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学 ] 之刘欣华在16年1月19日联盟和唐冠年会上的发言

中数信安联盟 2018-12-05 16:39:07

由主任到主席,体现了我们中国的民主和法制化建设的进程,主席呢就是委员会,叫普通同志,叫搞协商,主任呢就是说了算,从副主任到主任,干了十多年了,作为联盟一个委员会的主席团的召集人,干了一年多一点,争取在这个一年工作的基础上,带领着主席团和联盟以及各委员会、各组建团队通过今天这个年会,这个报告会能够取得我们联盟人和联盟的支持、关心、爱护我们的各位领导的嘉宾的任务。

今天如果让我做这个总结发言的话,我认为趋势和格局已经成了,成绩比较大,应该说是很大,超出我们的想象。但是呢,问题也很多。在于旭阳秘书长代表主席团做的这个报告中,就问题我们应该是不断的总结分析,在这个工作报告中都已经体现出来了。但是今天我感觉我们这个大开放、大合作,这个按照我们“十三五”规划这个新的发展宗旨,我们联盟的开放程度还不高,为啥呢,不舍得把这个工作报告,给大家发下去,这个报告,我昨天晚上说应该是人手一份,让大家都好好看一看,给我们提提意见,找找问题,找找不足。如果是有可能的话,我这个主席团的召集人,我提议,如果是联盟秘书处和我们的保密和安全委员会,如果认为这份报告,不涉及秘密,不涉及我们的核心利益的时候,可以给大家发一发,可以在网上公布一下。因为现在我们毕竟网络安全法马上要通过了,国信办也约谈了百度了,这个网上说,李彦宏你不改变,百度也没法生存。

所以我们安全与服务并重,通过信息公开,来实现我们的政务公开,和我们的社会事务全公开,同时通过我们的法制体系建设,能够保护,按照我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按照我们中国共产党的党章,按照联合国的宪章,能够保护好公民的基本权利,建立一个公正、开放、有序、规范的一个新的常态,总结发言呢,我根据由领导创建联盟,以及推动和组织联盟的新常态发展,同时能够靠创新驱动来促进联盟的整个经济社会和我们的组织事务的发展,我们结合我们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及我们学习了历次的中央深改组和党中央国务院以及相关部门的政策、体会,重点讲三点。

一,就是按照我们深改组和中央政治局学习,习总书记亲自主持,要把握住新常态,新常态,总书记新年的第一次地方视察是在重庆,讲要“认识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把握新常态”,就是我们的认识论,中国和全球的历史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全面的变革和创新的时代,所以,在十八大,刚开始开完新闻发布会,李克强总理说我们按照一条主线,就是叫全面转型升级,重点新常态就是三个主题词,就是一个全面,第二是转型,第三是要升级。如果是不单独的像清朝的李阁老,李鸿章说的“纸糊的”,修修补补,敲敲打打,这是不行的,所以必须是从思想全面创新驱动战略,一定从思想创新、价值创新、生产力创新和生产关系创新,以及我们的生活和服务模式创新上,按照一定要全面华丽转身,对按照我们这个继承、改革、发展这么一个指导思想,要对旧常态、旧秩序做一个完美收官。


今年我们今天国家统计局公布了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国内,现在不能叫国民了,叫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6.9,这个6.9,用习总书记的话说是主动调结构,实际这个6.9的贡献在旧的常态,在我们的产业模式,经济结构,流通、交通、能源、消费以及我们的政府和社会治理方式上,实际是拖了我们6.9的后腿,对新经济新常态的贡献率要远远超过11%,甚至能达到20%以上,但是呢,一旧,一新,一冲突,我们保证一个6.9,今年2016年,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有人的声音说今年日子更难过,我们是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讲究辩证法,难过,是相对于旧常态,如果你继续坚持下去,仍旧还很难过,甚至是更难过,非常难过,对这个新常态,主动转型升级的一定是很好过,好过的很,轻松的很。

