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 没养成就吃了—重82-85章节

有汁 2020-02-28 01:26:59

82.(83)

在昏暗的盥洗室里,路希听到了很多他做梦都不可能梦到的话,他觉的自己昨晚睡的确实太差了,都出现幻觉了。
  “爸也想过,恋父情节只是一时的,爸不该借这种便利留你,可爸没办法放你走,所以就让爸自私一回吧……不止自私,还挺混蛋的。”杜君浩自嘲的笑了笑,牵着忘了怎么反应的儿子往回走,“爸本想尽量别那么混蛋,等你长大一点再告诉你这些,可想来想去还是觉的不妥当,万一等不到那时候你就不喜欢爸了,事就不好办了。”
  懵懵懂懂的路希被杜君浩带进休息室,一言不发的看着眼睛深邃含笑,面容俊朗的杜君浩,半天才吐出一个字:“爸。“
  “嗯?”杜君浩把洗漱用品放回抽屉里,在桌子后面的转椅上坐了下来,看着儿子。
  路希道:“你酒醒了吗?”
  杜君浩笑着点头:“醒了。”
  路希道:“我做梦了吗?”
  “没有。”杜君浩的笑容又明显了一点,“过来。”
  路希绕过桌子停在杜君浩旁边,杜君浩转动椅子,把儿子揽到腿上,轻笑着问:“吓到了?”
  路希点头,又摇头:“我觉的我大概是误会了,你能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吗?”
  “太多了,爸说重点吧。”杜君浩亲了亲儿子的脸蛋,重述重点,“爸不结婚了,也不要孩子了,从今以后你陪着爸过。”
  路希看看杜君浩,又看看那扇拉着百叶窗的小窗户,还是觉的自己的理解方式有问题,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自己的感情可以得到回应,在他发现自己爱上杜君浩的那一天他的爱情就失败了,他一直用这种心态过日子,难受的都成习惯了,怎么可能睡一觉就把他梦都没梦到过的幸福变成现实了?
  杜君浩见儿子一脸恍惚,好笑之余,还有些莫名的心疼:“先不想了,爸带你去吃饭。”
  路希恍恍惚惚的跟着杜君浩离开了酒吧,虽然未到正午,可气温也很高了,外面的热浪扑在身上,大大的阳光刺着一夜未眠的眼睛,路希这下不止精神恍惚了,连身体都有点头重脚轻了。
  在一个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杜君浩的侧脸被很轻很快的啄了一下,杜君浩偏头看过去,就见儿子紧张的看着他,似乎是想看看他什么反应。
  “坐好。”杜君浩把儿子推回原位,重新绑好安全带,驱车上路,其实和儿子坦白自己的感情并不是一件易事,虽然他心里清楚这算是两厢情愿,可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被孩子一口一个爸的叫着,又比孩子大了那么多,那种“不管客观原因是什么,这事儿他做的很畜生。”的感觉估计短时间之内很难消失,好在孩子的反应呆呼呼的,没给他更多的心理负担,他才能顺利的把想说的话说完。
  迟来的早饭差不多在午饭时间开始的,路希下午两点有一堂课,路希忘了,但杜君浩记着着,儿子的课程表他早就背下来了。
  “还迷糊着呢?先回家洗个澡清醒清醒爸再送你去学校吧。”
  路希愣了愣,央求道:“我能翘课吗?就这一次。”
  杜君浩想了下就同意了,路希这心不在焉的状态去上课也听不进去东西,不去就不去吧。
  父子俩从餐厅出来就直接回了家,路希一进家门就对上一张没有表情但怨念深重的狗脸,可惜路希分不出心来安抚它,也没时间安抚它,他进了门就被杜君浩赶去洗澡了,杜君浩想,总这么晕乎乎的可不行。
