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绶环 风云

李明玉雕工作室 2019-07-11 16:55:35

 客服热线:18662337009 


<玉绶环 >风云>82..6g  52×48×20mm

<勒子>33.8g 


         此时正是热闹非凡,行人如云集,擦踵而至,或叫卖或谈笑,车水马龙,往来客不绝。书生向卖汤饼处买些馒头包子正备些干粮,却听到茶桌上客人们神色凝重谈论:“昨夜里那经常半路打劫害人性命的强盗在荒地里不知为何竟没了性命!”“且其状诡异,似风干无血,若不是衣物可辨认男女,根本识不出是谁人!”便好奇的上前打问,是在何处遇难,那几人便详细告知,在往北处十里的古寺附近。书生不禁打一寒噤,好在自己熟睡,更万幸不是那对姐弟。便匆忙付了店主些碎银子,再也不敢多问,急忙上路。



       十日后,书生已到京城。繁华如此,不禁看呆半晌,街道纵横交错,酒楼商铺琳琅满目,行人衣衫光鲜华丽,气度不凡,更有十人轿辇威风而过。不由心生感叹,本以那小镇已然繁华非常,如今看来大约是十座小镇不换不了这京城一半了。再与自己这身风雨洗礼的粗布棉衣比较,仿佛站在京城里极不相称,心中便暗下绝心,两日后的科举定要高中,不枉十年寒窗。便将就在一处客栈的柴房住下,正房委实太贵,若不是苦苦与店小二周旋,怕是要露宿街头。晚上挑灯夜读到三更时分时,觉得困顿异常,心想是赶路后太过疲惫便昏沉睡去。并未入梦,只觉身后有暖暖异光,断续听到轻微的沙沙作响。没作多想,酣畅大睡。显然他仍未发现书篓里的秘密。这两日到也太平无事,定心温习多年的随身笔记后,让书生心中的胜算更加笃定。



       转眼,科举之日已来临。早作准备的书生梳洗清爽后正候在殿试外,虽无锦缎华服却分外显得朴素淡然。看着同届应试的考生,形态各异,或踌躇不安,或淡然轻松,更有显贵气度公子贵人。心中虽慌却不乱,此次必将所学知识淋漓挥洒在考卷。忽听考官宣布时辰即刻就到,并由衙役检查贴身衣物后按序进场,准备就绪后,终于迎来的宣告开始的一声令下。瞬即一片纸墨笔砚的簌簌作响声,皆挥毫洒墨,专注作题。霎时,气氛似已达到最紧张的氛围,奋笔疾书,墨香满殿迎风来,书生似有成竹,洋洋洒洒如有神助,不多时,清秀的簪花小楷已铺满宣纸,已然不知时辰多久。三日后,书生回到客栈,见到小二一脸喜庆的迎来贺喜道:“公子考试辛苦,快来吃上一杯茶!”这与前几日的冷落形成莫大反差,不由得心生疑惑。也不想多理,径自起身走向柴房,那小二一脸茫然,喃喃自语:“莫不是未展抱负,失时失利?”便悻悻去忙自己的工夫去。



      柴房里,书卷正展,人却陷入深深思绪,少倾日暮垂近,原来嘈杂的往来之声渐渐静谧下来,这时,书生才定神起身向书篓走去。管他结果如何,先整理一番,才好再做打算,总算是竭尽全力,只待结果就好。他抚着那跟随自己风雨同路的竹篓,轻轻擦拭干净,将里面书卷衣衫拿出放至净处,忽然看到那块圆石,慌忙拿起仔细一瞧,正是在梦境里的奇石,瞬间吓得瘫软无力竟跌坐在地上。如此看来那夜并不是梦,究竟是哪般蹊跷,何种奇遇,自己却分毫未知,细思极恐,若是稍有偏差岂不是就变成那几具干尸,真是祖先庇佑。良久,书生拾起那石,只觉触手温润,到也十分可人,并不像平日里见。只见外表黄中泛红,些许纹路自然贯穿,大部分却是一种极柔的白,仿佛是细糯香甜的米糕一般。便自嘲道:“真是俗人,怕是又要祭我那五脏庙了!”就小心地将这石用布仔细包好,收在书篓底部,又随手拿起一块干粮,就着小二给的茶水,满足的吃喝起来。



     三日后,忽闻锣鼓鞭炮齐鸣,离客栈愈发相近,只闻那小二十分欢喜的向报录人殷勤道:“莫不是哪家老爷高中,让我们这客栈跟着沾光?”那报录人笑道:“你家可有住松泉县董君成这位相公,快些寻来吧,皇恩圣眷已高中榜眼,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店小二征住半响,忽地,拍手叫道:“有的,有的,且等我寻来!”一路飞奔向书生这处,连地上的尘土都飞扬起来,看的那报录人忍俊不禁。转眼寻到书生后惊喜万分的贺道:“恭喜董相公高中榜眼,让小店也沾上莫大的荣光,快莫住这恼人的柴房,我已为您准备一间上好的厢房,相公切莫怪罪我有眼不识泰山才是!”说着便殷勤地为董生提过书篓,小心的跟在身后向大厅走去。正遇那一脸笑颜的报录人,便作揖行礼道:“在下不才,正是松泉县董君成。”



