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苏州找不到会讲地道苏州话的?

苏州全接触 2018-12-31 05:24:46


白劳斯吴语专栏做了好久了

也收到了热心粉丝的评论

他们说

他们想学,想融入这座城市

悲哀的是

在城市里打拼生活的苏州宁

每天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是否还记得用家乡话打招呼的方式呢?



看着这些方言

是否觉得熟悉又陌生呢

原来我们习惯了普通话

却逐渐忘记了家乡的方言


近日

一张《6-20岁能够熟练使用方言人群比例》

在网络社交平台引起了热议

阿汤哥看到后心是拔凉拔凉的


通过上图我们我们不难发现

中原官话等北方官话区域

西南官话区域、粤语区域

能够熟练使用方言的青少年比例都相当高

比如重庆,97.5%



但是闽南语、闽东语

以及我们的吴语区域

青少年对方言的掌握情况就远远不如其他地方了

从比例上看处于全国最低水平



而在垫底的吴语区域中

我们苏州话则是垫底中的垫底

仅有2.2%的6-20岁青少年能够熟练使用苏州方言

这2.2%是什么概念

也就是每100个苏州市青少年

仅有2人可以熟练使用苏州话



看到这个触目惊心的数字

网友们也是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


我是苏州人,从小学开始学校就规定小学生必须使用普通话,甚至还在墙上贴标语,我们那一届几乎没有几个会家乡话的。后来渐渐发现方言传不下去了,电视上用吴语的节目开始播放了,学校鼓励使用普通话的标语也就没有了。但是那么好听的吴语,沦落到这种地步,是谁的责任呢。


——凉侑Acacia


这吴语。。。。 比起老一辈,对于某些事物的【专业术语型】方言也不怎么会说了。要传承方言,小孩就应该在家讲方言,现代教育普通话还怕学不会么。


——___飯-爺


我们这一辈上学的时候,老师上课都是拿苏州话讲的,因为班上全是本地人,现在不行了,因为大量新苏州人的存在,老师不能在课上用苏州话上课,因为新苏州人听不懂,连带着本地小孩使用苏州话的频率也大幅下降


——咩咩酥天天向上


苏州话老好听了,虽然我家也属于吴语区,但说起话来感觉就像是在骂街。苏州挺住啊!!


——Yvonne_Xuu


苏州一点也不意外,苏州滑稽剧团1997年就搞出了普通话表演的“滑稽戏”。


——kuakkuak


蘇州話明明那麼好聽!!!!!!!小時候可喜歡聽蘇州的遠房親戚說蘇州話 軟軟糯糯的 吵架也跟打情罵俏一樣 現在居然都不讓說了!幸好我們團長還說 打本經常罵著罵著冒出幾句蘇州話來。


——沈家小四爷


……………我也快不会了要。吴语真的惨还要被地图炮只说方言不尊重游客。尊重方言文化吧也是财富啊


——草莓思慕雪无糖很冰


苏州可能跟教育政策有关?反正我上学那会儿在校内是不能说苏州话的……之前大学那会儿就看到有调查提过类似苏州话在年轻人普及度不行的问题了……现在看来显然是越来越严重了orz


——夙_在迦勒底当咸鱼的极东农民


王导来到南方,率先学习吴语。隋炀帝来到江都也学习吴语。也就是从他嘴里我才知道“侬”这个字历史那么悠久,而且以前指的是“我”……


——于赓哲


是真的,我这个23岁的苏州人都不怎么会说苏州话


——Benedict_Cumberbatch_


苏州小孩00后一代,基本不讲苏州话,会听不会说,作孽啊


——gina安好便是晴天


纯正的苏州话否为港,毕竟一个小片区就是有差别的话,但是吴侬软语真的好听,施斌聊斋是我印象中的苏州话


——家里种土菇


真的是,现在苏州小孩会说苏州话的都少了,老公侄女土生土长苏州人爹妈都是老苏州,结果那孩子苏州话还没我说的好呢


——纳维



苏州话之所以这么流行

正是因为它不仅软糯细腻,更是大有来头

上至后妃宫眷、官宦妻女

下至民间妇女乃至江湖艺女

更以穿着苏式服装,学说苏白,操唱吴歌引为骄傲

不会一点苏州话,简直不好意思出门



首先有请我们吴语专栏的白劳斯

为大家献丑一段苏州话读诗歌


接下来阿汤哥给大家整理了一些

教大家快速了解苏州话精髓的内容


苏州话口头禅


啥事体 前一枪 要死哉 

拎否清 弗作兴 否来赛 

勿搭界 捣浆糊 小娘鱼 

荡马路 轧闹忙 轧朋友



苏州话讲称呼


小女孩叫小娘鱼

病病歪歪的人叫偎灶猫

傻瓜叫啊木林

不知好歹的人叫猪头三

不明事理的人叫阿无卵

总把自己家财产败坏的人叫拆家牌

讨人嫌的人叫现世保

什么都知道的人叫老百晓

不讲信义的人叫屎裤子

办事不牢靠的人叫王伯伯

大人物叫大号佬

不踏实的小伙叫青头鬼

傻帽叫阿屈死

倒霉鬼叫霉搭鬼

书呆子叫书毒头

妻子叫家主婆

贼叫贼骨头

精明、老练的人叫老掐辣

小眼睛叫眯奇眼



苏州话讲时间


上午叫“上半日” 

下午叫“下半日”;

白天叫“日里向”

中午叫“中浪向”

夜晚叫“夜里向”;

清晨叫“老清早”

黄昏叫“夜快头”;

从前叫“老底子”

将来叫“下趟头”

接着叫“后手来”;

15分钟叫“一刻钟”

45分钟叫“三刻钟”;



苏州话讲吃


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苏州人说“吃”

不一定是讲吃东西~“吃”

在苏州话里的学问可大了!


吃不下叫吃弗落

吃不掉叫吃弗忒

吸卷烟叫吃香烟

占人便宜叫吃豆腐

挨揍叫吃生活

打耳光叫吃耳光

用手掌打头叫吃头皮

受两面气叫吃夹档

坐牢叫吃官司

被责难叫吃排头/吃搁头

没有人缘、没有市场叫吃弗开

受不了叫吃弗消



苏州话讲身体


手指叫节头骨

脚趾叫脚节头

眼睛叫眼乌珠

鼻孔叫鼻头管

脑袋叫头骷髅

脚趾甲叫脚节掐

膝盖叫脚馒头

络腮胡子叫阿胡子

胳肢窝叫胳腊子

身上的乌青块叫青胖块

指甲叫节卡

头发叫瘌毛

耳朵叫尼多



苏州话打招呼


管熟不熟络,见面问声好

大街小巷碰头示意“阿吃啦”

亲切友好表关怀

结束语“明朝会”、“后日会”

还有一句万试万灵的“改天见”

对于急着抽身的人来说,这句是百试不爽

最后在这里呼吁

无论你身处哪里

都不要忘本,方言是一种文化

需要一代一代的人去传承




往期精彩推荐

美爆了!下个月,苏州人都将涌入这个地方...


有毒!男票最近老爱去这家店看大长腿!


风靡上广深的榴梿比萨创造者乐凯撒来了!


END


◆素材来源:名城苏州网、姑苏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联删)

◆苏州全接触综合发布,转载请标注来源

◆文案编辑:阿汤哥

戳原文,39.9元玩转嬉戏谷圣诞嘉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