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冢梨花开

字雨 2020-01-25 23:21:30

        

        莉莉七岁的那一年,跟几个小伙伴们在井边玩耍,在打闹当中,有一个叫王亚的男孩,一不小心,把她推到了井里。当时,莉莉直觉得自己突然像从万丈悬崖上掉了下去一样,噗通一声,便跌进了井水。几番扑腾,几番挣扎过后,莉莉,实在是太累了,太疲倦了,她不想再为了活着做最原始的抗争,而且,这种对生命的不屈与抗争已然毫无意义。尽管她不想就这样离开,因为上面的小伙伴还在上面等着她呢,家里还有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妹妹在等着她。

         莉莉,慢慢地下沉,朦胧中看到上面的小伙伴正趴在井边往下张望。莉莉想,这多危险啊,快把小脑袋缩回去,这太危险了。莉莉便大声地呼喊,可是,外面一点声音都听不到。莉莉竭嘶底里地喊着,可是,那声音来自莉莉昏迷的意识之中。

        莉莉慢慢地沉到了井底。

         莉莉感觉中,有一条小鱼游到自己的身边,还用小嘴亲了亲自己的小脸蛋。莉莉说:“小鱼啊,现在咱们就是朋友了,在我妈妈来找我回家之前,咱们就是邻居了,就是好朋友了。姐姐我累了,我要睡一会儿,不许趁我睡着的时候偷偷地欺负我哦。”

        莉莉说:“小鱼,我家的浴缸里还有还几条呢,如果你听姐姐的话,等我妈妈找我回家时,我会顺便带上你一同到我家做客,你看好不好?”

        小鱼儿,目不转睛地看着莉莉,吧嗒吧嗒嘴巴,吹了几个小水泡泡,摆了摆尾巴。

        莉莉说:“小鱼,真乖啊,咱们这就是好朋友了。到我家后,我会拿好多好多的好吃的给你吃。每天,我可以给你吃米饭、饼干、面条等等等等,绝不会饿着你的。到我家后,有姐姐吃的,就有你吃的。还有好多玩具呢,到时候,咱们一起玩,好不好?现在呢,姐姐我太困了,眼皮都抬不起来了,姐姐睡一会儿。”

        慢慢地,莉莉睡着了。

        快黑天了,莉莉的妈妈见莉莉还没有回家,就找莉莉,东家问了,西家打听,村头村尾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问谁,谁都说不知道。莉莉妈想啊,这可咋整啊。

        找着找着,这天都黑了。

        莉莉妈发动了左邻右舍帮着找,可是找了整整一个通宵,仍然没有找到。

        莉莉妈找疯了,出门是哭,进门也哭,左邻右舍的大妈大娘们也都跟着抹眼泪。

        天渐渐亮了,外出寻找的人们都陆续地回来了,拖着疲倦的身子,一个个面容憔悴,他们,几十号人啊,找了整整一宿。整个村子找遍了,挨家挨户,草垛、树林、沙滩、沟沟坎坎的地方,都找遍了,可还是没有看见莉莉的身影。

        莉莉的妈,经过一夜的煎熬,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蓬头垢面,神色恍惚。

        莉莉的哥哥、姐姐、妹妹一个个吓得直哭。

        莉莉爸爸也是心焦忙乱啊,双手抱着个头,唉声叹气,眼泪直往肚子里咽!

         全家六口人,这就活生生地少了一口。天啊,莉莉妈寻思来寻思去,怎么也想不明白,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坐在地上,拍着个大腿,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莉莉妈近乎于咆哮:“我的天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老天爷,你让莉莉回来吧,你把我带走吧,老天爷,你睁开眼睛看看吧;老天爷,你行行好吧......”

         左邻右舍的都过来劝阻,可是,说是劝阻,一看到这场面,谁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来到跟前还未劝阻,便一个个地哽咽啼哭起来,自我难禁!

        后来,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不行的话,咱们到邻村找邢瞎子算算,听说他算得特别灵。”

        于是,主事人就派人去找邢瞎子算一卦。结果,邢瞎子用树枝在地上写了一个水字,去的人问:“到有水的地方去找?”邢瞎子缓缓地点了两下头。再问其它,邢瞎子便不再多言,只说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于是,发动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分散到各处有水的地方去找。见的村周围的池塘水沟,有男人拿着竹竿、渔网在到处打捞。

        到了第三天,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跟莉莉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其中,有一个,终于在其妈妈的引导与追问下说出了实情。

        莉莉爸便带着大队人马转战于村南的水井,那个时候没有抽水机,莉莉爸只能带着一群男人们,用木桶,一桶一桶地从水井里往外打水,直到把水掏干净。

       莉莉正躺在水井的一偶,目睹此情此景,莉莉的爸爸大叫一声:“我的儿啊。”当时就晕死过去。

        这边抢救的抢救,手掐莉莉爸爸的人中,那面派人下井的下井。

        真是打仗得靠亲兄弟,上阵得靠父子兵。抢先一步,莉莉的叔叔在自己的腰部栓了一根绳索,便顺着井帮下到水井底,一个劲地喊着:“莉莉啊,莉莉,你给叔叔醒醒。莉莉,你不要吓唬叔叔啊,莉莉,叔叔答应带你赶集买好吃的的,起来跟叔叔回家吧!”

