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治之极世界大同:好日子共同过到死

新国学新儒家 2021-11-23 14:35:00


第八十讲 至治之极世界大同:好日子共同过到死

窦洪涛

2017912

亲爱的同学们,晚上好!今天你的心情还好吗?

今天是我们《道德经》的倒数第二章,第八十讲:至治之极世界大同:好日子共同过到死。倒数第二章一定很重要。

我有一尊老子像,在我办公室很多年了,我总觉得那尊老子像不像他,但是到现在我觉得他非常像,因为我原来以为老子他不应该着急的,他那个一个指天一个指地的表情,虽然被人曲解成“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但我今天突然觉得他很像。因为近来我明显感觉老子着急了。无为无不为,上德不德,不争而善胜,怎么样善胜?柔弱胜刚强,但是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可是这个世界上就无人知,无人行。所以,他真的有一点着急了,尽管后人解读多少做到多少,他知道这跟自己完全没有关系。

今天第八十讲老子是想让大家一生平安,让大家从一出生就能够把好日子过到死,可是为什么还要开启自己的小聪明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呢?这个世界如果能够走向大同,那一定是人法天,这个社会的景象一定是至治之极,或者是极致之治。老子在这章里告诉我们,要想把好日子过到死,必须要回到天道把自己的小聪明、智慧去掉,然后道法自然。他给我们提出了小国寡民的概念,小国寡民究竟是什么含义,是愚民是乌托邦吗?什么才是幸福生活的终极标准?如何才能甘美安乐?最后他又提到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这就是世界大同,为什么?这与中国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有区别吗?

我们进入经文,老子第八十章: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人复结绳而用之。至治之极。甘美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他的大意就是国家不大(还真的是不小),人口不多,即使有十倍百倍于人力的器具也不使用,让老百姓畏惧死亡而不远行迁徙;虽有所有车船,却没有地方使用;虽有军队,也没有地方部署,这就是最极致的长治久安,就是世界大同,好日子共同过到死。这就好像让人们再用结绳记事的办法,以他自己的饮食为甘甜,以他自己的服饰为美好,以他自己居住的地方为安逸,以他自己的习俗为快乐,邻国的人可以互相看见,鸡狗的叫声都可以互相听到,但是人民到死也不互相往来。为什么老子几千年来,在不同的朝代,不同的时期,不同的人群里面都有很大的争议,尤其是建国以后被批驳得最厉害的就是小国寡民。在这里老子究竟在给我们阐发什么?前面两章分别从正反两方面阐述了天道就是柔弱胜刚强,圣人以柔弱胜天下的大道。圣人有道乃至配天之德,只有这样天下才能大治,国家才能太平,百姓才能安乐。

这一章接着前两章给我们得出结论,配天之德的圣人治理天下会出现什么样的社会图景?小国寡民。老子认为国家过大,人口过多,就很容易失道,就会出现用统治者自己的智慧来治理国家的这种局面。以智治国,开人之天容易,闭人之天难,就是把我们的智慧打开很容易,但是打开了再关上很难,因为人的聪明和智慧一旦打开就会走向一条以人来灭天的不归之路而不知觉醒。老子说要避免出现这样的结果,最好就是国家不要太大,国家的人口也不要太多,整个天下由无数个这样的小国组成,弱小的国家之间缺乏组织和发动战争能力。那么多人对天子来说要治理天下,一定就会担心天下大乱,所以他必须要夙夜匪懈,开启他的聪明和智慧进行治理国家。当时周王朝之所以被强大起来的诸侯国所反制,就是在于诸侯国过于强大,人口太多,导致了最终的天下大乱。秦统一天下之后,它不再实行分封制,而实现了郡县制,直接消灭了诸侯国这种事物,所以天下有郡县而无国也是老子思想的一种运用。

洪涛老师在审定本章根据录音整理的讲义的时候,昨天我去天津对话了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天津青年京剧团团长孟广禄。他的家风家训居然是:要是看到别人家吃的东西比自己家的好,用的东西别自己家的好,马上要转过头去,看都不能看,要是有垂涎三尺的那种蠢样回家就得挨揍。其实孟家的这段家训是对老子“小国寡民”这段文字的十分生动的解读。你可以把这句话看得愚不可及,也可以把它看成这是成就一个大艺术家,一个国家文联副主席的秘笈。所以人的灵魂层阶不一样,解读出来的东西当然不一样。同样的家训可以成就一个贪婪斗狠的小男人,也可以成就一个大人物。这和人对一段话的理解有关系,跟对他怎样去实践也一样有关系,却常常和这段话本身的常人理解几乎没有关系。任何一句话都可以写成很经典但是意思意义却完全相反的两篇大文章,而且一定都有推崇者。这也是一等于一加一,“二”对人没有用。

