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厨《油条控》

雄师劲旅子弟兵 2020-02-14 17:20:32

 
作者  李东进


作者简介: 李东进,1954年1月生于锦州野战医院,1969年12月入伍,历任138师警卫连战士,412团班长,排长䓁职。1978年转业到大连外经贸局工作,1982年到辽宁师范中文系学习,毕业后任大连轻纺进出口公司经理,现退休。


生活点滴:


本厨  《油条控》


中国人的早歺是中华饮食文化的丽华章。东南西北各有特色。各直辖市的早歺风味代表着地域文化的精细划分。

       重庆:一碗小面呈上,汤清浥润,一抹面条排列整齐,一根不扰,楚楚有致,像是美人头上才梳拢好的发蓬。微洒葱花,如碧玉沉江。轻放辣椒,似红梅得雪。不用吃,光欣赏,就能体会到腹腔和内心难得的充实和圆滿。

        天津人早歺有独特的习惯,不论贫富一律出去吃,讲究套路。有三两天律包子加碗米粥或两个油酥烧饼来碗锅巴菜,简单的一碗豆浆一碗豆腐脑,外加二根油条。这都是搭配而来,万万错不得。可见天津人偱规蹈距,古补敦实的津门遗风。
        至于北京,那是累世皇都,属上方玉食,自然是萃集大成,珍错毕备。煎饼果子和油条齐飞,庆丰包子与麻花一色。集万干笼爱于一身,在此就不一細表了。  
        上海早歺文化精矍极致,四大金刚占居餐桌。油条,烧饼,饭团,粢饭各领风骚,平分秋色。是阿拉数辈人以此飨客,鼓腹欢腾的饮馔之道。
        肯德基上校不甘寂寞也想来分一羹,只不过和八国联军的祖先手里拿的家伙不一样,这次拿的是汉堡,上次拿的是子弹和刺刀,中国人含泪呑下,忍辱百年!                          

  部队和地方不同。70年代生活艰苦,难见油荤。在连队吃饭不能当绅士,吃饭动作稍慢,菜就沒了。我才斯文了一天就明白了,卧糟是这个套路啊?脸皮厚,吃个够,脸皮簿,吃不着。连队吃饭阵势震撼,比如有天连队吃面条,你离着食堂20米就能听到一片呼噜声,和猪吃泔水的声音差不多,不知道的还认为里面是猪圈呢。那时连队每人每日0.45元伙食费,月供3两油,沈阳军区司今员陈锡联被赐外号“陈三两”,可见部队生活艰苦不是妄谈。连队偶尔炸一回油条,那絶对是个喜庆日子,像过年似的。有回连队炸油条,2团4连2排内蒙新兵巴图82,(巴图是其爷爷82岁时出生的,故此得名)连罄18根油条,5碗豆浆。餐后弯不下腰,直喊腹涨。卫生员手足无措,紧急报告连长韓永先(后任山东莱阳县武装部长,06年病逝)韓连长一听就炸了,吃油条撑死人,上哪都交持不过去呀!急忙到营部请来白医助,白看了半天给一偏方,弄两个人架着巴图上操场溜圈。韓连长立即命令司务长和上士执行。严冬的吉林欮风砭骨,这一晚上还不得冻屁了。次日凌晨,连队出操远远看见三人还在操场上溜呢!皮帽的帽耳朵系得紧紧的,口鼻呼出的热气在帽子上遇冷成霜,三人一个像白胡老道,一个像白眉仙姑,新兵巴图像个兔宝宝,十分有趣,全连暴笑,队形一片混乱。好在平安无事,连排领导虚惊一场。至此,司务长淌着青龙鼻涕咬牙切齿立规距:今后再吃油条,对巴图数量减半(还是限量版噢),多一根不给,爱咋咋地!