但是我们的认识,大家一定要认识,一定要全面创新驱动战略,能够弃旧投新,改旧立新,大化革新,全面创新,一意维新,周隋旧法,弃旧迎新,要汤武革命,应天顺人,“革命”这个词虽然比较硬,所以上一届(政府)我们提出建设创新型国家,到胡总书记提出,建设创新型社会,学习型政党,到我们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政府。按照全面创新驱动战略,靠创新驱动,靠内生动力,把创新就是革命的代名词,创新就是颠覆啊,就是我们的马克思主义原理“否定之否定”,辩证化的,没有创新就没有未来,有创新,才能实现我们美好的理想,这是我们讲的认识论。

按照习总书记政治局学习和深改组要求,这个指导思想,全面深化改革思想,就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一定就是要按照变革,按照“否定之否定”的这个辩证唯物主义,认识经济规律、社会规律和自然规律,也就是宇宙法则,按照我们的富国富民的要求,按照我们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变革要求,要建立我们的具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人民主体性和本体性特征的新的价值体系,用习近平总书记在出访英联邦英国的时候,他说了“我们不走小道”就是不走华尔街么,华尔街就是走街串巷,我们不走小道,要走阳光大道,康庄大道,我们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有邓小平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发展和创新,在“两个全面”基础上,要走一条大道,公开、公正、公平到公允,公允就是我们的共和,大家都合适,所以这样呢在这样在我们这个认识论的基础上,一定按照全面转型。

前天有一个新闻,中央说,煤炭协会,(当然还有我们原来的顾问),其中煤炭工业协会的好多领导到我们商务委员会的办公区大观园去调研,当时呢我作为一个后生晚辈啊,和他们也产生了激烈冲突,就是说他们减产限能啊,很想不过,所以很多处长啊都40多岁了50多岁了,怎么转型啊,实际上我说前天还是昨天昨天,中央说煤炭过剩20亿吨同时提议中央对煤炭要进行保护,中央说不保护,要25亿吨必须减产限能,按照市场机制来进行结构性的改革,所以这个就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历史潮流浩浩汤汤,顺之者兴,逆之者不好。

是吧,所以我们就是一定要自觉地,主动地投入历史发展的潮流,顺应历史潮流,抓住历史创造未来的机遇,铸造新的具有未来决定性意义的历史丰碑,(掌声打断)此处有掌声。但是呢我们叫改革不叫革命,叫创新不叫颠覆,什么概念呢,就是我们要有一个承前启后的关系,就像我们这个年会,我们总结好2015年,布局好2016年,谋划好十三五规划,按照十三五规划搞好“双百工程”的第一个建党一百周年。

认识论之后要有方法论。方法论,我们党中央国务院,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已经为我们提出了一个非常好的方法论,就叫由全面深化改革,认识新常态以后要干什么,要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提法很策略,也很精准。供给侧,一个供,一个给,一个侧,侧边的侧,还有供给侧,但是结构性改革,结构性改革是我们的全面深化改革的题中应有之意,但是供,为什么要从供给侧呢?

在2015年年底,中央又出台了建设法治政府2016到2020年纲要,明确提出了,在李克强总理十八大之前的预备会上,提出了“四个分开”,然后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政策法规,就是按照法治政府,要求政企分开、政社分开、政资分开和政事分开。原来我们顾问崔部长,领着我去拜访有些省的领导的时候,我们提出了这个想法,有一个省长,不假思索的反应,这都是政府的事儿,你们怎么能干?好啦,那个时候由于我们年轻啊,不敢说,我们说有机会我们再汇报。这样呢,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中央明确建设法治政府,叫政企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政资分开,全面深化改革对政府就是三句话,“立正!稍息!靠边站!”

立正,就是把你自己要走正,整治执政之事,政治要反四风,反官僚主义,反特权主义,反形式主义和反奢靡之风,我想以后还会有一个反,就是反买办主义。政府不是买办政府,政府是法治政府和服务政府,但首先是服务政府、阳光政府,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让人民享受到公平和正义,公平和正义是比阳光更重要的东西,所以,这一届政府,通过政策调整和立法、司法、法制建设改革,一定要是政府采购公共服务兜住底,公共服务均等化实现公平和正义,社会保障一体化,所以一定要按照法治政府、服务政府、阳光政府去建设,要立正,用总书记在群众路线说“(要正衣冠)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我想,原来还有句话,叫“睡睡觉”。

