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勤大散文:《丰盛 丰盛》 | 缙麓书院出品

缙麓书院 2020-11-19 16:18:25

 


丰盛场子八大街,
梯梯坎坎坡坡稠。
千年古灯幽幽照,
一年四季画中游。


丰盛 丰盛


从重庆巴南区沿江而上,那里巍然屹立着我的故乡丰盛,故乡在守望着爱她的人,如游子眷恋着那份浓浓的乡情……风风雨雨几十年,最难忘的不过故乡,最柔软的莫过乡愁。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一草一木,在记忆中萦绕,那么清晰,那么美丽……

那种依依的情愫,拙劣的我无法描述出……

时常在梦中惊醒,泪湿枕衾,故乡丰盛,你还好吗,我漫步,和我的灵魂、思想在山林间漫游,像火山熔岩的河流,有时奔涌,有时悲吟,有时如娟娟细流,有时如脱缰野马浩浩荡荡滚下山脉……

上周又和一帮文人墨客饶有兴趣地故地重游,重返古镇。昨天刚下过小雨,雨过天晴,雾气蒸腾,空气格外清新。对于眼前这座明朗朗的天空、灰蒙蒙、阴森森、凉幽幽的古镇,我的看法是:我们可以呼吸着城市的尘雾,也可以沐浴着乡村的芬芳,可以坐拥城市的钢筋水泥,感受骨感美,也可以坐在田野领略那片瓦蓝瓦蓝的天空,柔美清新的山泉,庞大的松柏林,悠闲的林荫道,炫丽的彩叶山,雄伟的铁瓦寨,天然的绿草坪,清新的深呼吸……现代社会找热闹的地方容易找清净的地方难,找繁华的地方容易,找拙朴的地方难,尤其在火炉般的大城市重庆附近——丰盛,也许因了这个“不难”而出了名吧,TA的清净与凉爽,确是算一个不可多得的悠然、休闲、娱乐、养生、养心的好去处了。

丰盛镇位于重庆市巴南区东部,距重庆市区60公里,东与涪陵区增福乡,南川区太坪场镇接壤,南邻巴南区东泉镇,西靠长江南岸的巴南区木洞镇,北连巴南区双河口镇,距重庆60余公里,原名封门,明朝建场,清末改为丰盛乡。丰盛历史源远流长,文化积淀深厚。据《巴县志》记载,丰盛场镇建于宋朝。巴南区丰盛镇是商贸、田园景观型古镇,文化底蕴丰富。明清时期,丰盛镇商贾云集、店铺林立、商贸发达,素有“长江第一旱码头”之称。2002年4月,丰盛镇被重庆市人民政府首批命名为重庆市二十个“历史文化名镇”之一。盛产优质大米、花菇、西瓜、酱板鸭等农产品,味道鲜美,行销市场,是巴南区的绿色食品生产基地。

漫步在古镇稀松曼妙的石板坡道,左弯右拐重重叠叠,每一个街道、每一级梯坎、每一幢楼房都象蛮生姐妹,象北京老胡同巷子,似曾相似,又略有差别。地面有些坑坑洼洼,山高路不平,阴冷潮湿,抬眼望天,三五缕、八九缕阳光透过房檐下的蜘蛛网斜射过来,有些古典艺术画的味道,透着凉意和模糊美。入得正殿、后殿、配殿,那些古老的楼台、戏台、亭台、天井松松垮垮,象张着嘴的老奶奶的门牙,有一搭没一搭地述说着古老的故事。

那些古镇木楼总这样旁兀斜出,在不该弯的地方弯,不该斜的地方斜……小时至今总担心TA是一个年迈的驼背的老人,或者受了千年承重,万吨牛车已经压弯了腰使完了劲的老者、纤夫,总担心哪天波及地震,哪怕微微一震,就会整个掉下来,压着了人的头……“不会的,不用担心……TA是穿透结构的,是目前最防震的穿透结构,千百年来日晒风吹,巍然不动呢……”文化馆长这样告诉我。让我一颗纠着的心平稳下来。

