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去哪浪?只为吃早餐也值得专程前往的城市

迷途小确幸 2019-01-16 05:50:19


喜欢一座城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把各式的理由统计起来,美食必定名列前茅。其中,唤醒人们沉睡灵魂的早餐更能引起共鸣。一日三餐之中,早餐最能体验生活的仪式感。飘香的早点铺子总是唤醒沉睡人们的良药,解放着一座城市整夜的疲惫感。



 
上海


上海:在深夜吃早餐


在日夜飞速轮转的上海,晨起出门的人们永远不会嫌早餐太早。或者说,对于热闹都市里习惯了黑白颠倒的“夜行侠”而言,能在深夜吃到一份清晨的美味,大概比白天治愈百倍。纵使上海的便利店数量领先全国,老上海人也不屑于用便利店的早餐去迎接一天的开始,因为“四大金刚”才是上海本地人的早餐味觉记忆。


大饼

正宗的大饼是从炉子里烘出来的,有咸甜之分。甜大饼是白砂糖的馅心,外面撒点芝麻。咸大饼做起来稍显复杂,从刷菜油到葱花配比都很考验师傅的手艺。


油条

上海油条的特别在于吃的“仪式感”。在吃法上他可以和大饼搭档,将油条对折,放在饼上,大饼有芝麻的一面朝里。也可以蘸酱油单吃,或者泡饭、泡豆浆,简直是花样吃油条。


豆浆

上海的豆浆也是有咸甜之争的,但在大多数人眼里咸浆才是上海豆浆的原味。老上海的咸浆是不放紫菜的,只加虾米、油条、榨菜等辅料,再淋上几滴辣油,绝对颠覆你对豆浆的认知。


粢饭

粢饭是在糯米饭团内部放上油条、或甜或咸的配菜,揉捏结实成饭团,而粢饭糕则是将一块方形的米饭下油锅炸得金黄。



 
江苏


南京:喝碗馄饨阿要辣油啊


当东边升起第一缕亮光时,南京街头的摊铺早已暗潮汹涌,一场关乎味与胃的战役即将打响。各家攻城略地,攻占的无非是被窝里人们的念想,足以叫醒肚里沉睡的馋虫。究竟谁是赢家?是街头推车添辣油的馄饨摊?是鸭油飘香的烧饼铺?是汤汁四溢的汤包?还是菜籽油里滋滋作响的锅贴?


馄饨

正宗的南京小馄饨必然要以轻薄的方形馄饨皮包馅儿,馅料只用筷子或竹篾少少地一刮,粉色的肉馅在皮中央拓开硬币大小的薄薄一层。如此体量,滚水里浮两下,半透明的皮子粉红的馅,纱裙一样在锅里飘着。因此,南京人吃馄饨不叫“吃”,都叫“嚯(喝)馄饨”。

包子烧卖

南京坊间盛传着吃包的十二字真言——“轻轻移,慢慢提,先开窗,后喝汤”。二者不同之处在于小笼包二十四道褶子收口朝上,而汤包则是二十道褶子收口朝下,汤汁也更多。


南京人对鸭的深情,放之全国也无出其右。“日啖鸭子三百只,不辞长做金陵人”,说的就是这种热情。在南京,吃到金陵盐水鸭的食客必然赞不绝口。至于鸭血粉丝汤,则是老南京最爱的快餐。此外,还有鸭血馄饨、鸭油烧饼、烤鸭烧卖……


锅贴

锅贴放在巨大的平底圆锅里,热气上来,师傅娴熟地转起大锅让其受热均匀。金黄的菜籽油在锅贴间跳跃着,滋滋作响,画面甚是壮丽。煎好的锅贴通体金黄,底壳酥脆,咬一口即有牛肉混着滚烫的汁液涌出。


蒸饭

南京的蒸饭,本质上与上海早餐四大金刚之一的粢饭类同,传统制法是将糯米煮熟,包入油条、小菜,喜甜的便单独包糖。蒸饭窗口后的阿姨总是可以借着巧劲儿,把一枚蒸饭捏得紧实柔韧,糯米在牙间撑出力度。

甜食

糖芋苗里的去皮芋艿爽滑绵软,表面晕出枣红色,藕粉勾出的汤汁闪着光。撒一把桂花,江南芬芳就这样吃进肚子里。蜜汁藕,耐心往藕孔中灌入糯米,以红糖熬煮软糯,切开丝丝粘糯,热乎又甜蜜。吃到兴起,甜食之外下一颗通体油亮的老卤蛋,便能心满意足地抹嘴离去。



