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中最焦虑的神仙居然是他

蜻蜓 2018-12-09 06:21:42



1


金山寺的一座殿宇内,长相俊秀的小沙弥正跪在青石砖面上,紧握双拳,泪流不止:“父母之仇,不能报复,何以为人?”

法明长老仔细地注视着眼前这位叫江流儿的小伙,紧皱的眉头有了一丝微微的舒展,用力的点了点头。这一天,他耐心地等了十八年,终于迎来了宿命。

这位江流儿,法名玄奘,又名唐僧。

西游记中,这并不是唐僧第一次亮相。在他刚出世的时候,便遇上第一难。

见原著唐僧出生时的描写:“忽然刘洪回来,一见此子,便要淹杀。小姐道”今日天色已晚,容待明日抛去江中。”

虽然贵为男一号,金蝉子光环投胎加持,但唐僧绝逼是个苦主出生。好不容易熬过了早夭的危险,但又迎来了冲动的青春期,一点都不消停。和现在喜欢看看外面世界的年轻人一样,唐僧也有一颗骚动的心。所以,当唐王邀请他去取经并询问期限时,他满口答应,还特别不靠谱的拍胸保证:“只在三年,径回上国”

虽然有宗教信仰的人往往积极乐观,但在残酷现实的打压面前,人性中固有的焦虑是难以避免的。不过在这个时候,对唐僧而言,外界带来的新鲜感大过未知带来的压力。很快,只是生平第一次不在动物园里看见老虎时,他就发现自己有点心累。

刚出大唐地界,太保打算和唐僧告辞时。“三藏闻言,滚鞍下马道“千万敢劳太保再送一程”。伯钦道:”那厢狼虎,不伏我降,我却也不能过界,你自去罢”。三藏心惊,轮开手,牵衣执袂,滴泪难分。”

作为领导,观音及时的发现了问题,于是化作各种大妈旁敲侧击暗示唐僧取经对他个人的重要性。唐僧不仅肩负着取经是对唐王的承诺,更重要的是,他懂得了简历上如果拥有这段经历便能保他上天成佛。

为此,他也必须成长为一名他曾经瞧不起的人。

于是,唐僧开始学会变通与平衡。只能打诓语设计骗悟空戴上紧箍咒,只能一遍遍责怪悟空却不能真的赶走他,也只能任凭悟空和八戒相互挑拨。

过通天河时,唐僧终于说出心里的压力:“自别后,今已七八个年头,还未见佛面,恐违了钦限,又怕的是妖魔凶狠,所以焦虑。”


2


悟空本不应该焦虑,因为他是齐天大圣。

倒不是说他有多厉害,他就是天不怕,地不怕。

十万天兵围攻花果山时,他一丝恐惧都不曾有过,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大闹天宫时,他一点焦虑也不曾想过,生死由命,死则死矣。

即便是站在如来佛祖面前,他都敢直接怼上去,吃俺老孙一棒。

与天争斗他都不怯,直到第一次喝了碗用心良苦的鸡汤,他才开始患得患失。

悟空由于手重伤了几个毛贼性命,第一次被唐僧赶走后,优哉游哉来到东海龙宫。看到水晶宫处挂了一副“圯桥进履”的画,龙王与他讲完张良拜师成正果的故事后,对他说道:“大圣,你若不保唐僧,不尽勤劳,不受教诲,到底是个妖仙,休想得成正果。”悟空闻言,沉吟半晌不语。龙王道:“大圣自当裁处,不可图自在,误了前程。”

正是这番话让悟空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他忽然再次感受到了背部的沉重,之前手上有个对K就敢叫地主的性格代价便是饥餐铁丸,渴饮铜汁,被压五行山500年。

在重新确立了积极向上的人生观后,悟空开始变得焦虑。因为他发现观音并没有许诺取经后他能得到什么。只是说了八个字“入我佛门,再修正果”。这还不算,关键是唐僧肉眼凡胎能力有限,八戒和沙僧又长期处于出工不出力的状态。所以取经完全不同于游山玩水那般轻松,悟空一路上费力打怪却不讨好,加上八戒的从中作梗,唐僧也养成了责怪他的习惯。

所有这一切不仅加深了悟空的焦虑,更使得悟空越来越烦躁,与唐僧的冲突也越来越大。

直到西游记中最神秘的“六耳猕猴”出现,先痛扁了一顿唐僧,但最终被如来轻松KO。如来开导悟空说道:“你休乱想,切莫放刁,我教观音送你,不怕他不收。好生保护他去,那时功成归极乐,汝亦坐莲台。”

这下悟空的焦虑感基本上缓解了一半,因为他得到了一个可行性很高的期许回报。唐僧也在此役后,再没有找过悟空茬。

我知道你们有时并不喜欢取经路上那个愈发成熟的行者,更怀念曾经桀骜不驯的齐天大圣:

“大圣,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3


八戒过得还算快乐,至少表面上看是的,完全一点焦虑感都没有。

他被贬下凡前官拜天蓬元帅。这个职位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强呢?

