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入我怀

言情小说资源吧 2019-01-10 15:18:50

欢迎每一位跟书宝宝一样爱看小说的美女们

全部资源 添加微信:1029063259获取

两年婚姻,他另有所爱,对她没有丝毫感情。他所爱欺负她,刁难她,他作壁上观,她反抗,换来的却是巴掌与责骂。

1 不要得寸进尺      时间:11-14 15:12

r isload=true;

    //<p>电视机里插播着最新一条消息,俞家大公子俞明生因经济犯罪而正式被下达逮捕令,却于今日凌晨携款潜逃下落不明。</p><p>褚婷娇定定看着屏幕。嘴角边挂着冰冷的笑。</p><p>这是她和俞明怀合作后的结果。</p><p>两年了,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搞垮俞氏的过程中也没出过什么差错。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亲手处理了俞明生。白白让他抓到机会逃跑。</p><p>看了眼时间,俞明怀应该快回来了,褚婷娇关掉电视,起身去浴室洗澡。</p><p>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恍惚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浴室方向传来哗哗流水声,之后声音骤停,不一会。她感到床的另一侧被压下。一双属于男人的大手顺着她的腰身向上抚摸,带着水汽的气息扑鼻而来。</p><p>褚婷娇柔软的身子转过去。睡眼迷离,看着眼前的男人,轻声开口:“俞明怀,你回来了!”</p><p>男人反应冷淡,忽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手轻车熟路的在她身上游走。</p><p>虽然是在做着男女之间最为亲密的事,可俞明怀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对此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喜悦。仿佛只是纯粹的发泄。</p><p>褚婷娇闷哼一声,抬起身子迎合他,心中是说不出的失望和难过。</p><p>俞明怀的技术绝对称得上是一流。只用了几分钟,褚婷娇就软的如同一滩水一样,眼神朦胧,嘴里不时传出呜咽,床单的某处已经湿的不成样子。</p><p>褚婷娇抬着腰身欲拒还迎,俞明怀满意的看着,然而就在他要进入正题的时候,电话却不合时宜的响了。</p><p>本不想理会,可打电话的人似乎不达目的不罢休般锲而不舍的一遍遍打过来,俞明怀无奈,只得拿过电话。</p><p>褚婷娇斜眼扫到来电显,上面的名字刺痛了她的双眼,前一刻还滚烫的身子瞬间冷的像是要结出冰霜。</p><p>“小月,怎么了?”俞明怀语气不变,稳稳出声。</p><p>“明怀,我……我怕……”褚月哭哭啼啼的声音传了过来。</p><p>褚婷娇怒从心中起,抬手握住那根仍旧挺立的东西,迅速套弄几下,俞明怀差点破功。</p><p>他蓦地抽身而退,脸色漆黑如炭,警告般看了她一眼,转身下床。</p><p>褚婷娇心中委屈抽痛,眼眶通红的看着他的背影。</p><p>“你慢慢说,别着急,怎么回事?”</p><p>俞明怀声音轻柔的讲着电话,褚婷娇甚至都能想象出他此时小心翼翼的表情,与刚才面对她时简直判若两人。</p><p>“你现在在哪里?好,就在那等着,我现在就过去,别怕……”俞明怀挂断电话往外走。</p><p>“俞明怀!”</p><p>男人停住,没有回头。</p><p>褚婷娇坐起来,语气近乎乞求,“我不想让你去。”</p><p>半晌,男人冷淡的声音落进她的耳中,“褚婷娇,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摆好自己的位置,不要得寸进尺。”</p><p>话音方落,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边,褚婷娇浑身脱力,带着恨意的泪水沿着脸颊滑落。</p><p>她恨自己无法掌控自己的心,当初说他们之间协议结婚只有合作关系的是她,可走了心的却也是她。</p><p>如果没有他的帮助和扶持,她不可能在两年内顺利夺回父亲留给她的遗产,将当初欺负算计她的褚月母女狠狠踩在脚下。</p><p>她逼着他伤害了他最心爱的褚月,他不恨她就已经很好了,爱她?不可能的!</p>

                                                      

