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隐蔽战线上那些逝去的温柔背影(周惠年篇)

iceBear007 2021-04-07 11:02:30

1911年,周惠年出生在河南信阳的一个小村镇。起初,父母尚能供她读书,但父亲过世后家道中落,她不得不辍学回家。

1926年,北伐军打到信阳.在当地办起一所免费补习学校。周惠年不仅再次得到上学的机会,还接触了中共地下党员,接受了俄国,十月革命、共产主义等思想,加入了共青团,一边上学一边做党的秘密交通工作。

1927年,信阳党、团组织均遭遇严重破坏,周惠年同组织失去了联系。为了寻找党组织, 她几番辗转到达武汉,又在组织的指示下回到信阳,准备“潢川暴动”。

可就在暴动开始之前,组织决定不让女同志参加.加之周惠年年龄太小,就提出将她疏散回家。周惠年坚决反对.于是组织便安排她在县委机关做地下交通工作,主要任务就是印送传单、送信.送文件等。为了方便工作,她经常把头发藏在帽子里装作男孩子,与另一名女同志掩护完成任务,每次都机智地躲过了敌人的搜查。

不久暴动以失败告终,周惠年披捕,幸亏披当地颇有声望的地下党员以乡绅身份相救,才获得保释。

而此时,上海的中央机关于处在血雨腥风之中。中央交通局往返 河南、上海的交通线上需要1名女交 通员,经反复考虑,组织选定了周惠年.她因此成为“中央交通局第 一女交通”。  她与河南交通员小刘假扮成夫妻,负责接待河南到中央的交通人员。组织上给周惠年每天的生活费只有4个铜板, 仅够买一副大饼油条,以至于入冬了,她还只能靠几件单衣御寒,但周惠年从未抱怨过

不久,她又被调到更具风险的中央特科。中央特科下设总务、情报、行动、交通4个科, 周惠年归属行动科,具体任务是看守机关.保存武器,为队员运送枪支弹药,传递命令与情报。

“ 那时我们去执行任务,必须慎之又慎。先乘有轨电车,进公园兜儿个圈,再坐黄包车左绕右绕, 确定后面没有 “尾巴”尾 才走向接头地点或执行任务的地方。“周惠年曾回忆说.

进入特科后,周惠年遇到了她的第一任丈夫一谭忠余,也是行动科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婚后.他们的家就成了中共中央的秘密联络点。周惠年常常扮成家庭主妇,其他同志则装扮成亲友、佣人等。

向忠发叛变后,谭忠余和周惠年离开上海,前往襄枣宜根据地. 谭忠余任红二十六师政委,周惠年则在妇女工作委员会,动 员民众积极支援前线作战。

无奈在国民党军的重重围剿下,红二十六师损失惨重. 原本公开活动的谭忠余、周惠年转入了地下。

之后.组织派谭忠余去苏联学习, 周惠年由于刚生下孩子不足半月, 没有随行。在苏联学习了1年多后,谭忠余得知红军长征已到达陕甘宁边区,遂前往延安。但途中有一天在井边喝水时.不小心露出了腰间的枪,被民团扣押, 最终因身份暴露被敌人杀害。

周惠年经历过3 次婚姻, 3 任丈夫均为国捐躯.她本人也数次入狱.几番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历尽于难万险最终回到党的怀抱。在她的身上,有看深深的时代烙印。周恩来曾两次在重要场合表扬过周惠年,高度评价她在白区的地下工作以及为革命做出的默默奉献。新中国成立后,周惠年被调人中央编译局. 1997年于北京逝世,享年8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