酱汁却不断上扬的嘴角。

  

  当面条端上来的时候,我的眼前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当看见记忆中的身影也走进这家店的时候,那水雾便凝成了泪珠从眼角滑落。

  

  他是偶尔路过,还是刻意怀念?

  

  余俊急忙递了一张纸巾过来,

  

  “别别别哭啊,让小云知道会和我冷战的!”

  

  我一把抓过他手上的纸巾,抹了把鼻涕,

  

  “我觉得我挺该哭一哭的,我辛辛苦苦来到北京,你就请我吃碗面。”

  

  余俊一脸无奈,“拜托啊顾大小姐,这是你选的地方!”

  

  我站起身来,不小心将桌上的面碗给打翻了,酱汁溅了一身,我哪里有闲情管我衣服干不干净,抓了身侧的皮夹就往外跑。或许我还没有做好再次面对他的准备,唯一能做的只有在他发现我之前逃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胳膊被人一把抓住,身子顺着惯性往前,手臂被扯得的有些疼,我没好气的就吼了过去。

  

  “余俊,放手!”

  

  我愤怒的回过头,却在那一瞬间怔住。是他?

  

  蔚迟!他居然追出来了?

  

  来北京之前,我曾幻想过无数次和他见面的场景,甚至还有揪着他的衣领,说“老娘我回来了!”的霸气场面。却从未想过会像这样,一身的酱汁,满脸的水泽,用红通通的眼睛瞪着他,却说不出一句话。

  

  我们就这样怪异的望着对方,他的眼睛真是好看,当初便是这双深邃的眼睛将我迷的颠三倒四,为了避免我看得久了,色心一起,当街吻他,连忙别开眼睛,将目光落在他肩头的一朵洋槐花上。

  

  “顾槐!”

  

  一声凄厉的叫声,还带着几分怒气,同桌扛着我的大箱子喘着粗气满脸通红的往我这边小跑而来。

  

  蔚迟将他好看的剑眉微微一皱,抓着我胳膊的手松了开来,这时我才发觉被他抓着的地方灼热非常,一路烫到了心里,紧接着便是一瓢冰水从头浇了下来,

  

  “不要闯红灯。”

  

  再也没有其他多余的话,他追上我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

  

  我偷偷拾起从他肩头落下的那朵洋槐花,视线跃过那人行横道线,看着马路对面他俊逸的背影渐渐消失,才发现余俊已经在我身边站了有一会了。他同情的将我望了一眼,

  

  “别告诉我,这就是你来北京的目的。”

  

  我挑了挑眉,抽了余俊手里握着的几张纸巾,一边擦着脸,一边看着指甲盖,悠悠的开了口,

  

  “你猜,如果你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小云,会断左手还是断右手?”

  

  余俊呵呵的干笑了几声,识趣的不再追问。

  

  在余俊家蹭了一顿晚饭后,我摸着杨晓云微微凸起的肚子,回忆了一下大学时的青春岁月,顺便半推半就的得了在她家赖上几天的便宜。

  

  当杨晓云问起今天中午吃的面条还是不是记忆中的样子,我懒懒的陷在沙发里的身子瞬间蹦的老直。

  

  余俊这家伙,胆子果然变肥了,连我的威胁都不放在眼里了。

  

  “杨晓云!你不揭我伤疤会死啊?”

  

  杨晓云微微笑着,摸了摸肚子,一脸幸福甜蜜,

  

  “我生来就是来刺激你的。”

  

  我发誓,我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紧握的拳头发出了咔咔的声响,她确实刺激到我了。

  

  “阿槐,有的时候,遗忘,并不是一种背叛,过往虽然值得珍惜,但是我们还是要努力的奔向未来啊。”

  

  看到杨晓云又开始文艺了,我配合的点着头,她当即露出一脸欣慰的表情,害的我不是很忍心打击她,但是该打击还是要打击的。

  

  “我懂了,我要忘记过去的不愉快,明天我就打起精神,将蔚迟追到手!”