2 登堂入室        时间:11-14 15:13

   //<p>两个小时后,屋门再次被打开,褚婷娇的心蓦地一跳。这么快就回来了?</p><p>然而等她出去才发现,一楼客厅灯光通亮,回来的并不止俞明怀一人。</p><p>褚月抱膝蜷缩在沙发上。表面上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眼睛时不时乱转,猛地如愿瞧见站在楼梯口处的褚婷娇,她甜甜叫道:“姐!”</p><p>褚婷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眉头拧起,无心回应她的招呼。下楼要直接找俞明怀。</p><p>褚月没有在意,她像是早就料到一样,又说:“姐。明怀……姐夫。姐夫在厨房呢!”</p><p>一句“明怀”刺痛了她的心,褚婷娇忍着怒气。将端着杯热牛奶的俞明怀堵在了厨房门口。</p><p>内心的火苗蹭蹭蹭往上蹿,她可以麻痹自己假装不知道俞明怀心里有褚月,却没法容忍褚月登堂入室在她面前挑衅。</p><p>“俞明怀,这是我家!你带她回来干什么?”</p><p>俞明怀面上情绪也不是很好,戾气爬上眼底。“带她回来怎么了?好歹那也是你妹妹!看看她都因为你吓成什么样了?你已经让她一无所有了,还想怎么样?”</p><p>“那是她咎由自取。活该!”</p><p>俞明怀略带警告,“褚婷娇!”</p><p>褚婷娇已经被气昏了头,反唇相讥:“她为什么会一无所有你难道不清楚?别在那装的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当初跟我合作的时候就该想到今天的结果!你凭什么要求我容得下她?”</p><p>俞明怀欺近,眸子里蓄着一团即将爆发的风暴,冷冷道:“褚婷娇,别得了便宜还在我这卖乖!”</p><p>说完便拿起牛奶杯离开,褚婷娇所有话都被堵在嗓子眼,上不去下不来,气的直喘。</p><p>回到客厅,褚月已经靠在俞明怀的肩头小口喝起了牛奶,眼望着自己的丈夫跟小姨子那样刺眼过分的举止,褚婷娇只觉大脑充血,下一刻就要爆炸开来!</p><p>但她还是存了最后一丝理智,冷静道:“俞明怀,就算是在自己家,也请你们注意影响!”</p><p>褚月四平八稳的靠着,还偷偷给褚婷娇递去一个挑衅的眼神。</p><p>褚婷娇咬紧牙关,拳头攥紧。</p><p>俞明怀神色不变头也不抬,只开口说:“上楼去!”</p><p>褚婷娇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心中一时间接受不了为什么他前后差距会这样大,俞氏出事以前,他虽然也是冷冰冰的,但却从来没有和她针锋相对过,在一起生活的两年中,外面也从未传出过关于他的任何花边新闻。</p><p>可昨天就像是一个分水岭,当宣布俞明生倒了的那一刻,俞明怀也随之成为了另一个人。</p><p>褚婷娇眼眶渐渐红了,骄傲却无助的站在他们面前。</p><p>俞明怀在这时忽然往她这边看过来,旋即愣住,又过一会,他将牛奶杯接过来放在茶几上,思虑一瞬,略有些不耐的说:“小月家楼下聚集了一群之前俞氏的员工,俞明生把钱都卷跑了,他们没处要钱,就都来找小月麻烦。我担心那些人会做出过激的举动,所以就带她回来了。”</p><p>褚月也娇弱的说:“姐,那些人真的太可怕了!”</p><p>褚婷娇嗤笑出声,她看了眼褚月,对俞明生说:“聚众闹事,找警察不是比找你要方便有效多了?”</p><p>两句话将俞明怀心底那点过意不去清理的干干净净,不再理会她,起身带着褚月上楼。</p><p>望着他们并肩而行的背影,褚婷娇一颗心仿佛被人用力捏住般,她跟在后面轻声问:“俞明怀,你带她回来,是不是还要跟她一起睡觉?”</p><p>俞明怀蓦地转身,脸色铁青!</p>

     

3 我不想跟你离婚了    时间:11-14 15:14

  var isload=true;

