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直下,回望下3000年来北京城和水的关系

太庙国学馆 2021-11-23 13:53:54



北京建城3000年,是中国古代城市建设的百科全书;北京建都860余年,是实现中国古代都城建设理想的实践者,也是集大成者。在古代城市建设和都城建设的历史中最重要的是城与水的关系。围绕城与水的关系,重点介绍六个方面,最后谈几点启示。


一、三个地理背景

▎五大水系

►  北京地区有五大水系:永定河水系、潮白河水系、北运河(温榆河)水系、拒马河水系、蓟运河水系。除温榆河外,其它四条河流都发源于河北省北部以及山西省北部的山区。

讲北京的五大水系一定要从流域的概念理解,北京与河北、山西的水系是一个整体。河流的上游地区是水的源头,北京的地表河流和地下水都受到来自源头的补给。



▎北京小平原

►  北京城坐落在北京小平原上。北京小平原由永定河等五条河流为主冲积出的洪积冲积扇形成。洪水、河流在冲积搬运泥沙的过程中,较重的粗颗粒物先沉降下来,较轻的细颗粒物被运送到更远的平原地区沉降下来,这种地质构造非常有利于上游山区降水渗入地下,顺利通过粗颗粒物多的山前地区到达平原,平原地区细颗粒物多,不利于地下水下渗,因此平原地区地下水位高,容易形成涌泉、湖泊、湿地。莲花池、一亩泉、白浮泉、玉泉、万泉庄、丰台等大量泉水基本都是这样形成的出露泉水。



▎交通区位

►  中国古代大多数城市都是在交通要道上建立起来的。侯仁之先生研究认为,北京城的早期雏形出现在永定河渡口附近。古代中原地区的人们与北方的居民交往时,沿着太行山东麓大道北上,在古永定河渡口(现在的卢沟桥附近)过河,然后分为三条大道:一条道向西北行,出居庸峡谷,可上晋北山地和蒙古草原;一条道向东北行,出古北口,可到辽西山地和松辽平原;一条道向东行,循燕山南麓,出山海关,可达辽东各地。古永定河渡口成为当时南来北往的交通枢纽,这就是北京城早期的雏形。

 

二、北京城依水而建

从历史上看,北京城的选址、规划、建设和发展都是由水源来决定的。北京城依水而建的水源有两个,一个是莲花池,另一个是高梁河。北京城的建设有三个重要节点,一是蓟城,当时是北方的军事重镇,二是金中都,当时是中国北方政权的都城,它们都是依靠莲花池建设的,三是元大都,统一国家的都城,它是依靠高梁河建设的,以后明清都城建设也是如此。


莲花池公园  图/ 中新社

▎蓟城和莲花池

►  蓟城是史料记载北京最早的城市,距今至少三千多年。蓟城是依靠莲花池建立的。《水经注》有记载,水域面积有150公顷,是今天莲花池公园的十倍。

除了蓟城,北京曾有过幽州、燕京等称呼。无论是蓟城、幽州还是燕京,历史上都是北方的军事重镇,它既是北方游牧民族南下的必经之地,也是中原政权抵御游牧民族侵扰的门户,是兵家必争之地,中原政权和北方游牧民族都志在必得。汉武帝伐匈奴、隋炀帝平定辽东都是以幽州为基地。以隋炀帝平定辽东为例,应征士兵全部集中于幽州,共一百一十万人,隋炀帝将其分为左、右十二路大军。第一军出发,以后每日发一军,前后相距40里,经过40天才出发完毕。各军首尾相接,鼓角相闻。隋炀帝的御营最后出发,又连绵80里,史称“近古出师之盛,未之有也”。


▎金中都

►  金朝的首都原来在今黑龙江哈尔滨附近,在海陵王掌权的时候,把都城迁到了燕京(今北京)。海陵王迁都的主要原因:一是金上京作为都城“僻在一隅,官艰于转输,民艰于赴诉”。二是海陵王急于完成统一大业。燕京是北方游牧民族进入中原的门户,迁都燕京有利于攻打南宋。三是海陵王非常仰慕中原文化,迁都燕京,有利于女真文化与先进中原文化的融合。

