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父亲文

悠悠萌仔 2022-07-29 14:31:05

 

从没有写过祭文,亦不知祭文篇幅格式,但父亲仙逝,触动心弦,决定不拘泥于形式,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一吐为快,以此纪念我的亲亲父亲。

      父亲的家世。父亲,从两岁左右就没了亲生母亲,靠养母养大。父亲是爷爷的长子,又幼小失去了母亲,估计很得爷爷的宠爱,为什么呢,因为,父亲扎了耳孔,据说,那时给男孩子扎耳孔,是很宠爱的意思。但却没有听见父亲描述过肿么肿么受到宠爱,估计那是儿时,父亲都忘记了,长大后的男孩子都得有担当,哪里还能宠溺。

爷爷和父亲的故事,只从哥哥姐姐及父亲口中知道些许片断。

爷爷当家的小时候,家庭条件在村里还是不错的,那时村里都是茅草屋,爷爷家里却是外面是砖里面是土的相对来说的大房子,也算是很气派了。不过,这个气派的房子,在75年河南发大水的时候,也被好不留情的大水冲塌了,据说,当时爷爷,跪在地上哭了好久。

爷爷是百尺乡一个什么厂里的手艺非常精湛的木匠,尤其善长在块块木头上雕花。因此,在厂里,德高望重。爷爷那时也算是商品粮,吃公家饭的。每月都能领取到固定工资,所以家里应该还算不错比着同村人。

爷爷的木匠手艺传给了父亲。在童年的记忆里,只觉得,木匠手艺是一个超级消耗体力的体力活。要把每块木头,用锯根据需要锯成不同的大小块,还要用刨子一点一点的用手去推木头,靠人力去把一块块木头刮平。然后再组装成一套一套的家具。父亲的家具,是不带钉子的,都是块块木头,利用留下来的栓头,环环相扣而成。

现在想起来,父亲的大脑还是非常聪明的。一套家具,得需要多少大块小块木头,得需要留下多少栓,好用来组装环环相扣。不能差一丝一毫,都得预先想好,计算精密,方能方方正正不偏不斜的把一套家具装组完成。这一切都是父亲,用一把尺子和一个木匠用铅笔打线口头计算全部完成的。

现在想起来,亦非常心疼父亲,如果说现在做木匠,能赚取丰厚的利润,可那时的父亲,做木匠,是赚取不到太多利润的,却,掏出了自己全身的力气,想一想,一块块木头,一根根锯,一块块削,一个个刨平,全部是手工,花得全是力气,腰部运动,手臂运动~

母亲常说,你的父亲,一辈子掏了好劲!

如果说生命就是磨难,父亲,您的一生就是成功的。木匠这个活,现在在看来,简直超级考验人的耐力。木匠的生涯足以说明您,不怕苦,不怕累的人生精神。因此,女儿非常佩服您!

父亲在三十左右时,爷爷五十左右,爷爷得了痨病,那时,痨病还没有治愈的良方,母亲在家里照顾一窝子小孩,父亲,用车推着爷爷,四处寻医,但也没有挽救回爷爷的生命,爷爷就这么年轻的,就去逝了。父亲,经常念叨这个事,说得时候,眼里满是怀念。我每次听得也很仔细,尤其是听到爷爷是雕花好手的时候,一直想看一看爷爷的佳作,可是,爷爷没能够给后代留下来这些作品~

爷爷去逝的时候,据哥姐回忆,很排场,光花圈就排满了一条街,厂里德高望重的一位老人去逝了,所以来吊念的人很多。我听到这些,很开心,且在某种程度上有种无上的荣耀感。我相信,爷爷的后代,都会为爷爷骄傲的!

可是,为什么,勤劳的能人,都短命呢!人生苦短,重新领略了此句话的含义!