所以要“稍息”,稍息这个词就是按照中央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用毛泽东思想,我们打东北战役的时候,刘少奇、高岗、林彪、罗荣桓跟中央建议,说美国支持国民党,用飞机输送物资和人员,要占领大城市,毛主席说,“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这个供给侧,从侧面迂回包抄。稍息就是,我们用习近平总书记三年前说,我们不再用GDP论英雄,也就是说,让那些省长、部长大人们、市长们要休息休息,并不是说,要夺你的权,就是要稍息,不再以GDP考核你,不以GDP论英雄,也就是说稍你微喘口气,便于你“今天我表现很好,要到山东省去做一个市长,就得抓投资、抓大项目,为了保这一票不漏”所以稍微喘口气。

第三,靠边站,就是把路让出来。我们联盟去年成立的时候,也遇到一个瓶颈,就是当时我们原来刚才王晋杰局长工商局王局长说,你们有没有主管单位啊?这个,实不相瞒,我们一直隐瞒着,隐藏着,在五月,在联盟成立之前,还真有主管单位,但是呢,联盟成立之后啊,根据去行政化简政放权,根据简政放权334号文件,去行政化,取消主管单位,所以在取消在这个文件,这一年来,很多人也来找我们,要拉我们入伙,但是呢我们在大观园搞了不下20次的学习,其中我们有一个专题,就是延安精神学习,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部分,就是延安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它既然不需要简政放权,所以我们在去年的时候,本来科技部科协作为第一个主管单位,要出文件出邀请函在人民大会堂成立,但是我们中间很多人啊,一会儿他有关系,一会儿他不用花钱,一会儿又怎么着,搞的吧,多头管理,弄得我这个,本来我要干秘书长,无所适从,最后呢,临到末了的时候,人家要潜规则,所以呢这次习总书记说要用“明规矩”代替“潜规则”。当时建立我们说,决定权还是放给80后的同志们,最后呢人家用两万两千块钱,好像资料费掏了两万六,在这个威斯汀成立了,下午一点,这个12:40结束的,1:17分,中央人民政府要闻公告发布了。

这次就是什么呢,当然这次呢我得要批评一下旧常态,我本身也是旧常态中人,也是迷信权力和关系,有时也是熟人好办事儿,当然呢这次有我们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等我们拿到批文的时候准备开,但是呢19号又没时间,没地方,要推迟到24号25号,我们要信任主义立四海啊,诚信一生,说多会儿开就多会儿开,但是呢,一周年庆典在APEC,具有国际性,我们这个联盟一周年啊,叫中国,中国要体现北京精神,北京模式,所以我们叫天作之合呀,就是要放在北京,体现我们的北京精神啊,来开这个联盟的年会,我想,我们先把自己的事情搞好,搞好我们的本民族本人民的自己的群众性的东西,再搞这个国际化的很好,而且,本来提议呢我们联盟的年会应我们的战略投资者的要求,本身是计划九号开,最后呢说投资要晚一点,战略投资还要到位,一到位还要办手续,要求我们19号18号开新闻发布会,年会呢本来我们没想在人民大会堂开,就说年会就是要给大家报告报告我们收了多少钱,办了多少事儿,拉了哪些人,然后呢,2016年,我们怎么去完成2016年的工作,对投资者负责,对合伙人负责,对这个客户负责,基于集约化的几个考虑,把这个发布会和年会搞到一块儿,同时还有按照中央有关的要求,在九月份还要求我,我们搞一个国家级的开放的论坛,但是我们经过斟酌以后呐,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论坛放在明年春节,就是2016年3月份之后,等我们的十三五规划,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形成我们纲领性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后,我们再搞一个国家级的国际性的开放的体现普适性的这么一个论坛。

