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当兵蹲连:兵味,在“三个角色”里酣畅释放

解放军生活杂志 2020-11-17 08:06:49


文/李佳忆 图/刘 强


阴郁的天际笼罩着灰蒙蒙的世界,寒风夹裹着枯叶,拍打着一列穿行于川东北矮山丘陵间的动车。车上,刚完成年度当兵锻炼任务的我,透过飞溅的雨沫时不时眺望远方。身后的城市越来越远,动车呼啸着钻进山洞。再抬头间,我眼前一亮:目光所及处,是满山遍野的青柏,任凭山风怒吼,兀自挺拔巍然……


徜徉在绿色的海洋,我忽地想起了刚刚分别的战友们——都说基层官兵是“最可爱的人”,与他们共同经历酸甜苦辣后,我更能掂量出这话的分量。当兵锻炼,贵在用心,难在“融入”,出发前,为尽快融入连队,有过几次当兵锻炼经验的我特意为自己设定了“三个角色”的当兵计划。



第一角色朋友:“荣誉士兵”的无形勋章

好干部不一定是好士兵。想当好兵,首先要走进兵的世界。刚下连队那阵,尽管佩戴着列兵军衔,战士们见到我却都立正高喊:“领导好!”每当大伙围在一起谈笑时,我一凑近,他们就立即拘谨起来,我找他们说话,他们也只是礼貌地笑笑,不接话茬。战友们拿我当外人,虽在意料之中,却还是让我又着急又难受。一个阴冷天,连队安排清扫树林的落叶,我也排队领了把扫帚开始劳动。看到我的认真样,副连长泼起了“冷水”:“你别扫了,你这样反而给他们找事,喏!”他努努嘴,我一转头,一道黑影已窜到跟前,伸手就抢我扫帚:“领导,扫帚不够用,您就别扫了!”“不够用你拿撮箕去!”我拽着扫帚柄跟小战士“拔河”。见我不撒手,他挠着头走了。很快,通信员又端着相机跑来了。“还能让我愉快地扫地吗?”我挡住镜头表示“抗议”,身旁的一名老士官却坚持道:“这个要照,要照!”树林深处,几名正捡落叶的战士闻声侧目,我窃喜:机会来了!放下扫帚,我和老士官攀谈起来:“喜欢看报纸吗?”“看呀!”“我的一篇文章,叫做《“保鲜”你的士兵情怀》,。”他歪着头想想:“唔……好像看过。”我说,文章里正好有个情节是将军扫地,一名干部端着相机去照相,将军边扫边说:“人民公社五六十岁的老社员,一天干到晚,也没有人给他照相。我干了一点活,就要照相,我看还是不照。”说到这儿,我瞥见远处的战士们纷纷停下活专注地听着,于是我提高嗓门总结:。拒绝摆拍,失去的是浅薄的作秀机会,赢得的却是官兵的真挚敬意。开国上将尚且如此,我哪有什么资格高调啊!”听完我的话,老士官思索着点点头,通信员也拿着相机回了连部。正是这次的“拒绝”,拉近了我和战士们的距离,一个多小时的劳动,我们边打扫边聊天,一脸灰、一身汗,心情却格外轻松愉快。



第二角色教员:我的“当兵指南”

深冬的一天傍晚,灯火通明的连队学习室里,我注视着一份卷了角的四页打印纸,,也可以说是我的“当兵指南”——如果说干部当兵是接受教育、洗涤心灵,那我们这些年长的“新兵”又该怎样去影响、带动年轻的战友呢?我相信那十数条的纪律、要求、任务里有我要的答案。果然,一行小字引起我的注意:。”我灵机一动:嘿,这个可以做文章!经过几天暗中观察,我发现:这群年轻的士兵虽然学历、爱好不同,但都喜爱军史。于是,:从120年前“军弱国必衰”的甲午海战到今天“国强军威壮,誓雪百年耻”的海疆厉兵豪情。战士们全神贯注地聆听着一个个或令人扼腕,或振奋人心的军史故事。当我讲到南海岛礁的守礁兵们常年住在条件简陋的吊角楼,许多人年纪轻轻就患有风湿病时,课堂里的氛围安静而肃穆;当我讲到驻守在南沙某小岛的几名战士为了排遣寂寞,养了一只狗,然而也是因为寂寞,不到一个月狗就发了疯……听到这里,大家先是哄笑起来,很快表情却变得凝重。我告诉他们,与那些战斗在祖国边防一线和危险岗位的战友们比起来,我们通信兵是轻松的,也是安全的,我们比他们幸福太多太多。

