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常美近作精选||我与人间两不相欠

王单单和他的朋友们 2018-12-05 16:52:39

张常美   生于1982年,山西省代县人。居山西,人在诗外。



张二棍按一按:张常美从非洲回来了,带来了一堆近作,又一次,王单单哭着喊着,哭得涕泪交加,喊得波涛汹涌,求我按一按这组诗或者这个人。可话说回来,自己亲兄弟怎么按?如何按得轻重缓急,这很伤我这颗学贯中西的8核大脑。亲兄弟的诗,既不能放在我43码的脚下踩,也不能扛在我雪白的脖子上膜拜。辱了他,俺娘不同意。谬赞了,你们读者不买账……唉,人活着真难,按一按真难,按自己的兄弟,还真……没啥。那就从头按起!话说八年之前,我与他几乎同时开始秘密写诗,而且互相并不知晓。直到某天,在闲逛一个诗歌论坛时,看到他的头像!!!定睛之后,我差点笑出我心中的玫瑰来。说到玫瑰,有红玫瑰白玫瑰黄玫瑰紫玫瑰蓝玫瑰黑玫瑰等等,每一种玫瑰呢,都代表着一种含义。比如,紫玫瑰呢……昂,王单单骂我跑题了。那就不说玫瑰了,还说写诗。那时候,我们兄弟俩也就在网上相认了,就在一起写啊写,同题啥的。说到同题,同题其实是个挺好的训练方法。它让你在写作中可以锻炼一种解构的精神和那啥。当然,……昂,又跑题了。还说我兄弟吧。他丑,丑人容易不自信,哪怕回到写作中,也如此。他断断续续就这么一路写来,像个走私客一样。写得不多,也几乎不拿给我看。可我知道,他一定是怕我说点儿什么他不爱听的吧。好吧,那我就假装没有一个写诗的兄弟,那就藏起你的诗。直到他遇上了王单单。在这个更丑的人面前,他终于可以得到了他的自信,并有了公之于众的勇气。

        但,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出,哥在按一按这里等着呢,哈哈哈哈……

(张常美在非洲一)



青山料我亦如是

 

独自行走,不接受神谕

不在松涛与浓雾里虚构陡峭

不幻化白云,不熔炼救世的丹药

 

我们的衣袖鼓胀着

巨大的风暴

只捶打自己的骨头

 

我与青山两看不厌

我与人间两不相欠

 

 

在人间


流水线日夜不停,造着香烛

那么多向善的人

 

那么多需要忏悔的人

山顶的寺庙还没建好

 

那个从脚手架摔下来的民工

没来得及忏悔

 

——一个罪人

却找到了返回地狱的捷径

 

 

星 星


神的灯盏,羊的盐巴……

秘密的银币。

 

多长的一生才能够挥霍掉它们

(张常美在非洲二)

 

中秋随感

 

斧头烂掉,斧柄在开花

 

前世的刀斧手,今生去赶考

途中相遇而已……

 

他们一样唾涎美

一样不得法门

 

倒悬的钟声扑鼻而来

 

老僧推开山门

菩萨卸下镣铐



魔术师

 

苹果变成梨,酸枣酿出蜜

乡村的魔术师们

都有自己的一套把戏

 

我的母亲也是

一把白面,总能翻出新花样

有时候是馒头,有时候是枣花

 

一把白面请客,一把白面送人

在佛前落满灰,在坟头落着泪

 

 

空间与时间

 

高楼拔地而起

混凝土梁柱分割开后面的天空

 

方方正正的蓝

一群泥瓦工陷在里面,小而单薄

 

每个人选择出其中的一块

慢慢砌着,蓝也越来越小

 

直到天黑了,泥瓦匠返回地面

那堵墙再没有光打过来

 

他们仰望着,眼神深灰

仿佛要把一个下午沉积出来的愧疚

还给使人间暗下来的事业



何事此登临

 

行到此处,春色已经不值钱了

园子里不要的

丢出了扎紧的篱笆

沃田里不要的

就扔给了荒野,放逐进石头

 

快要逃上山顶了

静谧中,雪落着,山桃花开着

雾气向低处弥散。

绿啊,还在往高处爬

一面峭壁上,柏树的气息突然挑高了天空


生生之境


木门、松柏、飞檐、铁钟……

和高大的佛像一样

都有庄严相

阳光下,万物生出匍匐之心

 

一柱檀香,烟上升,灰烬跌落

木鱼的声音在无限中荡开

 

许新愿,是对故事的再一次反悔



深 秋 


雁声带我而至。空阔的门槛上

落叶里蜷缩的小神

蓝眼睛,满含深深的忧伤——

它翻动着。一部谁也读不懂的史书

 

 

祖居之地

 

白云老狗,小溪青山

谷穗低头,炊烟飘散

 

活着的人接受赞美和诅咒

接受囚禁与放逐

 

在这里,死后还会继续做梦

黑夜,提着灯盏去浇地

遇到的也都是熟人

 

低矮窄小的门楣里

石头砌墙,石头打炕

石头錾一块界碑

 

倚着它,荆棘背着小路起身

祖先的一生像錾下的石屑

迎着风,扑了一脸




王单单微信号:wangdandan198211

请扫描二维码,关注“王单单和他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