 
浙江


嵊州:CNN评为全球第一的美味


或许你不能在地图上准确地指出嵊州所在地,但绝对见识过“嵊州小吃”的风味。就连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也在其旅游网站CNNGo中,将一道嵊州小吃评为全球排名第一的美食。早年因为“嵊(shèng)”字生僻,只能以“杭州”的名号行走江湖,由此成就了各个城市街头巷尾的“杭州小笼包”,在无数个清晨,用灶头湿润温暖的水汽召唤食客。


嵊州小笼包

嵊州小笼包制作要求甚为严格:既要出汤,又不能全成了汤,包子皮的褶皱在8-10个才算正宗,而且一定要有鲤鱼嘴。除了鲜肉之外,最不应错过的是豆腐馅儿。豆腐小笼上桌,带着汤汁颤巍巍地趴在笼里,若是着急的馋虫,要小心馅儿里烫心的豆腐和汤汁。


汤包

嵊州的汤包不是包子,反倒像广式的云吞、衢式的馄饨……包汤包的时候,旁边坐上一小锅水,汤包包好了,放进锅里滚上几十秒就能捞起。点少许酱油、醋,撒一小撮葱花,汤底鲜美,汤包美味。


馒头

最让本地人难以割舍的是一道嵊州馒头的代表——老面包子。早起上学或上班的路人,顺手买两个“老面包子”馒头路上兜着吃,赶路也是幸福的。


嵊州炒年糕

嵊州炒年糕,虽名称里带了个炒字,但在炒制的步骤后加了煮汤收汁的过程,成品带着浓郁的汤汁,真能鲜掉眉毛。用作年糕原料的米一定要选晚粳米,年糕才能既爽口又有嚼劲,耐嚼而不粘牙。


榨面

榨面形似圆盘,干燥蓬松,方便储藏,烧法又简单,可煮可炒。这大概也是嵊州人家里最日常的一道小吃,居家必备。从外乡回到家中的嵊州人,脚一落地即刻想吃的家乡味道多是一碗面。


麦果

面皮在炉子上摊出成形,麦香味传到空气里,照例要加上提升口感的薄脆。脆皮里裹着鸭蛋、葱花,最少不了的自然是各个摊主的秘制酱料,一路揣在手里,边走边啃,方便又好吃。


咸豆浆+油条

路边的早餐店中,一碗咸豆浆经典地道的吃法还是配油条。咸味的豆浆里,猪油泛着油花,碧绿葱花飘香,加一根炸得金黄松脆的油条。一顿早餐结束,嵊州人惊呼:咸豆浆才是世界的正义。


鸡汁羹+鸡蛋烤饺

嵊州早点里的鸡蛋烤饺算得上升级版的煎饺,锅内刷薄油煎香,金灿灿的饺子周身铺上一层蛋液,夹起一只放进嘴里。如果单吃烤饺有些干嘴,最美的搭配是配一碗鸡汁羹。


 
陕西


西安:幸福就是起床吃早餐

作为一座历史古都,西安人脚下踩着千古辉煌的宝地,守着一座蜚声世界的古城。曾经的历史韵味和文化传统,延续了过往悠闲度日的慢节奏生活方式,日常里不经意的细小变化也能生出万般幸福感——比如早起吃一顿“富足”的早餐。


武林高手的羊杂割

大莲花池街上,人不比回民街多,但马老爷子的店对面是莲湖公园。晨练的人、遛鸟的人、买菜的人,早起都上这里吃一碗,看起来倒也门厅若市。肉汤确实香,是熬了十几个钟头的,健康饮食惯了的人觉得有点儿油腻,不碍事,多加辣子多泡饼。吃不惯羊下水的人也不觉得膻。


羊肉泡,劳动人民的早饭

一真楼也6点钟开门,一开门大厅就坐满了。能那么早去的,中老年居多,新的一天从掰馍开始,不紧不慢掰半个小时,跟拼桌的老哥俩扯闲篇。再吃半小时,抹抹嘴,再扯半小时闲篇。等一个裹着浓浓羊肉汤的嗝儿打出来,才各自散去。