海陵王迁都燕京意义重大。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燕京从北方的军事重镇成为北方政权的首都,燕京从此揭开了作为王朝都城历史的新篇章。第二,从中国历史看,金是北方游牧民族建立的政权,后来的元朝、清朝,也都是北方游牧民族建立的政权。中国出现了民族融合的趋势。第三,中国版图越过长城向北扩张,奠定了今天中国疆域的根基。

金中都是在蓟城基础上规划建设的,依靠的仍然是莲花池。莲花池主要通过其下游的洗马沟河为中都城供水,洗马沟河的一段被圈入皇宫,成为中都城中的重要水面,其中的一部分叫鱼藻池,即现在白纸坊桥西侧的青年湖。当时的洗马沟河水穿城而过,今天仍可看到金中都南城墙的水关遗址。

随着金中都城的发展,原来的莲花池,已经不能满足当时都城的需要,为此,金朝开凿了高梁西河,将高梁河水引入中都城的护城河,并打通海淀台地,引玉泉山一带的流水进入高梁河,加大了高梁河的水量。金朝向高梁河的水源拓展,为后来元大都向高梁河的转移埋下伏笔。

河  图/ 琪琪

▎元大都和高梁河

►  金朝末年,蒙古族崛起,成吉思汗建立蒙古国。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庞大的帝国。其疆域北部从朝鲜半岛一直延伸到俄罗斯西部;南部从缅甸一直到达伊拉克。蒙古军队曾一路打到今天的波兰和匈牙利。在几十年间,蒙古人统治了欧亚大部分地区,主要包括金帐汗国、窝阔台汗国、伊利汗国、察合台汗国等四个汗国。即今天的保加利亚、俄罗斯欧洲部分、北高加索、花剌子模一部分、中亚叶密立河流域、高加索、伊朗、伊拉克、新疆天山、前苏联中亚地区。

元世祖忽必烈即位后,建立元朝。元朝的疆域小于蒙古国的版图。元朝定都北京,改金中都为元大都。北京第一次成为统一国家的首都。

元大都的建设依靠的是高梁河。高梁河出自今西直门外紫竹院内泉水涌动的人工湖,此湖是金代为引用玉泉山水,增辟水源而挖。作为永定河的古河道,高梁河也受到上游西山地区潜水的补给。高梁河东流经什刹海、北海、中海,然后从金中都城东十里向东南流,在今通州马驹桥附近注入当时的永定河。高梁河最重要的部分是今天的北海、中海和什刹海,什刹海在元代称作积水潭,当时的水面要比现在大很多。元大都兴建时,将其南部圈入皇城内,专称太液池。

1264年,忽必烈率文武百官来到金中都。当时金中都城已被摧毁。琼华岛是金朝的离宫,它就是今天的北海白塔山,岛上有广寒殿,忽必烈就驻扎在这里。他就是在广寒殿做出了营建元大都的决策。

设元大都。刘秉忠作为汉族知识分子,是元代的政治家和文学家。他追随忽必烈多年,与忽必烈关系密切,深得信任。刘秉忠选定积水潭东岸划了一条南北向的中轴线,这条线就是现在的北京中轴线的位置。考古专家曾在地安门商场停车场的地方发掘出元代的石条砌岸,证明当时湖的东岸紧邻中轴线。

中轴线确定后,元大都的规划建设围绕中轴线展开。中轴线在中国古代都城建设中具有重要作用。《周礼考工记》记载:“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前朝后市,市朝一夫”,这是中国古代都城建设的最高理想。据考证,最早出现中轴线的城市是三国时期的邺城,是曹操作为魏王的都城。之后,长安、洛阳、开封和金中都都有中轴线。所以我们讲元大都依水而建,最核心的是中轴线依水划定。明清基本沿用元大都的格局,也就是我们今天见到的中轴线。

三、北京城依水而兴


▎北京城的大动脉——通惠河

►  元大都是当时世界上一座很大的城市,需要运送大量物资。当时陆路运输主要依靠人力和畜力,损耗巨大。《元史•郭守敬传》中提到:“通州至大都陆运官粮,岁若干万石,方秋霖雨,驴畜死者不可胜计”。水运的成本要大大低于陆路运输,所以元世祖忽必烈决定开凿通惠河解决元大都的物资运输问题。

忽必烈任命郭守敬为都水监,负责修建通惠河。开凿通惠河的关键是找到充足的水源。北京地势西高东低,通州虽然水多,却不能西蒙古民族有逐水而居的传统,而且忽必烈就驻扎在太液池中琼华岛的广寒殿,所以蒙古族统治者将大都的核心区确定在今什刹海、北海、中海一带。