  

  在杨晓云一脸挫败的表情下,我从冰箱里不客气的拿了个冰激凌,一边啃着一边淡出了她充满担忧的视线。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喜欢用这种担忧的目光看着我,老妈也是,余俊和杨晓云也是,其实我觉得一个人过的也挺滋润,除了想起他的时候……

  

  那个近十年都挥之不去的身影。

  


03


  事实证明我不该贪嘴,吃点冰激凌就让我闹了一夜的肚子,而余俊那家伙也不该多嘴,说我自作自受,即便在腿软的情况下,我给他的那一拳,还是有能力让他的俊脸冰敷一晚的。

  

  其实我知道余俊说的不是我闹肚子的事情,他指桑骂槐的本领我向来清楚,他说的是蔚迟,那是我的雷区,而他成功的将它引爆了。

  

  隔天我再开冰箱,却发现他们家库存的冰激凌一个不剩,难道我昨晚吃了不只5个?

  

  “别找了,我让阿俊把剩下的扔了,你要是不高兴,换点别的办法,折腾自己算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个奔三的人,依旧有如此的少女情节,心情不高兴就喜欢吃高热量的冰激凌,仿佛只要将那五脏六腑冰的没有知觉,左胸膛的某个器官就不会那么难受,将五脏六腑甜的足够腻歪,这个器官或许也能跟着甜蜜起来。

  

,免不了和厕所打几次交道,现在似乎还带上了些水土不服。我扒着沙发背,手越收越紧,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杨晓云,

  

  “我想,我需要去医院折腾折腾自己。”

  

  我坐在车里不断呕吐,这大帝都也挺不近人情的,才离开几年连水土都不一样了,我记得以前来的时候,也没有吐成这个样子,还生龙活虎的拉着余俊和杨晓云登长城来着。啊!他们两个该不会就是那次看对眼的吧。

  

  到了医院我只能抱歉的望着余俊,“不好意思,我把你的名车给弄脏了。”

  

  “你揍我的时候也没见你不好意思,现在来和我不好意思了,赶紧进去吧。”

  

  不知道是老天太厚待我还是老天太折腾我,老远我便看见蔚迟出现在了医院门口。说厚待,是因为才来北京便让我两次遇见他,说折腾是因为扶着他的是一个漂亮的陌生女人。

  

  “阿槐,你看够了没有!”

  

  杨晓云拉了我一把,我依旧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收回,那对我来说实在有点困难。

  

  “他的脚好像受伤了。”

  

  “还不是昨天追你的时候给崴的。”

  

  余俊看着蔚迟一瘸一拐的背影,接的很是顺畅,却被杨晓云掐了一把,

  

  “你和她说这些干什么!”

  

  我微微一怔,昨天追我的时候给崴的,那这事得怨我了,我是不是该表达一下关心慰问呢?我一手按着胃,一手甩开余俊驾着我的手,疾步追了上去。

  

  “蔚迟……呕……”

  

  我刚喊完他的名字,便呕出一口酸水,不但弄脏了衣服,还满嘴都是。他已经停下脚步,我分明感受到了他那两道灼人的目光,此刻的我只想在墙上找条缝钻进去。

  

  他和边上的女人低语了几句,缓缓走到我的面前。他应该挺讨厌我的,不然为什么每次看到我的时候都拧巴着他好看的眉毛呢?

  

  “很不舒服吗?”

  

  我心中没出息的一甜,他这是不是在关心我呢?我偷偷掐了自己一把,好让自己在他的魅力面前保持清醒,这种话有点良心的人都会问吧,我一点也不想自作多情。胳膊一伸,一抬,擦去嘴边残留的酸水,很不在意的开了口,

  

  “谁很舒服的时候喜欢往医院跑?”

  

  他确实挺讨厌我的,他的眉头分明拧巴的更厉害了。正当我以为他要再拧巴下去的时候,他的眉头一松,面无表情的递给我一张纸巾。

  

  “你刚刚喊我?”