  杜君浩正在找自己的换洗衣服,房门忽然被推开了,显然刚从浴室出来的路希在门口站了几秒,然后扑上来给了他一个熊抱。
  杜君浩既是无奈又是好笑:“你打算什么时候恢复正常?”
  “回来之前就正常了。”
  “那你不去上课?”
  “幸福来的太突然,患得患失很严重。”
  “……”
  两只胳膊都缠在人家腰上的路希有点不好意思但又很认真的说:“我怕你不见了。”
  路希以为杜君浩会笑话他,实则没有,杜君浩揉着他湿乎乎的头,温声承诺:“不会的,先去擦头发,然后睡午觉,有什么事醒了以后再说,嗯?”
  红着脸和尖耳朵的路希“嗯”了一声,在杜君浩的嘴角上啄了一下,看了看杜君浩的反应,又啄了一下,再想琢第三下的时候被杜君浩拎着擦头发去了。
  “爸,我不困。”弄干头发的路希还是不肯去睡觉,他担心一觉醒来发现现在的一切是个梦。
  “不困也睡,眼睛都出红血丝了。”杜君浩把趴在儿子膝盖上的小猫提溜到一边,带着儿子进了卧室,还没被花卷视为家中成员的小猫只好往家中的制高点爬,不为狙击,只为不碍花卷的眼。
  “爸,我不懂。”智商恢复了一点的路希心里开始疑惑,“你不是特别反感我的……为什么又能接受了?还接受的……”这么彻底,彻底的让他觉的自己像在做梦一样。
  “不是反感,从一开始就是担心,这条路不好走,池洋就是个例子,连他那种脾气都能被逼的进疯人院,你说爸能不担心你吗?”
  路希怔了怔,特别失望的“哦”了一声,原来是为了保护他啊。
  杜君浩一见儿子那迅速黯然下去的眼睛就知道他误会了,他把儿子捞到怀里,亲了亲孩子失落的脸:“你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偏在这件事上断章取义呢?爸是舍不得你受苦,但如果只是舍不得,爸是做不出这种有违伦常的决定的。”
  路希微偏着头,一瞬不瞬的看着杜君浩,杜君浩道:“爸收养你的时候确实是想把你当儿子养,甚至连你未来的生活都帮你想过,可养着养着爸就不愿意你长大了,爸怕你翅膀硬了飞了走,怕的草木皆兵的,谁跟你走的近一点爸就觉的受到威胁了。”杜君浩用手遮住儿子的眼睛,在他耳边说,“爸喜欢你,明白了吗?”
  耳边的声音停了下来,路希眨了眨眼睛,眼睫扫过杜君浩的掌心,他把遮住自己的手拉了下来,发现杜君浩的神情还是沉静从容的,但颧骨那里颜色比往常深了一点。
  “好了,睡觉吧,听话。”杜君浩有点怕了儿子这双眼睛了,太黑,太亮,太专注,就像能看到他心里最深处似的,让他有种无所遁形的无措感。
  杜君浩起身要走,路希叫了声爸,从后面抱住了杜君浩的脖子,在他耳边说:“你还是不知道你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不会虎头蛇尾的,即使我想那么做我都做不到,爸,你也答应我一件事,你也要善始善终,不要中途反悔,我,我承受不起。”
  只要一想到得到再失去的可能性,路希就忍不住颤栗,那会比从始至终的求而不得更苦,那样的打击会让他崩溃的,就算他像蟑螂一样顽强,也不会真的怎么打都打不死,他的承受力也是有限度的。
  “好,爸知道了,爸答应你。”杜君浩拉开儿子紧紧抱着自己的手,转身把孩子抱在怀里,安慰似的拍抚孩子的后背,在他的额头上亲吻,柔弱但其实比大多数人都要坚韧的孩子好像要哭似的眼睛让杜君浩心疼,他一直觉的世上不存在感同身受这回事,刀不扎在你身上你永远不知道有多疼,但这一刻他体会到了儿子的感受,那种获得巨大的幸福之后的患得患失,觉的自己无论如何都承受不了坏的结局的心情,从孩子的话里心里传递了出来,因为太过强烈所以连心疼着孩子的自己都被影响了。




