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全集 “爱酱”的幸福生活:《可凡倾听》福原爱专访

可凡倾听 2020-11-13 09:49:31

日本乒乓球选手“爱酱”福原爱做客《可凡倾听》。网曝其6岁上海比赛被虐哭视频,时隔22年,“第一代大魔王”首度现身。昔日对手相见,她们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十级”东北话技能傍身,“爱酱”讲笑话,你会打几分?面对中国女乒历代“大魔王”,爱哭“瓷娃娃”泪点有多低?新婚宴尔,究竟哪些婚恋细节让她脸红心跳?身为奥运会“四朝元老”,是继续乒乓球事业亦或是进军娱乐产业?《可凡倾听》福原爱专访,让我们共同分享“爱酱”的幸福生活。


《可凡倾听》福原爱专访(上)


《可凡倾听》福原爱专访(下)




    曹可凡:“爱酱”你好!

    福原爱:你好!

    曹可凡:又见面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爱知世博会,2005年的时候,你真是驻颜有术,还是跟小孩一样的脸。平时有什么措施能够让自己永远那么青春活力?

    福原爱: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能我的脸是大圆脸,所以显得年轻一点。

    曹可凡:而且大概是爱笑。能不能用上海话跟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我们都知道您的东北话说得不错,没听过您说上海话。

    福原爱:好。大家好!我是福原爱。

    曹可凡:非常棒,非常棒!

    福原爱:谢谢!


 时隔22年的再度重逢 




前不久,一段福原爱22年前来沪比赛的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那是福原爱6岁时,与黄浦区巨鹿路第一小学的小朋友切磋球技。而当时打败福原爱的上海小姑娘名叫汤佳玺,被网友笑称为“福原爱人生中遇到的第一个大魔王”。近日,在某品牌发布会现场,福原爱收获了意外的惊喜。已经成为白领丽人的汤佳玺将鲜花献给久违的儿时伙伴福原爱。时隔22年的再度重逢,令人感慨万分。


    曹可凡:里约奥运会期间,我们看到一段你小的时候来上海,到巨鹿路一小参加比赛的录像,那个时候你是多大?

    福原爱:那个时候我是六岁。

    曹可凡:那场比赛你输了,哭得好伤心?

    福原爱:对。

    曹可凡:你还记得那次来上海,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福原爱:那次是我去了他们的学校里边,然后一起上课,一起上完课之后,跟他们比赛了。我的记性还算是可以,不管哪个地方,我都记住了,比如在球馆打球比赛,还有在学校里面一起上课什么的,我都记得。

    曹可凡:听说您在学校里上课的时候,老师还给你点吃的东西,你觉得美味无穷?

福原爱:对,中午休息的时候,好像是上课和上课中间的时候,给我们一袋饼干和牛奶,真的是特别特别好吃。从那次之后,一来到中国,我就找那个东西,但是再也没有找到过。我也没有记得那是什么品牌的什么东西,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真的是特别地好吃,我记得。

    曹可凡:小汤,你跟我们描述一下,当时福原爱来你们学校比赛,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你还记得吗?

    小汤:我记得,虽然已经过了22年,但是我还是记忆犹新。其实一开始我们是不知道“爱酱”要来打球的,然后有一天中午教练团说,下午有一个日本女孩子要来跟我们打乒乓球。那天下午我们就,差不多两点多,“爱酱”就来了。当她一进来的时候,我们整个球馆都鸦雀无声了,大家都惊呆了,哇,那么漂亮的一个小女孩。因为年纪小,个子很小,皮肤很白,扎着一个马尾辫,非常可爱。那教练首先派的不是我,第一个派的是我的学妹叫王舒啸,她可能一开始也特别紧张,因为有很多摄像机对着她,大概三局就打完了,“爱酱”就赢了。“爱酱”其实那个年纪来说,她真的是打得很好的。然后我就是第二个被派上去的。第一局跟她打的时候,我自己失误很多,确实是输了,可能包袱比较大。下场之后,教练就跟我指导了一下,第二局我可能就放开打了。放开打之后,其实一开始“爱酱”也打得很顺,连续给我扳了大概四个,我连续赢了四个,她开始有点着急了,着急之后,她自己也开始失误了。但是她还是打得挺好的,我那一局打得也挺紧张的,12比14,我才赢的,比分其实很接近。然后第三局开始的话,我也渐渐地进入状态了,所以打得也挺顺利的。

    曹可凡:所以最后你是3比1赢她?