    //<p>“滚回你房间去!”</p><p>褚婷娇看着头也不回的俞明怀的背影,眼眶通红,褚月突然转过头来。看到她的样子,轻蔑一笑。</p><p>俞明怀最终只是把褚月安排在客房中。</p><p>褚婷娇坐在房间的小沙发上,看见俞明怀进门。她悬着的心瞬间回落。嘴唇张开想说点什么,俞明怀却连看也没看她,褚婷娇心中一冷,将话又咽了回去。</p><p>俞明怀也没有要说的意思,径自去了浴室洗澡。</p><p>褚婷娇一直坐到他出来。俞明怀看了她一眼,忽的面色一沉,冷冰冰命令似的说:“上去睡觉!”</p><p>褚婷娇抬眼看着他。委屈自心底蔓延。但却倔强的不愿让他看见,咬了咬唇。她说:“你把褚月接到这里来,是不是不打算让她再出去了?”</p><p>俞明怀皱眉,“她现在住的地方都被人守着,你让她怎么回去?”</p><p>“她可以去找她妈,或者其他朋友。任何人!”</p><p>俞明怀面色不耐,“你没长脑子吗?以为那些人就不知道去找吗?”</p><p>“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褚月的关系!”褚婷娇声音哽咽。“你让我跟她住在同一栋房子里,是存心跟我过不去?”她声音里隐隐含了委屈,“俞明怀。我是你妻子,这是我们的家,我不想有外人进来。”</p><p>俞明怀冷淡道:“你可以离开!”</p><p>褚婷娇愣了一瞬,“俞明怀,你这是什么意思?”</p><p>俞明怀看着她,一字一句残忍道:“我们离婚吧!”他说,“你我之间原本就是一场交易,既然现在目的都已经达到,就也没必要再纠缠了!”</p><p>褚婷娇踉跄着后退,眼圈通红。</p><p>然而俞明怀的无情却还没完,“当初是你找到我,以自己的身体作为交易让我帮你,我跟你之间只有合作,没有情分,我心里只有小月。”</p><p>褚婷娇一颗心瞬间跌落谷底,想起从前的事,更加疼痛难耐。</p><p>两年前父亲去世,继母徐惠兰连同褚月一起篡改遗嘱,将父亲留给她的所有财产全部转移到自己手中,就连她独居的房子都没能幸免,褚月甚至带着身后的嫁妆爬上了她当时的未婚夫俞明生的床!</p><p>一穷二白伤心欲绝之下,她找到了俞明生的堂弟俞明怀,他们兄弟俩不合的事情圈子里无人不知,原因也成为公开的秘密。</p><p>俞明怀需要一把随时能杀人的刀,她正合适,却并非独一无二。</p><p>因此她以身体做筹码,并答应绝不纠缠,他才给了她一纸婚姻。</p><p>俞明怀很守信用,给了她最好的律师团队帮她打官司,将属于她的全部夺了回来。</p><p>这两年她成了空中飞人,在国外注册公司,俞明怀利用人脉给她打开市场,公司逐渐壮大,时机成熟时,他们利用外资引进逐步渗透进俞氏,给俞明生挖坑抛诱饵,利用他,让他自己将俞氏掏成了空壳,以致到了今天这般田地。</p><p>俞氏本就该属于俞明怀一家,奈何他爷爷偏心上位的小三,将企业都给了出去,只留给他们家一笔钱。</p><p>所以俞明怀便让俞氏毁在俞明生手中,让他爷爷死后都不得安生。</p><p>他也得到了一直念念不忘的褚月,这本是互惠互利的事,怎奈她出尔反尔,对俞明怀有了感情。</p><p>她知道俞明怀为什么会爱上褚月,从前她把自己想的十分洒脱,可事到临头她才发现,原来有些感情一旦拿起,就很难放下。</p><p>“俞明怀,”她抬起头,目光中露出期待,“如果我告诉你,这些年你心心念念的那个背影其实是我,而并非褚月,你信吗?”</p><p>俞明怀睃了她一眼,冷声道:“褚婷娇,你真让我刮目相看,说谎都不用事先打草稿了!为了自己的目的颠倒事实,你真自私!”</p>

                                                                                                                                                                                                 