战士们陷入了沉思,教室的空气似乎凝结了。我开始朗读我的一篇题为《热血当为战位沸腾》的文章。我念道:“八六”海战中,我军一名轮机兵麦贤得,额头不幸被弹片击中,脑髓外流,脑神经严重受损,流出的脑浆糊住了睫毛,却强忍剧痛坚守岗位,在摇摆的船舱里来回穿梭检查一台台机器,拧紧一颗颗螺栓,直到3个小时后战斗胜利,他操作的机器仍在“隆隆”轰鸣。正是对党的忠诚、对祖国的热爱,及坚定的信念、军人的职责激发出了他昂扬的战斗精神……此时,每名战士都坐得格外挺直,有人眼里还闪着泪光。下课了,战士们却都坐在原位没有离开,大家抢着和我交流。谈话中,我能感到,他们中不少人对自己的岗位有了更高一级的认识,对用无数个小小“军旅梦”托起一个伟大“强军梦”有了更深层次的感想。



第三角色学生:合上“当兵日记”

每个人都有优点,每个人都希望得到肯定,年轻的士兵也不例外。不戴有色眼镜,用欣赏的眼光看待每名战士,才能发现他们的优点,找到自己与他们的差距。记得刚下连的一个阴雨天,团里组织“业务大比武”,我的连队接近一半人员开赴教导队,。、拖沓、“磨洋工”,大家很快划分了清理区域,紧接着翻箱倒柜,不留死角地展开“地毯式搜索”。忙碌大半天,清理工作基本落幕,大伙又合力将清出的资料装箱、封口。此时,天已擦黑,雨也更密了。听着“刷刷”的雨声,望着黑夜深处朦胧的楼房轮廓,我暗想:把这几十个沉甸甸的纸箱搬到院子对面的储藏室恐怕要等明天了。没想到,,又说笑着一头扎进雨幕。就连几名所谓的“后进兵”也卖力地来回搬运,不落人后。他们麻利的动作,轻快的表情,消失在雨幕中的身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想,是士兵的责任让他们能够快乐地面对苦与累,快乐地洒下汗和血,不计报酬、不讲条件。这就是我们可爱的战士,他们的快乐简单得无需理由,真实得令人动容。

下连当兵30天,每名战友的优点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上等兵向洪,是连队唯一的炊事员,一人承担着三四十人的伙食保障,是全连起得最早,睡得最晚的人。每天起床号未响,他就在灯火通明的厨房里开始制作早点。买菜、择菜、洗菜他全部包干;煎、炸、烹、蒸、煮、煲他样样拿手。他手工制作的双色粗粮馒头令人赞不绝口;油焖蹄膀、农家小炒肉令人口齿留香;清烧什锦让连队多名已婚人士追问制作秘诀……我问他:又当大厨又打杂累不累?他摇摇头说:我喜欢做饭。我问他:双手泡在凉水里洗菜冷不冷?他憨笑着说:刚开始冷,做会儿事就出汗了。我又问他:天这么冷你怎么总是不穿外套?他回答说:常服外套束着胳膊,做事不方便……每次路过炊事班,战友们都能听见向洪的小喇叭里播放着欢快的歌曲。我想:正是有了这份对本职的热爱,“向大厨”累并快乐着,他的快乐犹如一种特殊的营养,倾注进每道菜品中,化作全连官兵努力拼搏的能量。

还有不善言辞、默默做事的“老黄牛”式业务尖子陈荣;善为机线设备、电脑网络“把脉治病”的内线分队长李欣潼;喜爱自学创新理论,脑子里总是装着“十万个为什么”的上等兵郑炜山……战士们是一把尺子,量出我的短处;战士们又是一面镜子,照到我的不足。我常想:人生就是不断学习的过程,当兵锻炼一个月,给我提供了宝贵的学习机会,让我跳出“小我”,重新审视自己。

30天,对连队环境从陌生到熟悉,同连队官兵从点头之交到亲密战友,从连队建设的局外人到参与者;30天,与战友们一道挥洒汗水、历练人生、散发兵味;30天,每天都有难忘的故事,每天都有思想的火花……合上“当兵日记”,我望向窗外,我的那些朝气蓬勃的战友们,不正像这严冬里充满生机的绿色,点燃了我对军旅生活的无限热爱吗?

一抹阳光穿破水雾,洁白的车身闪着粼粼的光,我的心突然有些雀跃,随着这220迈的速度,向我的岗位飞去。

微信订阅 军表
2015.3.8至2015.3.31
解放军生活微信订阅号
活动介绍

  自活动开始之日起,凡阅读本文并拨打征订热线订购者,(说是在微信订阅号里看到的哦!)均有机会获“中国军表”一块!获奖者将在《解放军生活》杂志上公布。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