    小汤:3比1赢了。

    曹可凡:我看那个视频,她输了球赛之后,哭得特别伤心?

    小汤:是,她其实真的是哭得很厉害的。其实我挺想提一下她妈妈的,因为我跟她(福原爱)打了这四局比赛,她(福原爱妈妈)是全程都录下来的。然后我们每一次打好之后,她妈妈都会告诉她,你这一局失误点在哪里,赢是怎么样赢法,就是说,她有一点跟小时候还是很像的,就是很拼、很认真,我觉得这个态度是相当好的。

    曹可凡:你小的时候就来中国比赛,而且是跑到天寒地冻的东北,一个日本女孩子这么小到一个他乡异国来打球,你当时觉得最不适应的是什么?

    福原爱:不适应的是,因为中国人讲话比较直,日本人讲话比较婉转一点,所以我这一点刚开始来的时候就感觉听起来有点凶凶的感觉,其实不是,现在已经知道中国人说话就是这样特别直,爽快,现在已经习惯了,我也很喜欢这样。但是当时我就不知道,为什么说话这么直接?有的时候会自己哭一下。

    曹可凡:那个时候如果觉得在他乡异国很寂寞、很孤独,你用什么方法可以来解相思之愁?

    福原爱:应该去找吃的吧,因为中国美食真的是很多很多,还有在网络上买东西,网购什么的,我也非常喜欢。

    曹可凡:你会用吗?

    福原爱:对,都会用。我还跟人家说,亲,能不能包邮?

    曹可凡:那时候在东北,你觉得东北哪些菜,现在觉得是特别好吃的?

    福原爱:东北菜,我几乎都很喜欢吃,酸菜炖排骨,还有蘑菇炖小鸡,都喜欢吃,炖菜比较多吧。

    曹可凡:当你后来离开中国回日本,最想念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吃的东西?

    福原爱:是花卷吧。

    曹可凡:为什么花卷特别喜欢吃?

福原爱:因为有一次打超级联赛的时候,王楠楠姐带我去吃了一个山东的餐厅,里面的花卷真的是特别好吃。已经过了十年,永远都忘不了,上次去楠姐家的时候,她特意给我准备那个(花卷),因为她记得我特别喜欢吃那个花卷。(我)吃到了,真的是很感动。

曹可凡:你在中国待了这么多年,去过很多地方,哪一些城市你去的印象特别深?很喜欢去玩。

    福原爱:这个太多了,但是一般不是去玩的,都是去练球,差不多练一个礼拜、休息半天,那时候出去玩一下。在沈阳,还有在广州,还有上海、北京、山东、四川,很多地方。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辽宁地下的太原街,就是卖小东西的那些地方我喜欢。

    曹可凡:小女孩喜欢玩的。

    福原爱:一条街上很多(小东西),因为我打球的时候会别上好多夹子,里约奥运的时候,别了很多都是球迷送给我的,我也喜欢这样亮晶晶的东西,我也去买。然后编那个东西,戴玉编东西,戴到脚腕上。

    曹可凡:你是不是平时是一个动手能力特别强的女孩?听说这次里约设施比较差,你自个儿把厕所就给修好了?

    福原爱:对,真的是不小心把马桶修好了,我也没想到我自己还会这样。

    曹可凡:所以你平时是动手能力特强的女孩吗?

    福原爱:喜欢做那些小事情吧,应该说。


 里约奥运会胜利摘铜



一不小心把里约奥运村的厕所马桶给修好了,福原爱的这条微博引起了围观。但在本届里约奥运会,福原爱的专业表现却很难引发关注。在女子个人单打比赛中,她在铜牌战中负于朝鲜小将,位居第四名。而后又在团体赛半决赛中连丢两分,日本女团因而被挡在了决赛大门之外。值得庆幸的是,在最后的铜牌战里,日本队最终拿到了胜利,队长福原爱才得以释然。


    曹可凡:像今年里约奥运会,其实在比赛的前半段,你都打得非常好,可是后来慢慢的,状态有点低下,你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福原爱:当时我就想把练的东西全部都打出来,不要给自己留遗憾,我是这样的心态去打的。因为里约前,我们练了一个月,集训,练得也是真的是(辛苦),现在想想,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每天练球真的是从早上到晚上,时间都转一圈还没有练完,真的是每天过得很痛苦,就为了里约奥运,所以我就想把练的东西全部都拿出来,我是这样的心态。

    曹可凡:你对这次自己在里约奥运会的表现是一个什么样的评价?

