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园的夜市,致曾经的你们

友谊西路127号 2018-12-05 17:16:17



旺园,西工大老校区男生宿舍之一,位于西工大西门对面,以劳动路划分属于莲湖区,一天桥连接至西工大校内。至今已经为数届包括原金叶学院等学生提供宿舍服务。又是一毕业季,又一届大二同学回迁老校区,分享《旺园的夜市》,文末配强图,耶方明精美摄影作品,致旺园人。




西工大旺园学生公寓。/图耶方明

  


6月23日,2012级毕业典礼,有一批学子将告别工大,一些人也将告别旺园,即使今年入学读研的2016级硕博,按照住宿分配规律,也将会在校内住宿。老校区南门口的11舍、12舍也已经翻新完毕。7月初,也有一批大二的同学将从新校区搬到老区,入驻旺园。

也许,一段时间后,旺园将会是工大人遥远的记忆。

当住在新校区海天苑(已获批准建设)、或友谊校区七号学生公寓(已获批准建设),只能是看着曾经的师兄师姐的回忆文章……

星转斗移,草青草黄,走的人终究要走,只是,这些人,这些事,和这个地方,在心底,永不磨灭。

走进旺园的夜市,走进你心里的,西工大旺园公寓。



夜市。/图耶方明


文章自“俗人逍遥”的QQ空间。


大学宿舍楼下有一个风雨无阻的夜市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怎么说呢?每晚你都拖着疲惫不堪的躯壳从教室、实验室或者恋人的怀抱里脱身,双眼迷离无需意识引导地走回遥远的宿舍。


当你走在路上脑子里还循环播放着一整天的付出与收获、满足和遗憾或者种种乱七八糟的琐事时,眼前突然出现一片攒动的人影与灯火,伴随着油锅的噼噼啪啪与酒瓶的乒乒乓乓,刺激之下的饥饿感如潮水般涌来,你忙不迭地掏出钱包走向熟悉的摊位叫上一份可能早就尝过百遍的小吃在六十瓦灯泡脏兮兮的光线下狼吞虎咽,饱腹的满足感一扫这一整天的种种不快。


        

晚上吃东西对胃不好吧?那又怎样啦,就吃这一次而已。你耐心地安慰自己,尽管你知道明天还会继续。

        然而受制于种种显而易见地原因,建在校内的宿舍楼是不可能允许夜市过于靠近的。比如还在新校区时想吃个夜宵只能走到白天吃饭的食堂去,虽然在餐厅高亮的顶灯下食物的细节纤毫毕现看不出多少弄虚作假的成分,但过远的距离又节制了大部分人的食欲。试想你吃完夜宵后还要再走一段漫长的夜路才能回到宿舍,饱餐的快感可能还没有支撑到你走完全程就已经消耗殆尽,恐怕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体验了吧。

        旺园就不一样了,这个略带传奇色彩的学生公寓本身就位于学校的势力范围之外,东家不是学校而是地产商。它控制着自己独立的物业和产业,仅靠一座通向围墙内的人行天桥与学校内保持着气若游丝般的联系,颇有些藩镇之于朝廷的意味。


老校区绝大多数的男生都在旺园落脚,早晚往返于围墙内外,都要从天桥经过。旺园的夜市,自然也就从天桥下铺开。



西工大旺园学生公寓天桥(走一步太娘,走两步扯蛋)。/图startalker


        凡人论事,必然离不开从哪儿来到哪儿去的话题,然而旺园夜市的肇始我却说不上来。


自我前年进城入住这里的第一晚,面对门口熙熙攘攘的人流和种类丰富的小摊我就知道这里显然已和身后灰暗的公寓楼融为了一体,早就分不清谁先谁后。也许是第一批学生入住之前这里就已成气候,也许是学生住进来后才刺激了机灵的摊贩,总之探究这个问题显然会落入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循环论证之中,毫无意义。



