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卖馒头大姐上台被瞧不起,一开口全场欢呼!

最美广东省 2019-01-16 06:55:11

 住逗李谦,眨着双波光潋滟的大眼睛问他:“可我看得都是百晓生的词话,不好意思让孟姑姑读给我听。”   李谦看着这样俏皮活泼的姜宪,心里像有一百只猫爪在抓似的。寻思着自己从前怎么觉得她像只傲娇的小猫,这分明是个妖精,瞬息就能让他化身为狼。   他索性凑上前去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道:“那你等我回来给你读好不好?”   姜宪被撩得腾地一下面红如霞。   李谦却含笑瞥了她一眼就出了暖亭。   姜宪的心怦怦乱跳,半晌才平静下来。   真是她的冤家!   她想看他不自在,就没有一次成功的。   他这才刚刚弱冠,她已两世为人,她就不相信,她斗不过他。   姜宪脸上绽放着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喜悦回了郡主府的上院。   去见云林的李谦眉宇间带着笑,直到见到了云林也没有褪下去。   他把明天的安排跟云林说了说,云林也笑了起来,道:“您放心好了,路上的事我会办妥的。只是不知道您想去哪家逛逛?还是提前跟店家打个招呼好。”   李谦想了想,道:“不用跟谁打招呼,就随意逛逛好了。郡主难得出趟门,外面的东西哪里比得上宫里,郡主也未必看得上,不过是图个乐子而已。”   “我知道了!”云林笑道,“那我留在府里好了,有人问起,也有个人应答,让谢先生陪着您和郡主出门好了。谢先生是读书人,比我们这些人见识多,郡主若是问话,他也能说上几句。”   这倒是!   李谦点头,把事交给了云林,自己去了镇国公府复命。   姜镇元正在和来送礼的金海涛说话,李谦去了,自然要寒暄几句。知道他已经在郡主府用过晚膳了,姜镇元表面上笑吟吟的,心里却不住地腹诽,到底是年轻人,一刻也离不开!可他到底是个宽厚慈爱的长辈,戏弄了李谦一回也就够了,等金海涛走后,就让他早点回郡主府去:“你们夫妻也有些日子没有见面了,想必有很多话要说,我这里就不留你了。你明天一早也不必那么早过来。”   想到明天的计划,李谦听了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他恭敬地向姜镇元行礼,出了镇国公府外院的花厅就往郡主府去。   谁知道半路上却被姜纵劫了道,说是曹宣等人过来了,姜律在自己的院子里招待曹宣等人喝酒,请他去凑个热闹。   李谦归心似箭,知道姜律这是好意,想把和姜家交好的一班世家子弟介绍给他认识,但他更不想让姜宪等他,正准备婉言拒绝,王瓒和金宵找了过来,金宵拉着他不放他走,还道:“你能有什么急事?今天可就缺你一个人了!这可是你大舅兄请你!你小心回去之后郡主让你跪搓衣板!”   王瓒则在一旁幽幽地看着。   他人虽然清减了很多,可看上去更持重可靠了。但莫名的,李谦就觉得王瓒的目光中没有了从前的光彩,像一颗莹莹的玉石蒙上了灰尘,而他的转变,与姜宪的出嫁有关。   李谦从来不是个对敢觊觎自己地盘的人心软的人。   他在心里冷笑。   既然今天走不了,那就先把王瓒给放倒了再说。   攘外必先安内嘛!   “我怕你了还不行吗?”李谦仿佛无奈地笑着,被金宵拉得趔趔趄趄的时候顺手拉了王瓒一把,道:“表舅兄,你也来。看这样子,金宵是不打算放过我了。你是厚道人,等会见了我那大舅兄,你可得帮帮我,总不能让我醉得不醒人事的去见郡主。那我今天晚上可真的要跪搓衣板了!”   王瓒很想露出个得体的笑容,可他努力了几次都没能成功。偏偏金宵还在那里叫嚣:“告诉你,姑爷和舅兄的关系,那就像上司和属下,你与其指望你的表舅兄,还不如指望我……”   “呸!你要是能指望得上,母猪都能上树了!”李谦打趣着金宵。   两个人渐行渐远。   王瓒望着李谦和金宵的背影,回头望了望灯光点点的郡主府,这才慢慢地跟了上去。   第五百八十三章 闲逛   李谦回房的时候,已是亥时过两刻。   姜宪等的早睡着了。   李谦梳洗过后就轻手轻脚地上了床。   被子里暖暖的,散发着淡淡的花香,热气腾腾地扑面而来,让李谦后悔刚才应该在天井多站一会,透透气,也免得他身上的酒气薰了姜宪。   姜宪却一无所察。   被子里突然进了冷风,她“嘤咛”了一声,翻身朝床角靠过去。   李谦微微地笑,长臂一伸,把姜宪搂在了怀里。   