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什就是家什、什物,原来我们老家所有的这些工具都叫家什,经常说这个家什好使那个家什不好使,就是工具的意思,原来我觉得是很土的话,但是现在看我们郓城那一带还真是有文化。在老子那个时期这种工具就叫什,伯就是大的意思,就是长,伯伯就是比自己父亲大的。伯仲,仲是老二,伯是老大。什伯之器,就是可以极大地提高劳动效率的机械。子贡曾经到楚国去游艺,他看到一个老汉在浇菜地,这个老汉挖个小水沟通到水井边,抱着陶罐从井里、小溪里打出水往田地里倒,效率很低,子贡就说他有什么机械一天能够灌溉一百垄地,用力很少效率很高,你怎么不用它来浇地呢?老汉就说,你说的这种机器叫什么呢?子贡说这个东西叫槔,就是抽水机,老汉一听,脸色马上一沉,他说我听我老师说,有机械者必有机事,就是会用机械的人他必定做什么事情都想着有没有什么捷径,想着有捷径的人必有机心,他必然脑子里面、肚子里面就有很多小聪明,而肚子里面有很多小聪明的就是机心存于胸,则纯白不备。纯,纯洁,白也是纯洁,就是他的心灵不再纯洁,而一个人心灵不再纯洁,叫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他就心神不宁,而心神不宁道之所不在矣,那就不是道不远人,道就远离他了。非吾不知,羞而不为也,不是我不知道有这种抽水机,但是我以之为耻,我不愿意用它。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人之所以轻死,是因为求生之厚,之所以会求生之厚在于开人之天,废天之天,人之天,人的聪明智慧,天之天就是天道。

人之所以重死,就是因为贵生之后,就说我害怕死就是我害怕违背天道,我害怕违背天道这样的人才叫会保全自己生命的人,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去追名逐利,那就是开人之天,这样的人叫不懂得贵生,只叫做求生之厚。所以老子说让百姓贵生而不远走他乡,而最后的结果是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舟舆,舟是船,舆是车,马车,轿车,虽有船有车,但是没人坐。国家大、人口多、机心重,用人之智,则开人之天,人之天一开,人就会投身于无穷的智巧追求当中,而彻底忘道于天道。

所以老子说丧己于物,则逐物无穷,逐物则必远徙。我自己所有的心智用在金银财宝上了、古董上了、古板书上了、字画上了,那么就要不断地去追逐,不断地去挣钱。你能挣多少钱才能把故宫里边的那些文物都买到家里去呢?所以不贵难得之货,这是老子说的。老子还说,其行弥远,其知弥少,就是你为了追求功名利禄而远走他乡,那么你走得越远,你离道也就越远,你知道的道也就越少。而一个人打开了自己的道心,而不用迁徙,就是“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而见天道”,为什么?因为纯白完备,天道就在你身上,用孔子的话说叫格物致知。其实这就是易经的思维,1=1+1,中国人说天包括地说地包括天,说男包括女说女包括男,很简单,你要看一个男人怎么样,你不用去研究他,他研究一下他妈妈和他夫从就什么都知道了。尝一脔肉,而知一镬之味,一鼎之调,这是《吕氏春秋·察今》上的一句话。窥一斑而知全豹,一滴水可以映出大千世界。当你致虚极、守静笃的时候,那么仅仅是你身边最简单的一个东西都会让你窥见天道。前几天,有一个朋友从很远的地方给我寄来一年的种子和特殊材料制作的花盆,花盆里面很多方格,吸水能力特别强,就说洪涛老师你也不用浇水,只要底下有水就行了,寄了一年的种子。长势非常好。我今天一到办公室就把这个图片发在我们学生群里边了。有一棵豆芽,长得很高,但是头上仿佛戴了一顶很大的帽子。我以为是垃圾,是杂质,就掰下来一个,随手就扔了,又掰下来一个,感觉不对,怎么发芽了呢?我扔下俩,一看上面还有俩。一个绿豆在它生长的时候,它的力量居然可以扛起和四个它一样重量的豆子往上走。我要生长,那么天道是什么?天道是谁跟我走,咱一块儿生长,但是你要阻拦我,我绝对不用我自己的智巧去打压你,去治理你。我顶着你,也携裹着你一块儿生长,但是在这一篮子里边上百颗绿豆里面,各种豆子里面,它长得最直,它长得最快,貌似它的力量也最大。就是说谁打压我,我就拖着谁一块儿成长,但是最后我成长得最好,而打压我的那些人都因为离开了水分,那颗绿豆长了大约有八公分,被扛起的那些只长了不到一公分,一定就干死了。所以不窥牖见天道不出户知天下,因为当你纯白完备的时候,你有一颗感同身受慈悲心的时候,你的心就可以和于天,与天为一。见道如见己,见己如见道,所以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老子的认为,其知弥多,那么其病就弥重,其行弥远,其知就弥少。开天道者不是没有舟舆也不是不懂的造船、造航空母舰、造高级汽车的技能,而是不愿意使用,因为离天之道而逐人之道,这叫舍本逐末。当我们发明了人工智能把人类所有的工作都可以替代的时候,一定是人类灭亡的时候,你活着就要这样活着,战争也行,仇也行,恨也行,但是人不按人类的活法去活,那就不是人了,如果技术不赋于它道的层面,技术只能加速其正常的“气数”,就是老子讲的“动之死地”。比如发明最牛核武器,去用于灭绝发明者想灭绝的人种,假以时日,他会被更厉害的来武器来灭绝。这就是科学与技术的道德内涵,这个不用争辩。