  油条是贯通南北,汇东西的民间美食。沒民族地域之别,无口味雅俗之分。是极普通的大众食品,历千年而不衷,经百代而弥香。《清稗类钞》中记载油条由南宋始兴。咸丰年间张雨村《锁事闲录》又作梳理,言称“油炸条面类如寒具,南北各省圴食此点心,或称果子,或呼为油胚,即都中之油炸鬼也”。烹饪协会资深记者果売告诉我:油条发展至今,传统配方和现代流行的健康改良版己有了很大变化,原理虽异,但目地都是让其蓬松酥脆。
        部队大院子弟对油条情有独钟。那是因为父辈军务繁忙,无遐打理早餐,直接买来油条豆浆就匆匆上班,这时孩子们也许还没起床,闻着桌上的油条散发出的淡淡的香气开始了新的一天。久而久之,这固定的早歺模式就溶入了你童年的记忆。这小时候熟悉的味道,记忆中的美食,可以唤醒麻木的嗅觉,引起对以往的眷念,只是又多了份载不动的几许乡愁。游子思乡,用朵颐之欢牵连人间至味,永远是舌尖上的那段风土人情。一如133师群中那位孤悬海外辛苦创业的女士,视万千珍馐酥腴而不顾,唯独对油条一往情深,诸子百家,非此君不欢,被我尊为“油条控”。
        我想起了件与油条有关的童年糗事,那是中学上语文课,我起床晚来不急在家吃早歺,抓二根油条就往学校跑,刚在课桌旁坐下,就从前排伸过来只手抓走了一根油条,我抬头一看是男同学孙安,军区孙付司今之子。这孙子学习很差,爱占小便宜,欺负弱小同学,还特别爱撩女生,我早就想修理这孙子,一直苦于没有机会。上课铃响了,这孙子三下五除二把油条塞进嘴里,快速咀嚼着。老师一进教室就发现了异样就问他吃什么?这孙子一指我说他给的油条。尼码这是标的叛徒胚子呀,还沒压老虎櫈就把我出卖了。老师让他背《望庐山瀑
布》,这孙子背诵出“日照香炉生紫烟”后就卡壳了,我小声提醒“一行”,孙子来了句“一行白鹭上青天”,老师暴怒,让我站起来背诵,我张嘴就来“一根油条长三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老师一挥手,“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出去”!我滚出去了,这孙子如影随形跟在身后,甩都甩不掉,对我说“一根油条吃得不饥不饱,再来一根就美了”,原来他还惦着我书包里那根油条呢。我说“你丫离我远点,否则我今天就为民除害,让你变成三孙子”,说着我拿起了露天水泥乒乓球台用来代替隔网的半块板砖,这孙子反而来劲了,把头往我怀里拱,嘴里说“你拍!你拍!你不拍是小狗”,狗字尚未出口,“叭”,板砖已拍脑门。这三孙子头上的血弯弯涎涎顺脸颇淌下,扯着嗓子大喊“救命呀!李东进杀人啦”。结果老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我被学校授予到全校各教室巡回检讨,(出镜机会)。回家挨揍,(接地气)。拎两斤桔子跟着妈妈登门道谦,(有种请吃麻辣烫的冲动)。就别提有多惨了,这都是油条惹的祸啊!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土之上皆炸油条。油条炸出绝品却不是件容易的事。好的师傅炸出的油条,色泽金黄,外焦里嫩,松酥膨大,柔韧劲道。初识门径的二把刀差的就不止三条街了。前不久我在大连天津街亲见一景,一壮汉赤膊操持,当街架灶,炉内烈焰升腾,锅里浊油翻滚,炸出一筐直不棱豋尺把长油条,焦黑僵硬尤如擎天一柱,旁边派出所过来一个女警买早点,交钱后,一手豆浆,一手油条,哼着小曲拖迤而去,乍看像警花出更,细看似捍妇仆街,不如闭眼不看,这卫生谌忧的油条你还敢吃吗?

