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照片(3)

爱心祝福 2019-12-17 02:27:47

慢慢才知道:人这一辈子

要经得起谎言,受得了敷衍

忍得住欺骗,忘得了诺言

慢慢才知道:坚持未必是胜利

放弃未必是认输

与其华丽撞墙,不如优雅转身

学会等待,学会思考

人生很多时候

需要的不仅是执着

更是回眸一笑的洒脱

愿你幸福!


心有一羽翼,哪怕梦在彼岸

心有一朵云,哪怕咫尺转

心有一片海,哪怕沉默寡言

心有一片光,哪怕天色晦暗

心有一个人,哪怕天涯路远

心有一条路,哪怕岁月漫漫

心有一份情,哪怕三九寒

心有一善念,哪怕人世险

愿你心纳百川,幸福长伴!


忙碌的生活,带走的只是时间

带不走的是我对你的牵挂

偶尔的一声问候,一个祝福

让你知道彼此还记得对方

思念因为别离而更加深刻

朋友,想你了

愿你一切安好!




























“怎么可能不累呢?你看你脸都红了,哎呀,看这气喘的都不匀了,要不,我给你按按胸口好不?”

“啊!不…不用了….”

房间里,一个小屁孩眉花眼笑的围着小丫鬟转来转去。眼珠子骨溜溜的瞄来瞄去,一只手随着目光,不停的比划着。小丫鬟满面羞红,躲也不是,避也不是。

“启禀四公子,使君令小的过来,请公子往前厅见客。”门外一个声音适时的响起。

“啊?哦,唉,来了来了。”

刘璋长长叹口气,恋恋不舍的暂停了一个有为的穿越青年,帮助古代小美眉正确认识自己身体的大业,怏怏的掀帘而出。

打从身子好了之后,将自己欲要求师学艺的上进之心,对老爹刘焉表达后,老爹果然是老怀大慰。当即遍请饱学之士,前来府上面试。

只是,面试的结果,却让刘焉老爹郁闷无比。在刘璋这变态学生彬彬有礼的求教下,那些个本来信心满满的先生,不是愤而甩袖而去,就是满面羞红自承实在难以胜任。

如此两月之后,前来应征西席的先生,已是如同凤毛麟角一般,数日不见一个。

刘使君家的四公子刁钻难教之名,不多时便传遍了冀州之地。老爹刘焉又囧又气,却也拿刘璋没有办法。只因每次面试,刘璋所问的问题,便是他这自诩名士之人,也是瞠目结舌,难以答出。

偏偏每次等人走后,想要教训一番这刁钻的小子,刘璋却能拿出一个答案,让刘焉细想之下,恍然而悟。面上虽是不说,心中却未尝不暗喜自家儿子聪慧。

对于那些先生留不下,自然也就说明其人水平不够,确实教不了这个天才儿子。既然暂时没有合适的先生,刘璋也只能呆在房里。无聊之余,调戏调戏钗儿,看她羞红的小脸,再趁机摸摸小手,倒也乐在其中。

对于老爹使人来喊前厅见客,刘璋已然没了期望。他其实原本打算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看看能不能引出几个自己知道的有名之士,趁机拉拢,打个班底。

但可惜的是,两月以来,别说如田丰、荀彧这样的一流人物从未得见,便是一些二流人物,也是半个未见。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他已是准备想点别的法子了。

“来来来,璋儿,快快来见过文举公。”前厅中,眼见刘璋拖拖拉拉的踱了进来,刘焉连声催促着,向身边一个青袍文士指着。“文举,这便是我那顽劣的幼子,单名一个璋字,今年已是十岁。”

刘璋只当这人又是前来应聘的西席,懒洋洋的拱手见礼道:“小子刘璋,见过先生。我有几个问题………”

“咳咳,那个,混账,休的无礼。文举公乃是为父同朝好友,并非,嗯嗯,你那些个乱七八糟的问题,就不用拿出来问了。”刘焉一听刘璋开口就是问题,大感尴尬,连忙干咳几声打断道。

“呵呵,无妨无妨。”青袍人摆手一笑道:“早闻使君幼子聪慧非常,悬席求师两月,却不得能教授之人。融虽不才,却想听听小公子的问题,权作开开眼界吧。”

“呃,这个……..”刘焉微微沉吟,不好拒绝,只得偷空对着刘璋猛打眼色。

嗯,这个不是来应征西席的?!老爹的同朝好友。咦?慢着慢着,刚才老爹称呼他啥来着?文举公!莫非是他?