如果我们想走得越来越快,我想我的兵力越来越强大,那么原子弹、氢弹、中子弹、航空母舰、各种型号的战斗机、无人机全部出现了,这个时候不打仗很麻烦,打更麻烦。如果我们这些人能够让自己变得纯白,那么虽有甲兵,也无所陈之。即使有甲兵但是这里解释成虽然可能更好,我一定要有甲兵,我一定要有更好一点的武器,弱国无外交,但是无所陈之,陈就是陈列,所谓的陈列就是排兵布阵,排兵布阵就是打仗。我的武器很好,我也有强大的军队,但是我就是没有仗可打,不战而屈人之兵,因为我有这样一个完备的圣人之心,我有一颗和于天的这种人心,我不可能会去发动战争,而你要跟我打也打不过我。人类为什么会打仗呢?不过就是一个争字,为什么会有争呢?因为欲得,为什么有欲得之欲呢?就是因为奇物滋生,人们以难得之货为贵,那么以天道观之,这是自取灭亡之途,老子让我们不贵难得之货,不是爹不让儿子吃好东西,而是怕你吃馋了长大了不得好死。是的,此刻,我心中,老子憨憨地笑了。是啊,同学们,黄金、白银、香料、钻石、古董,这些曾让人类打的头破血流的东西真的有贵贱之分吗?显然没有,这种贵贱之分是人类自定义出来的,约定俗成的定价而不是老天定的,老天生那一块钻石和发那一个绿豆芽,它用的心是一样的,它的用心是什么?它的用心就是无心,它的用心就是生之,它的用心就是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那一颗钻石和一颗绿豆芽在老天的眼里是一样的,但是人类却以黄金、白银、香料、钻石这些东西为世界上最贵重的东西。当然,如果我们没有了这种思想,人类只能进入互相的厮杀,这是东西,还有用人类的智慧去看所谓先知,西方讲神,偶像,救世主,以天道观之,他们真的有智慧吗?显然没有。那么中东打成什么样了?历来都是火药桶,那么他的宗教主告诉他们,要去侵略别人了吗?要把不同政见的人、不同信仰的人就要消灭掉吗?大家想过吗?一定不会有,所以真金、白银、香料、钻石以及各种国外的凭空造出来的神,那种神心中偶像是什么?以天道观之,这些让人类互相残杀,血流成河的思想只是违背天道的夭亡之论,就是拿出一个思想的傀儡,行一己或者一个集团的私欲而已。没有任何一个祖宗,也没有任何一个祖先会让他的子孙去消灭掉不姓我们这个姓的人,或者去消灭那些我们看着长得不俊、丑陋的那些人,所以我们中国人实在太幸运了,它让我们有家国天下的胸怀,它让我们格物致知,它让我们把自己具备纯白的良心来按照良心符合于天道,修得自己的德行,他说“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这样的天道行王道天下,并以此来让他的子孙长治久安,让他的家、让他的庙、让他的国幸福安康。

老子认为天人之分是人类一切战争的根源,而且人类的战争大多数的动机都是为了一些穷极无聊的目的和原因。老子认为大多数的人精神上是有病的,因为他们从来不以为自己有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但是我们认为自己永远都没有病,那么你就是病得最厉害的,而战争就是一种文明之癌,病重了就得绝症,自我毁灭。(当然,这也是道,另外的公式就是0=-01=-1+-1=0,当地球人满为患,战争也是行天道,如草多了要有羊,羊多了有虎,虎多了要有人,人多了有战争一样,战争也是虎,那是另一个层次的概念,同学们不要贪著)使人复结绳而用之,这句话实在是给我们太多的误解,我们现在有高智能的计算机,阿尔法狗都已经打败了人类最牛的棋手,你能够用结绳系疙瘩来记事的这种办法活着吗?所以老子太狭隘,太让这个社会有禁锢了,不是这样的。老子说战争尔虞我诈,损不足以奉有余,都是因为人不和于天道,不和于天道就是有病,有病怎么办呢?怎么给他治病呢?使人复结绳而用之,就是所让我们返璞归真,重新复归于道德的天真,复归于精神的具足,老子的答案就是废人之天,复天之天。怎么废人之天,复天之天呢?绝圣弃智,绝仁弃义,绝窍弃利,见素抱朴,少私寡欲,不以智治国,不见可欲,不欲见贤,我独异于人,贵求食母,这些都是讲我们怎样废掉我们人的这点小聪明,把我们的心长在天的心上,让我们天人合一,让我们复归于纯真。一句话你是想有十套房子到四十岁在病床上躺十年呢,还是只有一套七八十个平方,六七个人,活到八九十岁一点儿病都没有,两种你选哪一种呢?这是老子告诉我们复结绳而用之的目的。如果我们认为老子就让我们时代倒退,有汽车不坐,然后把车子砸了,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今天就没有这么多人在一起共同向老子学习的必要了。