来丰盛不看寺庙、山寨等于白来:这里有历史上规模较大、香火旺盛的紫云寺、铁瓦寺、云香寺、法祖寺、官房寺、兴福寺及老街区的文庙、女王庙、江西庙等。此外还有天平寨、共山寨、老鸦寨、铁瓦寨、关山寨、升平寨等13个古寨遗址。其中尤以铁瓦古寨景色壮美。黎明时,站在海拔815米的铁瓦古寨之上,清新的空气扑入心田,群山峻岭置于脚下,浮云绕山腰,一览众山小,好似进入仙境一般。东面而望,青山绿水尽收眼底,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向着苏醒的大地投射万丈光芒。西面望去,则似有一尊硕大的卧佛映入眼帘。其中冠山古寨保存较为完好,有古民居3处。

千年古镇蕴涵巴渝文化精华,著名的刘家寨子就保存得相当完好。下面我讲讲丰盛保留最完好最齐全的刘氏民居。

刘氏民居据说以前是大地主刘安富的故居,参观人中有懂风水的人物,啧啧称赞这里确实为一方风水宝地,可以窥见刘氏在当时富甲一方。

“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刘家院落里有高高的门坎石,柱凳上刻花精致,大型的基脚石刻有梅兰竹菊或花鸟虫鱼,红墙碧瓦,“门当户对”,每一个与外对接的门前都蹲放着一尊石像、雕塑或者镇邪的门神、石狮子,中国结等,庄严肃穆,分外醒目,意味着主人希望招财,辟邪,镇宅,转运。还有形式多样的防盗门、二层门的腰门、猫狗、洞门,有一尺多长的门栓斜插。正门上方赫然镶嵌着镇宅之宝,多是貔貅、麒麟、神兽、蝙蝠、葡萄、金鸭子、龙凤呈祥、戏剧脸谱之类。有的还雕刻的是回文、藏文、汉文或甲骨文,伸出的雕梁画栋依稀可见,多用朱砂石、糯米浆涂过,虽然木漆已斑驳,但朱砂痕迹可现,其做工细腻清晰,永不褪色。

进得门内,一般都有那种镂空雕花的大屏风(放在当代就叫做玄关),玄关通风通光亮,屏风把一袭四四方方的天井遮住——天井里自然是有天井的,有通天通地的深不可测的水井,偌大够用的水缸,水缸旁一般还有洗衣槽、磨刀石、神龟(象征长寿)等,古井周围四壁、条石、天井壁上长了密密匝匝的一层青苔藓,像上了一层绿锈。洗衣槽相连的地方有花台架子,种上几株主人喜欢的花草,如美人蕉、指夹花、玫瑰花、牡丹花、万年青、茶花、兰草、肉肉等植物盆景之类,更显得主人的恬静自然附庸风雅。

天井正面的院子小天地四面通风,采光效果好。四四方方的太阳直射或斜射进天井,居住多年的老人不用看表,根据日光月光的角度自然而然都能准确地知道是多少时辰了——这多么神奇啊。

这一方阳光哺育了大院之家多少生灵啊!不用担心下雨天会出现汛涝,排水不畅。聪明的古人早已经把给排水系统考虑得周祥缜密。刘家的后代们,年轻气盛的在外做生意,做企业、打工或做官,生活多姿多彩不亦乐乎,剩余的稍老些的、再老些的留在古镇颐养天年。他们有的正坐在屋檐下,院坝内,悠闲自在地摇着扇子,喝着丰盛茶,摆个烟摊摊,打着麻将,玩着纸牌或闭目养神。享受着慢生活。

空调在这里是没有市场的。这里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平均温度也就二十多度,冬暖夏凉,甚至连风扇都不用吹,是个名副其实天然的氧吧和悠闲避暑的好去处——呵呵,不经意地又为清凉丰盛打了个小广告。

我们从屏风左侧进来,朋友的五岁的小儿显得很好奇:“妈妈,这个路怎么这么滑,没有下雨的嘛。”

“幺儿,你还学会了观察咦,你脚下踩的,是千百年的门坎石、千脚泥呢。”

“妈妈这里的木柱子和石柱子好大好粗哦。”