  

  我看了看他的脚,关心的话语在唇边辗转许久还是没能说出口,只是云淡风轻的询问了他脚怎么回事。他也是只是云淡风轻的告诉我,昨天不小心给崴了。

  

  其实我还想问他昨天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家面馆,这脚是不是为了追我才扭伤的,昨天是不是想和我说些什么,我在他的世界里是不是有那么些微的不同,可是当我看到那个漂亮的女人上前催着他离开时,我一句话也没有问出口。

  

  我用他的纸巾又擦了擦嘴角,然后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

  

  “会长,等你脚好了,咱再一起打球啊。”

  

  他又皱了皱眉,让我觉得自己就像个二百五,做不成男女朋友,难道连兄弟都不想和我做了?我别过头,不想看他的表情,也不希望他将我的笑容看破。他又站了几秒,一声“好”说的微不可闻,然后便由那个漂亮的女人架着走开了。

 


04


  余俊有事瞒着我,我可以确定,一谈到蔚迟的对象问题,他老是转移话题。而他转移话题的能力实在是让我太不敢恭维了。居然还给我扯起了马克思主义社会哲学!

  

  我捏着拳头,将杨晓云往边上一拉,朝着余俊靠近了一步,他条件反射般的退后一步,

  

  “余俊,信不信你再扯下去,我就让你真的去见马克思。”

  

  虽然生着病,我依然相信这样的威胁还是会见成效的。余俊拿眼瞟向杨晓云,似乎是征得了某种同意,然后一种很是悲伤的语气开了口,

  

  “阿迟要结婚了。”

  

  阿迟?阿迟是哪个?我在脑海中不断的搜索着我们共同的好友名单,一遍又一遍,最终还是很不情愿的将阿迟和蔚迟联系在了一起。我很难描述我现在的感受,只是觉得某个不该疼的地方开始疼了起来,我很确定那不是我的胃。

  

  “阿槐!你怎么了?你这样笑挺恐怖的。”

  

  笑?杨晓云说我笑了,或许吧。我喜欢笑,甚至不分场合不分心情,真是一种很可怕的习惯,听说笑多了会长笑纹。

  

  不,皱纹!

  

  对我这种快奔三的人来说,该是多么恐怖的两个字,连忙收了笑容,拉着她就诌了一个理由,

  

  “阿迟要结婚了,这就说明他还没结婚,算是个好消息吧。”

  

  啪——

  

  我身为一个病号,在医院里被一个孕妇当众扇了一个巴掌,即便我内心再强大也是笑不出来了。因为对方是孕妇,我不方便还手,只能瞪着眼睛,希望用眼神剐上她千万遍。

  

  “别这样看着我!顾槐,你给我清醒点!”

  

  “小云,别生气,当心宝宝。”

  

  杨晓云深深吸了口气,别过头不再看我。为了避免我们两个不再发生冲突,在我挂水的时候,余俊将杨晓云送了回去。

  

  他们留我一个人仰头对着盐水袋发呆,我在思考,为什么这么一小袋盐水要卖得这么贵,看来我得赶紧找工作了。

  

  等盐水挂完,还上了个厕所,余俊还是没有回来。得,又得花钱打的。

  

  只是当我拦下车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压根就没有带钱包。眼看出租车司机就要赶人,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红彤彤的百元大钞,我瞬间感觉这世界充满了爱,大帝都的活雷锋可真多啊!

  

  “够吗?”

  

  “够了够了,谢谢!”

  

  当我转过身的时候,却发现那活雷锋的脸色突然变了,我长的有那么讨人厌吗?看着他有些厌恶的眼神,我急忙把钱拽紧了,生怕他一不高兴给拿了回去。

  

  “咱们可真是有缘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绝对不是友善的语气,阴森森的,听得我后背发凉。

  

  “我们认识吗?”

  

  我很困惑,看样子他刚从医院里出来,还吊着一只手臂,不知道是车祸还是其他,只是他这眼神,仿佛在控诉他所有的不幸都是我带来似的。

  

  对于帅哥,我向来都是不忍心下手的。而且眼前的这个男人绝对称得上是帅哥一枚,身后还站着一个高挑的美女,和一个稳重的中年男子,看的出来这两人对他十分尊重,这人的身份应该不太一般。

  

  柿子我向来喜欢挑软的捏,像这样身份不一般的,我不会轻易招惹。所以我和这帅哥应该没有过节才对,难道真的是我长的太讨人厌?

  

  得出这个结论我某名的难过起来。


待续未完…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后续精彩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