独此一味的西安胡辣汤

清真老兰家的胡辣汤不像西安传统胡辣汤那般浓稠,芡勾得少,喝起来多几分舒爽,反而讨了不少人的欢心。当然,传统西安胡辣汤的味道自然不会大变,也是肉圆、胡萝卜、莲花白做料,辣子非常香。


金玉琼浆,随便一点才好

对于不少漂泊在外的西安人来说,过年回家第一件事,便是拖着行李去吃豆花泡馍。有家叫凤翔改改豆花泡馍店的,豆浆可以随便加,咸菜也随便吃。早饭嘛,随便一点才好。



 
湖北


武汉:天天在过早


在武汉,早餐前的专有动词是“过”,随意的风格中透着郑重其事的意味,由此汇集成武汉独特的过早文化。武汉从不是一个文绉绉的城市,或许少了诗画江南的弯绕缠绵,多的尽是江湖儿女的爽快豪情。承袭着这种气概与文化,在这里吃早餐,不会像老广气定神闲地长坐,蹲着、站着、走着吃才是最常见的姿态。武汉的过早也不分时节,无论地点,更无所谓丰富到眼花缭乱的早点种类,随处无不洋溢着无限热情。丰富的美味加上热烈的节奏,成就一个独一无二的“早餐之都”。


热干面

无论炎夏还是寒冬,无论阴雨还是艳阳天,武汉人都习惯于从熟识的摊档获得一份用纸碗盛装的面条,浇上深色浓稠的芝麻酱汁,一边走向地铁或公交车站,一边将热气腾腾的干拌面卷入喉咙里,这种操作总能让初来乍到的游客瞠目结舌。


三鲜豆皮

烹制豆皮的师傅们,个个全是武林高手,承了各宗各派手艺,灶前刀光剑影,锅内滚烫的、野生的、滋啦着油花响声的豆皮,亟待征服每一位食客。


汤包

知名的四季美汤包寓意异常美好——在这里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美食提供,其中汤包无疑是武汉保存沿袭江南风味早餐的成功案例。每逢秋风起,应时制作的蟹黄汤包和虾仁汤包常常迎来当地人的排队购买。


面窝

面窝不含一点面粉,全部都由米浆米糊构成,一把中间凸起的大铁勺,是炸制面窝的秘密武器。这种撒上黑芝麻的好像甜甜圈的圆形脆香米饼,同样说明了武汉人饮食的重油喜好。


糊汤粉

大江大湖大武汉,武汉的糊汤粉是这座城市码头文化的代表食物,也是经典的汉味名吃。糊汤粉以江中野生小鱼为原料,在头天晚上处理干净,彻夜熬煮直至骨化肉碎,由此成就一碗鱼汤,是劳动人民味美价廉的恩物。


油饼包烧卖

听来像是一道民间小吃的游戏,对于油饼和烧卖的讲究一样不能少。油饼最好用老面发酵,炸出来才是金黄酥脆的模样。烧卖的外皮厚一分蒸不透,薄一寸便拢不住馅儿,每一口都见真功夫。


 
湖南


吉首:神秘湘西的早点美味


在少数民族聚居地的湘西吉首,独特的自然环境与人文风俗衍生出无数风味独特的早间美味,更成了离家后难觅的滋味。湘西吉首的饮食特色与当地少数民族的天性一般,随性不拘小节,火辣又豪爽。这座城市的早餐也是简单朴实,没有花哨的菜式,下肚之后却浑身无处不透着舒爽和通畅。上学前校门外的一碗米粉,街边转角的油炸灯盏窝,春节火炉边现烤的糍粑……个中口味、佐料全都乏善可陈,不过是生活里稀疏平常的必需品。


米粉

吉首米粉的最大特点和好吃的秘诀,都在于每家粉店门前成排的臊子。这些臊子种类繁多,从素食的番茄鸡蛋和木耳、香菇、豆腐,到肉食的肉丝、香肠、牛肉、排骨、肥肠、牛肚、红烧肉、猪脚、羊肉、鸭肉等不一而足。今天吃什么粉,成了早餐里最幸福的烦恼。


阴米&糖馓

阴米与阴森之气无关,糖馓也不馋任何糖,二者都是糯米蒸熟后,再阴干炒制或炸制,香脆干爽,可以密封存放多年不变质。二者兼具爆米花香脆的口感,以及稻谷天然自带的香气。不做任何调味,却能越嚼越香,百吃不厌。