悟空大闹天宫时曾被一个叫王灵官的神仙阻拦在凌霄宝殿外,王灵官跟孙悟空打斗了很长时间不分胜负。在明清的道教排行榜上,这个王灵官的上司就是佑圣真君,而佑圣真君是北极四圣的第四名,天蓬元帅正是第一名。

所以面对法力高强的天蓬元帅时,悟空并没有一帆风顺地拿下。

可是八戒还是归顺了,但是后面取经路上他完全就是各种计较,卖力的挑拨悟空和唐僧的关系,时时刻刻念叨着散伙的态度。

这种表现其实非常的不合理。

首先,八戒同意入伙的态度就显得很蹊跷。

见原著菩萨劝八戒的描写:菩萨道:“‘人有善愿,天必从之。汝若肯皈依正果,自有养身之处。世有五谷,尽能济饥,为何吃人度日?怪物闻言,似梦方觉,向菩萨道:“我欲从正”。

悟空和沙僧不仅被贬,还必须在凡间吃罪:身为一只猴子,悟空在五行山下无法动弹。沙僧每七日还遭飞剑穿胸肋百余下。唯独八戒在福陵山上过得还算逍遥自在,依八戒一贯滑头的套路根本不可能听菩萨说两句道德正确的话就瞬间如梦方醒,这可是个老油条。

其次,八戒投胎的姿势也明显不正确。

值得注意的是,下凡和投胎,是两种不同的惩罚神仙的方式。

见原著八戒投胎的描写:“一灵真性,竟来夺舍投胎,不期错了道路,投在个母猪胎里,变得这般模样。”

西游记中有过神仙投胎记录除了八戒,还有金蝉子投胎的唐僧和天竺国的公主。见原著公主的出世描写:“一灵之光,遂投胎于国王正宫皇后之腹,当时得以降生。”

看到没?真正的投胎连前世记忆都不会有,更没有法力。而八戒投胎后不光法力尚存,居然还能随身带着西游第一神兵-上宝沁金钯。

如果没人给八戒开绿色通道,这种程度的技术活几乎不可能完成。

另外,相比下凡,投胎虽属于更严重的惩罚,但八戒投胎的原因却不值一提。

“只因带酒戏弄嫦娥”。而奎木狼和披香殿的仙女私通下凡,按律当斩。奎木狼一句“赦臣死罪”玉帝就象征性的罚了他去兜率宫站岗十天就完了。

所以天蓬元帅的酒后戏嫦娥连男人的错误都够不上,更别说惩罚的条件。

最后,观音去寻找取经人时,如来说了这么一段话“这一去,要踏看路道,不许在霄汉中行,须是要半云半雾;目过山水,谨记程途远近之数,叮咛那取经人。”

正是有这道神秘的旨意,观音在冥冥之中正好遇上了沙僧,八戒和悟空。

但很不巧,遇上八戒并不是如来的原本打算。因为无论是沙僧掌管的流沙河,还是悟空被压的五行山,这两者的共同特征就是它们都属于取经的必经之路。但八戒所在的福陵山却偏偏不在这条线路上,于是八戒也特意从福陵山跑到高老庄(乌斯藏山国界)等候取经人。原著中师徒从高老庄启程后遇到的第一座山唤做浮屠山(乌巢禅师的地盘),并非福陵山。

见原著描写流沙河:“东连沙碛,两抵诸番;南达乌戈,北通鞑靼。径过有八百里遥.上下有千万里远。水流一似地翻身,浪滚却如山耸背。洋洋浩浩,漠漠茫茫,十里遥闻万丈洪。仙槎难到此,莲叶莫能浮。”连菩萨都感叹“取经人浊骨凡胎,如何得渡?”。五行山则是与大唐地界相连的第一座山。