旺园北边是西市。/图耶方明

    饱含大唐盛世、丝路风情的大唐西市,越夜越美丽。/图陕西日报记者李念


        旺园地处废都二环以内,怎么说都算是中心城区,而且它对面就是奢华的大唐西市,隔壁也是即将建成的都市高层公寓,唯独破败的它夹在一片靓丽光鲜之中显得尤为扎眼,正所谓钟鸣鼎食,筚门闺窦。


当然在城市管理者眼中这等影响市容的建筑是带有原罪的,唯挖掘机与TNT可与之一战。然而最让他们头疼还是它招徕的那群夜市小贩就像苍蝇围着发臭的猪肉一般赶走又来,城管们不得不每天把小卡车开到天桥下作为威慑。

        但晚上十点他们也是要下班回家的,久而久之这个时间就成了他们与小贩之间的默契。十点之前的天桥下除了行色匆匆的行人与小卡车便空无一物,十点一过再去瞅眼就像走进了《千与千寻》的幻境,蒸腾的雾气与油烟,喧闹的学生与小贩仿佛都是瞬间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般。



组图:请大神把这些摆摊的p掉。/图丁俊豪


某次我有幸在天桥上目睹了小贩们占领人行道的全过程,彼时小卡车才刚刚开走不到5分钟,从隔壁的阴暗处便窜出了好几辆满载着汤汤水水的三轮摩托,还没等我数清楚到底有多少三轮们就已经在天桥下最抢手的位置停了稳当,拉了刹车(没拔钥匙),卸下小桌板和小板凳,扫开案板,点上灯泡,动作一气呵成绝无拖泥带水。


随后大部队也纷纷赶到,这些多是自制的四轮小车只能靠人力推着前进,他们在其余位置各自排开,占据着人行道的内外两侧,正好留下了中间窄窄的过道供路人和食客们经过。像是受了心灵感应一般,旺园门内便立刻拥出一大群饥肠辘辘的学生扑向各自心仪的小摊,这等景象恐怕用越狱来形容都不为过。



旺园杂粮煎饼小哥,据说白天在学校食堂开工。


        说了这么多还没讲到夜市上都有什么呢。


既有印象中的夜市自然是离不开烧烤和爆炒,烤串、龙虾、花甲、生蚝等等和啤酒俨然标配,是一群人围着桌子一边吹着瓶子一边吹着牛逼,然而在旺园楼下这些规则被都无情地打破。这里有的是粉条米线,小笼包,炸菜夹馍,杂粮煎饼,里脊肉夹馍,烤小肉串,烤面筋,臭豆腐,鸡腿饭,炒面,麻辣烫,铁板煎豆腐,油炸小土豆,皮蛋瘦肉粥,熏肉大饼,手抓饼,烤鸡翅,油炸鸡柳云云,尽是些便宜的小吃,两位数价钱的单品都算凤毛麟角,显然入不了除穷学生之外食客的法眼。

     当然几年来这些品类特色也不是一成不变,前几年时鸡腿饭还被奉为夜市翘楚,因为量大味佳且价钱亲民,加之它也在午市时也十分抢手,故而有传说曾经有两个星期鸡腿饭一家人消失是在市区购房办手续的缘故,结果今年以来鸡腿饭的销量每况愈下,老板娘不得不在她的另一个米线与小笼包档口加大投入,一改之前米线的寡淡无味,这又导致她和与之直接竞争的另一家米线小笼包关系紧张,这让后者更加算计每一笔生意的营收,使得这家的老板娘对于不买她家米线而坐了她小桌板的学生更加嫌恶。


杂粮煎饼经久不衰,夫妻俩一人守着一个炉子嗖嗖嗖地刮着煎饼,想买上一份总是要排上十分钟的队。


里脊肉夹馍也是后起之秀,之前只有炸菜夹馍档口垄断着占据着夹馍类市场,里脊肉夹馍只煎肉不炸馍看起来似乎更加健康,显然已经分流了炸菜的部分客源,不知道炸菜一家会如何应对。


炒面夫妻俩主打炒细面,炒拉条,炒饼与炒河粉,老板技艺炉火纯青,炒面时连锅铲都不用仅靠一双筷子就在锅内上下翻动,平均一分钟多一点就能完成一份,借着效率的优势他还未逢对手。