“哦哦,咳,这个,敢问这位先生,可是人称幼时奇才的孔融孔文举公乎?”刘璋目中闪过一丝兴奋之意,重新整理了下衣装,恭敬的问道。

奶奶的,大鱼没来,总算来了只虾米。有杀错无放过,搞清楚先。刘璋心中暗暗嘀咕。

“哦?小公子竟知道孔融之名吗?呵呵,幼时奇才不敢当,某正是山东孔融。小公子方才倒是想问什么?不妨说来,看某可能解答之?”孔融心下微有得意,捻须颔首答道。

他因当年孔褒之事,年虽不到三十,便已享大名,此次被征辟入朝,入司徒府就职,便顺路前来拜访刘焉,正是少年得志的心态。

只是他若知晓,下面站的这个小屁孩,将他一个堂堂孔子二十世孙,当世大儒,在心中暗暗称之为虾米,会不会得意的直接晕过去就未可知了。

吓,果然是这只小虾。

刘璋心中暗喜。数日来,一网一网的,毛也没见一根。如今,便只是个虾米,也算聊胜于无了。至于这个虾米,现在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根本无法被他拉拢,他却是不知道的。

“啊,虾米,呃,不是,那个先生大名,小子闻听久矣。这个问题嘛,嗯,请问先生,都说是天圆地方,那为何人望远处而来之物或人,都是先见其上,而后方显全貌呢?若依地方之说,以小子思之,应当是要么不见,一旦能看的见了,便当尽显其貌才是。此中蹊跷,先生可能教我?”

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刘璋已是问了个欺负人的问题。这个时代,人们限于对自然的认知,实在很难能回答出的。

他的想法,却也不过是想先打压一下对方的傲气,然后再施展手段,所用的方式,不过就是先大棒再胡萝卜的变种而已。

“呃!”孔融听他问出这么个问题,果然是当即瞠目结舌。皱眉苦苦思索半响,终是面现赭色,干笑两声,转头对着刘焉笑道:“不想使君之子,竟是对格物之学感兴趣。此番,融可是出丑了。”

刘焉也大是尴尬,对自己这个小儿子的古怪问题,他早有预料。眼见孔融窘迫,唯恐恼了对方,连忙笑道:“小孩子古怪想法,天马行空,文举不必放在心上。朝廷数次征辟,此次终得文举入司徒府供职,文举之才世人皆知,小儿妄语,不足一哂。”

孔融面上惭惭,虽得了刘焉圆场,但初时狂傲之色,终是不复再见。

刘璋在旁听的明白,却是不由的郁闷。合着这虾米要去洛阳当官吗?那自己岂不是又白忙活了?不行,这可得再想想法子,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了。

心中打定主意,也不理会老爹刘焉偷偷瞪他,仗着年小,往前几步,扯住孔融衣袖,眨眼道:“先生于我刚刚的问题也不知吗?唉,难道真是我想的怪异吗?也罢也罢,这个问题便不问了。只是,我听人说,先生学富五车,乃是孔圣之裔。刚刚父亲言及,说是先生要入什么司徒府供职,敢问先生,以先生身份,为何不直接入朝为官,却要给司徒做事?难不成,那位司徒学问身份,尚在先生之上吗?”

“呃,这个…….”孔融满面羞红,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他孔氏一门,向来自负为天下儒家之首。按说以此身份,便算为官,也当如当日祖宗孔子一般,为君王的顾问之类的。

只是按说归按说,道理便如同刘璋穿越前定下的目标一样。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孔氏一族,自孔子之后,再无那般惊才绝艳的人物。所历各朝,不是隐居不出,就是做些中级官员罢了。

到了孔融这一代,虽然从小就显露峥嵘,但一来是政局黑暗,奸宦当朝,使得孔融这等有为有才之士难以立足;二来,实在也是尚未达到那种水平。

如今,刘璋依小卖小,假作童真的一问,真让孔融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了。

刘焉在一旁也是尴尬,暗恨自家这小子,怎么就不知消停呢。这刚刚给了孔融个台阶,将方才那古怪问题惹出的难堪挡过去了,这会儿来上这么一问,却比之刚才那个问题还要让人吐血。

他心中暗骂,嘴巴张了几张,却终是不知该说什么好。有心直接呵斥刘璋下去,却怕太落痕迹,让孔融更是难堪,一时间,也自僵在那儿了。

孔融眼见刘璋忽闪着眼睛看着自己,只觉得屁股下面好像多了一堆钉子,怎么也是坐不实落。咬咬牙,暗思今日这人已经是丢了,还是早些离开才是上策。

正要开口请辞时,刘璋早已把握好火候,自顾开口又道:“哦,我明白了。想必先生定是生xing淡泊,只求能为百姓,为朝廷做些实事,是以,并不计较那些虚名。不知小子猜的可对?”

哎呀,多可爱的孩子啊!要不说这是天才呢,听听人家说的,句句在理啊。这娃娃,有前途啊!