“是的呀,因为是千年的木头万年的石头做的,自然长得大哦。”伴随着文化馆长的介绍,我们又仔细看了看脚下的路:那种千脚泥真的好稀罕,地面圆润光滑,凹凸不平,凸起的地方有半个乒乓球大小,表面像是抹了一层猪油般,踩上去滑滑的,油浸浸的,象溜冰。行人驻足其间,生活的节奏也陡然变得缓慢而停止了一般,沉重拖沓,只能小心前行,不敢攀比,也不再去攀比。

古寨屋里屋外那些屋檐,瓦檐及檐下的木雕,古色古香,四方屋檐雕刻有“福禄寿囍”或梅兰竹菊,浓重的历史文化味道扑面而来,那些雕花文字千百年了还彰显着主人的风格与祈愿——祈求六蓄兴旺,五福齐全,人口发达,健康长寿。“鸟鸣庭树上,日照屋檐时”。“屋檐下天灯,楼板上地铺”。大院中的檐雕、石雕、砖雕、木雕、红木家具等更是品种繁多,不胜枚举。而其中的“九龙灯”、“犀牛望月镜”和“百鸟朝凤屏风”更是主人家的镇宅之宝。

院子古朴、宽敞、干净、清幽。古老的窗棂,挺拔的柱栏。那些阳光从窗棂缝隙处漏下来,也许漏下来的还有蛛蜘、飞蚊、飞蛾、黄蜂、雨滴,沁到房子里来,黝黑的身体皮肤自然变成了古铜色,来观游的白皙的城里人的脸上却布满了星星点点,好象布满了一种陶瓷色……几株古老的榆树,矮小的冬青,鲜艳的茶花,固执的水缸,懒懒的藤椅……空气中有一股令人疑惑的味道,也许还有些轻微的烟味,霉味,焦碳味,鱼腥味,青草味,奶气味,古老味等等,熟悉的不熟悉的气味,喜欢的不喜欢的,看得清的看不清的,说得清的说不清的色彩和味道汇聚在这里……

刘家主人的正堂面也是浓墨重彩、值得驻足的地方。堂屋正前面相对摆放着两把高背红木座狮椅。正墙上方高挂着刘家祖先的遗画像。画中人神态安祥自若,衣着锦衣绸缎,彰显华贵。那些绫罗锦衣、那些针线、丽服、挂件、配饰,在当时当地可算是首屈一指了——怪不得听说刘家是当时有名的盐商,大地主,足见其奢华。

接下来是厅房。正厅、侧厅、少爷厅、小姐厅、书厅、仆人厅、厨房、厕所、杂物间,晒谷场、谷草柴房、猪圈牛栏、雕楼了望塔……可谓一应俱全。

主人的厅房像一个小型故宫,里面多陈设摆放着日常用品、礼器 、玉器、象牙制品,还有佛教的法器之类的珍宝,其富有可窥一斑。那些保存完好金碧辉煌的三层雕花牙床,精雕细琢的围台,脚踏板,门当——你可以想像刘家主人在当时绝对是个有文化、崇尚文化、附庸风雅的儒商呢。而小姐的闺房,那些女儿靠,花瓶摆设,瓷器铜器,书画墨宝,松油松香,则显得精巧、淡雅、祥和、洁净。

屋外屋角则悬挂或存放着干农活用的,做饭用的,喂家禽家蓄用的各种器具器皿,风钵、石磨、犁头、爬梳、枷单、斗笠、蓑衣、大小簸箕……一个老奶奶坐在门坎旁纳花鞋底,问她高寿?她哈哈说着说“83了”,露出一排整齐的白得无邪的牙齿,我们啧啧称赞,她却说象她这样年龄的他们镇上多得很,她的妈妈已经104岁了,仍然背不驼,眼不花,耳不聋,牙齿好,喜欢吃豆花、米粑、蔬菜、回锅肉、夹沙肉、烧白等——我们不惊叫绝,怪不得“丰盛镇”人称“长寿镇”啊。