       报录人恭敬还礼后高声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永乐十二年京试生员董君成,四德咸备,特赐榜眼。钦此。”董生欣喜地接过了圣旨,却面露难色,只因无多余银钱打赏,这可如何是好。那店小二却是机灵人,忙掏出一绽细丝白银送向报录人道:“我家榜眼老爷谢过大人,这些个茶钱辛苦大人走一趟。”那人眯眼笑道:“客气了,还请照顾好你家老爷,静待宣见。在下便要去忙其他事宜,不叨扰了。”

话音未落人提步就已走向门外,霎时这厅里的人都一个个来道贺,董生一时却不知如何应对,只是频频笑着还礼。好在那小二扶着董生一边向众人道:“我家老爷已经倦了,莫要再纠缠,让他上厢房休息罢!”说着便拥着董生朝楼上走去。从此人生将迎来新的开始,这才只是序幕。
      时光荏苒,已是永乐二十年间,曾经的董生已经无人知晓,但为世人所知的是官拜一品的翰林院大学士,天子特赐号“绍然公”,并世袭承爵。夫人乃国相之长女,名曰子珏,端庄惠质,育有一子一女,日子美满逍遥。



      然永乐十五年间时却还有一段奇遇,某日清晨府外晕卧一衣衫褴褛的云游苦僧,正门外的小厮通报管家,那管家正是当年的酒楼小二,如今已然气度增长,一副富贵模样。那管家只道是:“清晨大早的,实在晦气,来人哪,将他喂些水移到避嫌处,别惊着咱家老爷的道!”这一幕被已下朝行至府门外的大学士尽收眼底,他人未落轿,只听磁性温厚的声音传出:“世间草木皆有性命,何况是人,快将他好生救治,安顿下来。”那管家一噤,连忙安排下去,就毕公毕敬的作揖道:“不知道老爷回府,奴才真是怠慢。”便一边快步向前的掀开轿帘,扶下一位身着赤罗青缘革带前缀蔽膝,服绣麒麟白泽,佩黄、绿、赤、紫织成云凤四色花锦绶,下结青丝网,玉绶环之人。眉宇间还是那股淡然超脱,却多了几分威严儒雅,几缕虬须分外显眼,已不复当年书生气度。



       行至内堂换下朝服后便从妻子怀中抱起幼女清月,儿子百川蹦跳着围着他们,妻儿圆满,十分幸福。临近晌午,管家便通报来那僧人醒了,大学士便随之前往,想是饥寒交迫才晕厥过去,缓缓坐起后发现恩人便双手全十道:“阿弥陀佛,佛祖慈悲,因缘际会,施主福德无量,救下小僧,实在感谢。”那管家赶紧接话道:“救你的是我家老爷,他可是当今一品大学士,董大人!”此时,那僧已然站立起来,上下打量这位大学士,忽然惊道:“奇人也,你本应该在数十年前就遇劫遭难,可现下却这般荣遇,真是妙哉!”那管家一听顿生恼怒,“好你个和尚,竟这般胡说八道!真不知是长了什么心肠?”然而董君成并未恼那僧,只是示意管家退下,请那僧坐下后,慢慢地将多年前的那段奇遇娓娓道来。



     良久,僧人语气凝重的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施主心善,有因必有果,不知那块奇石可否借贫僧一看?”董君成便领着他走向书房的一处暗阁,点燃灯烛后,见神案上有一棕色木匣,打开后一紫色团云纹锦缎映入眼底,小心打开后那块圆石安然的置在里面。那僧端起详视惊叹道:“不想施主竟有如此奇缘,这本是上古昆仑的灵玉,吸收仙山仙气修炼后可退凶制煞,保人平安,想是那二兔的报答之礼,你那日的梦魇许是遇到别的精怪,这灵玉保了您的性命,好生自行保管,对子孙有益。”这才将多年的疑惑解开,董君成心里明折此僧绝非常人,谢过僧人后,就命人将当年赶考避雨的法华寺修葺完善,恭此僧为住持,从此香火鼎盛,再无妖魔作怪。


后世子孙果成栋梁之才,安康繁荣。


世人评论,人心生恶即为鬼,妖性生善可为人,善因得善果。


PS:蒲公观后点评,我整个人都方了……




 ❤再读一篇








李明玉雕   |  感受灵动之美

(致敬每一个认真生活的人)





http://www.lmjade.com/



|玉雕|艺术|鉴赏|收藏|





李明


苏州玉石文化行业协会常务理事

海派玉雕大师

中国玉雕大师

和田玉爱好者联盟副会长

苏州市相王弄玉石专家委员会副会长

江苏省玉雕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