虢镇这个地方

莫军炜 2019-09-04 11:34:02

   虢镇这个鳖盖大点地方,竟是伏羲所治,炎帝所生,黄帝所都之地,号称中国古今第一镇。其南临渭水,北依周原,扼川、汉交通咽喉,守陇秦运输枢纽。陇海铁路、宝中铁路、西宝南、中、北线公路、西宝高速公路等国家干线铁路、公路在此交汇。经过三千多年历史沉浮,虢镇依旧延续了多年的模样,连称呼都未曾改变,当地人还亲切地读为“ gui zhen”。


   这个总面积只有
1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人口逐年增加,现在常住人口已超过五万。走在贯通虢镇东西的大街上,行人还是那么漫不经心,不急也不躁。只有接二连三、急驶而过的15路公交车通过,才显得整个街道的逼仄来,行人匆忙地躲避,没有半分的怨言。即使不远处偶尔增加零星半点的高楼,不是在河滩边,就在低洼处,一点也不显得突兀。


   寒来暑往,虢镇就这么周而复始着,才刚觉得秋风起,落叶黄,寒意就穿过云之罅隙,剥去了大地的衣裳,田野便显得格外空旷,光秃秃的树枝左摇右晃,把满腔激烈凝结成一幅苍老的油画。城南边的渭河也一改往日的活泼,似乎恬静地睡着了。周围的楼房、道路两旁的树木傻呆呆地矗立着、沉思着,似乎正在琢磨着这座古镇几千年的浮华和沧桑。整个冬天,干冷干冷的,人们期盼着雪花能不时飘来,用它柔柔的温情化解这冬的寒冷,可是一次次的盼望都被凛冽的西北风掠走了。当人们不再抱有半点奢望时,零零星星的雪花才极不情愿地来到人间,轻快柔美地铺撒在大地上、挂在树尖上……正午时分,冬日的阳光细腻而柔华
,碧玉彩霞般铺展在空气中,小草披上金色的外衣,湖面泛起点点金光,在这个平静而又安逸的寒冬里,透出一阵舒暖的春的气息。你愿意享受暖阳的沐浴或者不愿意,那融融温情就在那默默地守候。此时,坐在公园的避风处或者慵懒地斜倚在阳台上,抛开纷扰,远离喧嚣,让心沉淀下来,或捧一杯香茗,或执一本散文,独自享受大自然给予的这份宁静。


  冬季的虢镇,昼短夜长,不觉间就华灯初上,暮色朦胧。下了班的人们,随意打个招呼,便簇拥着走进饭店,团团围坐,说说笑笑中,菜就上满了桌,酒还要喝西凤,气氛依旧浓烈如常,吆三喝五、猜拳打杠子是必不可少的功课。吃饱喝足了,再点上红猫牌香烟,神侃胡聊,吞云驾雾,自得其乐。虢镇人对吃不够讲究。一碗面皮,或许一份手擀面就知足了。当然想吃本地的特色应有尽有,看你是去木梁市、灯具厂、李家崖市场,还是财富街、步行街,或者南环路,任你选。文王锅盔、葫芦头、肉夹馍、炒搅团、深海鱼头、砂锅米线、特色火锅、大刀铡面、串串香、烤鱼、羊肉泡馍……最好在早晨能吃一碗豆花泡馍或者一碗烧肉面皮。豆花泡馍用浓汁豆浆加佐料将馍片和豆花滚汤烧煮烩成一碗,豆花洁白,如白玉含脂,滑爽细嫩;馍片金黄,如金鱼嬉戏水面秋叶,软香耐嚼,回味醇厚;汤色乳白,如琼浆玉液,豆香浓郁;佐以凉拌爽口时令小菜,或者淋上红油香辣满口,或者加入白糖香甜绵长,营养丰富,既保暖有耐饱,醇香滋润。吃烧肉面皮,最好用刚出锅不久的蒸面皮,切成条,加上烧肉,浇上一勺子烧肉汁,沁透面皮中,再调上精盐、用炝过的醋和油泼辣子,搅拌均匀,食之爽口,味道芳香,风味独特,令人百吃不厌。中午吃一大碗扯面或者一碗羊肉泡馍就足矣。不过,在吃臊子面时,还是很讲究的,一定要宽汤窄面,一碗汤一夹面,而且面条还要讲究薄、筋、光,汤也要讲究酸、辣、香。这样吃起来才清清爽爽,味鲜香浑厚而不腻。


   虢镇地处内陆,又兼地势平坦,交通便利,土壤肥沃,气候湿润,水源充足,物产丰富,鲜有自然灾害,所以居住在此的人便慢慢养成了自给自足,不思进取。他们喜欢正常和规律的生活,固守着先辈的传统,少了诸多争斗和奢求,多了些安定和自满。大街上,随处可见这儿围一堆,那儿挤一簇,不是挖坑就是下象棋。东门西门外“买天天”的,有活了,就去挣两个钱。没活了,几个人一堆,整天就坐在大街上,挖起坑来,甚至连午饭也不吃。那些卖水果的,在做生意的空隙也凑在一起挖个坑,落得逍遥自在。高声吆喝,争得面红耳赤,挤在一起的肯定是在下象棋。双方横马跳卒,车攻炮轰,你来我往,难解难分。旁边围观者早按捺不住,指指点点,唾沫飞溅,偏偏执棋者不听观者指点,依旧按自己思路我行我素。局面时而风平浪静,时而险象环生。让围观之人无不身陷其中难以自拔,心为之揪,神为之醉,下班回家的忘了回家,出门买东西的竟然不知道要买什么。


