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是这样蒸成的

老枪新声 2020-04-10 22:20:51



每个人小时候都曾有这样那样的梦想,而所有的梦想都离不开他所处的时代。我小时候经历了吃不饱肚子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后来不知听谁说,饭馆的大师傅吃饭可以不花钱。于是,我经常在梦里梦见自己成为了一名大厨,每天干完活能吃饱饭,既挣工资还不花饭钱,那会是多好的事啊。甚至每当有大人问我:“你长大了最想干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说:“当大师傅。”

不知是由于父母工作忙,还是父母有意从小培养我们自食其力的能力,我从8岁就开始了做家务、学做饭。那时奶奶在我家,父母教育我们哥几个要孝敬奶奶,如果我们学会了做饭,就既能减轻奶奶的负担,又能学会长大以后不挨饿的本领。

那时不像现在有燃气灶、高压锅、电磁炉等现代化的灶具、炊具,要学做饭,先要学会生炉子。家里那时用的是煤球炉子,使用煤球炉子对于一个8岁的孩子不能不说是个“技术活”。要用废纸、劈柴、煤球生火,还要知道怎样把火捅旺,什么样的火适合做一顿饭,做完饭、用完火后怎样把炉子封好,以便下次或次日用火时能很快把火捅好。

学做饭也有一个先易后难的过程。记得最初是奶奶教我学熬粥,棒子面粥、大米粥、小米粥,豆粥、菜粥、山药粥,稀粥、糨粥,一顿的粥、两顿的粥,不同的原料、不同的口味、不同的吃饭人口,都要因时因人因需而异。初步掌握了这些以后,就开始逐步学做主食。那时除了偶尔在粮店旁排队凭粮票买炸果子(油条)外,市场上很少有卖馒头、烙饼的,家里人日常的主食绝大多数要自己动手,因此学习蒸饼子、蒸窝头、蒸馒头、蒸花卷、蒸包子,烙饼、擀面条、拌疙瘩、包饺子,蒸米饭、焖米饭,烩饼、炒饼子等等,就都是学做饭的必修课。

89岁的我要掌握蒸馒头的技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用面酵子发面、揣碱、揉馒头,上屉蒸,看火候,每个环节都必须做到恰到好处,才能蒸成一锅合格的馒头。发面,生面和面酵子比例要合适,否则不是发不起来,就是发过了劲;和面的软硬要合适,面软了就要多揣面,面硬了蒸出的馒头不起个儿;碱面用少了馒头会发酸,碱面用多了馒头会变黄;火捅不好、蒸的时间不够,即使碱揣好了,馒头出锅后也会变酸、发粘。庆幸的是,如此复杂的技术,没过多长时间就被我掌握了。

入门既不难,深造也是办得到的。难度更大些的烙饼、擀面条、蒸包子,也让我逐步学会了。记住了烙饼、包饺子要和软面,擀面条要和硬面,擀面条时擀片要薄厚均匀,切面条刀法要连贯、均匀、熟练,吃捞面面条要适当粗一点,吃热面汤面条应薄点、细点。小学二、三年级的我,不可避免地在学做饭过程中经历了不知多少次失败,然而我却从来没有被失败吓倒,没有因做不好而退缩,而是不断从失败中总结经验教训,在学习中提高兴趣,很快就熟能生巧。蒸馒头和面做到软硬适中,揣碱做到一次用碱不酸不黄,还要做到面、盆、手“三光”,火候掌握恰到好处,蒸出的馒头又白又暄,刚出锅时香味扑鼻、松软可口,让人食欲大增。烙饼既能烙“死面”饼,又会烙发面饼,还会烙馅饼。擀面条粗细均匀、薄厚合适、筋道耐嚼,用不了多大工夫就把一家5口人吃捞面的面条擀好了。

学会了熬粥、做主食,只是做饭的一半功夫。炒菜是更复杂的技艺。这也难不倒我。洗菜、切菜、炒菜,切肉块、肉片、肉丝,剁肉馅,宰鸡、烫鸡毛、拔鸡毛、除内脏、分割鸡块,洗鱼、刮鳞、开膛、掏鱼鳃,拌凉菜、炒素菜、炒肉菜、炖肉、炖鸡、炖鱼,炸鱼、炸虾、炸丸子,拌饺子馅,打卤、炸酱,……对这些家常便饭,在我不大的年纪,就全都熟练掌握。

在我学做饭的过程中,绝非一帆风顺、一蹴而就,不知经历了多少失败,走了多少弯路,切破过多少次手指,父母给予我的,不是手把手地教,就是循循善诱地引导,即使烧干了锅、蒸酸了馒头,也从不过多指责,更多的是真诚的鼓励,即便是连我自己都并不满意的饭菜,父母也是赞不绝口,尤其是母亲,更是经常说“最爱吃小二擀的面条,小二烙的饼”。娘越是表扬,越增强我的信心、提高我做饭的兴趣,不知不觉中,做饭已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我成了家里做饭的主力。这几十年来,我从来不把做饭当成负担,而是当成有创造性的劳动,做饭的经验和兴趣非但没有因年龄的增加而丝毫减弱,反而与日俱增,还从中体会到为家人做饭有小小的“成就感”。我甚至认为,做饭这个活绝不仅仅是做饭,这个过程能有效锻炼提高一个人的动手能力,眼、脑、手统筹协调能力,以及营养膳食的科学运用、合理搭配的知识、技能,更有助于一个家庭的和谐、美满。

不能不敬佩父母的良苦用心和远见卓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