姜宪哼哼唧唧地在他怀里挪来挪去,挪出个舒服的位置又沉沉地睡着了。   李谦哂然,亲了亲姜宪的鬓角,这才放下幔帐,躺了下来。   帐子里黑漆漆的,永远如同子夜,姜宪软软的身子镶在他的怀里,时间仿佛停止下来,犹如天荒地老,让李谦从心到身都放松下来,回忆起刚才的声色喧嚣,好像都是上辈子的事似的。   他忍不住又亲了亲姜宪的头顶。   淡淡的花香萦绕在他的鼻尖,和被子里的花香是一样的。   欲/望似潮水突如其来。   李谦不由深深地吸了口气。   那淡淡的花香更浓郁了,让他更为亢奋。   上次他不懂节制,要的狠了些,保宁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明天虽然有事,可如果只是一次,应该也不要紧吧……   念头在脑海里盘旋,李谦就有些忍不住了。   他轻轻地喊着“保宁”。   姜宪迷迷糊糊地应了声,又往他怀里钻了钻。   李谦轻笑,捧着她的脸吻了上去。   姜宪有些透不过气来,人从睡梦中醒来,周围却全是她熟悉的气味和热度,可她的眼皮却像千斤重,勉强睁开眼有光射进来又很快地闭上了,喃喃地道:“你回来了!我让厨房给你熬了醒酒汤,你喝一杯后再歇息……”说着,躲开了李谦的亲吻,把脸埋在了枕头上,准备再次进入梦乡。   真是可爱!   李谦依偎着缠了过来,一会儿咬着她的耳朵,一会儿亲着她面颊,手也如探密般伸进了她的衣襟,胸前的肚兜鼓鼓囊囊的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爬似的。   姜宪不舒服地哼了一声,去打胸前那作怪的东西。谁知道东西没打下来,却被揉捏得欢实了。   她睡眼惺忪地醒了过来。   李谦这是在向她求欢吗?   姜宪瞬间清醒。   只是她刚刚喊了声“宗权”就被李谦堵上了嘴,噙住了舌,嘤嘤地说不出话来……   ***爱,姜宪起床的时候眼角眉梢都带着几分慵懒的妩媚。   她坐在床上拥着被子望着正在穿衣的李谦打着哈欠娇娇地道:“要这么早起来吗?”   李谦一面系着腰带一面走了过来在床边坐下,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面颊,这才笑道:“我想和你去集市上逛逛。”   姜宪果然眼睛一亮,人都精神了几分。   李谦哈哈地笑,伸出双手去拉了她起来:“快起来!要是困了,等会在车上再睡一会。”   姜宪点头,扑到了李谦的怀里。   还好屋里有地笼。   李谦笑着抱了她在火盆旁坐下,亲手给她穿着衣裳。   情客几个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低头敛目,好不容易等到李谦把姜宪抱到了镜台前的绣墩上坐下,帮姜宪穿了绣花鞋,这才上前去服侍姜宪漱口净脸。   李谦就趁着这个机会去了外屋。   云林和谢元希已经在外屋等着了。   谢元希笑道:“我已经打听过了,京城栅栏门那里的早集颇有些看头,小食也多,几家百年的老字号就开在旁边街上,等会儿大人不如带着郡主去那里看看。若是郡主觉得有趣,下次再去锣鼓街那边。不过,郡主的身子骨不好,我看不如就在府里用了早膳再过去。就是看到好吃的,郡主不饿,也就只能尝一尝了。”   这是让姜宪饱着肚子去逛街呢!   李谦笑道:“这个主意好!”   就是谢元希不说,他也会如此安排的。   谢元希讪讪然地笑。   姜宪打扮好走了出来。   云林和谢元希忙向姜宪行礼。   李谦就让百结去传早膳:“过去还要坐会儿马车,我们先吃点垫垫肚子。我昨天被大舅兄灌得差点回不了屋了,如今胃里还不太好受呢!”   “那就在家里先吃点。”姜宪一听李谦不舒服,连连点头,又留了谢元希和云林用早膳,云林不敢,称还有事要办婉言拒绝了,谢元希想了想,笑着点头应了。   用过早膳,等到七姑过来,李谦就扶着姜宪上了马车。   栅栏门早集正如谢元希所说的那样,非常的热闹。卖早点,卖针头线脑的,卖簪子手镯,锅碗瓢盆的……大街两边全都是。像姜宪这样,穿着杭绸衣衫披着寻常斗篷身边跟着男人仆从的女子也不少,擦肩而过的时候虽然有人会多望两眼,却也没有谁伫足观看。这让姜宪非常的自在。   她问谢元希:“怎么没有看见杂耍的?”   谢元希笑道:“如今还早。杂耍的要下午才出摊。”   姜宪“哦”了一声,坐在路边的摊子上喝了一口豆浆,吃了一小截油条,半个油饼,一个米糕,半杯秋梨膏……就再也吃不下了。   李谦看着不由微微地笑,拥着姜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