三轮烤串的老板是个有意思的酒鬼,因为无论冬夏他都要守着火热的烤炉,夏天他时常会去买两瓶啤酒放在车上,经常左手翻着肉串右手攥着酒瓶渴了就来上一口,这导致他总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所以在他找钱时一定要留个心眼,找多找少是常有的事情。


熏肉大饼对我来说是个新奇的东西,听名字想象不出来是什么样子,吃过后才知道原来是油炸的薄饼卷着熏肉,除了油腻点口味倒也不错,但生意一直不温不火。


低调的烤面筋人力三轮两年下来没有更新过种类,只是停靠的位置因为新加入摊贩的挤兑换过几次,然而低调并不代表收入也跟着黯淡,她凭着夜市中只此一家的清真属性成为了旺园内所有穆斯林的不二选择。


麻辣烫味道不错但是小气到不提供桌椅供大家坐下来食用,所以你总能在天桥下看到一群人端着盘子站在热气腾腾的麻辣烫摊边上歪着头撸串。


至于卖粥的,烤鸡翅的,卤鸭脖的,炸土豆的,臭豆腐的甚至于挂着闪亮的招牌卖冰糖葫芦的,从来都是夜市上的点缀,换句话说就是前面那些摊贩抢走大鱼,给他们留点小鱼小虾。不过再小的虾也是肉,门口热干面大伯就经常一晚上都卖不出去几份,可他也会端端正正地在案前摆好七八碗素面条,敬业精神可见一斑。

        前面提到城管和小贩们有十点钟默契,不过前者并不总是遵守。可能每个月都有那么几个抓摊的指标,小贩们对此也心知肚明,所以他们总会在工作之余瞟几眼马路上的动静,一有风吹草动就立即收摊撤退,速度之快如风卷残云。但城管也不是吃素的,他们有时也会挑个出其不意的地方突然冲出来杀个措手不及。


还记得去年暑假我留下为考研和酷热的天气烦得焦头烂额,每晚都要一个人来到楼下吃份炒河粉。记得那晚并不是夜黑风高也没有飞沙走石,只是一个很平静的夜晚,我站在炒面师傅前等着我的河粉,那会儿附近酒店里的外国游客也溜出来买小吃,有几个正津津有味的吃着炒面。就在我等待的当口,路旁突然就冲出了那辆不能再熟悉的小卡车,这回它满载着准备大干一场的城管们,离得远的小摊们见势立马跨上三轮落荒而逃,而可怜的炒面小哥首当其冲被逮了个正着,小桌板被收去好几个,三轮也被扣了下来。一旁的几个外国游客见此情景被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可能他们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城管慑人的战斗力吧。



图耶方明


        对于久住旺园的我们,最大的特点除了越来越懒便是每到半夜就会忍不住要下楼打打牙祭,一个人自然难有兴致,拉上一两个狐朋狗友做伴才是最佳组合。那时奇爷还没去河北读研,晚上能把他从电脑前拉走是一件很考验运气的事情,不过拉不拉得动都没事,其他几个人总是召之即来。随后我们会在楼下小店各自买上一瓶西安特色的汉斯小木屋,去夜市中觅得一张闲置的小桌板凑够板凳围拢一坐,点上些烤串或者几碗米线就是囫囵一餐,再配合着稀奇古怪的由头碰瓶对饮,一顿满意的夜宵也就差不多了。不过奇爷也不是总叫不出来,有段时间夜市上不知深浅地闯入了一个卖小龙虾和嗦螺的三轮车,学生们大多不买账我却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极想去尝尝这难得的南方口味,费了好大劲才说动了他同去。可惜那晚天公不作美出门时已经下起了小雨并且越下越大,而我俩就这样坐在雨中嘿嘿嘿地吸着酸辣的嗦螺,顺带最后也被淋得浇湿回来。我们这几个人吃夜宵的账就从来没有理清过,总是这顿说你请下顿我请但是到了下次又分不清该谁给,混混沌沌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毕业散伙。