孔融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孩子简直可爱到了极点。方才那种种不适,也是如脸上的青春痘用了极效祛痘霜一般,神奇的不见了。

“嗯嗯,咳咳,这个,啊,某也只是略尽薄力,略尽薄力罢了。哈哈,当不得小公子夸赞的。使君有子,灵慧绝伦,当真是可喜可贺,让人羡煞妒煞啊。哈哈哈。”

嘴上谦让着,面上却是连连点头,赶忙将那个淡泊名利一说认下来。生恐这位灵慧绝伦的天才儿童,再给自己整点别的说法。说到最后几句,却是转头对着刘焉,以求多个人支持这个极有眼光的论点。

刘焉心中也是大松一口气,这小祖宗啊,总算是说了句人话,把场子给圆回来了。而且,效果显然非常之不错。

对于这种局面,老头自是连连点头应和,面上一片大有深得我心之色。

大厅中,两个高官俱是满目热泪,欢欣不已。旁边一个小屁孩却是肚中暗乐,眯着俩眼,正自酝酿着下一波攻击。

“既然先生不计名声,小子这儿却有个想法………….”瞅着自己老子和孔融笑的欢畅,笑的轻松,刘璋笑眯眯的又是张了嘴。

欢笑中的两人齐齐面上一僵,刘焉恨不得一头撞死算完,孔融却是实在有种想大哭一场的欲望。

话说,你丫的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第3章:刘璋的谢礼

“….小….小公子,你….你有何想法了?”

脑门上黑线缠绕,大汗一身一身的出着,孔融双眼含泪,幽怨无比的看着刘璋问道。

“哦,只是个不太成熟的想法而已。”刘璋老神在在的点点头,“先生xing情高洁,实在令小子敬服。但小子想,先生这番为民为国之心,若是到了洛阳京都之地,限于区区一个司徒府,实在是体现不了多大的用处,只怕会被人说成沽名钓誉的。”

刘璋眼睛也不眨的,几句话又将人家一番淡泊给抹杀了。旁边刘焉眼观鼻鼻观心,恍如老僧入定。老头儿拼了,干脆豁出去不管了。

孔融却是已经游目四望,看看有没啥面条啊、鞋带之类的,好歹直接了断了干净。

“不过呢…….”刘璋话头一转,“先生若肯改变下任职的地方,这事儿便也就迎刃而解了。”

“哦,是吧,你说。”孔融一颗心,此刻如同被万刀戳了一遍似地,麻木了。两眼无焦,面无表情的应着。

刘璋这会儿却是精神了起来,两只眼睛放着绿光,鼓动三寸之舌道:“…….我父所在这冀州之地,本是中原上州。户籍百万,地当要隘。与小小司徒府方圆几间屋子而言,先生若能扎根于此,将一身所学施展出来。先生想想,那将会有多少百姓直接受惠啊?岂不是比在那个什么司徒府里,批批公函,看看文件,浪费大好生命与青春要强上百倍吗?如此,百姓受惠则会富裕,民富则冀州强,这等大州强则必然带动的税赋激增,税赋足则国家强。哎呀,试问先生,如此一来,天下还有谁人能不挑指赞一声,孔氏一门,真大儒也!”

这小子唾沫星子四溅,一条舌头直如百灵婉转,说来说去,却只是一个目的。将这只小虾米留下!

刘焉在一旁听的大汗不已。公然鼓动朝廷命官拒荐辞官,转而往地方州郡依附,这….这要是传出去,面上或许没人说啥,但背地后,你小子就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吗?坏人前程不说,就不怕有心人给你栽上一个图谋不轨的帽子吗?

“逆子还要胡说!快快与我住了!”老头儿真是吃不住劲了,拍着桌子嗔目大骂道。

刘璋说的差不多了,两眼一翻,后退两步,只去研究屋梁上那只蜘蛛去了。

孔融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苦笑着止住了刘焉,扭头打量一番不再说话的刘璋,这才轻叹一声,道:“小公子倒是看得起孔融,却不知这般费心,果真是只为冀州之民吗?”

刘璋心头咯噔一声,心中不由的重新开始审视孔融。这家伙倒是一点也不笨啊,这话里之意,估计也是看出来自己想要留下他而已。后面说辞,可要小心应付了。

他心中警惕。却哪知孔融既负盛名,自不会是酒囊饭袋之辈。虽被他一番言语挤兑的羞惭不已,但也不过是初时只将他当做孩子而看所致。如今,他图穷匕见,孔融震惊之余,将他重视起来,登时便已是反应过来。

“咳咳,呵呵,其实,其实小子只是素闻先生大名,想要与先生多些日子相处,从先生处学点东西。若有失礼之处,还望先生恕罪”

目光在孔融面上一转,刘璋已是立刻觉察出来孔融的提防之意。眼珠转转,做出一副羞涩的模样,却仍是以孩童心思对答道。

孔融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闭目良久,微不可察的摇摇头,转头对刘焉道:“使君之子,非是凡才。以融所料,那西席恐实难请。融向日游学,曾识得一二高士,今荐于使君,唯望能有所助益。”

刘焉一愣,随即拱手相谢,就于席上问起。旁边刘璋颇有些丧气,知道孔融这么说,那是肯定不会留下了。只是对于他如此郑重其事的推荐,也是起了好奇之心,不由竖着耳朵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