       莉莉冻青了的身体,被水浸泡的时间过长,有些发胖。

       莉莉看到怎么多人来找自己,看到了自己的叔叔来到自己跟前,莉莉好感动哦,心里想,还是自己的叔叔对自己亲。哦,莉莉突然想起来了,叔叔前几天给自己买的糖还没有吃完呢,我得跟叔叔一起回家,回家吃糖去。还有爸爸呢,我好几天没有骑爸爸的脖了,骑着爸爸的脖,就像草原人骑着大马一样,真好玩。

       莉莉想着,还有妈妈啊,妈妈怪疼自己的,好几天不见了,妈妈肯定会想我的,说不定妈妈会急哭的。还有哥哥,哥哥说要给我抓小鸟玩的,不知道这几天抓到了没有。姐姐说要把她穿了不长时间的花衣服给我的,不知道姐姐把这事忘了没有,我得赶紧回家问问姐姐,当时妹妹在跟前的,妹妹会作证的,我跟姐姐还拉钩了呢,我想,姐姐对我那么好,一定不会反悔的。妹妹,好淘气啊,可爱的妹妹,有时候非要让我背着玩耍,尽管背着妹妹时间长了会累的,可是我还是愿意跟妹妹玩,有时候,看着妹妹哭鼻子,梨花带雨般,我觉得妹妹漂亮又很好玩呢。我得赶紧回家,看看妹妹这几天是胖了没有,太胖不行的哦,姐姐我会背不动的。

        莉莉看到叔叔来到跟前,奋力地抬起手臂,想抓住叔叔的胳膊,跟叔叔一起回家。可是莉莉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还是没有抬起来。

        莉莉的叔叔哭着,疯了一样,自言自语地说:“莉莉,跟叔叔回家吧,你可不能吓唬叔叔啊。”

        莉莉的叔叔猛地跪下,伸出手臂,抱起莉莉,大喊一声:“莉——莉,跟叔叔——回家了!”

        疯了似的恸哭声从井底传出来,毛骨悚然,感天动地,鬼神相哭泣。

        上面的人们听得是悲痛欲绝,一些感情脆弱的人们早已是泪水涟涟。那些妇女儿童,个个是放声大哭,哀痛遍野。

        有心人把莉莉妈妈安排在家,让几个闺蜜陪同并看着不让她到现场来,可是怎么也劝不住,拉也拉不住,莉莉妈疯了似的,披一头散乱的蓬发,半疯半痴,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莉莉,说:“莉莉,跟妈妈回家,跟妈妈回家吧。好几天了,莉莉,你饿了吧?跟妈妈回家,妈妈给你包饺子,妈妈给你包饺子吃,俺家的莉莉最爱吃饺子了。”一边念叨着,一边便扑向莉莉,说:“莉莉,你怎么睡着了,也不跟妈妈说一声。不,是妈妈不好,妈妈应该把你抱床上睡的,怎么在这里睡上了呢。”边说着,边把手放到莉莉的额头上,说:“啊,莉莉感冒了,赶快上医院。走,莉莉,跟妈妈上医院去......”

        在场的人,无不潜然泪下。

        想一想,几天前,还好端端的一个孩子,怎么就突然被人家推下井了呢,这是谁造的孽啊?就这么好端端的一个家,活生生地被毁了?

        莉莉陌生地看着这些人,怎么了这是,怎么都哭了呢?莉莉想用手抹去妈妈脸庞上的泪,可是,小手怎么也伸不到。

        庭院里,莉莉被放到铺有稻草的地上,莉莉妈与莉莉爸爸哭得是死去活来,一旁亲朋好友也是恸哭不止。

        由于告诉地址的邻居没有说出王姓孩子所为,这也避免了一场将要失去理智后灾难的发生。而,王姓一家为了避祸,就在人们找到莉莉后,全家悄悄地离去,说是走亲亲去了。尽管知情人没有明说,可是明眼人一看便知。不说别的,起码自己心虚吧,即使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所为。可是,在那个要人命的档口,有几人能够守住理性这根底线?

        第二天,莉莉便被自己的亲人们送去了墓地!

        几年后,莉莉的坟头上平白长出一颗梨树,每到梨花盛开的季节,那棵梨树上的花蕾每每绽放得是异样的绝艳与凄美!

        十几年后,莉莉坟墓周围的坟堆都因修道而迁移了,可是,唯独莉莉的坟墓没人敢动。

        老年人说,莉莉坟头上的那棵梨树是莉莉的化身,梨花盛开时候的绝艳是莉莉在向人们倾诉自己的悲惨身世。

        有人说,每到这梨花盛开的时节,莉莉的灵魂于子夜时分出来,缭绕自己的梨花枝蔓,守护自己的梨花盛放,呵护自己的绝世惊艳。

        还有人说,在几年前的一个梨花盛开季节,夜色时分,自己就曾亲眼看到过,一袭素衣女子漂渺于莉莉的坟头梨树上,或漫舞,或浅唱,若隐若现!

        智者曰:“你们没看到周围梨花树都招虫子吗,唯独莉莉坟头上的这颗梨花树从来不招虫子的,而且年年如此,年年枝繁叶茂,年年花开绝美!”

        其中的故事是越传越奇,至今,莉莉的坟墓无人敢染指,唯有好奇、惊讶、仰慕!!!

      


编辑按:喜欢字雨文字的朋友,敬请关注字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