愿我的爷爷,父亲,天常里相聚时,得以畅快述说半个世纪的离别亲情,亦可以对于渐渐失去的木匠手艺在天常里进行愉快交流。男人嘛,不但要有生活,有点爱好也是不错的。我们权当木匠就是你们的爱好了。愿你们永远摆脱人世间的苦,天堂里,相互拥有,一方桌,一盏茶,细细品味,圆满读完人生这个长长书卷的幸福。

父亲的生平。从父亲带着母亲,带着嘟嘟拉拉6个娃儿和大家族分家开始写起吧。据哥姐回忆,那时,只有3间茅草屋,所谓茅草屋,土为墙,草为顶。一小间做为厨房,另两间稍大一点的,用来盛放两个大人,6个娃儿,还有不多的日用家俱及生命用食粮。

这种日子应该过很久很久,因为我后来都有记忆,那是一个年三十,我穿着妈新做的衣服,在那个茅草厨房里盛水饺,不小心,哥哥把汤水弄到我的衣服上,我当时非常不高兴。所以,这个记忆就保留下来了。其余的都忘记了。

后来又盖了东屋,也是茅草屋,但是东屋大了许多,亦是土墙,土掺了一些麦秸杆,用来垛墙,这样墙结实一些。让我联想起现在的大楼,混凝土串钢筋。房顶是挑得好的麦秸杆,刷得齐齐的,一排排做成。这种房顶,时间一长就漏雨,一漏雨就赶紧重新挑好的麦秸杆,把旧的换下来,新的换上去。房子的大梁都是木头的。

后来又把堂屋茅草屋扒了,换了瓦房的堂屋,至今都能常常想起,家人盖起瓦房回忆的欣喜,当时,父亲及哥哥都说,终于盖起了瓦房了,终于住上了瓦房了,那种自豪之情。

现在盖房,只要有钱,全是买买买。那时盖房,拼得都是力气呀。砖是自己一小车土一小车土拉的,一个砖斗一个砖斗打的,再用日头晒成干的。瓦是用淋瓦机一个一个拍的,拍成圆桶再倒在地上,再用日头晒成干的。圆桶半干时,再用专用的铁丝划成三块。一块一块摔开。然后再把晒成干的砖和瓦用窑烧成。砖和瓦出窑后就是成品了,不再害怕风吹雨淋了,垛在一起,等待被利用起来盖成美丽的瓦房。这些真是一个大工程,需要一年甚至好几年的时间。

以上所有这些都是父亲主导,妈哥姐还有待坊好邻帮忙。第一套瓦房的辛苦,由于我小,一点儿记忆也没有。我只记得,第二套瓦房的瓦和砖的辛苦,那时候,我上初一了。

就像现在的父母,一生为房所累一样,父亲也拼尽了力气,盖了两所七间瓦房。还有好几间茅草屋。为子女建立了避风遮雨的港湾。

剩余的钱,父亲全用在了基本的生活及子女教育上。

父亲很吝啬,用母亲的话说,一辈子不舍得在自己身上花一分钱。母亲跟着父亲也不能粘点光,因为父亲把母亲看作了自己了吧。母亲一直在叨叨一年事,说父亲不舍得买给她吃油饼,说一天和父亲从城里回来,路边看到卖油饼的,想吃油饼,结果父亲没有买,非要买馒头,由于时间已晚,油饼没有吃到,馒头也没有找到,也没有买成。这件事,母亲在父亲去世那几天,一直叨叨好几遍,言语中,却没有听出抱怨,只感觉到母亲无尽的怀念与心疼。

父亲却没有让子女饿着,渴着,且都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教育。

大哥的上学前后,没有什么印象,只记得,二哥的辍学给父亲带来了很大的打击,因为二哥不愿意上学,父亲足足得有一年的时间,见到二哥就批,但是父亲却从不动手,记得有一次,骂厉害了,母亲要打二哥,父亲假装去拦,却刻意把二哥放跑了。父亲就是这样,对待孩子,刀子嘴,豆腐心,记忆中没有挨过父亲一个手指头的打。