4 戏精上身        时间:11-14 15:15

    //<p>二日早上,褚婷娇顶着两个黑眼圈起床,把豆浆机做好预约后。她就出门去早点铺子买早饭了,回来后发现褚月正站在厨房里面,原本就不好的心情顿时更加差劲起来。</p><p>她一言不发的将包子馒头摆进盘中。假装看不见褚月投过来的视线。</p><p>“姐。昨天睡的好吗?”褚月随手拿过一个包子左右看,并没有吃。</p><p>褚婷娇睃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只说:“你什么时候走?”</p><p>褚月做出惊讶的样子,“姐。明怀难道没告诉你吗?我要在这里长住呢!”</p><p>想起昨晚俞明怀的那些话,褚婷娇心中气愤,“谁同意了?”</p><p>褚月意有所指的往楼上看了看。轻飘飘的问:“姐。你这是明知故问吗?”</p><p>面对褚月,褚婷娇心头的火气被轻易点燃。却也顾忌着俞明怀,声音压低道:“褚月,俞明怀是我丈夫!是你的姐夫!你要是要脸,就滚出我家!”</p><p>褚月并不买账,“姐。我落到现在的地步,难道你不该负责任吗?况且。”她凑近,“你跟明怀到底是什么关系,你自己心里难道不清楚吗?”</p><p>褚婷娇心中一惊。这才想起昨晚两人吵架时并未避讳什么,可同时也被褚月的无耻引的怒意蹭蹭上涨,手中热腾腾的豆浆差点洒出去,“你偷听我们说话?”</p><p>褚月娇媚一笑,“那怎么能是偷听呢,你们说话那么大声,我想听不见都难呢!”她往前凑了凑,“姐,我现在没有地方可以去呢,你……”话没说完,猛地一手夺过褚婷娇手中的碗,手腕松松一歪,滚烫的豆浆顺势倒在了她的手上,立时通红一片!</p><p>褚婷娇大惊失色,“你干什……”</p><p>“啊——”</p><p>尖利刺耳的声音回荡在别墅中,褚月难以置信的看着褚婷娇,声泪俱下的质问,“姐,你为什么要拿豆浆烫我?就算你不喜欢我住在这里,你也不该用这么烫的东西来泼我啊,你心里不愿意可以直说啊……”</p><p>褚婷娇震惊的看着蹲在地上演技极佳的女人,忽似有所感,然而不待她回头,便听见一道阴沉质问由远及近,身子忍不住打了个激灵。</p><p>“褚婷娇,你干什么!”</p><p>回过头,梳洗干净的男人从楼梯口处小跑过来,眉头拧紧,漆黑的带着盛怒的双眸牢牢的锁着她。</p><p>他问的是你,而不是你们,褚婷娇心脏骤疼。</p><p>“我……”这么一迟疑,男人已然走近。</p><p>“让开!”他推了她一个趔趄,大踏步过去将褚月扶起来,半抱着她,眸底一片疼惜,温声细语的责怪:“怎么不躲着点?”</p><p>褚婷娇恍惚一瞬,身形不稳。</p><p>褚月却像是没听见一样,托举着被烫的红肿的手,兀自在那哭诉,“姐……我好歹是你妹妹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你连一顿早饭都容不下我了吗?我本打算吃完早饭就走的,为什么你连这点时间都不给我啊……”</p><p>褚婷娇大脑混乱,她前踏一步想解释,“俞明怀……”</p><p>“够了!”俞明怀骤然打断她,“你是不是想说,这不关你的事?”冷笑,“难道是小月自己把自己烫伤了赖在你身上?她疯了吗?”</p><p>褚婷娇心中一凉,满肚子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了,她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褚月,藏在背后的手狠狠攥起,也藏起了手心处不同寻常的红肿,冷冷笑了,“对,我就是故意把豆浆倒在她手上的,我告诉你俞明怀,这都是轻的,我原想泼到她脸——”</p><p>“啪——”</p><p>火辣辣的巴掌抽在脸上,褚婷娇不敢置信的看着突然靠近的俞明怀,后者眼中也闪过错愕,可很快被怒气取代。</p><p>然而褚婷娇并没有看到。</p>

                                                                                  

5 不敢直视她       时间:11-14 15:18

r isload=true;

    //<p>俞明怀叫了家庭医生过来,原本是打算去医院的,但想到现在俞明生在外面留下的烂摊子。还是作罢。</p><p>褚月手上的烫伤很严重,李医生在俞明怀的注视下仔仔细细地给她上好了药,又里三层外三层的包扎好。并叮嘱了一些平时生活上需要注意的地方。</p><p>而俞明怀却还是不放心。等他说完,皱着眉头又问:“只有这么多吗?有没有什么忌口?”</p><p>“鱼类和蛋类这段时间就不要吃了,口味清淡些,其他的倒是没什么了。”</p><p>褚月在旁边说:“姐夫,我没那么娇气的!”</p><p>前一刻脸色还说不上好的俞明怀转眼就柔和了起来。</p><p>褚婷娇心被刺痛。她才是俞明怀的妻子,可此时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丈夫将柔情都给了别人,多可笑?</p><p>李医生打进来就看见褚婷娇脸上隐隐的红指印。心中明镜一般。只不过他比较有职业cao守,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p><p>这时突然传来敲门声,褚婷娇出去开门,只是她没想到,当将门打开的一瞬间,自己的另一边脸再次被糊上了一巴掌。</p><p>“啪——”</p><p>这一次比俞明怀的更响亮。也更疼。</p><p>尖尖的指甲仿佛都划进了肉里,褚婷娇都能想象到此刻自己脸上是怎样的皮开肉绽!</p><p>“啊——”</p><p>她再也忍不住。尖声叫了起来。</p><p>然而比她的声音更尖利的是刚刚打了她的徐惠兰。</p><p>“褚婷娇,你就这么容不得你妹妹吗?不就是在这里住yi夜,心眼怎么那么小?我们都被你这扫把星害成什么样了?啊?非要我们都死了你才甘心吗?”</p><p>徐惠兰越说越气愤。上来就要撒泼动手,“以前你爸在我动不了你,现在我看谁还能护着你!我今天非扒了你的皮给小月出气,扫把星,扫把星……”</p><p>“干什么?”俞明怀冷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怒自威。</p><p>听见这个声音,褚婷娇只觉得一股热流自心底涌进眼眶,明明错不在她,为什么偏偏要让她受这么多委屈?</p><p>她咬住下唇强忍着往俞明怀那边看去,可对方却吝啬的根本不给她一点目光,心瞬间冰凉。</p><p>她真是天真,都到这时候了,怎么还在奢望俞明怀会理会她?他叫停徐惠兰,不过是因为家中还有别人在,不想在外人面前丢了面子而已。</p><p>徐惠兰一看见俞明怀便立马换了一副嘴脸,仿佛刚才张牙舞爪从未存在,“明怀啊,你可一定要为小月把委屈讨回来啊!小月从小到大都受过这样的欺负,现在我们孤儿寡母的没能耐,你可一定要给她做主啊!”说完就开始嚎啕大哭。</p><p>俞明怀脸色奇差。</p><p>褚婷娇唇角露出讥讽,但也再没为自己辩解什么,因为她知道,俞明怀一定不会站在她这边。</p><p>褚月也冲了出来,看见俞明怀的表情就知道她妈做的有点过了,赶紧从中间把他们隔开,看了眼站在门口的褚婷娇,嗔怪着说:“妈,我没事呢,姐姐也是不小心的,又不是故意烫的我!”</p><p>俞明怀抿紧唇,视线扫过褚婷娇。</p><p>“怎么可能不是故意的?”徐惠兰尖声哭叫,“好好的碗怎么能说洒就洒?说不是故意的谁信?”</p><p>“对啊,我好好拿着碗,怎么就能洒了?”褚婷娇边说边往他们那边走,吸吸鼻子,将眼泪咽回去。</p><p>褚月面色倏然发白。</p><p>“你干什么?还想动手吗?小月都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徐惠兰挡在前面。</p><p>褚婷娇眸中晶亮,像是泪水划过的痕迹,俞明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内心突然生出一阵恐惧,抢在褚婷娇再问之前,先结束了这场闹剧。</p><p>“够了,要闹滚出去闹!”</p><p>那母女俩顿时噤声。</p><p>褚婷娇抬眼看他,俞明怀竟然不敢跟她对视,尽管若无其事的将头别过去,可内心几乎是慌乱的。</p><p>褚婷娇一颗心更是空落落,眼前的场景那样刺眼,他们理所当然的站在一起,仿佛他们才是一家人!</p><p>泪水滑落,刺痛了脸上的伤痕。</p><p>李医生看这边的事差不多告一段落了,这才拿了药箱过来,“太太,我给您上药吧!”</p><p>褚婷娇擦了擦眼泪,就近坐下。</p><p>俞明怀好像到这时才看见褚婷娇脸上的伤痕,眸色一暗,但并未说什么,转身扶着褚月上楼,徐惠兰也一起跟了上去。</p>