福原爱:我感觉我真的是尽力了,所以把练的东西全部打出来了,最后是有的地方运气有点点不好,但是我把我自己能做到的东西,我全部都做到了。虽然对结果有一点点遗憾,但是对自己打的球一点遗憾都没有。

曹可凡:(你)在日本国家队也是做队长,跟过去做普通的队员相比,是不是觉得自己肩上的责任就更重?

    福原爱:现在算是我年龄是最大的,但是按实力来说的话,她们的实力也是真的特别强。所以在里约当中,压力是很大的,因为还有团体赛。我感觉在里约奥运当中,真的是学会了很多的东西。我参加了四届奥运里面,对我来说里约是最能让我成长的一个奥运。

    曹可凡:每一次不同的奥运会,你现在想起来,那个感受有什么不同?

    福原爱:在雅典的时候是因为当时我是16岁,最小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就跟着我们队长走的感觉,所以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奥运就感觉结束了。北京的时候,已经过了四年之后,有点长大,19岁了,那次我也当了旗手,很多责任感在一起。在北京打,所以好多中国的朋友们都是为我加油,真的是很感动。在伦敦的话,我们第一次拿牌,也是因为对日本乒乓球队来说是第一块奖牌,所以我们都很开心。这次应该可以说是压力最大的一个奥运吧。

    曹可凡:平时在队里,那些年轻的,比你更年轻的一些队员,她们通常怎么称呼你?

    福原爱:她们其实也会跟我闹。

    曹可凡:怎么跟你闹法?

    福原爱:有的时候她们就学我打球,然后她们几个小孩子,比我小12岁,伊藤、小平野,还有早田,她们是下一批球非常棒的几个人。(她们)休息的时候,利用这个时间来学我,然后就给我看,你看爱姐,谁学得比较像?大家录影片,然后给我看,从发球开始,正手动作、反手动作,我最像我最像,这样跟我闹。

    曹可凡:所以你平时也会像大姐姐那样去照顾她们,因为她们可能比赛的经验都没有您丰富,参加四届奥运会,很少有这样的经历。

    福原爱:如果她们问起来的话,我也会回答,但是我不会主动去找她们,跟她们讲,因为我也不知道她们愿不愿意听,我也不知道。如果她们找我的话,我会跟她们讲的。


 6岁展露乒乓球天赋 



福原爱1988年出生于日本宫城县仙台市。3岁时,人还没有桌子高的福原爱为了和正在练球的哥哥“争宠”因而挥起了球拍。6岁开始拿冠军,逐渐展露天赋。为了进一步培养她,家人为她请来了多位中国乒乓球教练。经历高强度训练后,福原爱在2000年进入日本国家队,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运动员。2004年,她又成为日本历史上参加奥运会年龄最小的选手。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女子团体比赛中,她为日本乒乓球界赢得了史上首枚银牌。


    曹可凡:小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机缘让你喜欢上乒乓球这样的一个运动?

    福原爱:我有一个比我大十岁的哥哥,他是比我大十岁,所以他从小学进中学的时候,他本来是练空手道的,但是进中学的时候没有空手道的队。因为我妈妈会打一点点的乒乓球,哥哥当时就选择了一个乒乓球,所以那个时候(哥哥)是十三岁,我刚刚好是三岁。哥哥开始打乒乓球之后,全家人都去照顾他,我是三岁,没有人陪我玩,我实在是没意思。我就自己想一下,怎么能跟家人在一起?因为是三岁,大家是很认真地练球,但是从我这个角度看起来,有点像在玩。为什么大家都不理我,玩得那么开心?我就自己想一下,怎么能跟他们一起玩?我就想如果我也一起打乒乓球的话,会不会我也可以跟他们一起玩,跟家人在一起?我是这样的想法,然后就开始打的乒乓球。

    曹可凡:你从小是一个什么样个性的女孩子,是那种大大咧咧的,还是做事很仔细的,思维很精密的那种女孩子?