唐式徽派建筑在丰盛古镇已成规模。明清建筑随处可见,比比皆是。福寿街、十字街、半边街、十王街散布于古镇之内。各街均有四合院、宫、殿、堂等中国古建筑。老街至今保存了较完好的明清时代巴渝古朴的石板街、各类宫、殿、堂等建筑,多种镂空、深浅浮雕均饰以花、鸟、鱼、兽,广布于檐额、窗栏等。整条街上青砖黛瓦、榫卯木结构、单檐房山式屋顶、二层楼双重挑檐、雕花木窗的四合院,回廊,有大小天井穿透其间。古镇四通八达,分为四块,两两相对。两边的街道连起来成“U”字形,门对门,窗对窗,有门当户外的感觉。古代建筑群如出土的文物,如古老的民歌,如宋代的青瓷,保持着她的原汁原味,质朴典雅。

石板街临街面的房屋全为二层楼或三层楼,上层住人,下层作店,清一色的木板门,便于开启,以利坐店经商。甚至还有小姐抛绣球招婚的地方。保存完好。有仁寿茶馆生意兴隆。据悉这里有最好的场口:份布和马帮,是当时最热闹的商场。

据百岁老人介绍,丰盛自古是边贸小镇,军事要地,自然有很多民间传奇。这里也曾经闹军饷、闹伙食、闹女人。早在宋朝这里就有粮店、布匹店、铁器店、饭馆、茶馆、码头、戏堂、十三庙等,当时听川戏、锣鼓、评书、怀书、道琴、花鼓、民谣、打连销形成一道道场景,基本上是三天一大戏,锣鼓喧天,大户人家请客,赏金银,接喜钱是常事。怪不得发展到现代,丰盛的山歌比著名的罗尔调还高,高亢激昂,独具特色,像老奶奶在唱“出嫁歌”或“发丧歌”,或唱圣经,让人有点发笑却不敢发笑,不容亵渎,不容玩笑的意思,有一种独特的民族风,原来是有渊源的。据说文化馆在申报非遗。

丰盛人勤奋、善良、聪明、远近有名。很早就“家家喂蜜蜂,户户养鸡生鹅鸭”,于是丰盛的油酥鸭子就远近有名了,以至后来发展到木洞去,辐射到巴南,重庆……

丰盛鸭子多用炭火烤制,色泽红润,肥而不腻,外脆里嫩,舌尖美味,来此一游,游客不得不吃,吃了不得不带。

往日的繁华,过街楼,风雨楼,十王殿……一幅幅清明上河图的喧嚣热闹影像还依稀可辨。镇上至今还有很多丰盛古镇特色民间手工艺品店:存放有根雕、盆景、草编、竹编、刺绣、铁器、土特产等商品出售。

丰盛,丰盛,丰厚的丰盛,醇厚的丰盛,古老的丰盛,年轻的丰盛,永远的丰盛!


 丰盛的碉楼



丰盛镇山高林密,位处交通要道,历来是兵家、棒老二(即土匪强盗)必争之地,故当地富商地主多造碉楼堡寨以保一方安全。明末清初极盛时期,数十碉楼炮口耸立镇中。至今保存完整并尚有人居住的有清阳楼、十字口、书院街、文峰、兴隆湾等十余座。这些碉楼筑3~6层高,每层面积80~150平方米,都设有小窗作为瞭望洞和射击孔。镇内有10余座为抵御土匪等入侵者,用石土建成3—4层体积高大的碉楼,十分引人注目,至今基本保存完好。热情的主人免费带我们去参观他们家的雕楼,转了几个弯,爬了几层楼梯,在热情的农妇的引导下,我们上了他们家瞭望楼(正在修整)。虽然看似死气沉沉的雕楼雕堡,却可以想像他昔日曾经的战火纷飞与辉煌,四面的射击孔的火药残余痕迹,依稀可现当时兵火的激烈飞扬场面。我们站在雕楼上假扮主人打土匪,和没上雕楼的同伴来了一场“虚拟火拼”——人们争相拍照,不亦乐乎。

