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创作训练•手||张如茵:她眸中的整个宇宙(散文)

文学创作训练 2021-09-02 16:46:44






以“手”或“眼睛”、“面孔”为主题创作作品




点评:作品写了“我”眼中的阿木,带着很个人的东西,也很有特点。但要注意,写作的时候,你需要有个对此事件一无所知的理想读者,你将这些东西分享给理想读者的时候也要理智地去想该如何表达清楚,详细和让理想读者感动。散文中的人物也要设计,叙事的时空也要设计,即使它似乎看起来更真实。(韦怡然)

 




她眸中的整个宇宙


张如茵



    很久之后我才意识到,虽然她眼睛又圆又大,像是从动漫里走出来的一般,但她的眼神总是怪怪的。

阿木与我同窗三年,可我真正认识她的时候,已过去了一年半。不是我不关注她,而是她的存在感实在太低,对于三年来的两个班而言,有她没她,几乎无差。

那天我下课找了趟老师,耽误了些许时间,和好友出去吃午饭便晚了些时候。哪知班主任正在班里问阿木怎么不去和同学一起吃饭,我这才注意到一个人坐在位子上的她,看起来格外孤独。我和好友对视了一眼,好友趁机用眼神示意着我班主任的存在,她迟疑了一下,邀请阿木与我们一起吃饭。阿木原本一直注视着我和好友的眼神移向班主任,连连摆手说她自己就行,在班主任百般劝说下她才同意。然后,便有了第一次的对话。

阿木话不多,一直低头默默地夹着面条,放到嘴边轻轻吹几下,无论热与否。我和好友叽叽喳喳个不停,她偶尔放下筷子跟着应和一下,也就只是“嗯”之类的,声音也很轻,不仔细听真的会听不见。好友玩cos,也算是青岛cos圈内一个挺有名的人物。她同我聊起下次拍摄的计划,阿木突然来了兴致,两眼瞪得大大的,眼神突地就亮了起来,笑得时候眼角也会微微弯下,像彩虹。她挥挥筷子,几乎是手舞足蹈。

我们互加了微信和QQ,我翻了翻她的朋友圈,这才知道原来她也追星,追一个日本挺红的男团,还会晒出不少他们的海报啊写真啊什么的,自己做的手账也很用心很好看,我不禁给她的印象多加了几分。

可不知怎的,阿木的存在感真的很低,怎么也走不进大家的心里。课间,我和几个好友准备下楼去操场,从四楼走到二楼的走廊时猛然想起丢了一个人。几人面面相觑,我忙往上跑,恰巧碰到正往下走的阿木。她看见我之后眼里满是疑惑,微蹙着眉头问我怎么上来了,眼睛被眉毛挤得更显圆。我讪讪地挠挠后脑勺,看她并不介意我们几人先走的样子,心里的愧疚更深。

从那之后,我会特意去留意她,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遗忘掉她。后来久了,我渐渐发现我们几个好友聚在一起时,她会在旁边看着我们,眼睛一眨不眨,直勾勾地盯着。见她如此,我脑海中首先想到的竟是“监视”这个词。我拍拍额头,忙拽着她的衣袖把她拉到我们身边,大家聊着刚上映的电影,她只听,不怎么说话,明显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却也不离开。我问她为什么不跟大家一起聊天,她说她听着朋友们说话就很开心了,那些话题她也不怎么了解,参与不进去。

而她所了解的话题,却是我们很少有人知道的。她喜欢岚,算是日本的当红一线男团。和她在一起时,她总是会提到岚,两眼放光一般,说着微博上又有他们什么什么消息,在我们一群不关注日本明星的人中尤为突兀。有人放缓了步子,有人快走了几小步,我尴尬地看向她,她却像是丝毫没察觉,仍自顾自地说着。后来,大家三三两两的走在她前面或后面,连附和的人也没再有了。她渐渐地噤了声,又陷入了安静之中。我回头看她,同桌猛地拉住我,冲我龇牙咧嘴着说阿木好奇怪,我没说话,回头看了一眼低垂着头慢慢走路的阿木,她的眼睛隐藏在刘海之中,我看不清她的眼神。

大家都开始说她奇怪,说她一眨不眨地盯着人的眼神太瘆人。每当我看向她时,她也直直地回望着我。

那是个周四。刚出考试成绩之后围绕着大家的气氛较为低沉,我是个住宿生,寻思着要缓和缓和气氛,便边爬着教学楼的楼梯边嚷着“明晚就可以吃好吃的啦”之类的话,好友在一旁笑我没出息,开玩笑地伸手推我一下,我往旁边躲,和正往上走的阿木撞到了一起,她用手轻轻地扶我一下,我回头朝她抱歉的笑笑,她也露出一个笑容。好友又在旁边感叹,说她爸妈都出差,晚上她只能自己凑付了。我们互损惯了,大家笑她这样也挺好,晚上就没人问成绩了。而这次成绩有很大进步的阿木突然特别大声地说着“真好啊晚上可以吃好吃的了”,大家瞬间安静下来,除了沉默,便是沉默。或许阿木并没有别的意思,但听在耳里,却硬生生地变了个味。我用余光瞥了眼不知何时已和我并肩而行的阿木,她面目平静,丝毫没有因为这尴尬的场面而面露难色。只是她的眼神一点都不亮,大大的眼睛在此刻空洞得吓人。

后来我和阿木换到了一间宿舍。那个时候,我对阿木多多少少产生了些许偏见。尤其是当她又一次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看时,我再次想到了“监视”这个词。阿木想跟我考相同的专业,我从网上订了题,犹豫着要不要问她一句是否和我一起,哪知没过几天她也有了那本书。我耸耸肩,没当回事儿。可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偷偷趴在我耳边跟我说阿木一直盯着我,我不得不再次留意她。

上课时,我突然回头,恰巧与她目光相对。她看着我,眼神没有半点躲闪,一脸坦然。我摸了摸胳膊上正慢慢往上爬的鸡皮疙瘩,浑身不适。

下课时,我拿出那套题,写了几个字后又回头看她,她也在写那套题。我不假思索地把题收进桌洞,拿出老师布置的作业,只是在我第二次回头之时,她又开始写起了作业。我假装好奇地凑过去看,嗯,和我在写的一模一样。

就像是在模仿我一样。好友帮我涂上口红,她不言不语地看着我们,从包里掏出口红,一个人默默地去了镜子前,站在那里抹来抹去。我和好友对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

或许是因为我在班里班外的人缘都很好,她觉得模仿我也会拥有很多朋友吧。我这么想着,突然就有些可怜她。可再次对上她直勾勾地目光,我仍是忍不了几秒便转过了头。

一个午休,她把题拿出来,毫无遮掩地摊在桌子上,引得不少不学艺术的同学凑上前看。大家围着她,纷纷问她什么时候开始想走艺术了啊之类的,有些人翻开书惊奇地看着一道又一道的文常题,嚷嚷个不停。阿木的桌子周围,顿时热闹起来。不复往常那样,路过她位子的人几乎没有停留过。我站在教室的门口看她,她正咧着嘴,眼神亮亮的,眼角又弯了下去,笑得开心。

阿木又开始给同学们分各种好吃的,拿来的一盒子巧克力全分了,没给自己留一个。可吃完东西,好奇过后,大家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各自去了各自的小圈子位置热闹地聊天,而和她,却又回到了淡淡的认识而已。阿木本来发亮的眼神渐渐黯了下去,她摸摸刘海,回到自己的座位,坐着一动不动。

我看她身边的人都散开,思考着要不要过去跟她说几句话,陪她聊聊天。转过身去,却再次撞上她深深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