糯米糍粑

吃糍粑的关键时刻是从炉子上取下的片刻,烫手的糍粑还鼓着气,一手戳破,内里喷出一股白烟,露出雪白软糯的内里。用手撕下一块,粘糯的糯米牵起一道尾巴,带出阵阵热气。

灯盏窝

对于吉首人来说,灯盏窝便是早餐里的油条、炸糕和油饼,卖灯盏窝的小贩通常会在粉店旁架起油锅,早起吃粉的人买了灯盏窝浸在粉汤里,这样的早餐组合可以满足一整天。 


米豆腐

吉首人嗜辣且味重,米豆腐的佐料也绝不会简单。每方豆腐块上都密密地挂着黝黑的酱油和陈醋,盖以粉红或澄黄酸萝卜和榨菜丁,青白红相间的葱花、蒜泥和辣椒点缀于其间,最后满满浇一勺辣椒油,只看一眼也能勾出无数馋虫。


包谷粑&蒿菜粑

卖粑粑的小贩在街头随意找一个合适的位置,摆出一口蒸锅,金黄的包谷粑依序叠好,盖上蒸笼布保温。水蒸气嘶嘶地往外冒,包谷清香甘甜的滋味便趁着这道仙气升腾起来,一点点弥漫开,空气里全是包谷地上沁心舒爽的味道。



 
四川


成都:自称没有早餐?


有美食的城市不孤单。赵雷的“成都”唱遍大街小巷,却不曾娓娓叙诉成都饮食的丰富精彩。和老成都们聊当地的早餐文化,他们起初可能要一时语塞,甚至回你一句“成都,没得早餐”。在这样一座以“懒生活”著称的城市,许多成都人早已淡化了吃早餐的概念。当一天开启,成都人慢悠悠地从床上爬起来,闲庭信步地走上街头寻觅填饱肚子的美味。从各色小面到抄手包饺,从糕饼汤团到热饮羹汤,从锅煎油烙到蒸煮烘烤,花色品种琳琅满目,甜咸酸辣各味俱全。置身这座“世界美食之都”,总能找到让你感到熨帖的味道。


冒节子肥肠粉和军屯锅盔

成都人爱吃肥肠,即便是早起第一顿也不嫌味重。一碗新煮的冒节子肥肠粉,浇上红油辣椒,是不少老成都们的早餐选择。吃肥肠粉,那得配上新出炉的军屯锅盔,咬一口,酥脆化渣、满口肉香才算过瘾。


荞面、叶儿粑和冻糕

清晨,老饕们习惯要一碗红油王婆荞面,再来一个松泡甜香的冻糕。唇齿张合间,甜咸相宜,荞麦、黄豆、芝麻的味道在嘴里混合,食物的美好同生活一样,因为丰富有变化,给人以足够大的想象空间和金灿灿的希望。


糖油果子和油膏

邓师傅坚持早上10点半开铺,和好的面揪成小坨的糯米团,入滚油油炸,待果子变金黄后加入红糖,最后裹上白芝麻。焦焦的红糖味闻着就勾引食欲,吃起来外酥内糯,甜蜜得让人欲罢不能。


老妈蹄花

廖老妈蹄花,是一间24小时营业的老字号食肆,招牌雪豆清炖蹄花用红碗盛着,将汤色显得愈加奶白圆润。炖到入口即化的猪蹄、糯糯的雪豆,还有下饭的蘸水、清冽的泡菜,舌尖味蕾的极致享受融化了生活的艰辛。



 
重庆


重庆:早点里的江湖


人人皆说重庆是一座江湖城市,有江湖便有武林。而在晨间重庆的街头,供应传统早点的摊摊早已结成门派,小面派、油茶党、抄手帮……各式美味在每日清晨集结门徒,于武林中切磋比试,究竟哪派称得上早点江湖中的武林盟主?怕是一时半会儿论不清楚。


小面

纵观重庆早餐界,唯有小面一派独大,大有稳坐武林盟主头把交椅的势头。小面的确“小”,江湖上常以二两为计,要说不少重庆人每天都靠小面“醒胃”,绝不算夸张。蒜水姜末、红油海椒、葱花芽菜……十几味佐料以骨头汤调和,面条起锅,烫几匹莴笋叶或藤藤菜,即是小面。


抄手

抄手帮的默认选项是麻辣的红油,趁热吃、蘸满了红汤吃、追着花椒末吃,味不重不罢休。其中的老麻抄手,一碗吃毕满嘴从内至外的麻爽,追求刺激的吃客对这种味觉挑战乐此不疲。