    福原爱:应该我可以说是很淘气的一个女生,我做事其实一点都不细。比如说我们小学的时候去春游,我们日本是可以带一些小零食,但是就要五百日元以下,五百日元就是一个硬币,差不多人民币的话多少钱?

    曹可凡:三十多元钱?

    福原爱:对,差不多。每个人有限制的,我哥哥五百日元,他会买一些小东西,十日元的、二十日元的,还有五日元的小巧克力,他会买一些这样的东西。我呢一百日元就买五个,从来不会想得多,也不细,所以应该可以说是大大咧咧的吧。

    曹可凡:当你第一次去参加一个比较重要的比赛是什么样的比赛?平时练球,训练可能是一个状况,正式去参加一个很大的比赛,可能心理状态会和平时不太一样,所以你记得第一次大赛,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是什么样的比赛?

    福原爱:我是11岁的时候进入了日本国家队,应该是12岁还是13岁的时候,有一个在釜山打的亚运会,釜山亚运会的时候,给我报了团体的双打,第一次跟大人的比赛,参加这样的国际比赛,非常紧张。

    曹可凡:在您人生旅途当中,对您影响最重要的几个人,除了妈妈以外就是您的教练,第一次有中国的教练来跟您做指导,你们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福原爱:我教练名字叫汤媛媛,我一直叫她媛姐,媛姐真的把我当成妹妹一样,有的时候像姐姐一样,有的时候真的是跟妈妈一样。因为她毕竟是我的教练,但是真的是,她会下来到我这个位置,每次都会感受到我的心理是什么样的,有的时候会和我做朋友。所以不管有什么事情,我都第一会跟媛姐去商量,不管是打球的事情还是生活的事情,我会跟媛姐讲一下,她也会给我做指导,真的是一个非常好非常好的我的好姐姐。

    曹可凡:其实运动项目在比赛的时候,通常都会比较残酷,输赢往往可能在一瞬之间、一念之间,对运动员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所以平时训练,教练是不是对你特别严格?

    福原爱:对。

    曹可凡:所以你做得不好,没有达到要求,教练虽然说跟你关系非常好,是不是也会,做得不好她要批评你?

    福原爱:她也会,但是她是严格里面带着爱,所以她再严格要求我,我知道她是为我好,所以我们两个也不会吵架,从来都不会,我也会好好地听她讲的话。


 “爱哭鬼”和她的“大魔王” 



福原爱自2000年进入日本国家队,16年里与中国乒乓球队几代“大魔王”抗衡从来都是以哭鼻子收尾的,因此她被冠以一个昵称“瓷娃娃”,坊间更是流传着“铁打的爱酱,流水的‘大魔王’”之传说。虽然屡战屡败,但这位长相甜美、活泼可爱,对乒乓球无比认真的“爱酱”却俘获了众多中国乒坛大佬们的喜爱。


    曹可凡:我听说你每一次比赛都会拿一大本笔记本,里面记得密密麻麻,我们不知道里面记的是什么?

    福原爱:就是比赛前会看一下以前打过的录像,还有选手的很多东西、对手的很多东西,我都写在里面。然后我比赛前,我会再看一下,重新记在脑子里面,然后上去比赛。

    曹可凡:对于运动员来说伤痛都是在所难免,你记忆当中受伤最严重的是哪一次?

    福原爱:每一次都是,我感觉很严重,一次是我肘的手术,第二次是我的脚骨裂,第三次是腰到颈椎里边有一个肌肉拉伤。不管哪一次,我感觉都是给大家添麻烦,想起来那三次受伤,真的是感觉心酸酸的感觉。

    曹可凡:中国的观众常常称你叫作“爱哭鼻子的瓷娃娃”,我发现你很多次,无论是赢球或输球都是要哭的,你是不是一个比较感性的人,无论是高兴或者难受,你都会表达出来?

    福原爱:应该是吧,我在飞机上看电影什么的,我也会哇哇哭,空姐有的时候就吓一跳。

    曹可凡:这人怎么了?

    福原爱:怎么哭成这样?因为很感动的话,我也会哭。

    曹可凡:有时候比赛非常紧张,特别有的时候状态可能不是太好,成绩不理想,所以通常遇到这种情况,你怎么来平衡你的心理状态?怎么让自己能够不要那么陷入情绪低落的这种状态?