雕楼是丰盛的一大特色,也是其它古镇少有的,是游人参观玩耍不可多得的去处。

阶檐枯坐,雕楼矗立,浸润出一些历史,昔日的烟火已经很远,天空是一片灰白色而且清淡,那雕楼下古稀的老人在严肃地倾诉,显得老耋而哲学,而我们只容倾听。丰盛的老人总是那么亲切自然。仿佛每一个都是天生天然环保原始生态的民间艺术家、演说家、传道者,他们把自己仅有的仅知道的一点儿、一切、都毫不保留地告诉你,还惟恐哪里讲漏掉了,惟恐你不知道,无私地在那里讲,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地在那里讲——从来没有想过在城里,坐茶馆听评书是要收费的哈。他们讲得口干舌燥,讲得口水滴答,从来没有想过说话不费精神?不管你是否有兴趣,不管你是否在听……反正,他们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热情,有的是兴致。

这里70岁以上的老人大街上比比皆是,均是半个历史学者、哲人、有福之人,神态安祥自然,讲起古老的丰盛故事来惟妙惟肖,精妙绝伦,声如洪钟。他们讲观音寨,讲石观音,讲黄桷树,讲响石,讲雕楼,三潮水,讲爷爷的爷爷祖祖辈辈的故事,思路清新,声如洪钟,欢乐和谐……不是金樽胜金杯,瓦罐盛着美丽。夕阳西下,夜晚降临,雕楼更象重庆解放碑,显得巍峨高耸,寥阔而凄静,萧森而清爽。月白风清、月下荷塘,丰盛芦苇丛便有了一些白洋淀水泊梁山的味道。

这里埋葬着英雄,这是英雄的小镇,供奉着雕堡,完好着丰碑,承继着当时烽火战事的一些遗骨风貌,铁马荆轲的一些缩影。

村外水塘、池塘、鱼塘此起彼伏,棋盘似的道路如亚热带的迷宫,四四方方的丰盛,四四方方的堰塘,四四方方的荷塘四周的土地里闪烁着荧火虫的光,引起诗人怀古幽幽。

风姿绰约也好,附庸风雅也好,雄风依在也好,千年沧桑也好——那都是文人墨客,历史学家赋词赋文的需要,诗人落笔着落的表达方式,与丰盛无关。丰盛就是丰盛,博大精深,密码无人能破,无人能解,只有聪明的你慢慢去领略,去体会。

这是一个感情内敛又外向的小镇,一个精力充沛的小镇,一个古老又年轻的小镇,一个阳刚又婉约的小镇,一个充满唐诗宋词元曲元素的乡村,一个一带一路,正开启现代都市,特色文化与幸福田园合二为一的小镇,一个打造5A与非遗的小镇。

今天的古镇依然是古老,依然故我。没有昔日的华彩,诉说着古老的灿烂,古老的文明,古老的传说,举着几千年的文化,举着历代风雨酸辛与沧桑,丝毫没有炫耀与售卖的意思。TA不需要抒情,不需要议论,甚至不需要文字——如佛般宽容,如圣母般慈爱,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墙一瓦依然流淌着TA的古风古韵;笑盈盈、乐滋滋、慢悠悠、自成文化文体——像千年龟、万寿石、一块天然瑰宝绿玉——坦然经着风霜,坐看风云变化,飘飘欲仙,任尔评说。

诗人在左,寂寞在右,乡愁在飘。

今天,此时此刻,让我们把丰盛古镇的一切吸入镜头。

千彩林、卤豆干、酱板鸭、香腊肉、甜蜂蜜、雕刻画、奇根雕、长石梯、大石板、响水石、古树木、古碉楼、古小巷、小电影、沧桑碑文,乡里农舍,千山万水,美景名胜……满眼满目满含着美和希望,从灰色开始,慢慢地从红色结束,从思念开始,从回忆结束。

 


  

参观紫云寺

 

今天我们参观的这座紫云寺院已经彻底破旧了,只有保存完好的石碑还可以看到一些经文,房檐下的檀条百孔千疮,成了燕子筑巢的地方。燕子粪便如牙膏,如腻子粉,院子里有几棵白皮松,还有几棵老得不成样子的柏树。

老、旧是古镇的代名字,老、旧也许是古镇对古老爱情的座佑铭——坚定不移,固执执着。

寺院前的泥地混杂着砖石,听说“破四旧”的时候有些人把寺庙里的碑推倒了用来做牛栏猪圈,结果这些“红卫兵”都没有好下场——有的家道破落,有些沦为乞丐,正落了“好人好报、坏有坏报”那句佛学谚语。