     但毕业前最后一次去的夜市不是楼下而是劳动路转盘旁的烧烤园,因为似乎我们都觉得要告别得郑重一些。几个人围坐在圆桌前吃着龙虾喝着啤酒侃着不着边际的话题,不知不觉就到了半夜,而周围还一片喧闹,最后我们加起来也没喝干几瓶就歪歪扭扭地走回旺园了。


路过门口二字铺开的夜市,熏肉大饼大叔和烤肉串大叔的牌正打得不亦乐乎,各自错过了一桩生意,米线老板娘对着每个路过的人不厌其烦地吆喝着“米线粉条粉带土豆粉”,像一部复读机。


旺园在那几晚出奇的忙乱,身边的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地从大门口进进出出,带着浓重的汗味。这就是我在那个夏天对夜市最后的印象了。

        然后他们走了,我又像第一次来到这里一样,看着琳琅满目的小吃,安慰着自己:

      “就吃这一次而已啦。”

     回头一看,狐朋狗友都不在了。
     
     文完



图西工大新闻网






一大波图来袭,满是旺园人的怀念。




楼梯(航空楼)。/图耶方明

当时正在修建的创新科技大楼局部场景。/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当时还在修建的创新科技大

如今已成为劳南地标的创新科技大楼

图王有卓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已四海为家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旺园楼道。/图耶方明


诚字楼。/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图耶方明



西门天桥上,只觉得旺园男生也是666,图摄于2016年5月11日。




一大波评论,满是旺园人的情愫



原文转载于@西北工业大学研究生支教团 微博,得到授权转载。“友谊西路127号”微信整理部分网络评论如下:


@情深不寿缱绻未已:看来大家的大学时光格外相似,经常和好友借着各种由头胡吃海喝。现在回头一看,狐朋狗友都不在了。


@翼欣梓:我们是第一批住进旺园的,2号楼322留下四年青春的回忆同学们说好的今年毕业十周年回西安小聚的,结果。。得等20周年了。印象中只有夏日里桃源村的烧烤了,2块的扎啤,5块一大盘的螺丝,路边三毛钱一斤的西瓜


@西北工业大学材料学院:为了花蛤烤串啤酒夹馍包子手抓饼,为了你现在贪恋的和将来怀念的


@L沐浥-倾晨:我见过凌晨一点的旺园,也见过最晚收工的夜市摊位,那些都是我大学最难忘的回忆。这就是所谓工科男的文艺吧~也是我最喜欢的那种文艺~无需渲染,也能到达情感深处。


@郑达伟在奋斗:住过的那一年,有着数不尽的回忆。


@几许风雨路:从来不需记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CIB维强:我们可是第一批住进去的,当时住校内的同学都给羡慕坏了。对了,我住410


@UOVOY:胸大,瓜大,东大(边家村)男子技校,不管如何戏谑你,你永远是我可爱的西工大。


@杨冰不想长大这就是我现在生活的地方,很旧但很温暖,与它而言,我们都是匆匆的过客,只有顶上的几个泛黄的字,告诉所有人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


@百事香烟:我是旺园建好后第一批入住的,我是2001年上大一,当时还是9系


@狗總:19舍四年笑而不语


@心情杂货铺的老柏爹真的让我想到了千与千寻的夜市,我们都变成了贪婪的猪


@工大小生V前前后后在旺园也住了六年了,旺二楼下相互竞争的两家商店,外边的小摊中有杂粮煎饼的夫妻档延续了十年的生意,也有一年半载即另谋高就的摊主。还有再也回不去的岁月。


@飞飞机的沐沐风那张20硬生生的被拍出了生化危机的感觉


@斯达洛夫斯基很难想半年以后如果我离开西安会是什么情景





现在旺园餐厅也关了,

门口劳动路的梧桐也挖了,

配钥匙的关门了,

这些,我都知道。

我就是不知道,

曾经在旺园的你们,

现在怎么样?

过几天,又会走一批,

再过几天,又会来一批。

可是,都不再是你们。

想念曾经的旺园,想念曾经的你们。



“友谊西路127号”微信号

耶方明摄影图片已经过耶神本人授权使用

©图文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作者:127君

来源:微信公众平台“友谊西路1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