使人复结绳而用之,让人虽然有智慧,但是我不用,这样会怎么样呢?他的天机深了,智慧无穷,所有的事情他都会应对,所以圣人虽然有智慧,却不会用自己的智慧来治国。这就说鱼不可脱于渊,如果这样那就是至治之极,至就是达到,治在这里是管理得好叫大治,就把这个国家管理到最好,最好是和光同尘,天下大同。

在中国的文化当中,不管道家、儒家还是法家,他们所追求的共同目标是共同的、是一致的,都是让天下太平。至治之极,指的就是天下太平。那么究竟我们说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个平天下、天下太平到底是什么?叫式天之人,致物修身,莫不和于天伦,圣人知道了谋略但是不用,必归其天。如果天道回到我们人身上,我们的小聪明就不可能施展,天下就会无欲无争、无事无乱。统治者修天之玄德,上式天,下畜民,而至天下大顺,这叫太平。怎样才能达到这样的功业呢?老子认为统治者、圣人主要就是无为,不以智治国,不开人的小聪明,老百姓就会以他为榜样,做的任何事情都合于天伦、自然而然,有愚钝自然会划掉,有矛盾也会自然化掉。万化安天下平,天下平就能够达到太平,有了太平就有了大顺,天下至治的功业就完成了。完成以后是什么景象呢?甘美安乐,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甘就是甜,美就是美好,安就是安逸安全,乐就是开心高兴。他的风俗、他的居所、他的衣服、他吃的饭都很好,这就是天下太平。如果什么都不想吃,你穿的衣服都去巴黎买,一共三口人要住三百平米的别墅,你一定会得病的,所有的风俗都是不对的,看谁谁不顺眼,这就不叫天下太平。

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邻国相望就是国家不大,都有边界,住在这个国家就能看到那个国家,鸡犬之声都能够互相看得见,住得很近。老百姓到老死不相往来,百姓皆自给自足,自得其乐,根本没有和邻国这种交往的需要和欲望。到这里,我认为老子他有点着急了,所以一着急就说这样的话,够我们用几辈子去修行,这句话又非常地让人误解。民至老死不相往来,自甘,自美,自安,自乐,为什么?因为他们乘着自己的天运而把一切都化了,但是失掉了天运凭着人自己的智力去拼搏、去攀高,老百姓无法自甘自美、自安自乐,于是就是货比货该扔,人比人该死,他们总会追逐着别人眼里的甘美安乐。对乘天运而化的人来说,邻国之人和屋后的一颗树,山上的一个石头有什么区别?人和石头和那颗松树没有区别,都是甘美安乐,都成自于自己的天命,做好自己的天运,而不是受别人的左右,用现在的话说那叫真的活出了自己。可是现在什么叫活出自己?就是不按别人的那一套路走,凭我自己的聪明,再开启一个新天地。你们那样挣钱,我这样挣钱,你们挣了三年才挣这些钱,我卖一个扣子可能就能挣到这么多钱,现在岂不是更疯狂吗?老子说的不更对吗?反过来如果人们不得甘美安乐,对生活的感受是苦、憎、烦、悲,贪嗔痴,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要么是这个社会病了,要么是社会上某些人病了,更有可能社会和人都病了。老子认为在病态的社会中精神病就会成为一种群体性的流行病,以其不病是以病,但是圣人以其病病,是以不病

我们来解决这么几个问题,小国寡民究竟什么含义?国家不是很大,老百姓不是很多,我们说现在大国众民不好吗?回想一下第六十章,治大国,若烹小鲜,老子知道国家要有大的势力才会强盛,但放眼现在世界,印度为什么突然间好像很有力量?因为国大人多,仅他的信仰就一千六百多种,最后膨胀了。自造GDP,被美国利用,跟中国对峙,然后灰溜溜地走了。那么当国大人又野心的时候这个国家会怎么样呢?刚刚发生的这些事情我们都看到了。欧洲人曾经说非常羡慕你们中国有一个秦始皇,秦始皇是暴君啊,是不好的皇帝,我们就会很乐,但是真正研究中国文化的欧洲人,他说欧洲之所以各个国家都不大,搞个经济体都很难,如果想把整个欧洲连成一个大国,那是永远不可能的,因此很吃亏。所以秦始皇统一天下、统一了度量衡、统一了文字实在太了不起了,如果在欧洲是永远不可能的。比如说印度,它想统一都很难,所以只有中国有统一的概念,而小国寡民是什么意思?鸡犬之声相望,老死不相往来,但是我们相处的又非常的和睦,这才叫统一,而不是拿一个大棒子去统一,只有小国寡民才能大国众民,这是我们对老子天大的误会,小国寡民是方式,而不是说让天下不统一。从来我们中国这些圣人的理想就是天下大同,至治之极,那么怎么说小国寡民呢?因为我们要天下大同,所以我们才小国寡民,只有小国寡民才能天下大同。