    

6 袁穆          时间:11-14 15:18


    //<p>徐惠兰的指甲应该是新做的,十分尖利,李医生看着褚婷娇脸上的伤口。面上有些不忍,“太太,您的脸上伤的有些重。这几天尽量不要碰水了。洗脸的话,就拿毛巾擦一下,不过要记住避开伤口这里。”</p><p>褚婷娇没什么精神的点头,手扶住把手,忽然“嘶”了一声。</p><p>“太太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p><p>褚婷娇摊开掌心。那上面烫伤的程度一点也不比褚月的轻,甚至比她的还要严重!</p><p>当时她眼看着褚月动作,下意识的用手去挡。其实大部分的豆浆都被她的手心挡住了。</p><p>李医生大惊失色。“太太,您的手……”</p><p>褚婷娇冷冷笑了。摆摆手说:“好了,赶紧给我上药吧。”</p><p>远远的还能听见徐惠兰对俞明怀谄媚的声音,以及褚月娇滴滴的仿佛故意要让她听见的撒娇柔弱的话,还有俞明时不时的怀轻声慢哄,褚婷娇觉得自己的心堵得慌。便去洗手间简单化了个淡妆,开车出门了。</p><p>当她拎着大包小包正要再进一家品牌店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试探性的声音,“婷娇?”</p><p>褚婷娇顿住回身,看见声音的主人时。忽然双眼睁大,声音里充满了惊喜和不敢置信,“袁穆?!”</p><p>高定西装,擦的一丝不苟的皮鞋,搭配上温暖的笑容,这是她儿时的玩伴,袁穆。</p><p>“没想到能在这碰到你。”两人找了个附近的咖啡厅,面对面坐下。</p><p>袁穆仔细的看着褚婷娇,眼神温润平和,虽然许多年来两人只是偶尔在社交网站上随便聊两句,但他看她的眼神却一点不陌生。</p><p>“我也没想到,”褚婷娇笑了笑,“什么时候回国的?还回去吗?”</p><p>袁穆没有很快回应,他的目光忽然定格在她的手上,眸色蓦地一暗,即使远在国外,褚婷娇的事情他也会格外关注,也就当然知道她跟俞明怀结婚的事情,那时他亦被琐事缠住无法抽身,否则……</p><p>见她像是意识到什么般将手藏起来,袁穆垂目,即算知道不妥却仍不甘的轻声问道:“他对你不好吗?”</p><p>褚婷娇的心像是被刀割般,委屈涌上来,可她还是咬咬牙否定说:“挺好的。”之后赶紧转移话题,“你要在国内常驻吗?”</p><p>袁穆说:“这要看情况。”</p><p>褚婷娇点点头,却再无什么话。</p><p>她害怕袁穆会继续之前那个话题问下去,心不在焉看看时间,起身就要走:“不好意思,我接下来还有个约会,先走一步。”</p><p>“婷娇!”袁穆急急喊住她,褚婷娇停下,他扬了扬手机说,“留个联系方式吧!”</p><p>犹豫一瞬,她报出一串号码,袁穆将电话拨过去,待看见对方手机显示了自己的号码时,才对她温柔的笑了笑,“有空联系!”</p><p>褚婷娇匆匆点头,快速离开。</p><p>其实她哪里有什么约会,自从父亲去世自己成为穷光蛋,以前那些所谓的朋友个个露出真面目,在她最艰难时,没有一个不是对她退避三舍,不肯站出来帮她。                                                           