    福原爱:其实我会低落到不能再低落,如果是当天输完以后,差不多回房间之后,灯都不会开,待到晚上。媛姐,就是刚才说的我教练,就打给我电话,来找我,我才已经过了这么多的时间。所以我自己一个人的话,很难调整。

    曹可凡:我们经常说选手和选手之间,尤其不同国家的选手,在赛场上就是一个拼搏的对手,我的目的就要把对方打倒,把他打败,但是生活当中可能又是另外一个状况。所以我不知道您跟很多中国乒乓球队员,像丁宁、李晓霞、王楠,你们私下里是不是也会切磋一下乒乓球技艺?尤其中国队员通常都是比较强,所以她们会不会针对你,“爱酱”今天有哪个地方打得不好,不好在什么地方,她们会告诉您吗?

    福原爱:有一次我跟丁宁打完比赛,我们是一个巴士回去的,丁宁刚刚好坐我后面,差不多从球馆到饭店是20分钟、30分钟,我就一直问丁宁,我说丁宁,我今天打得怎么样?哪里不好?哪里好?我以为丁宁不会告诉我,告诉我也是一点点,但是丁宁从第一个球到最后一个球,全部都告诉我了,她的人真的是非常好,说明她真的是有实力。如果是我的话应该会说,如果告诉这么多,下次再打怎么办?我会这样,因为我的实力不够。丁宁就觉得自己本身有自己的实力,我再告诉你多少,但是她自己手上有感觉,有把握的东西,所以她从头到尾全部都给我讲,告诉我很多东西。那次真的是非常感动,我知道丁宁是很厉害的一个选手,但是通过那次的经验之后,真的是特别尊敬丁宁,感觉真的是好厉害。

    曹可凡:前不久我看到您和老公一起去王楠家里,大家一起可以开心一下,所以你和王楠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你们之间能够保持这么密切的友谊?

    福原爱:楠姐,之前我真的是她的球迷,我都不敢离她一米的感觉。参加了超级联赛之后,(我)代表辽宁队,(和王楠)一个队,我刚开始的时候,让我坐在她旁边,坐巴士的时候坐旁边,我都不敢坐,我一直是半个屁股这样,真的是不敢坐。就感觉,我能坐到王楠的旁边,还要配双打,特别紧张。但是楠姐对我真的是特别好,她是奥运冠军、世界冠军、大满贯,但是特别亲切。比如说到了一个饭店,入住登记什么的都是她来,(负责)全队的人,还有点菜什么都是她来的。我也吓到了,怎么会奥运冠军、世界冠军,我以为坐在那边什么都不做的感觉,但是楠姐果然这么亲切,没事就给我买吃的,“爱酱”你喜欢吃这个,永远都记住我喜欢吃什么,就给我买过来,真的是非常感动。

    曹可凡:你们平时有空的话会一块儿出去玩吗?

    福原爱:我们会平常,因为她在中国,我之前在日本的时间比较多,我们也会在微信上聊天。她儿子,我也会和他一起玩。

曹可凡:你在中国有很多朋友,也待了这么多时间,,或者喜欢听中国的歌?哪些演员的电影、哪些歌手的歌,你是很喜欢的?

    福原爱:太多了,我的播放器里边也有很多电影、连续剧什么特别多。听的永远是新歌,唱的每次都是老歌。

曹可凡:在我认识的日本朋友当中,你真是中文讲得呱呱叫。

    福原爱:谢谢!

    曹可凡:你觉得当时来中国学中文,对你来讲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有没有闹过什么笑话?

    福原爱:其实我的中文是没有学过,最近有一个笑话,我感觉很好玩的。

    曹可凡:你说?

    福原爱:我跟我的老公,两个人在葡萄牙的时候,我打完比赛,去看一些葡萄牙的世界遗产,他问我今天你去哪儿了?我说世界遗产,他问我说是景点吗?我说很经典。他问我是景点吗?我说很经典啊。他说是不是景点?我说很赞啊,怎么了嘛?他就给我打字说是景点,啊,我说是景点。

    曹可凡:是不是觉得学中文很难?

    福原爱:很难,如果是特意去学的话,应该是学不过来,但是我没有要学的意思,因为我那个时候是在队里面算是最小的,很多中国的陪练教练就感觉教我中文是特别好玩,每天就跟我讲中文,我真的是自然就学会了,所以我就记得这个笑话,这是最近的笑话。


 从青梅竹马到喜结连理 



2016年9月,福原爱与中华台北队乒乓球运动员江宏杰在东京结婚,并召开了一场结婚发布会。身穿白底蓝花和服的福原爱与江宏杰并列而坐,一对璧人郎才女貌,幸福甜蜜。羡煞旁人的同时,人们不禁好奇,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曹可凡:您先生也是乒乓球运动员,你们现在住在德国是吗?