酸辣粉

进店的吃客识得嘴里好味道,粉条好不好,一吃便知。晶莹的粉条柔韧劲道,被酸爽麻辣的红油包裹,几口下去就能红肿了嘴皮子,却依旧停不下筷。


油茶

油茶以米糊做底,花椒油和辣椒面调味——生于斯长于斯的“江湖中人”,从古至今都迷恋着麻与辣的味道——香酥的花生和黄豆是辅料,正主儿是掐碎的馓子,堆成金碧辉煌的“冒儿头”。用调羹略加搅拌,咸香可口的米糊在油脆的馓子外糊上一层外衣,粘稠鲜亮,打造出独一无二的爽滑口感。


白糕

白糕看起来其貌不扬,寻常的糯米糕团顶上三点红印唤起食客的旧时回忆:“白糕、白糕……”沿街卖白糕的小贩挑着担,担上笼着被蒸汽浸透的蒸笼布,空气间隐约闻得见糯米的清香,还有几丝富于回味的甜。


糯米团

糯米中央裹着酥脆的油条,只不过外层换成了白糖的黄豆粉,大概也是彼时人们对于甜蜜滋味的向往所致。白糖粒和油条噶嘣儿脆,黄豆粉绵密地把美味送进口腔各个方位,无一遗漏。


熨斗糕

传统吃食总是朴实,熨斗糕内里不带任何馅料,不过外层的酥脆与内芯的绵软湿润形成鲜明对比,化在嘴里微甜,还透着发酵后的酸,是老一辈心里最念叨的寻常味。


 
贵州


贵阳:早点走着吃


在贵阳的几大主城区,早餐摊的密集程度是外人难以想象的。扁担、推车、摊摊、窝棚、小馆,流动的、固定的,每走出十几步就能蹿出一个早点铺。贵阳人多半是不在家吃早餐的,早起洗漱一番便急匆匆地出门,他们通常要赶路上班或上学,但是着急的不仅是按点抵达目的地,更多的动力来自于路上填饱肚子的美味。他们多是行食匆匆的模样:初级选手捏着糯米饭团边走边吃,每咬一口都要预防酸萝卜从豁口洒出来;更熟练的年轻小伙和姑娘,还能端着一碗素粉,从容地走出几步吃上一口;甚至于开着私家车的,也能在堵车的间隙塞几口豆沙窝。


糯米饭

路边最常见的是穿着围裙的阿姨捏出来的手包糯米饭,糯米团裹着酱油泛着金光,脆哨、香肠、花生米、萝卜丁,还要加一勺油辣椒。阿姨揉捏行云流水,交付给咽着口水久等于前的客人,既能暖手又可饱肚,充满了美味市井间的人情感。


肠旺面

肠旺面,顾名思义,肠旺即指主料里的大肠和血旺,配上当地独特的鸡蛋脆面,高汤里浮满一层红亮的辣油,其他如脆哨、豆芽、豆腐等辅料随意就能添出十多种,好一碗红红火火的硬派早餐。


豆沙窝

豆沙窝无所谓高深做法,操持起来一口油锅足矣。外层炸得金黄酥脆,咬下去传来诱人的滋滋声,典型的“耳朵美食”。内里的红豆馅料可咸可甜,层层叠叠,糯米粑香在口腔中弥漫,又有无数胃囊沦陷。


牛羊肉粉

贵州山区多山羊,在山间攀爬跳跃的黑山羊,带着皮吃最地道。按照这样的标准,当地人领着去了一家专用晴隆黑山羊的粉店。店家每天取了新鲜的山羊,带皮在锅里熬满四小时,用筷子挑起,细腻的羊肉弹跳着弧度,鲜嫩多汁闪着光。


素粉

正宗的素粉粉如其名,没有任何花哨的浇头,玫瑰黑大头菜丁,配炸香的花生米,撒上葱姜蒜,一碗素粉即成。至于黄豆、酸菜、豆腐、煎蛋或脆哨都是后来才加上的“花把式”。


包饼油条

贵阳人吃油条自有章法,现烙出的薄面皮上刷一层店主秘制的辣酱和面酱,撒上芝麻、葵花籽、脆哨,还要夹上香葱,以及西南地区偏爱的折耳根,最后卷上油条便是。


恋爱豆腐果

等你从众多憨态可掬的白胖豆腐里挑出心仪的那个,小贩便单挑出果子,再烤出个泛黄的颜色,小贩精准地剖开一侧,灌进秘制的“稀汤汤”蘸水,坐在纸碗里递过来。此时需要做些心理斗争,趁热赶紧吃下,烫心的豆腐嘶叹着热气,混着蘸水一同吞下,爽快。