只有我们承认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国家都有他们自己的信仰,都有他们自己的服装,都有他自己的语言,都有他自己的文化,都有他自己的风俗,我们尊重他,我们永远不想去改变他,只是我们一块儿过好日子,各人过各人的就好了,这才是小国寡民的意义。只有小国寡民才能够实现天下大同,如果不用一个国家就我们一家里有七口人的话,假设两个儿子,一个姑娘,然后生了孩子,统一思想,你认为能统一的了吗?他孙子才六岁,他爷爷今年八十了,他的思想会一样吗?永远都不会一样。所以只能承认个体差异,存小异求大同,只有存小异才可以求大同。如果我们不能够允许不同存在,我们永远就不能大同,所以只有中国人有天下大同的思想,有天下大同的方法,外国人永远不会有。只是要大,大到最后成霸权,我们要大,我们要小、要柔、要弱,要处下,处着处着我们统一了天下。

为什么中国人口最多?为什么国土那么大?而虽然我们自己认为有些东西可能不好,(常常就是,我们认为传了几千年的东西不好,那是我们没有看清楚背后的逻辑)但是最后呢?他比不过我们,在哪里比不过我们?我们要天下大同,但是我们还有小国寡民。没有小国寡民就没有天下大同,天下大同必须小国寡民,必须存在,允许不同的意见存在,那么幸福的最终标准是什么?老子今天给我们讲叫甘美安乐,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吃的甜,穿得美,住得安,活得开心,我们如何才能这样呢?现在人一听当然是山珍海味,其实恰恰是相反的,五味令人口爽,爽是差池。就说你要真能够粗茶淡饭,并且甘之若饴,这样你的生命才是最健康的,但是我们相反,有钱的很多朋友在外面实在吃够了,回到家一个馒头一杯白开水再弄点咸菜,肠胃很舒服,再喝上两碗济南人称之为的黏粥那可舒服了,整个人完全不一样了。美其服,一看时尚名牌,赶快翻时尚杂志,最好是限量版名牌,老子早就批评过了,美其服就说就算我穿粗布衣服,我依然很自在。头两天采访一个人,就是若曦集团的董事长,说现在你再让我去挎一个LV的包,我就觉着面子上下不来,为什么?也忒老土了吧,所以我就拿个布包包,也不影响我有上亿的资产,这才叫美其服。安其居,不要住别墅要豪华,不是,就说你不要老往外跑,不要整个心就是向外的,你在家里仍然感到很满足。乐其俗,爱乡土,自得其乐,作为济南人你不爱济南,作为中国人你不爱中国,作为新疆人这你爱印度,你想想那是什么呢?那就是战争的开始,那就是不幸福的开始,那就是你内心不安的开始。各个地方都有不同的风景,正是因为不同的风景,我们才会感到这个世界风景万千、气象万千,如果世界都一样,岂不是走到哪里都乏味了吗?你住在哪里?我住在肯德基的对面,中国到处是肯德基,你到底在哪里?不知道。鸡犬之声,那么怎样甘美安乐?少私寡欲,见素抱朴,复归于婴儿,复归于道。

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究竟是什么意思?在一九五三年,周恩来出访印度,那时候定了中国的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哪五项?第一,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我们想和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有区别吗?从道上讲是没有区别的;从数上讲,有一些变通。那么我们天天骂老子,你想让我们回到小国寡民,让这个世界谁跟谁都不给玩儿,实在是太落伍了。其实洪涛老师今天把和平共同五项基本原则放在这里,你去互参的时候,我相信你会恍然大悟,你一定没有想到老子完全不能想象我们交通这么发达,资讯那么发达,怎么我们用的这个办法居然是两千七百年以前老子说的这些话了。其实交通那么发达,资讯那么发达,我们几乎没有国界,你到北欧看看,根本没有国界,跑来跑去,一会儿到这个国家,一会儿到那个国家,它们连在一起,典型的邻国相望,谁都知道是有国家的,但是平安无事,国界那么重要吗?国界,两国之间相处得好的时候,谁也不想边界问题;一有意见,那就到边界这个地方比划一下,每次都是用边界来做文章。国与国最重要的是什么?叫声气相通,叫鸡犬之声相闻,但是共同的和平发展,求同存异,你的情形我了解,我的情形你了解,这就叫鸡犬之声相闻,但是我们不一定经常要打交道,为什么?因为我们是有利害关系的,跑来跑去忙得要命,最后搞到你到我们家门口偷东西了,上我们家抢钱来了,我能不着急吗?所以,我也跑在你后面去抢你们家东西,抢不过怎么办?发展军事,最后呢?我们想大家这样跑来跑去,人类是和平还是不和平?如果是和平的话打个电话就行了,国际间你发个贺电就可以了。但是现在三天两头开会,今天几国会议,明天几国会议,后天又是几国会议,这就是不能不相往来,为什么不能不相往来?因为有人闹事儿,所以用这种心情来看老子的《道德经》,就觉得老子实在是太神了,孔子就说老子就是神。