   虢镇这地方,据《宝鸡县志》记载,在商末周代建成以来,周、春秋时期称为虢都,秦汉、三国、两晋、隋、唐、宋、金时名为虢县,元、明、清至今被称为虢镇,是国内已知建城最早的古城之一。据目前已知最早的历史资料记载,元末明初时,其形状东西长,南北窄,围长1448弓(一弓相当于五尺),共占地432亩,四门均为双重,极其牢固,城门上都有石刻门楣。明代以来,曾有五次重大修葺。古虢镇交通也很方便,东、西、北门外四通八达。名胜古迹随处可见,东门外有“武都故郡”的复瓦大牌坊;牌坊南是依坡而建的铁牛庙。西门外有“西虢遗封”和表彰李氏、魏氏贞节的三个大牌坊。北门外有张家五楹砖砌石碑大牌坊和菩萨殿。南门外有金碧辉煌的炎帝祠和常宁宫。城内街巷布局合理,有本地区最大的佛教古刹——圣恩寺,还有鲁班庙、城隍庙……直到现在,虢镇城仍然保留了东西长,南北窄和东、南、西、北四门进城的格局。由于种种原因,有的已不复存在,有的仅留遗址,但它始终被虢镇人民津津乐道。


   虢
(guó )这个字,《辞海》是这样诠释:“古国名。姬姓。有东虢、西虢、北虢之分。东虢、西虢的开国君主都是周文王弟。东虢在今河南荥阳东北,公元前 767年为郑所灭。西虢亦称城虢,在今宝鸡东,西周灭亡后,支族仍留原地,称为小虢。公元前 687年为秦所灭。北虢建都上阳 (今河南陕县东南李家窑 )占有今河南三门峡和山西平陆一带,公元前 655年为晋所灭”。要说虢镇,就要先说说西虢的由来。据《左传》记载:“虢仲,虢叔,王季子之穆也,为文王卿士,勋在王室,藏于盟府。”周灭商后,武王大封诸侯,因虢仲功勋卓著,又是王叔和托孤大臣,所以武王将周朝京都的门户,宝鸡一带的土地分给了虢仲,肩负起了护卫国都、防御戎狄(西北少数民族)的重要使命,史称西虢,国都就设在今天的虢镇城内。从《凤翔府志》、《宝鸡县志》、《中国地名大辞典》等权威资料记载,虢镇是我国古城垣的发祥地之一,城址从未迁移过,几千年繁荣昌盛、经久不衰。如今,陈仓区政府在虢镇的北坡下面修建了集历史文化、旅游、休闲于一体的西虢文化广场,在广场的中央就有西虢国君虢仲的塑像,东西两侧还设计了文王访贤、虢公受封等六组景观雕塑。


   虢镇城这么多年来,引以为豪的莫过于“四月八”庙会。据研究当地历史文化的学者蒋五宝介绍,“四月八”庙会起源于敬奉城隍的一种庙会形式,可能最早出现在三国时期,到唐宋达到鼎盛,连年举办大型祭祀活动,规模宏大,热闹非凡,驰名关中西部。解放后逐渐发展成了大型的物资交流大会。陕、甘、宁、川的人们都会涌到这里赶会,大街上都是人,大戏、乱弹、灯影、木偶、杂技等文艺团体达数十家。虢镇“四月八”庙会有一个更大的亮点就是四月初七、初八晚的天明戏。各村的江湖、曲子、茶会、皮影戏班、自乐班也在四月初七和赶会的人群一起自带乐器赶到虢镇。城内各家商贾门店都主动在门口搭起篷帐,提供桌椅板凳、香烟茶水,为江湖曲子班搞好服务工作,热情接待。各江湖艺人在各商号门店门前摆开摊子,启动弦索,放声高唱,通宵达旦。每年都有上百家远县近郊的江湖曲子艺人要赶到虢镇,并有好几家秦腔剧团在东西四门搭台演出。赶会的戏迷游串街道各家,目不暇接,欢乐异常。外地人用“虢镇城
,五里长,江湖茶会摆两厢;七步曲子八步戏,歌声飞过秦岭去。”的顺口溜表达这一热闹的景象。可惜过去的繁华正在渐渐消退,聊以慰藉的是虢镇的“护佑者”——东门铁牛庙里的铁牛依然卧于石墩之上,头朝渭河,体态健硕、神态威风。据说,过去的渭河水大,洪水暴发时经常溢出河床,冲到虢镇古城墙根下,毁损了大量良田,危及百姓生命安全。这时,强健的铁牛奔到水患厉害处,用牛头一顶,把洪水顶开了,使百姓躲过一劫,铁牛也为保护百姓丧了命。虢镇城里的人们为了纪念这头铁牛,塑了铁牛雕像,建起铁牛庙。从此以后,渭河之水就再没泛滥虢镇地区。


  虢镇这座饱经三千多年沧桑的古城,其周边有“秀、古、壮、奇、雄、险”的自然景观和社火、脸谱、曲艺等多姿多彩的民间艺术还散发着周秦文化的遗风古韵。也有“中国第一文物”之称的陈仓石鼓、四大国宝之一的虢季子白盘以及秦公镈等众多的珍贵文物。还有文王访贤、子牙垂钓,萧史“吹箫引凤”、韩信“暗渡陈仓”等多处古文化遗址,在向人们诉说着这片土地上曾经发生的传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