84.

  突如其来的幸福引起的患得患是可怕的,哪怕得到了再三的肯定,可有的时候路希还是觉的不真实,他和杜君浩朝夕相处了两年多,不能说的秘密有过,无奈的争执有过,坦白自己的内心也有过,但他从来没有发现过杜君浩的性向有问题,他心目中的杜君浩是个彻头彻尾的直男,直的一辈子都没有弯的可能,然后这样一个人忽然坦白他不仅弯了,还是因为自己的养子弯的,这简直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杜君浩的失眠症在前些天就不药而愈了,现在换路希失眠睡不着了,凌晨两点醒来,翻来覆去一个多小时,越翻越睡不着,还有点想抽烟,上一世他只有工作非常忙或者压力非常大的时候才抽一点淡烟,杜君浩的烟对他来说太冲了,而且他也不敢去拿,他那缜密的老爸一直有意无意的提防着他学吸烟,所以烟啊打火机啊一类的东西都是放在杜君浩房的卧室里,他不敢去偷。
  路希在抽屉里翻找了一阵,发现一根棒棒糖,还是上次挨打的时候诊所老板送的,天气这么热,糖果居然没有融化,路希剥了糖纸,用糖果转移注意力,糖吃完了,看了看时间,才三点多钟,距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呢,实在睡不着,他去卫生间漱了口,然后拎着枕头推开了主卧的房门,几乎没有发出声音,不过杜君浩的敏锐性已经在服役时锻炼出来了,他才推开门,杜君浩就醒了。
  “回去睡觉。”昏暗中的男人用没有商量余地的口吻下命令。
  路希停在门边,抱着枕头看他,不言不语也不走。
  也就两分钟吧,或许都没有两分钟,杜君浩叹了口气,无奈的要命:“上来吧。”
  他不是没见过难缠的小孩儿,也不是没有和他们过招的经验,可对上自己儿子,他却没辙了,这个看着软乎乎的,很好摆弄的小兔崽子,总有办法让他让步,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吧?
  路希放好枕头,安静的躺下,抱住杜君浩一条胳膊,连续几天晚上他都这么干,杜君浩不是没赶过他,但只要他不声不响,装死到底,杜君浩就没辙了,当然杜君浩也不是无底线的妥协,如果他做出比亲吻过分的举动,哪怕只是有一点点过分,杜君浩也会把他提起来,送回他自己的卧室。
  其实他倒不是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他只是心里不踏实,想借着做点什么的方式让自己安心一点,于是问题来了,他的年龄,虽然他的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证明他已经年满十八周岁了,可杜君浩觉的那是随便填上去的,不算数,他只相信他自己看到的,而他看到的他也就十六岁,所以想做点什么的话就再等两年吧。
  两年很长呢,路希惆怅的想,明明就快三十的人了,却被当成未成年对待,无奈的他一想起这件事就直咬熊耳朵,如果那只泰迪熊有生命的话估计早就跳起来抽他了。
  就算睡在杜君浩身边,抱着杜君浩的胳膊,路希的心还是没办法彻底踏实下来,他总担心不知道哪次睡醒之后,他拥有的这些或者说一切就没有了。
  尽管路希安静的除了呼吸声就不会发出其它声音了,可杜君浩从他的呼吸声就能判断出他那颗小脑袋还在活跃的胡思乱想。
  杜君浩抽出被儿子抱在怀里的胳膊,垫到那颗小脑袋下面,另一条胳膊搭在孩子身上,用自己的身体给孩子环了一个保护圈,语气很是无奈:“跟爸说说你怎么才能安下心来不再东想西想?”
  路希想了一阵,苦恼的说:“没办法,只能慢慢适应。”说完又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能结婚的话也许会好一点。”
  房间里诡异的静了一阵,杜君浩控制不住的笑声响了起来:“你那个小脑袋里都在想什么?”
  无地自容的路希把自己缩进了蜗牛壳里,臊的脖子根都红了。