在不来往的基础上,在道义的基础上,以义取利叫德交归焉,这才是老子最真实的意思。德交归焉,怎么德交归焉?就好像洪涛老师跟大家讲过的一样,我没有朋友,我跟谁都不是朋友,跟谁都没有关系,这时候你才找到谁是你最好的朋友。只有我们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才能够平等互利,和平共处。这就是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而不相往来。

我们今天的课到这里了,我们相约明天在《道德经》的八十一天当中,做最后的相聚。

谢谢大家,祝大家晚安!

作业:我们如何才能创造自己的幸福而不打搅别人的幸福?

学员感悟

《道德经》第八十章,是老子编织的理想社会。这是老子理想中“国家”的一幅美好蓝图,也是一幅充满田园气息的农村欢乐图。老子用理想的笔墨,着力描绘了“小国寡民”的农村社会生活情景,表达了他的社会政治理想。这个“国家”很小,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大约相当于现在的一个村庄,没有欺骗和狡诈的恶行,民风淳朴敦厚,生活安定恬淡,人们用结绳的方式记事,不会攻心斗智,也就没有必要冒着生命危险远徒谋生。老子的这种设想,在当时自然是一种幻想,是不可能实现的。然而时隔二千七百年的今天,放眼看去,老子所描绘的理想社会,居然在眼前一一展现:

一、“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老子描绘在这样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理想家园里,即使有各种各样的器具,却并不使用;使人民重视死亡,而不向远方迁徙;虽然有船只车辆,却不必每次坐它;虽然有武器装备,却没有地方去布阵打仗;使人民再回复到远古结绳记事的自然状态之中。和平,安宁,恬淡,幸福,这正是我们国家老百姓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

读到这里,我不由得回忆起了女儿牛沐阳在荷兰读书的情景。为女儿选择留学荷兰,源于她曾经在大学期间兼职时,为荷兰一家跨国公司过做翻译,其间对荷兰有一些了解,得知作为“小国寡民”的荷兰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以海堤、风车、郁金香和宽容的社会风气而闻名。美丽迷人的海洋小国家,自由民主的教育与生存环境,让女儿萌生了走出国门,去荷兰读研的念头。以自己的学识与经历,在荷兰一来可以促进中西方文化的交融,为自己搭建起更加适合时代需求的知识框架;二来可以利用业余时间外出游历,尽情领略欧洲社会的风土人情,何乐而不为?女儿在荷兰读书的前两年还算稳定,可是到了第三年,欧洲局势动荡,女儿说,她到处都能看到欧洲的难民,不和平的气息铺天而至。一天晚上她在餐厅吃饭,通过视频聊天,我能听见餐厅周边霹雳哗啦的喧嚣声响个不停,女儿说那是难民在闹事。如此恐怖的声音,如此不安宁的环境,让我深为女儿的安危担忧,于是便不顾女儿的央求执意让她弃学回国就业了。战争是生活里的恶梦,它会对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基础设施、经济、文明带来巨大破坏,也会在种族、国家间种下仇恨的种子,生活其中的人们,饱受身心的双重摧残。女儿回国后,她的同学都说,他们非常羡慕女儿有一个国力强大的祖国,在这里没有战争,没有难民,家家安居乐业,人人尽享天伦,多有幸福感啊!于国,人们盼天下和平。《易·咸》云:“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魏书·高宗纪》曰:“上下和平,民无怨谤。”清吴伟业《赠文园公》诗:“君臣朋友尽和平,四海熙熙致清晏。”于民,人们愿相处和睦,温和则意顺。《荀子·君道》:“血气和平,志意广大。”唐韩愈《与祠部陆员外书》:“其为人温良诚信……和平而有立”。

家国和平安宁,百姓衣食无忧,才可“使民重死而不远徙”。昨天在亲戚家吃饭,一个长辈告诉我,不要让孩子再往西方国家跑了,哪怕是游玩也不要去了,因为西方国家很乱,很不安全。是啊,纵观世界,总体感觉,我们中国人还是在自己的国家比较安全,或者说还是在自己本国发展最可靠,阅过境外知多少,还是中国生活最好!由优秀的中国文化孕育而出的龙的传人,是有根的人,那么我们何不扎根在自己的国土里,让自己根深叶茂,花果肥美,享尽人间至福至尔呢?