寺庙大多正在改造,推倒的是一片砂砾和狼藉。推不倒的是丰盛人始终如一的对幸福生活的静候和坚守。

可以想像的是以后这里的路面会灌上水泥,夯实平整。

旁边街角下一个地道的农民汉子牙齿洁白,头发笔直,端着巨碗正在吃面条——就是那种传说中非常有名的丰盛手工面,一看就是力大无比的人,他边吃边热情地跟我们介绍着,哪里是牌坊大门、厢房、正屋、侧房、茅房,哪里是条坎石,哪里是露台、拜台、天井,哪里是门前的石碑、水井、水缸、洗衣槽……用他仅有的词汇与语言描绘着那昔日依稀可见的繁华以及近代(破四旧四清时)的没落与寂寞——等待着我们一个个洗耳恭听,张大嘴巴“哦哦哦”地说不出话来。

“七八个人花了七天时间才推倒呢——因为没有挖机……因为挖机开到丰盛来太慢太不值得了”——山里人所以选择了钻子、锤子、钢钎、锄头、肩挑背抬等纯人工制造、制作的方式——像燕子在筑巢、毁巢,或许他们本身就是燕子,长年累月像燕子像蚂蚁像蜜蜂一样忙碌着、勤劳着、毫无怨言……“人丁兴旺、衣食无忧”就是他们的朴素愿景,这也是几千年的百姓梦、中国梦。

我们在这一片破壁残垣恍如圆明园的遗址中逡巡驻足了很久,争相拍照留影——我们这群采风的人应该是幸福的了——这些珍贵的老照片,这些老风景将记录着丰盛的发展史——将会是难得的一瞬间、不可复制的绝版照片了,今后丰盛古迹改造成现代丰盛后,都将不复存在、无以复加,我们会不会怀念?会不会向往?那些风霜血雨、那些沧海桑田、承载的历史——即使掘地三尺,也未必能挖潜得透彻,挖潜得干净呢。面对古镇巨大的力量与无法说清的内涵,我无法阐释出古镇地域文化蕴涵的巨大能量,无法描述古镇的宏阔与壮美。只能依靠时间来慢慢沉淀生活。

这需要长时间生命的发酵,长时间地生活在这里的人才能够体会。

山坡上,还有十三座寺庙,地形崎岖,空旷无人。

我们一行人在山坡上走着走着,天仿佛低下来,天地变得扁平,我们仿佛走在碗底,头上罩着一层蓝黝黝的烟雾,升腾弥漫……低洼的地方有水塘小溪,浓绿色的浅绿色的淡绿色的清清亮亮的水,肥厚的绿叶下开着七零八落的野花,鱼儿悠悠地游,鸟儿啾啾地叫。一片动植物繁忙、游人行人静谧的景象。

 

 


丰盛的石头 

 

片石东溪上,

阴崖剩阻修。

雨馀青石霭,

岁晚绿苔幽

 

丰盛平均海拔550米,气候宜人,空气清新,地下水储量丰富,溶洞完好壮观,地表湖水清亮可人。在宁静晴和的日子里,湖面的色彩也是绚丽多端的。白杨、紫槐、柳树以及坡上的七彩林等迤逦不绝,氤氲溟潆,婀娜多姿,山环抱着水,水缠绕着山,郁郁青青的山头倒映其中更显妩媚。一群燕子或者还有两三只仙鹤欢叫着嬉戏,飞过水塘湖面。给宁静的湖面添了几分动感美。

紧濒那朦胧的响水湖畔,紫云湖边,在那朦胧的多雾的七彩林腹地,如果有幸会采得一些晶莹透亮的,如黑晶石般圆润的石头——响石,那你就更有福了。

当地人给丰盛响石取了个绰号,叫“石蛋”,因为几乎所有的响石,外壳都象鸡蛋一样,可以一层一层的剥落。这种石头平时没有异样,有的像鹅卵石,有的像红沙石,有的像红苕样大小,跟普通石头差不离,只是到风大的时候,石头就会传来各种奇妙的声音。有时像鸟叫,有时像鹰鸣,有时像女高音……响石和普通石头混杂在一起,小的如蚕豆,如石榴,如棒槌,大的如油橙,如南瓜,足有十多公斤,双手合抱才能摇动发声。会唱歌的石头被当地人分为两种:一种是石头体内含有固体颗粒,当地人称为“石响石”;一种是石头体内含有液体,则被称为“水响石”。

