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找到一家馒头店,纯正的豆沙白糖馅儿,松软甜糯,很多人慕名而来

嘉悦周巷 2019-08-22 09:29:40


人各有志,在吃的方面也一样。有人嗜包子如命,一路摩托车骑行,只为吃遍城区乡镇各式各样的大肉包子。有人爱焦饼,黄糖馅儿,葱油味儿的,哪怕只撒了几颗细盐花,也能吃得乐乐呵呵。


 

而我独爱豆沙白糖馅的大馒头,到了周巷,也一直在寻寻觅觅好吃的馒头店。去过不少早餐店,但是出售的都是诸如“豆浆油条粢饭,包子白粥豆腐脑儿”这些“硬通货”,主打馒头招牌的几乎没有。到了下午点心时间,多的是生煎烧饼大肉包,馒头也了无踪影。

 

有一次和朋友闲聊,这姐们儿也是爱吃的主儿。和她说起想找一家好吃的馒头店一直未果,她一脸傲娇地挑逗我“快求我,我就告诉你”。


 

套出详细地址后,第二天就驱车前往,准备买个尝尝,但是馒头太抢手,卖得一个都不剩,屉笼已经收拾干净,整齐地摞在桌上,老板和老板娘已经在案板上搓麻花了,“看来今天是吃不到咧”,心想。



“你先尝尝麻花嘛,馒头明天再来吃”,老板指着刚出锅的麻花,笑着安慰我。



麻花也是他家的招牌,很多人都慕名而来,“今天有人预订了10斤,下午要来拿”,老板娘麻利地搓着麻花说道。



除了大馒头,麻花也是我的心头好,对它有着偏执的喜爱。他家的麻花身材细溜,色泽金黄,有原味和海苔两种口味,都带咸口,喷香酥脆,原味的带有葱香,我只顾着一根根往嘴里送,根本停不下来。


 

麻花味道不赖,相信馒头也不会让我失望。第二天一早,又来到了馒头店。加水、上蒸笼,老板在蒸腾着白汽的蒸笼忙后忙后地走动着。老板姓赵,街坊邻居都叫他“阿峰”,肤色黝黑,寡言少语,有时候露出一排大白牙,乐呵呵地笑着。


长得像包子的大馒头

 他递给我一个馒头,“刚出锅的,赶快尝尝”,掰开一半,里面的馅已经变成流体的糖沙,滚烫的糖汁冒着烟气,在松软的面皮里流淌开来,顺着边缘“啪嗒啪嗒”滴落下来。



流沙的糖馅儿

这个时候必须得冒着嘴巴上腭被烫掉一层皮的风险,一口咬下去,热气瞬间冲入口腔,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豆沙和白糖融合的香气随之而来,一口接一口,直到把手指上的馅儿也舔干净。一只下肚,打个饱嗝,好不满足,就爱大馒头的这股实诚劲儿。


动作麻溜的老板


我一边吃,一边看着老板在案板前麻溜地做着馒头,他熟练地摊皮擀面,然后把一大勺豆沙放到面皮上,再加上一勺白糖,看着这殷实的馅料,馒头肯定好吃,特别是对于好甜口的人来说,简直太得劲儿。放好馅料,面皮在他手里快速地旋转翻飞,很快,馒头就被封上了口。


正在醒面的馒头

为了让馒头吃起来更加松软,醒面这个步骤也不可少,放在蒸笼里的馒头要过段时间才能蒸。



大煤炉里彤红的炭火窜着火苗,“噌噌噌”地舔舐着蒸笼,很快蒸笼就升起白烟,再过个几分钟,打开蒸笼盖,馒头已经完全吹胀开来,体态丰腴,馒头个头很大,偌大的蒸笼里只能放下十个,相较于其他的光滑馒头,他家的馒头口上带有肉包子的褶皱感。


自己熬的豆沙馅儿

馒头里面的豆沙馅儿也是自己做的,每天都要熬上一大锅,经过不断翻炒搅拌的豆沙口感更加绵软细腻,不会有颗粒感。


 

二十多年前,老板拜师学艺做面点一直到现在,手法熟练,经验老道。如果说搓麻花,老板娘还能打下手帮点忙,但是做馒头这活儿,她学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掌握其中的诀窍,做出来的馒头总欠了点火候,所以做馒头全是老板自己一人操办。


墙上的挂历成了馒头坊的工作记录 

除了平日的早餐馒头,很多人遇上造房子、乔迁、结婚办酒等大事时,也会找阿峰定做寓意着吉祥讨彩头的喜庆馒头。如果赶上大日子,他就得加班加点地赶制,最多的时候每天要做上一千多个。


 

一家老店,一种点心,一个人和清晨的回忆。馒头店可算是被我找到了,看着那些阿姐们互相拉着家常,大爷大叔们吹着牛皮抬着扛,悠闲地吃个早餐,感受下接地气的市井烟火味儿,也不枉早起的这份决心和诚意。 


阿峰馒头店

价格:馒头2.5元一个,如果有特殊需求,需要加馅,也可以定制噢。

地址:周巷双乐村卫生服务站对面

路线:百度地图导航至“双乐村卫生服务站”即可到达

电话:18906621870

 

--这是嘉悦周巷的第104篇原创文章--

--转载请在后台留言--

如果有什么好地方需要小编踩点的

也记得告诉我

我也没啥追求,就会逛吃逛吃逛吃!如果你爱生活,爱吃食,正好发现有好吃的小店,好玩的地儿,牛逼的大咖,有趣的人儿,奇葩的事儿......都可以提供给我们噢!

微信号:13429378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