想起大约十年前,我因为嗓子的原因到医院去看医生。来到医诊室,见医生正在给一个大约三岁的男孩诊断。只见这孩子手、脚、脸上的五官全是畸形的,看起来很恐怖,不敢也不忍直视。然而孩子的思维却是正常的,他就这样清醒地感受着外界人士对他的好奇亦或是同情与鄙视。我的心颤抖着,为这幼小的孩子,也为他无助的母亲!孩子的妈妈聊起孩子的事情,泣不成声。她哭诉着:怀这个孩子的时候,她刚好在广州一个工厂里打工,直到孩子生下来发现畸形,才明白原来是工厂生产的重金属对胎儿发育造成了严重的危害。这位妈妈说起孩子的事痛悔莫及,自责不已,一直语无伦次地反复唠叨着当年的生活困境以及自己外出打工的无奈选择!如今生下畸形的孩子,不仅葬送了整个家庭的幸福,也给无辜的孩子带来了一生难以解脱的痛楚!是啊,孩子是最不幸的,由于妈妈的无知,造成孩子终生的残疾,即便是经济上能够承受孩子后续的一切治疗费用,我想作为妈妈,她心灵上的愧疚也是无法弥补的。如果这位妈妈多读几年书,多掌握一些生活常识,或早些时候聆听到老子的教诲,她就会明白“使民重死而不远徙”的意义,她就会珍惜生命超过财货私利,她就不会轻易远徙他乡,自讨不幸。类似的血的教训,岂只是这位畸形的孩子!当今又有多少父母外出打工,狠心把孩子交给爷爷奶奶代管。许多留守儿童因父母之爱的缺失,或性格孤僻,或成绩欠佳,或步入歧途。本可避免的悲剧不胜枚举。可喜的是,近年来,随着城镇化进程速度的加快,外出务工人员逐步返乡,他们作为农村的剩余劳动力,也可以在本地城市找到工作,挣的钱并不比外出打工少,他们的子女再也不需寄养在别处成为留守子女,一家人天天团聚日日真情相守,其乐融融!作为爸爸妈妈,身负孩子的养育与教育双重责任,陪伴孩子生活,关注孩子身心健康,非己莫属责无旁贷。家长们逐渐认识到了还孩子一个幸福的家,给孩子一个安宁的生活环境,才是自己最应该做好的工作!

使人复结绳而用之”并非倡导人们复回到远古蒙昧时代结绳记事的原始生活,它只是表达了老子对当时纷纷扰扰的战乱局势的厌倦及对和平生活的向往。曾记得改革开放初期,有车、有房、有存款,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幸福生活标杆。时光飞逝,一晃三十年过去了,人们的车,从自行车换到了摩托车,又由摩托车换到了小轿车。当今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环保意识的觉醒,为净化环境减少废气排放,为锻炼身体拥有高品质生活,人们又不约而同地或弃车改为步行、骑行(骑自行车)的方式,或自觉使用新能源电动绿色汽车,这不正是说明人们的生活由纷扰重新回归到“复结绳而用之”的自然状态了吗?当然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回归,是人们对生活对生命重新审视后的回归,是科学技术更新提高后的回归,这种更贴近自然的、更质朴的、更科学的生活方式,才是人们需要的健康生活方式。毕竟一个人身体健康的指数,就是他幸福的指数,就是他一家人幸福的指数。现代人极其推崇极简生活方式。为了保持这种简单、惬意的自然生活状态,就连小孩子上学,人们都在呼吁回归。把原来由车接车送的状态,回归到让小孩子步行的状态。因为大家都已明白,让小学生拥有强健的体魄,才是家庭幸福的根本,更是增强国民素质的根本,也是让“东亚病夫”的悲剧不再重演的根本保证。从这个意义上讲,“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人复结绳而用之。”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是人民自主选择的必然,也是“一阴一阳之谓道”的运作使然。

应天顺民,无为而治;见素抱朴,淳朴民风;官清法正,国泰民安;这是老子反复强调的治国安民三原则。对此三原则践行的典范莫过于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曾记得最高领导人在就职演讲中深情地说:“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为此他郑重承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道行致远、不忘初心。