    福原爱:对。

    曹可凡:为什么住在那儿?是为了训练吗?

    福原爱:对,我老公江宏杰是在德国练球,在捷克打联赛,所以我们现在生活在德国。

    曹可凡:您和先生是怎么认识的?

    福原爱:怎么认识的?我们从小就认识了,其实我们已经认识了十五年。

    曹可凡:就是小孩子的时候,大家就认识了?

    福原爱:对,差不多十二岁、十三岁就认识了。

    曹可凡:你现在想想,小的时候觉得这个男孩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孩?

    福原爱:我记得有一次比赛的时候,他突然变高,然后我想,哇,长这么快?我印象就是这样,长得特别快。我们两位差不多认识这么多年,但是平时也不会聊天,就这样打招呼什么的,最多就说一句、两句话。

曹可凡:所以按照中国的一句成语,你们算是叫作“青梅竹马”。

福原爱:认识他是认识他,但是聊得不多。

    曹可凡:你觉得他身上有哪些品质,你特别欣赏,觉得自己的未来可以交给这样的一个男士,你是可以放心的,妈妈也会放心。

    福原爱:我感觉他从交往之前就开始跟我讲了一些未来他要干嘛,后边的安排,每次都是跟我讲得特别清楚。所以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所以特别让我放心。

    曹可凡:你觉得结婚之后和结婚之前,自己的生活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福原爱:最大的不同是,应该可以说不管什么事情都是两个人来商量,看起来是一个人的事情,但是其实是两个人的事情,所以有什么苦恼,我也可以跟他讲,他也会帮我想一下。我也特别喜欢他的想法,所以很多事情,我都会跟他说。

    曹可凡:你们在家里说日文还是说中文?

    福原爱:中文。

    曹可凡:他能讲日文吗?

    福原爱:一点点,现在开始学了,我感觉他有进步。

    曹可凡:有进步?

    福原爱:对。

    曹可凡:你还记得当他去见你妈妈的时候,你妈妈对他是一个什么样的评价?

    福原爱:妈妈说很帅。

    曹可凡:你去见他的家长的时候,你心里有没有比较紧张?

    福原爱:特别紧张,因为毕竟第一次见面,真的是非常紧张。但是妈妈是特别可爱、特别活泼、特别开朗的一个人,真的是跟开心果一样。

    曹可凡:这个性格跟你挺像。

    福原爱:是吗?最好是这样,我像妈妈一样就好了。妈妈真的是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对我特别好,然后她也爱笑,跟我开玩笑什么的。一见面,我们两个就这样牵手,一起去买东西,迪士尼乐园什么的。

    曹可凡:第一次去见公公婆婆,有没有特别为婆婆准备一个礼物吗?

    福原爱:我记得是,听说他妈妈喜欢吃甜点,准备了一些甜点。爸爸是喜欢泡茶喝,所以给爸爸买一个茶杯什么的。

    曹可凡:现在你们两个人生活,是吃中餐多还是吃日餐多?

    福原爱:如果在家里做的话,还是日餐和中餐两个混合在一起,有的时候就是味噌汤,对吗?跟饺子配一起,有的时候会炒菜,跟日本的炖菜什么的一起。

    曹可凡:你会包饺子吗?

    福原爱:会,前两天刚刚包完,但是我还不会擀饺子皮。

    曹可凡:所以你们买现成的饺子皮?

    福原爱:对。

    曹可凡:你包出来饺子的形状是准确的形状吗?

    福原爱:很多人说有点像馄饨。

    曹可凡:老公会做饭吗?

    福原爱:如果是让他做的话,应该会做,但是我不想让他站在厨房,因为他拿刀,有一次他拿刀切水果,我心里虚得不行,我说不要你来,我来吧,因为我怕他切到手,因为他现在还是在打球,怕有影响。

    曹可凡:所以你们整个家里面,你觉得是谁做主?是您做主还是先生做主?