那么,为什么八戒不直接选择出现在浮屠山等待一切事情发生呢?其实,八戒下界之后第一选择恰恰是浮屠山。但没曾想隐居在此的乌巢禅师法力太高,八戒与他交手但无法赢他,所以只能被迫去了福陵山。

见原著描写:三众进西路途,有个月平稳。行过了乌斯藏界,猛抬头见一座高山。三藏停鞭勒马道:“悟空、悟能,前面山高,须索仔细,仔细。”八戒道:“没事。这山唤做浮屠山,山中有一个乌巢禅师,在此修行,老猪也曾会他。”三藏道:“他有些什么勾当?”八戒道:“他倒也有些道行。他曾劝我跟他修行,我不曾去罢了。”

发现了奇怪的东西吗?八戒说他和乌巢禅师曾经会过面。那么两个人相识就一定发生在八戒投胎之后。因为如果在此之前,乌巢禅师是断然不会有收还在天庭当差的天蓬元帅为徒的想法。但八戒怀有任务在身,成正果并非他的目的,所以自然也不会答应。而两人交过手之后八戒也就知道了乌巢禅师“有些道行”。

所以,八戒的皈依其实不在原先佛祖安排的取经计划中,种种迹象表明了他的真实身份就是玉帝安插的间谍。

间谍的焦虑,是我们无法理解的。因为他做事的目标充满了矛盾,他和别人的关系也充满了矛盾,甚至他的宗教信仰都充满了矛盾。

相比于唐僧只道有路途艰险,妖魔凶狠的焦虑;悟空时常一拖三到处搬救兵还要忍受师傅责怪的焦虑,他们至少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八戒心中却一直在想自己到底是谁。

我相信在无数个没有星星的夜晚,月色皎洁如银盘一般挂在天边。躺在树底下的八戒恍惚间看见了当年掌管十万水军的天蓬元帅,他手中的九齿钉耙威风凛凛,闪闪发亮。当八戒按耐不住想伸手碰那钉钯时,却被一声大吼惊醒“呆子,动我铁棒作甚!”

你问,那沙僧呢?沙僧只是个好人。他在天庭也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就从“往来护驾我当先,出入随朝予在上”的卷帘大将被贬下凡。且不论卷帘大将到底官品几何,但是从沙僧的言语中表明这是他曾经的骄傲。巨大的落差让沙僧耿耿于怀,他也一直在等待机会。所以当菩萨让他等候唐僧时,只有他第一时间表示了担心,“这去,但恐取经人不得到此,却不是反误了我的前程也?”

当失误和受到的惩罚并不匹配的时候,人就会过度怀疑自己。所以在整个西天取经路上,沙僧一直表现的很阴郁。即便他总在关键时刻提出非常老练的建议,但整体表现始终默默无闻。在大部分时候他都不敢展示,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能力。只求不再出错,凡事都会过问师父和大师兄。

据说徐锦江在回忆饰演沙僧的时候,情绪失控,泪洒现场,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抑郁症患者。

纵观西游记中的这几位神仙主角,他们各自的经历都造成了各自最初的焦虑,但为了寻求改变,他们不惜选择更大的焦虑。虽然最终他们也借助佛祖的力量获得了常规意义上的成功。

令人遗憾的是,我们大部分人也是如此对待焦虑。

互联网技术的发达导致信息过分充斥在我们周围,日新月异的变化也让我们害怕自己不学习就会很大程度的落后。可是,我们似乎都未曾仔细想过这些担心是否必然存在?是否需要去迎合主流价值观,去选择所谓拥有更多的知识来解决现有的焦虑?这种选择本身是否就意味着一个更大的焦虑?

我觉得没有必要,我们还可以选择收听《矮大紧指北》和《蒋勋细说红楼梦》。

林青霞就曾经公开表示,蒋勋老师对红楼梦的讲解便是她精神上的半颗安眠药。而高晓松大人也正是凭借对诗和远方的信仰让我们能从另一个角度正视当下的苟且。没有时间焦虑,还要找块地方养花。

无论我们是肩负使命的创业者唐僧;还是身怀绝技等待机会的大圣;或是正在经历种种矛盾选择的八戒;还是一直被不堪回首影响正常发挥的沙僧;都可以在蜻蜓FM上收听这两部作品。也许,它会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思考。

这两部最好的精神慰藉作品,献给越努力,越焦虑的你们。


《矮大紧指北》


《蒋勋细说红楼梦》

长按识别二维码可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