二、“安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这是老子构想的一个没有贫富不均的社会,没有纷纷扰扰的家园。人民的吃穿用都能够自给自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安以质为本,质以诚为根”。这充分说明,人民的温饱问题才是解决民生的根本的问题。随着我们国家国力的增强,人民温饱问题基本解决。为了实现建党一百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国家又发起了脱贫攻坚战略。我们地区也和全国很多地方一样,走进了精准扶贫攻坚行动之中。我们学校承担的二十家贫困户,已经逐一澄清贫困情况,正在有的放矢的扶贫。我们一边扶贫,一边感谢中央这一伟大的号召,真正感受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惠民政策所带来的温暖。在精准扶贫的帮扶过程中,大家群策群力,面对复杂的贫困成因,积极应对。捐钱的,捐衣物的,给技术指导的,提供政策帮助的。所到之处,帮扶对象均被大家的真诚与善意感动不已。他们纷纷表达心声,虽然有的贫困户生活困难一时得不到完全解决,可是有政府的精准帮扶,他们看到了致富的希望,觅到了致富的途径,心里很温暖,很安全!这都是党的政策好,我们的国家领导人智慧英明,胸怀天下百姓,一心为民办实事办好事,人民才有机会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这些帮扶对象中,有一些住房困难的贫困户,听说过年可以住上安置新房,感动的热泪盈眶。作为同根同源的同胞,我深深体会到,只有人民都能“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才能“乐其俗”,才能一荣俱荣,共同享有幸福生活。我们国家对待民生问题,充分体现了“人民至上”的原则。与精准扶贫齐头并进的医疗保障问题、上学问题、城乡居民住房问题等一系列问题,都在一步步落实解决。

生活在当今中国的人民是幸福的,我们循着老子的构想一路追求,终于来到他的理想王国“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我们家家毗邻而居,彼此和平相处,以礼相待;人人努力劳作,阳光上进,各取所需相安无事。老子百般向往却终不能至的美好生活,我们日复一日的享受着。物质生活丰盈,小至一日三餐,大至生老病死,社会保障体系的日益完善,让我们的生存再无后顾之忧;精神生活富足,中华寻根文化的兴起让全球华人亲如一家,强烈的归宿感使命感,不断敦促着国人上下齐心、团结一致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勇拼搏!走进《道德经》第八十章,我由衷地钦佩老子这个伟大的预言家,智慧的幻想家,他竟能在数千年前就准确地绘下了我们今天的生活蓝图!我想这就是老子“道”的力量所至,宇宙运行的法则所至吧!

手执《道德经》,品悟着洪涛老师的作业“我们如何才能创造自己的幸福而不打扰别人的幸福”,自然而然就想到了晋朝著名诗人陶渊明写的一篇传诵至今的名篇《桃花源记》。陶翁在文中写道:“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文章以美好闲静、“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花林作为铺垫,引出一个质朴自然化的世界。在这里,一切都是那么单纯,那么美好,没有税赋,没有战乱,没有沽名钓誉,也没有勾心斗角。甚至连一点吵吵嚷嚷的声音都听不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那么平和,那么诚恳!这里的人们远离喧嚣,静静地创造着自己的幸福,他们邻里互助,爱心相守,从不打扰别人的幸福。他们或许不知老子为何许人也?但是他们分明在言行举止中诠释着老子的善,光大着老子的善:百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管理者“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官民一心,向善而生,真正构画出一幅动人的天下大同和乐图!

“创造自己的幸福而不打扰别人的幸福”不仅体现在天下和平,邻里和睦,更体现在人与人之间的彼此尊重,人与自然万物之间的和谐相守相生。“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写出了陶翁融入自然的恬淡;“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写出了苏轼对四时美景的钟爱;“天之道利而不害”,“为而不争”写出了老子“利人利物”乃人生修为的期盼。樊迟问仁。子曰:“爱人。”写出了孔子仁就是爱人的核心思想;诗人也好,哲学家也罢,在他们的作品里都体现着一个共同的主题:人性向善,人心向善!表达着一个共同的愿望:爱人者,人恒爱之!爱与尊重是人世间永不过时的话题,是衡量人间善恶的宝贵法器,历久弥新,亘古难变。作为平常百姓,我们也许无法完成“达则兼济天下”的重任,但我们至少可以做到“独善其身”,常记着别人的好处,常看着别人的长处,常帮着别人的难处,以自己完美的修为,温暖着我们周围的每一个人!作为平常百姓,也许我们无处舒展“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家国情怀,但我们至少可以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常伸出援助之手,常传递感恩之情,以自已的绵薄之力点燃“爱”的星星之火!作为平常百姓,我们也许无法根治冰川融化全球变暖的大问题,但我们至少可以多步行少开车,以减少废气排放;至少可以随手拾取垃圾还自然一个干净,给鸟鱼虫花一个存身的空间;我想,当尊重,珍爱,和平,和谐成为我自觉自为的习惯时,当我能无差别地看待自然,看待社会,看待赖以生存其间的生灵时,我大致也算达到了老师所说的不扰人之幸福的境界了吧!“能爱人,能帮人,能培养人”,借着工作平台,我期待着自己的抵达,修为的彼岸,就在不远处!

(杨  磊)

中国孝心网,济南格林文化传媒编辑中心赵宝翠,根据录音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