所以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年会,就是一个汇报,一个总结,一个分析,一个制定目标,同时呢,今天又因为我们联盟大家第一年,所以应该有个审议程序,我想应该在联盟第二年年会的时候,一定要刚才用我们联盟的工作报告,一定要规范,给大家做的报告,大家要评议评议,这个就是成了一言堂了,不代表我们的信息化社会特征,不代表我们的开放性特征,所以这个按照我讲的这个问题啊就是方法论上一定要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不仅仅光做供给侧,供给侧就是渠道建设,渠道建设,但是呢今天我这个首先还得给大家做个检讨和自我批评,这个路上有点儿堵,就是我们这个供给侧改革在渠道建设上,也就是说旧的东西不要动他,叫他按照市场机制自主自愿的引领到,走到新常态来。

但是我发现,路上有点堵,路上有点堵,就得用习近平的方法论,习嘛,就是如果把这个习再稍微调整调整方向就是刀刃,就是要进行切入点,而且一定要进行定向突破,定点爆破,有些东西还是要动刀子出重拳的,用李克强总理的在东北的座谈会的话说,“对旧常态、旧格局、旧秩序还是要动刀子出重拳,要做做手术”,要不有些东西你不弄他他下不来,这个有些服务机关,做的像衙门一样,所以老百姓办事儿难,所以通过信息化,然后实现生活和服务的平面化,改革永远在路上,通过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先完成扁平化,不要让我叠床架鼓,一站式服务,精准服务,所以结构性的这个改革,大家不要对我们本次的全面深化改革有任何幻想,改革没有例外,不存在权力斗争和路线斗争,是这个自然规律和价值规律在起作用,内在规律起作用,是进行系统性的改革,但是要先调结构,调结构,通过创新驱动稳增长。

但是呢我们的内需动力,我们的这个按照需求供给侧重点精准的把握好需求端,但这个说法很快就学术界理论界转成中央的叫法就叫做需求侧,什么是需求侧啊,就是说旧的需求仍旧保持,就是我们以前的旧时代的大家已经习惯了吃馒头、吃花卷、吃油条、喝豆浆,这些需求还是有的,但是呢80后,对我们十八大确立的这个要建成7亿的中产阶级,就是3亿中产,他喜欢就是喜欢吃面包,喜欢喝咖啡,这个我们要把握这种基本需求,做好供给侧,做好供给,供给呢也不要非要打通原来的渠道,这是政府改革的任务,按照四个分开,是全面深化改革任务。你联盟就按照服务,按照是企业,按照其他组织,按照市场机制,搞好你的渠道,但是渠道,你比如说海尔,海尔原来是卖冰箱的,但是他的销售网络服务体系遍布全国,战略布局全球,我们可以利用现有的渠道,就是新和旧要合伙,要搞合作,叫开放合作嘛,共享发展,也就是说这个但是目标是干啥,你不能老用这个渠道,要搞结构性改革,也就是说我们信息化,信息化就是我们的平面系统,在2017年,全面基础的格局建成之后,你的这个旧渠道就没有用了,为什么呢,市场机制是将就成本和利润的,利益的,就是说我们形成的边际成本,管理成本,一切的服务成本的趋向为零的时候,这个旧常态自然就废弃了。

就像原来河北省的直隶总督府是在保定,在天津,以后就放在新加坡,因为这个保定不好弄,官僚比较多,石家庄是我们解放了,共产党解放的第一个大城市,在石家庄中心建一个省会,所以我们就是就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旧的按照市场机制,不靠计划经济,不靠政治改革,不靠枪毙,不靠破坏,我们靠引导。但是呢,要立刻因果。立刻因果什么概念呢,就是你的需求,新需求,要精准的认识和把握新的需求,你看山西省,中央第一个全面深化改革综合配套的全省的一个城市,这供给侧改革结构性改革搞得不好。

我们在前年,5月19号搞这个分析会的时候,国务院办公厅,山西省政府很快就发布了,不到十天,就发布了一个支持性文件,就是促进信息消费3000亿,但是呢,这个钱没用,没用,没有花出去应该说是,就是说这块为啥呢,就说没有把握好这个消费终端,没有把握好这个公共服务,没有把握好这个民生,单纯地还是以投资和以项目,这样呢就是说搞得不好,我们东北振兴老工业基地,十年前也是以投资和项目拉动。