都说“大千世界一石收”,“精美的石头会唱歌”,这大概就是说的丰盛的石头吧。看似不起眼的石头,摇之却有水在里面响或石头颗粒在里面响的声音,你说神奇不神奇?不禁让人想起了许多关于水的诗句“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照霞如隐石,映柳似沉鳞。波随月色净,态逐桃花春” 。“背云冲石出深山,浅碧泠泠一带寒;不独有声流出此,会归沧海助波澜” 。

绿叶写着回忆,花朵斟着深情。丰盛的青山丰姿,绿水笑靥,云彩神韵,都是那么充满典故,神采奕奕。

是不是这里每一滴水都会唱歌?所以唱得石头也醉了,唱得珍珠也醉了——于是让美丽的绿水在石头的肚里唱个够,他们合为夫妻、融二为一、唱一辈子二重唱——由此有了响水石?

细细地聆听或把玩着响石,轻轻一摇,或清脆、或凝重、或沸腾、或舒缓,美妙的音乐从指间、从晶莹的石头里溢出,千般曼妙,万种叠音,应接不暇,石头普通而不夸张,纯粹的自然美丽,细细柔柔默默地让你忍不住关心TA:远古那些水流的缓急,水草的生长,鱼儿的快乐,天上的白云,地上的鸟语,春天的花香,日出日落,潮起潮落,让你更加关心古镇,关心历史;自然拥有了“传递快马迎新月,却上轻舆趁晚凉”的逍遥忘我心情。

沉思徜倦中,天空格外明朗,大地格外空旷,万物在疯长、复兴、蓬勃飞跃,历史的风云席卷而来,无边的思绪喧嚣而来,千万的铁蹄踏我而来,片片彩霞是湖的嫁衣,那无边的绿,绿树、绿草、绿垂柳,是大自然为你编织的美丽花边,那古桥是你美丽的项链,一叶竹筏是你的发卡,彩色的帮水森林是您的披肩头纱。柔姿万千,风情万种的响水湖啊,那些一摇就响的奇异精妙的石头是你的“小手鼓”还是你的“打击乐”?

——喜看稻田千重浪,红檐亭角醉花香,响水激起万般情,空谷尽是天籁声。满满的古诗古韵古味顿时萦绕上心来。

静观丰盛这一方湖水静静地流,青山静静地守,白云悠悠地游。也许因了这天然的灵水,会唱歌的神水,才造就和孕育了丰盛神奇的音乐石——斑斓而诱人的响石?绿了古镇的梦,绿了山花的梦,绿了鸟儿的歌。满含着美好和希望的音乐石,大自然才是真正的天然的能工巧匠,歌唱家,艺术家啊。

 

 

 


丰盛的彩叶林

 

流水淙淙,

载不动竹木筏,

山路弯弯,

挡不住追寻的脚步。

 

在馆长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丰盛彩叶林。帮天农业蔬菜基地和帮天彩色森林基地。

丰盛的农家乐星星点点点缀在山坡上,有一些水泊梁山孙二娘开店的豪迈。一入山口,凉风阵阵,空气清新,顿觉神清气爽,好不惬意。

丰盛的农业发展路线:如今改为了休闲避暑、幸福农庄、老年福利院和领养体验蔬菜地、果树林等。还开辟了划船、采响石、体验式冲浪、漂流、拓展攀岩、蹦极、城里人可以自驾来亲自采摘水果、茶叶;冬季有美女美妇如云、剽悍热烈的小伙燃烧的篝火晚会欢迎您:烤全羊、烤野味(野兔、野鸭、野鸡、野猪等)、结农家亲戚,养绿色有机蔬菜果园、认养家畜家禽、帮扶一对一项目等。