 
云南


昆明:甩碗米线即早餐


昆明早点,删繁就简,大可以一言二字以蔽之——米线。不少人每天早上出门,经过早点扎堆的食街,眼前便是雾蒙蒙一片。氤氲在空气里煮米线的锅气,于是便顺理成章坐下来,吃罢一碗再赶路。难怪多数昆明的游子回了家,第一件事便是找碗米线慰饥肠,这才算踏踏实实地踩在昆明土地上。


豆花米线

豆花米线的主料米线,必须酸浆米线,也即“粗米线”才算地道。酸浆米线为发酵米线,发酵过程中产生的大量气泡,使其“入味”性能良好,同时嫩滑到临界糜烂,与配料、佐料混合良好。


大锅米线

大锅米线最迷人的地方,便是自由发挥加料的过程。客人自选的配料,牛羊肉、鳝鱼、下水帽必加薄荷、芫荽,有的还有大芫荽,花椒面、蒜泥一般也要。腌菜属于通材,什么帽子的米线都要加一点,看似寻常其实不凡,这是昆明乃至云南米线不可或缺的佐料。


小锅米线

小锅米线单纯是单纯,油水却旺,太素不行,昆明高原喀斯特地区,水硬气候燥、紫外线强,没有点油水拿不住肠胃,荤汤以外,鲜肉沫与肥肉相伴,小铜鼓一人份烹煮。



 
福建


厦门:领略早餐的古早味


如果说临海靠湖,让人见到了厦门的美丽;那么街头巷尾的美味摊点就是厦门的风骚。林林总总,厦门的早餐与这座精致小城一样,担得起“古早”二字。


花生汤与韭菜盒子

在厦门的早餐品种中,花生汤配韭菜盒子是最具代表性的。黄则和的花生汤汤色乳白,清鲜甘甜;花生片酥烂而不碎,一抿尽数化开。黄则和店主料到有人口味比较挑剔,就打个鸡蛋,以滚烫的花生汤冲之,既丰富了营养,又让幸福的人觉得甜到好处。


沙茶面

如果论卖相,沙茶面绝不算好,漂在表面的橙红色沙茶甚至犹如一层油腻。不过,只要把鼻子凑近沙茶面闻一闻,再资深的外貌协会成员也不会嫌弃它的模样。


面线糊

面线糊除了要有美味的汤,配料也不能马虎。阿玲面线糊的特色配料有两样:一是鱼丁,一是肉丁,十分独特,过口不忘。还有一种配料也值得一尝,那就是包裹着薄薄一层地瓜粉的海蛎。客人点了它,阿玲必定会在面线糊里加上几小段韭菜,香极了!


虾面

新厦虾面馆店门很小,店主特牛,每天只做三锅汤,卖完就关门。据说这家小店以前熬虾面的汤头,都挑选金门附近岛屿的金狗虾加之烹制,锅里的虾汤总是漂着一层泛着油光的喜人红色。每次到新厦吃虾面,都情不自禁地喝个碗底朝天。


鸭肉粥

如何判定鸭肉粥好吃或不好吃呢?如果米粒与米汤是同床异梦的,不好;如果米粒与米汤亲密到不分你我,不好;也就是粘稠度要适中,入口要香糯软滑。


扁食与拌面

在厦门的早餐品种中,扁食大多要配一份拌面才算圆满。很多人喜欢劳松的扁食,美邻的拌面。劳松扁食柔韧香脆,鲜美爽口;美邻拌面,酱香扑鼻,面Q味甘,真是绝配!