  寻遍神州,谁为翘楚?那还有沒有既好吃又健康的油条呢?当然有!请随我来。在那上海静安寺的国际品牌Lv店旁边,有座装饰豪华比其毫不逊色的店面,在路旁法国梧桐树枝叶婆娑的拂漫中缤纷艳逸,店门两侧高大通透的落地窗落尘嚣正门上方一幅额匾巍峨横架,上书四个馏金大字“桃园眷村”在晨翳朝輝的映照下迷离耀彩,我告诉你,这家经营油条豆浆的专营店,价格有点贵,油条六元一根,豆浆分甜咸,烧饼25元2只配售。因为客满为患,你还得等。尽管如此,可姑娘们就像看不见似的,踩着高跟鞋立了二个小时,一付吃不到不走的架势!那是因为这里有油条中的爱马仕!豆浆中的香奈儿

  推开乳白色的弹簧门,眏入眼帘的是墙上那二行楷书,“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勇”。这里掩藏着一段不堪的历史陈迹,49年,,几十年风雨飘零,异乡食肆竞还保留着最真挚的味道。,一路攻城拔寨在上海滩扎下营盘,这里没有战斗发生,只有美食呈献,没有烽火硝烟只有袅袅饮烟。你打眼望去,角落里枯枝迎春摆放的错落有致,盆裁和古玩闹钟显示的奇矞璀璨雅韵欲流。似乎在告诉你,这儿绝不是吃那么筒单,你若闭着眼睛,循着香气一路探寻,定能在完全通透的操作间里找到在台湾作了30余年的老师傅,这是店家专门从台北夜市上请来的。他会告诉你:油条,油温很关键。有人觉得吃油条不健康?那是因为反复高温用油,会让油条沾滿致席癌物资。可如果用220度以下温度,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选用新鲜的油炸,低温炸就会好吃健康。面粉要反复揉搓,使其呼吸顺畅,周身通泰,它就会以最优美的身段出浴呈君。这时你还会在操作间外的玻璃展示柜中看到陈列的样品,颇具情趣,一根油条横卧盘中,上插一面小展屏,上书“你以为我油腔滑调,其实我内心很脆”,又如“能不能让我安静地做一根老油条么?”。这就是文化!字里行间透露着一股无法抗拒的儒雅气,强烈地让人在享受美食的同时也沉浸在文化的享受和喜悦之中,一种极深沉的人文情怀也油然而生。
        当然,最值得一说的是豆浆,尝过的无不叹为观止。保留了台湾古法石磨,熬一锅耗时3小时,经七道工序,精研九揉,万杵回泽。黃豆浸泡二天,换水四道,全部手工,直接在店内制做售卖,也因此特别新鲜,有特殊的豆浆香气,石磨磨出的豆浆较厚,豆浆有点烫,别急,前桌一英俊少年对同座的女孩说“我帮你吹吹你再喝”,少年捧着女孩的豆浆,一个劲地吹着气,豆浆上的波纹荡漾开去,女孩端到嘴边一饮而尽,不觉惊叫“啊!这碗底----”,女孩的眼中笑出泪来,这碗底写着“我愿意为你,磨尽我一生!”。
        最后我想对与油条配售的料点评一二,一堞辣油,柔曼殷红,采用台湾高山族培植的“翠灯笼”辣椒,徽辣香沁,与油条为伍,各得其妙。另一堞是香醋,色配琥珀,爽气提神。醋的微酸香凝与油条的温软酥脆在舌尖交织又是怎样的一篇锦绣文章!
        本文结束时,我松了一口气,二天笔耕,终于承兑了对群内发小“油条控”的承诺,以示对她的国庆慰问。还有一篇尚未动笔,是对群内另一海外游子的承诺,从刚入群起我们俩就谈到了红烧肉,我想以此为题写篇本厨专刊,名字就定《人间烟火》。你说行吗?


台湾做了近30年的匠人,是T老大专程从那家夜市摊上请来的。


整整四百多平,豪华程度丝毫不亚于不远处的L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