7 不过就是替身      时间:11-14 15:19

;

    //<p>她不像别人有娘家可以去,所以即使不愿意,天黑之前。还是提着血拼回来的东西回到了家。</p><p>还没进门就听见客厅中传来阵阵笑声,进去后果然看见褚月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综艺节目,褚婷娇内心一阵犯恶心。徐惠兰已经走了。俞明怀也不在。</p><p>褚月看见褚婷娇。脸上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散去,“姐,你回来啦!”</p><p>褚婷娇心头忽地蹿上一股邪火,就是这张看起来天真无害的脸,它把所有人都迷惑了。俞明生是这样,俞明怀更是!</p><p>她真想冲上去将它撕成粉碎,露出里面肮脏丑陋的真面目。好让俞明怀看看。他爱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p><p>拳头在袖子中攥紧,死死咬住后槽牙。她费了好大努力才将怒火平息下去,在没有完全把握之前,万万不可冲动。</p><p>“你姐夫呢?”褚婷娇将“姐夫”两个字咬的很重。</p><p>褚月说:“明怀去处理公司的事了,你知道的,俞氏现在需要他去坐镇呢!”</p><p>褚婷娇眉目拧起。“你姐夫的名字也是你能随便叫的?”</p><p>褚月嗤笑,“姐。明怀跟你是什么关系,你心里难道没数?有些话难听也难看,非要让我说出来吗?”</p><p>“不管我跟他什么关系。俞夫人这个位子,永远也不会是你的!”</p><p>“呵呵,”褚月冷笑,“姐,我劝你还是清醒一下吧,明怀心里始终爱的都是我,你,”她抬手指她,语气不屑,“不过就是我的替身!”</p><p>“轰——”</p><p>脑子像是突然被大力撞击,眩晕的让她站立不稳,替身两个字在脑海中穿梭,每一根神经都如同被刻印上了这屈辱的两个字。</p><p>替身。</p><p>她不过就是褚月的替身!</p><p>一个小三养的女儿,凭什么对她指手画脚?</p><p>俞明生因为褚月而背叛她,连她名正言顺的丈夫都因为褚月而要跟她离婚,凭什么?</p><p>她想用最最恶毒的话去骂她,羞辱她,甚至动手给她一巴掌或者揪住她头发不放,可她不能,她不能给褚月任何反扑的机会,因为现在的俞明怀只会盲目的选择站在褚月身边!</p><p>若她还想维持这段婚姻,就只能暂且忍气吞声!</p><p>攥紧的拳头渐渐松开,褚婷娇在心中告诉自己,褚月之所以这样说她,不过就是想激起她的怒气,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果她照着褚月预想做了,那才真是上她的当了。</p><p>剑拔弩张的气氛倏地松弛,褚月微微一愣,进而眼中划过失望。</p><p>屋门再次被打开,褚婷娇还没反应过来,只看着褚月迅速收起刚才那一副嘴脸,换上虚伪的笑,嘴里喊着“明怀,你回来啦”,一阵风似的刮到了门口。</p><p>褚婷娇内心一阵狂跳,说不出是紧张还是害怕,她只是微微有种预感,好像有什么她不想接受的事情要发生。</p><p>“明怀,累了吧?我给你熬了汤呢,你洗完手就来厨房,我盛给你喝哦!”</p><p>“不是让你休息吗?怎么还去下厨了?”话虽责备,可却满含心疼,旁若无人。</p><p>“人家体谅你嘛,姐姐又一天不在家,我怕你回来肚子饿没得吃呢!”</p><p>俞明怀沉默一瞬。</p><p>褚婷娇心上一沉,看着门口拥抱在一起的那对男女,又气愤,又百口莫辩。</p><p>“明怀,”她往前走了两步,“我没有……”</p><p>“你没有什么?”俞明怀截断她的话,冷哼,“没有做饭?我不瞎,看得见!”</p><p>褚婷娇死死咬住下唇,才勉强没让情绪失控。</p><p>“明怀,”褚月急急说,“你不要怪姐姐了,姐姐心情也不好呢,再说,饭谁做不一样啊,你要体谅姐姐……”</p><p>“你闭嘴!”褚婷娇高声大吼。</p><p>她忍不了了,即使心里比谁都清楚褚月这样挑拨的用意,可她忍不下去了!</p><p>“啊——”褚月吓了一哆嗦,下意识缩进俞明怀的怀中。</p><p>“小月……”俞明怀心疼极了,而转头看褚婷娇的样子也是愤怒极了,他半抱着褚月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则大步朝褚婷娇走去。</p><p>褚婷娇孤傲的立在原地,眼眶酸涩,她一眨不眨的盯着俞明怀走近,在他扬起手要打时,泪水伴着吼声喷出,“你又要打我?”上前一步,指着早上被打的位置,“俞明怀,来,你往这里打!”</p><p>俞明怀面沉似水,手却在半空中像是被瞬间抽干力气,软软的放了下去。