所以按照中央这个消费拉动内需,这个政府采购公共服务,公共服务均等化和社会保障城乡一体化建设这一块儿,由习近平书记讲的我讲了不下十次以上了,就是我们要未来十年,主要以拉动内需为主,内需,我们民生和公共服务是最大的内需,民生是最大的内需,所以我们这次十三五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了就是补短板,减成本,三去,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就是我们这个很多以房地产为龙头拉动的这个信贷资本和信贷资产,都要给他去杠杆化,但是呢他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大家一定要搞好这个悬殊效应,正弦趋向反应曲线。但是呢我们一定要搞好证券,然后让旧常态慢慢的螺旋式的抛物线式的,用总书记的话说就是螺旋式的慢慢的下降,不要跌的很难看,不要跌成粉身碎骨,因为这里头还有很多有益的东西,所以我们一定是按照全面深化改革,按照系统构建精神,先搞好渠道建设。

渠道建设对政府改革就是简政放权,对我们的生活系统、产业系统你没有必要再去从头搞一套,就直接按照世界是平的,就是一定要搞平面化,你不要再去搞一些“叠床架屋”的工作啦,那些会增加你的成本,而且你有事儿也找不到党和政府了,为啥呢?原来有事儿要找党,有事儿要找政府上访,法治政府啦,你找不着他了,他又喘口气儿他又立正稍息他靠边站你别找我啦,我只做服务政府和法治政府,现在我做第三方,我做政府服务既要还要做监管,到十九大二十大的时候,监管都不给政府了,叫第三方监管啦,法律体系还要发生大的变化,所以大家一定要认识好把握好工具论。

工具论就是要在整个社会改革,经济宏观体系改革上要搞好需求侧,搞好渠道建设,就是你得一定要是侧面动,用我们原来共产党的军事战略,就是迂回和包抄,我们今天这个节目主持人好像也叫包超是吧,就是迂回和包抄的策略,但是呢要把握住需求,需求呢就是新需求,旧的需求要维持,新的需求要创造、要开发、要引导、要实现,所以我们这个这样就是说方法,认识论和方法论上,就是要先从,先从动刀子入手,要搞切入式改革,要搞迂回式,但是迂回不是方向改变,所以我们到了这个工具论,是搞什么呢?发展新动能,我们认识论讲到新常态,方法论要搞需求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到了我们的工具论,靠五大动能。

工具就是建平台,一个问题还要建,这个量子研究院,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潘院士潘教授说,未来真正实现就是点对点的精准服务,我们今年2016年中央的一个战略部署要实现一千公里以上的精准的无介质的量子通讯,这个所以我们搞这个联盟啊,既要存旧也要立新,五年之后现在的这些数据终端啊都基本上淘汰掉了,这个2005年,联想是巨亏,是吧,他这个收购了IBM,给人家5亿美元,IBM搞了个“智慧地球”,我们搞了个渠道,但是呢这个联想也很适应需求,它成立了神舟集团,搞技术创新、人才服务的带动,利用现有的渠道,也要进行,也是调整在路上,革命在路上,创新在路上,所以我们一定要靠全面创新驱动,靠五大动能。

刚才我们的报告中还有领导都讲过了,一定是要按照创新、开放、共享、绿色,还有什么来着?(协调)按照五大动能,但创新是驱动,开放,但是我们得开放,不能封闭起来,封闭起来关门搞社会主义是搞不成的,这个世界普遍联系,但是按照共享精神,这个政治协商, 政治商讨共和,这个经济和财富成果,要搞共享,共享要有一个好的分配渠道,所以我们说重点要搞好消费模式。消费模式,这个一个体现我们的普适性,首先补好短板,把公共服务要普及到每个人,每一个家庭,每一个社区,每一个区域,再就是按照这个绿色,就是一定要生态文明建设,我们一切生产发展的目的,都是为了让人过得更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以社会为主义,资本主义价值观,就是以资本为价值观,所以我们新的需求经济学和供给经济学上和货币经济学上,一定会产生理论界的很大的革命,就是中国主导的我们的理论创新,就是说这个一定要按照开放、共享、绿色、再就是创新,还有第五个是哪一个来?