  杜君浩贪凉,卧室里的空调开的有点低,于是早上起床就变成了一件尴尬的事,被当成被子用了一夜的杜君浩身体会有反应,所以杜君浩会在小兔崽子睡醒之前起床,冲完澡之后再去晨跑,回来再冲一次,偶尔杜君浩也会想,两年确实不短。
  醒来没有看到杜君浩的路希会下意识的喊一声爸,不管得不得到回应,这迷迷糊糊的一声都会喊出来,喊完才去看时间,由时间判断杜君浩应该在哪。
  明天就要正式放暑假了,路希今天有考试,杜君浩怕路上堵车,特意提前了半小时送儿子去学校,一路还算通顺,到达学校时距离考场开放还有点时间。
  “爸,你有什么感想?”路希示意杜君浩看车外。
  校门前的树荫下,陆邵正在和苏夏说话,陆邵的脸黑了吧唧的,没点笑模样,苏夏静静听着,偶尔才插一句,可陆邵的情绪会因为他的一句话甚至几个字而懊恼,甚至激动,而苏夏的态度始终如一,安之若素的让人想咬他。
  杜君浩问路希:“他们以前就认识?”
  “不认识,苏夏送了我那个娃娃之后就认识了,然后很快就混熟了,不过陆少很不喜欢苏夏,苏夏总是逗他,就像逗自家养的小狼狗似的,逗急了再给他顺毛。”
  杜君浩仔细的观察了下陆邵和苏夏的互动,忍不住笑了:“还真有点像。”笑过之后偏头看着儿子,“你想说什么?”
  “说……你自己看吧,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杜君浩看着儿子笑,眼底的笑意带着宠溺,眼睛深邃迷人,路希勾住他的无名指晃了两下,如果上一世的枉死是为了遇见这个人的话,那上一世的路希可以瞑目了。
  傍晚时分,路希接到了杜君浩的电话,杜君浩晚上有事,不能来接他了,让他打车回家。
  路希“哦”了一声,又道:“陆少请我和摄影师他们去他的住处吃饭。”
  “你答应了?”
  “还没,所以他们三个的头都挨着我的手机,全神贯注的等你答复。”
  杜君浩失笑:“去吧。”
  三人齐声道:“BOSS开明。”
  杜君浩忍俊不禁,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变成BOSS的。
  结束通话之后,四人三辆自行车,准备出发,然后苏公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往陆少的自行车上一坐,笑着说:“聚餐吗?带我一个吧。”
  潘达:“元芳,你怎么看?”
  摄影师:“回大人,请客的不是下官。”
  坐在摄影师身后的路希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们先走吧。”
  三人意见统一,骑上自行车走了。
  “有你们这么做兄弟的吗?!”陆邵谴责完三人,又去怒赶苏夏,“你给我滚下去!”
  其实陆邵的脾气还不错,但因为家人的缘故,他在面对恶趣味的人时特别容易炸毛,可悲的是他偏偏拥有吸引这类人的特质。
  摄影师疑道:“小不点,苏夏不是在追你吗?”
  潘达同样费解:“为什么他一直缠着陆少啊?”
  路希差点被风呛着:“谁告诉你们的?”
  摄影师:“你说他追你的事吗?你不知道他是咱学校最低调的名人吗?名人是没有秘密的。”
  路希纠结的问:“你们不觉的一个男的追一个男的很奇怪吗?”
  摄影师:“少年,你至于无知到何谓同性恋吗?”
  路希:“……”
  潘达:“不是无知啦,小不点的意思是我们太淡定了,对吧?小不点。”
  路希:“……”
  摄影师:“其实我们不淡定,我们只是惊讶过了,刚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我们的反应是‘天辣,咱们学校居然有恋童癖,太可怕啦,妈妈,我要回家!’这样的。”
  潘达疑道:“小不点,你怎么不说话了?”
  路希抱着混乱的脑袋腹诽:我在想我爸躺着也中枪。
  陆邵气咻咻的跟了上来,三人循着强大的怨气去看,发现一身贵气的苏公子坐着陆邵的破自行车,愉悦惬意。
  三人互换眼神儿,一致的莫名的觉的陆邵有点可怜。