    福原爱:我们如果是定什么事情的话,我喜欢听他的意见,所以我也会听他的想法。如果是定大事的话,都是他来定,小事的话都是我定。

    曹可凡:你们家什么算是大事?什么算是小事?

    福原爱:几乎都算大事吧,都是老公定。

    曹可凡:尊重老公的意见?

    福原爱:对,因为我是有点犹豫恐惧症。

    曹可凡:选择障碍症?

    福原爱:对,喜欢犹豫。

    曹可凡:今年打球,你已经打了20多年,一路过来,爸爸妈妈都非常支持,尤其妈妈,以前你比赛的时候,一直陪伴着你。你觉得妈妈在你成长过程当中给你带来一个什么样的榜样力量?

    福原爱:她以前跟我说过一句话,我感觉记得特别清楚,她跟我讲过,因为她是打过乒乓球,但是有点,她不是专业的,是有点小小的俱乐部里面打球,爱好者这样的感觉。所以她是没有什么国际比赛的经验,代表日本队什么的都没有。所以她就说过一句话,她不会从上面拉上来我,但是她可以从下面扶着我,所以她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支持我。

    曹可凡:你现在记忆当中,因为日本是不过春节,我们中国春节,日本新年就像春节一样,我不知道日本过新年,你们小的时候最开心的是什么?

    福原爱:我从来都没有过过节,小的时候。

    曹可凡:一直在比赛?

    福原爱:对,每天练球,所以过年,我们日本是会吃年糕,我记得应该是正月对吗?那时候我们就会早上吃一下年糕,就这样的记忆。

    曹可凡:日本有没有给小孩子发红包?

    福原爱:有。

    曹可凡:有发红包?

    福原爱:有。

    曹可凡:拿到最多的红包是多少?

    福原爱:差不多一万日元左右。

    曹可凡:拿到红包会去买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来给自己的新年增添一下喜庆的色彩?

    福原爱:我小的时候都没有去买东西的时间,所以我的红包直接给妈妈,然后妈妈就给我存款。


 “乒乓球带给我很多东西” 



婚后的福原爱似乎一夜之间从一个长不大的“瓷娃娃”变成了幸福洋溢的小女人,并迅速切换到家庭主妇的身份中,在社交平台里大晒买菜做饭的日常生活。当然,喜爱她的粉丝们除了对“爱酱”晒出的各种幸福照单全收以外,也对她是否会继续作为一名乒乓球运动员参加比赛充满了好奇。甚至还有人提议,凭借亲和力和甜美相貌,“爱酱”可是完全有资本向娱乐圈进军。对此,福原爱本人究竟如何考量呢?


    曹可凡:你已经参加了四届奥运会,觉得还想要打多少时间?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什么样的安排或者规划?

    福原爱:现在我是打完奥运之后,每天都是差不多过这样的生活,接受采访,还有就是参加一些活动什么的,所以心还没有安静下来去想一下以后的事情。但是我是从三岁开始打乒乓球,现在认识的人都是从乒乓球认识的人,所以我感觉乒乓球带给我很多东西,从乒乓球上也学会了很多的东西。所以以后不管是我选择了哪条路,我感觉都是同乒乓球一样,所以我还是会走关于乒乓球的这条路。

    曹可凡:在中国有很多运动员,当他们退役之后,有一部分可能去做教练,还有一些就可能去娱乐圈做演员,做公众人物,你有没有这个想法?或者有人比如说找你拍戏,或者做节目。

    福原爱:我感觉我没有这样的能力。

    曹可凡:为什么?

    福原爱:因为演戏什么的,我也不会,不要说演戏了,我骗人都不会骗人。

    曹可凡:你是说演戏都是骗人的吗?

福原爱:不是不是。

曹可凡:开玩笑。

福原爱:就是有点演出来的,我就不会演。所以很多人,如果我要骗谁的话,每次都被看出来。

    曹可凡:看出来?

    福原爱:对,看出来,所以我不敢。

    曹可凡:我看了你的微博,有很高的人气,两百多万是吗?

    福原爱:对。

    曹可凡:平时会在微博的平台上跟自己的粉丝做一些互动和交流吗?

    福原爱:会,他们留言的时候,我也会回他们,我传什么照片,他们也是会给我很多很多的赞和留言,真的是很开心。

    曹可凡:好的,谢谢“爱酱”,今天非常高兴跟你聊那么多,谢谢!

    福原爱:谢谢曹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