父亲努力地让子女尽可能多的接受教育,获得了一定的成效。

大哥和最小的女儿上了大学。这可是父亲,很自豪的事情,经常放在嘴上叨叨,一说起来,满是满足的样子。二哥虽然没有获得高学历,但是聪明的头脑、一定的文化基础及人生的历练也让他事业有小成。很是让父亲感到荣耀。其余姐姐也都很自立,这使晚年的父亲,心里一定程度上很是满足。

父亲很大大列列。一辈子可不少麻烦母亲,因为他经常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在哪里,袜子在哪里,记忆中,经常会早上听到父亲喊母亲:“爱民的娘(爱民是他的长子即我大哥的名字),我的什么什么在哪里?”然后就是母亲骂骂列列的声音,及走动找衣服鞋子袜子的声音。以现在的眼光看,我觉得,母亲存放衣服的水平,就不怎么高明,可总能一下子在乱糟糟的衣物中找到父亲需要的物什。父亲饭相以现在斯文人的看法来看可真不太好,吃饭狼吞虎咽,母亲却不嫌弃,在父亲去世那几天里,吃面条时,母亲指着面条碗喃喃地说,就这一碗,你“大”三筷子就全到肚子里了。我还记得父亲在年轻干活时,做好饭,母亲第一件事就是把锅里的面条,稠稠的捞出来一大碗,用冷水降温,等待父亲回来,能快速的三筷子一碗填饱肚皮,以补充干活时失去的能量。

父亲其实也很心细,父亲去世这几天,姐姐说,母亲在来日照我这里帮忙照看小孩那四个月,父亲天天念叨,母亲走了几天,几个月,几个月零几天,记得清清楚楚。父亲一个人也不会给自己好好吃饭,据说整天胡乱凑和,然后就病倒了,打电话让母亲回了家。从此父母再也没有分开过。父亲离不开母亲。就像鱼儿离不开水~

父亲其实也很温柔。记得小时候,那个夜晚,月光如水,父亲背着我去村里医生俊良家打针,父亲一路和我说话,我只记得一句,卫华长大了,打针不能哭了吧。我说,嗯。然后我真得第一次打针没有哭。这件事,父亲在以后的岁月里,叨叨很多次,我亦听过很多次,无数次的想象那天的温暖情景。

还有就是父亲编草鞋。那时,农村老下大雪,所以,草鞋就是必备物品。父亲说他不会编那种带花的,只会编圆头的。在我看来,圆头的父亲编制的草鞋却比带花的那种还好看。父亲给每个子女都编制一双,穿坏了再编。草鞋,需要用木头做底,父亲就用锯按照画好的线把木头锯好,再在木头鞋底穿上洞,然后把买来的苇子苗用线弄好,穿在洞里,一层一层编起来。后来,娶来嫂子,就给嫂子也编制,有了孙子,就给孙子也编制。我现在还记得,父亲把孙子的草鞋编好后,满足的温柔的笑容。嘴里说着,嘿嘿,一人一双~

父亲和母亲一辈子相扶相持,劳作辛苦,在黄土地上,刨食吃,养育一窝子女,对黄土地有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深情。父亲就这样在自己劳动的工作岗位上,直到生命的最后。以至于,父亲去世后,母亲也不愿意,一下子就不再种地,要求二姐继续种地,也许,只有在土地上,母亲才能找到生活的感觉?父亲的身影?自我的价值?美好的回忆?