85.

路希坐在阳台的椅子里吹风,温吞吞的风吹起来并不舒服,但可以让酒气散的快一点,他喝了一点苏夏让人送来的红酒,不至于醉,微醺而已,他只要在家长来接之前把酒气散掉就可以了。
  其余的人还在喝,谁都没想到看上去不显山不露水的苏夏酒量那么好,陆邵原本在酒桌上撒口恶气,结果气没撒成,还让人家灌的舌头都快不会打弯了。
  “我觉的你很怪。”
  路希循声回头,看着喝了许多酒但却没有半点醉意的苏夏,心想,真巧,我也是这么评价你的,嘴上道:“这话怎么说?”
  “明明是小朋友却长了双成年人的眼睛。” 苏夏在另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偏头看着脸色酡红的长发少年,“你这么敏锐,应该知道陆邵的心思吧?”
  酒精让路希有些懒散,语速也较往常更慢了一点:“我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一个人身上了,拿不出太多心思去注意别人,如果你不出现的话,我也许到现在都不知道。”
  “你有办法断了他的念想吧?为什么不去做?他是你朋友不是吗?”
  “他是我朋友,我也很在意我的朋友,但我觉的他的问题他自己可以解决。”
  “这话怎么说?”
  “陆少很善良,保护身边的弱者就像他与生俱来的本能,我觉的他被这种本能误导了。”
  苏夏沉吟了半晌,不确定的问:“没人帮他他能弄清楚吗?”
  路希揉了揉眉心,吐出一口酒气,笑了:“应该可以,陆少拥有全宿舍最聪明的脑袋。”
  “你们宿舍也就你一个脑子比较正常,他们三个的智商都是拉低水平线的,能聪明哪里去?”
  路希没有在意他稍显恶意的评价,只睨着他那张并不严肃但却让人觉的淡漠冷清的脸道:“你注意他多久了?为什么用接近我的方式接近他?”话落路希兀自摇了摇头,“不,我不应该这么问,我应该问,你为什么用刺激他的方式接近他?”
  苏夏双手交握垫到脑后,神情淡漠,语调慵懒:“他很好相处,爱交朋友,但我不想和他做朋友。”
  小桌上的手机嗡嗡作响,路希接起,说了两句话就挂断了,而后从口袋里拿出一颗薄荷糖,把糖含进嘴里之后他才开口:“你比我更怪,我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比较早熟而已,而你的思维逻辑既另类又恶趣味,还有,你看大部分人的眼神都像在看猴子,猴子蹦跳的再欢你都看的百无聊赖,在你因为一点突如其来的兴致或者某些原因戏耍了某只猴子的时候,你心里说不定还会觉的那只猴子应该荣幸。”
  苏夏不置可否的看着他,脸色一如往常,沉静中透着淡漠。
  路希像是想笑又像无奈似的说:“我现在在你眼里就是只自作聪明的猴子吧?”
  苏夏淡道:“小朋友就该有个小朋友的样子,就像……”
  “就像你送我娃娃的那天是吗?”路希接口,笑着说,“你当时是不是觉的我蠢的特别可笑?你很想笑吧?”
  苏夏回忆了一下路希收到娃娃时的反应,兀自摇了摇头,他当时确实觉的路希呆呆蠢蠢的,但没觉的他蠢的多可笑或者多有趣儿,还是陆邵比较好玩,既爱炸毛又好哄,弄的他看到那条大尾巴就想上去踩,不踩就浑身难受,好像踩狗尾巴会上瘾一样……呃,也许已经上瘾了。
  过了一阵手机又响了,两声之后就断了,路希知道杜君浩到了,他没打回去,和苏夏说句下次聊吧就离开了阳台。
  “忘了提醒你了。”路希去而复返,笑着对苏夏说,“陆少人好待人也好,你适度的欺负他一下他是不会和你计较的,但要适度,过了线你就只能去他的黑名单里待着了。”
  “谢谢提醒。”苏夏回的相当随意,但路希还是敏感的察觉到了他眼底的不悦,那是一种类似于被冒犯的冷意。
  “我是好心啊……算了,是我多事。”路希无奈的笑,难怪没人愿意和这位小公子玩儿,难沟通、戒心重、思维另类、还很恶趣味,这根本是个怪小孩儿,陆少被他关注上还真是够可怜的。
  路希拎着自己的双肩包下了楼,散了半小时的酒气,还吃过薄荷糖,他觉的味道应该去的差不多了,但一上车就被闻出来了。
  “喝了多少?”
  “一点。”
  杜君浩还要说话,路希趁着夜色浓,没人经过,吻住了那张准备斥责他的嘴,应该散了的酒劲有点后涌,路希晕乎乎的想,嘴唇真软。
  “老实点。”杜君浩把儿子拨正,用安全带固定住,在他头上敲了一下,这小兔崽喝了多少?都借酒撒风了。
  被安全带绑住的路希像条虫似的蠕动了两下,摆好舒适的姿势之后就安分了。
  车子一路平稳的开到自家楼下,杜君浩停好车,吩咐昏昏欲睡的儿子下车。
  路希背上双肩包,推开车门,等杜君浩绕到他这侧之后伸出两条小细胳膊:“背背。”
  杜君浩驻足,偏头看着儿子。
  路希执着的伸着胳膊:“背背。”
  杜君浩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转身背对儿子,小兔崽子手脚麻利的扑了上来,用脚一蹬车门,小爪一挥:“回家。”
  杜君浩一边往单元楼走一边说:“以后一滴酒都别给老子碰,听到没有?”
  路希蹭着他的后背笑,其实他不用整天患得患失,这个人是他爸,他们既是父子也是情人,就算有朝一日爱情淡了,亲情也能绑着他们,这是双重枷锁,比单有爱情的关系坚固的多。
  “爸,暑假我想回老家,我爸妈的祭日都在七月,我想去看看他们,告诉他们我过的很好。”
  “好,爸陪你回去。”
  路希闭起眼睛,低声呢喃:“爸,我爱你,你不知道有多爱,不过没关系,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好,爸等你。”杜君浩背着儿子向家的方向走,未来的路还有很长,没人能保证一帆风顺,也不可能一帆风水,但他会尽我所能的护着儿子走下去。

 

长按二维码进入游戏


长按上方二维码赞赏❤


互动

在留言区留下你们想看的小说(具体类型),我会尽力帮大家找。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壁纸,别忘记了要干什么哦,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