8 离婚协议        时间:11-14 15:20

    //<p>褚婷娇回到房间,对着窗户默默流了半小时的眼泪,俞明怀进来时。她的眼眶仍然通红。</p><p>一沓文件甩到她面前,褚婷娇眉心一跳,待低头看清上面明晃晃的几个大字。顿时如失魂落魄般。咽回去的眼泪再次涌进眼眶打转。</p><p>离婚协议。</p><p>嘴角掀起一丝讥讽,之前的感觉果然没有错,她所担心的不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p><p>俞明怀没什么情绪的说:“我已经签好了字,褚婷娇。我们把离婚手续办了吧!”</p><p>褚婷娇蓦地偏转过头去,尽管倔强的仍没让自己在他面前流泪,可通红的眼眶却已然暴露在他眼中。俞明怀看的一愣。</p><p>她态度低微。近乎乞求,“俞明怀。我们不离婚,可以吗?”</p><p>“褚婷娇,我记得之前就已经把话跟你说清楚……”</p><p>“对,没错,是清楚了。”褚婷娇瞪视着他,音量尽量放低。她不想让褚月再逮到机会羞辱她,“可我也求过你,我们都没有答应对方。不是吗?”</p><p>俞明怀眼眸危险微眯,“什么时候,你可以跟我讲条件了?”</p><p>褚婷娇唇角露出嘲讽,“俞明怀,难道我们同床共枕两年,到头来什么都不算吗?”</p><p>俞明怀盯着褚婷娇看了半晌,冷冰冰吐出两个字,“不算。”</p><p>顿时,褚婷娇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像是被一双手死死抓住,反复rou lin,仿佛不将里面的血液流干就不罢休般。</p><p>她转身拿起那一沓离婚协议,闭了闭眼睛,将眼泪逼回去,这才低头随意翻看。</p><p>俞明怀迟疑一瞬,说道:“财产分割方面,我不亏待你,这两年来你对公司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所以该给你的我会一分不少,具体细节都写在上面,不懂的地方明天我会让律师过来跟你详谈。”</p><p>褚婷娇没什么反应,只是拿眼看着面前那一页,半天都没翻动一下。</p><p>“我今晚睡客房。”说完便转脚离开。</p><p>“等等!”</p><p>已经走到门口的男人猛地顿住,侧头看过去,不甚明亮的灯光下,女人的身影尤其单薄,似乎承受不住任何形式的风浪,柔弱不堪。</p><p>俞明怀心中忽地生出丝丝不忍,之前那种慌乱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有那么一瞬,他几乎要弃城而逃!</p><p>但很快他便清醒过来,当意识到自己内心种种想法时,顿觉自己是个优柔寡断的混蛋。</p><p>他冷声道:“还有什么事?”</p><p>褚婷娇扬起手中的两份协议,嘴角边扯出一丝笑来,轻声说:“离婚协议我会找时间签好,你放心。”</p><p>俞明怀略微点头,不带丝毫犹豫,开门出去。</p><p>褚婷娇踉跄了两步,扶住桌角才勉强站稳,豆大的泪水在那四个大大的黑体字上晕开,手将纸的一角揉皱了,骨节发白,银牙紧咬,无声抽泣,压抑隐忍的释放着内心所有委屈。</p><p>尾页处俞明怀龙飞凤舞的签字力透纸背,漂亮且坚毅,好看又嘲讽。</p><p>下腹忽感一阵钻心刺痛,褚婷娇忍不住轻轻shen yin出声,胡乱抹掉脸上的泪,她将自己挪去了卫生间。</p><p>看着眼前纸巾上的那一丝丝红色,褚婷娇有些错愕。</p><p>由于身体原因,她的经期一直不稳定,因此上个月没来她也没太在意,可是每次只要来,量都是只多不少,像这样一点点,还是头一回。</p><p>挪回到床上躺了一会,疼痛不再那么明显,褚婷娇挣扎着起来,披上外衣就出了门。</p><p>她去附近药店买了根验孕棒,回到房间反锁了房门和卫生间的门,在里面紧张的等待结果。</p><p>当看到验孕棒上显示了不多不少两道杠时,褚婷娇激动的捂住了嘴巴。</p><p>她怀孕了!</p><p>他们这两年在一起时,俞明怀的措施总是做的十分及时,唯独上个月那一次他酒醉……事后他买了药给她,她当时吃了,又悄悄去马桶里给吐了。                                                                                                                    