一路山风一路歌。

路边的树林慢慢变成了森林。

凤叶、枫树、红叶、槐树、桂树、榆树、海棠、木棉、芒果、芙蓉、银桦、蒲桃、楹树、刺桐、紫檀、麻楝、杜鹃、腊梅、山蒌、益智、郁金、凌霄、紫薇、黄槿、黄乔木、旱金木、观光木、银叶树、银杏树,文殊兰、白玉兰、蜘蛛兰、紫叶李、木蝴蝶、使君子、龙吐珠、龟背竹、红美蕉、朱顶红、红花荷、金黛花、连理藤、珊瑚藤、深山含笑、短序夹迷等等……还有好多导游也说不出名字的树种。一群群的鸽子、大雁在蓝天翻飞,子规,鹧鸪,太阳鸟,金画眉,红股角鸡,在林间此起彼伏地唱歌。

隐身山林,隐在雾中,飘飘渺渺,犹如仙境,人间、天空一步之隔,真是不是神仙胜是神仙啊。

 踏着满地枯黄、软绵绵、蓬松松的松针、松叶,走进了彩叶殿,大家把鞋脱下来,赤脚亲近着这些艾枝、艾叶。

彩叶村像个大旋涡,一圈圈长着大青树、木菠萝、山梨树、呈现出成熟的绿色,大山长满了凤尾竹、仙人掌、指甲花、龙舌兰等,这些林荫中的植物呈现蓝色,茅草苔藓,铺着米黄色的砂石,象无数单人行走的林荫道,羊肠小路,印满了蹄印的泥沟,灌木丛,真正的营栅,密密层层的嫩枝条,总象好久不见的友人,拉拉你的手嘘寒问暖。

这儿的一些古树至少也有千儿百把年了吧?树叶交错,枝干粗壮,像好厚好浓的绿云被无数的树桩撑着,其腰粗得连两个大人伸手臂也围不过来尺寸,张扬着,在这个以瘦身为美的时代也不怕人笑话其水桶腰,我行我素地胖着,丰满着,心宽体胖着……

堤下的渡口小船依然系在柳树上却不再悠悠晃动,横了身子,固定在河里,石头上锈了绿苔黑斑。

进得那些农家乐,三十元的伙食会让你吃得肚儿圆:古镇人待客热情而周到,近乎到卑微——衣着朴素,眉目清楚,一脸含笑,一桌子好菜谈笑间摆上桌了:自制豆花、腊肉、香肠、嫩竹笋、干豇豆、风味鱼、麻辣豆干、丰盛酱鸭子,各种农家菜,应有尽有,美味无比……客人们请尽量多吃吧,吃剩了多可惜呀……这些都是他们平日里省下的,舍不得吃的精品呢。

都说“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刚才还是日晒山头,这不,这会就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来了……顿感凉意袭来,还得披上毛衣,夜晚盖上被子……

仿佛水滴滴到身上不仅泛出的是凉意,接入的是文化,是诗意的雨滴浸入骨髓。我们在短暂的时间里更多的是接入接纳了这千百年的文化,入心入脑。

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千年历史铸就了丰盛的巴渝文化底蕴,那一条条石板街,一座座吊脚楼,一座座山林就是丰盛——“山城重庆”久远历史和记忆的见证。

 



作者简介:舒勤,女,笔名,紫英,巴南区作协会员、评协会员,重庆作协会员。尤喜诗歌、散文。时有作品散见于多家报刊杂志歌词网或诗文集并偶有获奖。出版有两部诗集《紫英你美丽之一、之二》和多部合著集等。人来疯,开心果。喜欢热闹也喜欢清静。喜欢天马行空,也喜欢温馨禅意;喜欢清新唯美,也喜欢气势阳刚;喜欢旅游爬山打球照相,书画美术,也喜欢古琴古筝巴乌轻音乐、打击乐、萨克斯、舒缓的钢琴声……喜欢唱歌、蹦迪、肚皮舞、拉丁舞、民族舞,也喜欢瑜珈、芭蕾、春之声……偶尔还飙几句京剧梅派高音,喜欢古典,也喜欢流行……希望福禄祷禧,青春永驻。信奉生活丰富多彩,艺多不压身。文章千古在,浮华一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