 
广东


潮州:美食遍地时早餐怎么选


“食在广州,味在潮汕”。位于潮汕地区的潮州是一座悠闲的城市,在这里,没有北上广深行人旅客的步履匆匆,没有钢筋水泥的高耸入云。这座古老的城市里,人家灯火、灶台锅气间一缕缕不经意的食材香味,是呼唤游子的招魂幡,也是吸引老饕的投名状。


潮州白粥和咸杂

喝粥,潮州人喜欢搭配“杂咸”,杂咸以盐渍为主,除了橄榄菜、腌雪菜外,还包含姜腌橄榄、咸巴浪鱼、姑苏豆腐等美食。新鲜捕捞的巴浪鱼经高温油炸,外酥内嫩透着海咸味,浸渍着白粥下肚别有一番风味。


潮式肠粉

不同于广州其它地区的肠粉,潮州肠粉的淋酱调和了沙茶酱、酱油和花生酱,浓郁咸香,裹住每一寸雪白的肠粉,在口中缠绵悱恻。


粿

在潮汕,“粿”是用米粉、薯粉、面粉等等加工制成的食品的统称,曾为祭神拜祖的贡品,如今已经融入潮汕人的日常。小巧鲜爽的粿品如咸水粿,是潮州人早餐的偏爱。


粿汁和粿条


粿条的做法多种多样,炒粿条便是俘虏吃货味蕾的一员。老抽、沙茶酱、辣椒酱是其主要调味;从常见的猪肉、牛肉到生蚝、鱿鱼,佐以葱段、豆芽、芥蓝甚至是萝卜干,配菜也丰富多彩。“粿汁”同样是潮州人早晨餐桌上的常客。简易的炉灶、普通的桌椅,街头巷尾的拐角处,老旧的招牌——在潮州,大多数的粿汁摊都是这般模样。


蚝烙

潮州的蚝烙讲究“大鼎猛火厚油朥”:煎制蚝烙的锅要大且厚;猛火急攻,足够高的温度才能保证外酥里嫩的口感;而“厚油朥”则是指要用猪油煎制蚝烙,猪油煎制的食物有不可替代的特殊香味,可以增进食欲。当地人食蚝烙喜欢蘸着鱼露。鱼露的鲜,配上点缀在蚝烙间芫荽的特殊香味,形成难以言喻全感官的美妙体验,当之无愧是潮州美食大军的一面旗帜。



 
新疆


乌鲁木齐:早餐是大口吃肉和灌汤


新疆广阔无垠的土地上,自然在野蛮生长,可味蕾却百花齐放。五湖四海的人带着口味的秘密在此汇聚,对于早餐,不同人群诉求不同,可整体风格都是直抒胸臆,大碗吃肉大口灌汤。一顿早餐,就能体现新疆人的扎实和踏实。


烤包子

烤包子要毫不犹豫地咬下去,脆饼夹着羊肉粒香,在嘴里咔嚓直响。新疆的羊肉是极鲜美的,混着刚出坑的热气,烫嘴吸溜着吃,迟了就会滋滋流油。在清晨一口气整两个,瞬间就能打开眼耳鼻舌身意。


薄皮包子

只听名字便知道,这道包子的亮点自然在皮上。薄皮不只因为皮擀得薄,而是馅料肉嫩油厚,羊油把皮浸透了,映出淡红的羊肉,看起来吹弹可破。外皮晶莹剔透,一口下去满嘴全是肉香味,没别的。


包尔萨克

包尔萨克是新疆哈萨克族的油炸点心,清晨一定要配着奶茶一起下肚,如同油条一定要配着豆浆。这份点心热量虽高,但用料里的酥油全是健康脂肪,标配一份蜂蜜和奶油,在寒冷的冬日里大快朵颐,也不会觉得有罪恶感。


黑抓饭

用在黑抓饭中的油,得是红花籽油熬炸了羊骨之后的香油,正因为有了这道工序,才成就了不一般的味道和色彩。配上大块羊腿把子肉,与饭一同焖熟,羊肉外皮焦香内里软烂,完美吻合了新疆人原始的食肉天性。


扁豆面旗子

将薄面片切成小指甲盖大小的菱形块,开水中汆熟,加入汤中,羊肉、土豆、西红柿、葱花、软扁豆等多味融合,绵软的面旗子,不用过多咀嚼,灌一碗进入喉咙,再进入胃里,暖!


野蘑菇汤饭

野蘑菇过油后激发出来的味道赛过肉香,放在汤饭里,简直是回魂的仙草,不管前夜喝得多猛烈,一碗下去啥毛病都好了。


羊肉汤揪片子

汤里放入牛肉棒子和羊骨头,不加任何香料,历经8个小时耐心的熬煮,直至肉汤浓白。汤里的胡萝卜菠菜和白面片,组成经典的一清二白三红四绿。手工揪出的面劲道,汤回味,面不离汤,好似秤不离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