对,协调,上一届是叫科学发展观的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这次给大家生活在旧常态的人也提出一个不好的信号,它不再讲统筹啦,就它不再无条件的管你啦,无论你是国有的,还是这个什么它就是协调,协调就是用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说,要讲好优先序,优,一定要优胜劣汰,用李克强的话就是一定要去除僵尸企业,僵尸的机制和模式,它都在吸血嘛,是不是,所以协调,优先,先就是干啥,哪些是先干,先干,民生的要先干,服务要基础兜底,消费要抓好,消费,我们14亿人口的消费,这个公共消费,基础消费,生活消费,就所有专业化的个性化消费,这一块儿都可以带动整个世界,来这个分享我们的习近平红利,和平红利,和人民共和国红利,和中国共产党红利,所以这个优先序,序是干啥,秩序,优先序就要建立我们的秩序和规则,谁来主导?不再以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不再以单纯的利益为主导,是按照和谐世界、和谐社会,按照人类的命运共同体、价值观共同体、利益共同体、生活共同体来搞,而且政府不再回到我们的列宁主义,先在一国之内建成社会主义,我们的这个时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是要从邓小平立下的雄心壮志,要建成小康社会,我们先完成我们的生老病死、衣食住行、安居乐业,这些基本指标的和平、安定、团结。

让居者有其屋,就是从孔夫子,从周文王周公旦“制礼作乐”,五千年来的理想争取在共产党人手里要实现它。所以今天我这个总结讲话也是发出一个号召,重点还要学习,这个把握住规律,掌握和甚至我们按照创新制定好规则,立好我们的规矩,伏羲和牛郎,有规有矩,天圆地方,是不是?所以我们这个天圆地方啊,按照这个非线性,穷观结构,八十万次的并发式运算,这个原来伏羲牛郎说的天圆地方,在我们的虚拟运算上就实现了,实现我们这个非线性弹道的这个运算体系之后,我们的生产力要素和各项资源,成本就大大降低了。

当然,这是在路上,至少还得有三十年的这么一个过程,实现我们的全球化,这样我们总结就是号召认识新常态,掌握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方法,然后实现和满足我们的生活方式的现代化,靠五大理念,靠创新驱动,所以我们就是还是,我们联盟在永远在路上啦,发挥我们敢为天下先的井冈山精神,发挥矢志不渝、理想不改的长征精神,发挥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延安精神,发挥两个务必和进可攻退可守、进退有据的西柏坡精神,最终呢争取按照学习型组织、知识型组织、创新型组织的要求,在伟大的长征进程中,给我们联盟人,给我们的人民,在我们的力所能及的自己的能力和范围之内,交出一份合格的但是不一定满意的答卷,因为满意答卷我想直到三十年后的2000后这个,因为我们从70后80后90后,是一个七上八下承上启下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一代,所以中央这个原来这个联盟叫开创新世代,看来我们这个今年我39岁,再干三十年,就69啦,所以三十年,这个向学之志唯心唯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谢谢大家!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2016年1月19日 

   北京国际会议中心

中数信安联盟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
        
        是根据中共中央十八大、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和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要求,按照国家全面创新驱动战略和参照 APEC会议机制成立的一个开放合作、自愿自主、共建共享、互联互通、创新超越、融合发展为宗旨的,以新常态下各社会行为主体和市场主体参与加入,以全新的法人治理架构体系组建的全球化、普适化、国际性、广泛性的具有鲜明时代特征和突出中国特色的社会公共服务平台组织系统。


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

        是一个开放的自由人联合的共建共享共用共产的便民服务平台,依据十八大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和新四化要求、十八届三中全会市场决定体制、十八届四中全会依法治国战略总方针及相关产业政策,按照谁投资谁受益、谁经营谁管理、谁服务谁收费的公平原则,以法律和契约为保障,以创新为动力,以民生为主线,以数字化技术为核心,涵盖国防与安全,以构建现代公共服务体系为目标,以搭建现代数字社区服务平台为主要载体,以信息化为支撑,通过金融创新,完成数字社区、数字企业、数字城市的建设,实现该区域企业转型升级、民生安全保障的商业化运营和市场化管理,即解决政府财政(优化结构、盘活存量、用好增量)、节能减排、产业结构调整、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等领域的现实问题。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