9 眼盲心瞎        时间:11-14 15:20

    //<p>二日一早,褚婷娇打车去了一家私人医院。</p><p>几个小时后,褚婷娇手拿化验单坐在医院走廊的排椅上。女医生温和的话语仍旧萦绕在耳畔。</p><p>冒犯一句,您丈夫呢?</p><p>您已经有了四周的身孕,但是因为身体原因。胎儿现在很不稳定。</p><p>最近您上厕所时是不是发现了血丝?没关系。您别着急,只是怀孕期间要注重休息,切忌不能沾凉,您的身体不好,因为长期服用避孕类药物。所以很容易滑胎,需要格外注意。</p><p>虽然不希望发生,但还是要提醒您一句。一旦小产。再受孕的几率会很小。</p><p>医生说到避孕药的时候,看着她的眼神颇为复杂。</p><p>褚婷娇眼眶通红的看着前方。刚发现怀孕时的欣喜已然过去,脑子也已经清醒,此刻她的内心里,充满慌乱与不安。</p><p>俞明怀摆明了不想要她的孩子,不然不会每次索取后都让她吃药。即使是他在自己身上做了措施的前提下,仍会觉得不保险。</p><p>所以。她该怎么将这个消息告诉他?她敢打包票,一旦俞明怀知道了,他肯定会带她去医院然后亲眼看着医生拿掉她的孩子!</p><p>这很有可能是她最后一个孩子!</p><p>褚婷娇手抚上平坦的小腹。忽地神色一凛。</p><p>她不要,她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p><p>烧掉化验单,褚婷娇若无其事的走出医院,坐车去了常去的美容院。</p><p>反正回了家也要面对褚月,她现在要小心再小心,不能让她有机会伤害肚子里的孩子。</p><p>掐着时间和俞明怀差不多前后脚的回了家。</p><p>褚月腻在俞明怀的怀里撒娇,褚婷娇推门进去,一抬头就撞见了男人拧起的眉,和不善的脸,心下一沉。</p><p>“你干什么去了?”</p><p>“出门透透气。”</p><p>俞明怀眉头拧成一个丘字,“透气透了一整天?”</p><p>褚婷娇咬住下唇,用沉默跟他无声的抗衡。</p><p>褚月发现褚婷娇一回来她就被俞明怀晾在了一边,心中很是厌恶,面上却咬着下唇委屈的说,“明怀,你还是给我找一个住的地方吧,偏一点也没关系呢,只要那些人找不到我就好!”</p><p>褚婷娇一听,差点没背过气去!</p><p>然而不等她开口,褚月又继续委屈的说:“这样也不用每天让姐姐有家不能回了,姐姐不喜欢我,也不愿意看见我,我也不想惹她烦,毕竟是我姐姐呀……”说到最后,声音哽咽,眼泪在眼眶中打转。</p><p>戏精!</p><p>褚婷娇咬牙切齿。</p><p>一番话成功将俞明怀心里那点微妙情绪给化解的一干二净,他柔声安抚,“小月,是我让你住在这的,这里就是你的家,你还要搬到哪去?别哭了,是我不好……”转头对着褚婷娇时,面色已经恢复了冷厉与不耐烦,“褚婷娇,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你到底想干什么?”</p><p>面对这样的质问,褚婷娇无声的笑了。</p><p>“说话!”俞明怀烦躁的厉声吼道。</p><p>“说什么?”褚婷娇问他,声音如风中落叶般轻,“说你俞明怀不但眼盲而且心瞎什么都不知道不明白?还是要为我们三个人上演的这出戏拍手叫好?”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未完待续】

全部资源 添加微信:1029063259获取

电子小说 全TXT 格式 

【注明:我们发布的小说都是VIP小说或者收费的小说,为了回成本,所有小说是收费的,费用在3.88元-6.88元之间,不能接受的,勿扰,谢谢,么么哒】

添加微信,免费出淘宝优惠券,以后购物想买什么都可以发链接,获取优惠券

如图:

公众号:言情小说资源吧
长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