为子女操尽了一辈子心的父亲。就连临末都不忘庇护自己的后代。今年的国庆前后,离奇的雨多,一直绵绵下着细雨。难道这是父亲不忍离开他的发妻与骨肉,绵绵的泪滴?父亲下葬那天,起棂时,老天竟然没有下雨,可是当父亲入土时,却下起来大雨,农村叫做雨打墓。这种情况,很少有人遇见。村里老年人都说,雨打墓,辈辈福。如果是如此,那肯定是父亲的灵魂在天上向他的子孙后代,撒下的寄语。

父亲的人生价值。父亲是无偿的,父亲的一生都无偿奉献给了子女,一辈子操劳,不怕困难,不怕劳苦,不怕生活的磨难,一辈子不喝酒,不抽烟,从牙缝里挤出来零散的钱财,豪不犹豫地花在子女身上,临到终老,依然保持这种勤俭的生活习惯,怎么也不肯多花一份钱。父亲是成功的,父亲是全中国普通的一名父亲,是芸芸众生中的其中一员,但是就父亲个人而言,他却是成功的,因为父亲创造了一个家,且在困难的岁月,用自己的坚韧与勤劳,不停地给这个家输送着新鲜的血液,每个孩子靠着这些营养健康的长大,直到每个孩子成人立家就业。也许一个人的成功,不是挣了多少钱,不是赢了多少利,而是你在活着的时候,有没有拿出足够的力量,面对繁重的生活压力,不逃避,不懒不散,鼓足干劲,充足的对待每一个孩子,每一个家人。父亲做到了。所以父亲是成功的。

父亲,尽管有些思想,有些想法可能跟不上新时代,但是的勤劳质朴不怕困难的品质,却是永远的精髓,且深深的传输给了的子女,我们以有这样的父亲为荣。

父亲,这一走,可让小女儿我成长了不少。估计临走时,最牵挂的就是我们的母亲。母亲性格有点执拗,但却是无比善良的老人。且母亲对的感情,在走之后,显现无遗。原来,一直在我印象中很厉害的母亲如此依赖于你。母亲喃喃地说,走后,谁陪她去地里走走,谁陪她去逛街买东西,她要钱还有什么用,以前,还可以和你一起花,以后,也没有人和她一起花钱了。这可从来没有听过以前母亲这样说,以前母亲说得最多的就是,快点快点走。也只有失去了。人才会道出真情。母亲还像个小姑娘似的,讲述她那瓶高级洗发液的来历,说,你和她一起去店里买洗发液,店长,一看,一个老头带着一个老太太来买洗发液,慌得,赶紧亲自去找洗发液。弄得老头老太太怪不好意思还。母亲讲得时候,让我觉得她好像刚刚恋爱。母亲是坚强的。在我的心中,一直都是。但母亲也是一个女人,所以这样的离开,让她老人家好一阵子伤心。以致于我们不敢让母亲单独独处。但是为您烧完三天纸,雨停后,母亲就下地刨花生干活去了。母亲积极的投入到劳动中,让我们很欣慰。人只有有事情做,才能更快的减少悲伤,提高身体的正能量。才能活得更愉快。父亲肯定想让母亲更加愉快的。母亲暂时不愿意跟子女们一起住,那就先由着母亲。我要尽可能更多的多往家跑跑,多陪伴母亲,在以后的岁月。只要是回去看望母亲,那也就是回去看您。

父亲无需多念母亲,的子女会更好的照顾你的发妻。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淘生活,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有时候,女儿也经常会发问,这么累,活着有什么意义?父亲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女儿上了一节课,以前没有意识到,现在突然,领略了其中的真谛。责任大于天,活着就是履行自己的责任,供奉父母,养育子女,体恤亲人,这样,才能轻松的老去,无牵挂的闭上自己的眼睛。父亲,你做到了,你真棒!你的子女以你为榜样,你的子女不但要好好对待家人,也要好好对待自己,不学习你不好好对待自己,不去好吃好穿。我们要努力照顾好自己,尽量活得长长的,拉长对缅怀的岁月,让这条思念的丝带,在人类历史长空中多飘扬一会儿是一会儿。

父亲,愿您在天堂里和爷爷奶奶好好团聚,愿您一路走好,愿您安息~您的子女永远瞻仰您!

你的全部子女致上

 

                  小女于20171010日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