忽必烈对汉文化有一定研究,能读汉语诗歌,他命刘秉忠负责建流。郭守敬从昌平白浮泉(今昌平区化庄村的东边)开始,开凿一条沿50米等高线蜿转而行的水道,将西北地区的大小流泉汇入积水潭,从积水潭流向通州。为了控制水流,沿途“置闸二十有四”,抬高水位,漕船逆流而上。

历史记载,当时忽必烈乘象辇来到积水潭畔,走上万宁桥,见到“舳舻敝水”的场面非常高兴,命名“通惠河”,并赏赐万贯钞币给郭守敬。当时的万贯,相当于黄金500两,或者是白银5000两,大体相当于现在人民币150万元。众人一同庆贺通惠河的开通,还有许多百姓围观,场面十分热烈。

大运河开通后,主要运送的,一是粮食,二是建材,三是人。当时,北方连年战乱,而南方稳定富庶,大运河将南方的粮食、建材等重要物资源源不断通过通惠河输送到元大都。粮船从通州直抵城内积水潭,这些粮食供给宫廷、充当官饷、供应军队和百姓。南方和大运河沿线的原木、石材、砖瓦等建筑材料也是通过通惠河输送到元大都。四川、云南、湖广等地的楠木、江苏苏州的金砖、山东临清的砖瓦等都是修建宫殿必不可少的材料。

积水潭是京杭大运河的北方终点。运河终点物资集散、交易和人员流动推动了鼓楼西大街商业区的形成,也形成了《周礼考工记》“前朝后市”的理想模式。鼓楼西大街是元朝大都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是北京最早的商业街,类似现在的王府井和西单。到了明代,北京城中通惠河的一段被圈入皇城,漕船不再进城,停泊在东护城河。东直门、朝阳门一带由此出现裕丰仓、储运仓、太平仓、禄米仓、万安仓等。

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京津铁路通车。1901年(光绪二十七年),朝廷改征白银,取代漕粮,大运河漕运停止,700多年大运河转运京师漕粮的历史任务最终结束。


▎水脉与文脉

►  北京是一个文化底蕴积淀深厚的城市。水脉与文脉紧密结合的一个典型是北京的皇家园林。以皇家御园为代表的皇家园林都是以治水揭开篇章的,其水源大都引自西山泉水。

金朝是皇家园林建设的重大转折,以宋徽宗在汴京(河南开封)所筑艮岳为范本,大规模建设皇家园林,重点是两处,城内是鱼藻池(今白纸坊桥西侧的青年湖),城外是北海琼华岛。清代,皇家园林建设的重点转向西部山区。清乾隆年间对西山、玉泉山水源进行了大规模整治、开发。

皇家园林最大的特点是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天人合一”的理念。西苑、圆明园和颐和园都继承着古代以“一池三山”为主题建筑的皇家园林传统。据《列子•汤问》所载先秦神话,称:东海有三座仙岛,蓬莱、方丈(方壶)和瀛洲,是传说中的仙境。汉武帝把想

象中的三座仙山岛屿建在了汉都长安(今陕西西安)建章宫的太液池中,开创了“一池三山”的皇家园林模式。元朝首先在太液池,就是现在的北海中堆筑了三岛。清代所建圆明园和颐和园营造的主题景观依然是三山仙境。

皇家园林另一个特点是表现了自然的田园风光。历代帝王都在御园中藉田躬耕,以垂范天下,还要仿建山野村舍,营造田园风光,追求村野之美的意境。如康熙年间,曾在丰泽园和春耦斋开辟稻田十亩一分。为验田功、较晴雨,康熙曾在这里种过试验田,总结栽培经验。可见,田园景观并非仅为点缀园林的景致,也是为了观稼验农。

皇家园林大量吸收了江南文化。清代御苑内的水体景观,在宽阔的湖面岸边或湖中,往往模仿江南的名胜。清漪园从整体布局上仿照了西湖,无论昆明湖水域的划分,还是万寿山与昆明湖的位置关系、西堤在湖中的走向以及周围的环境,都与杭州西湖有异曲同工之妙。

皇家御园不仅是供皇帝休闲玩赏的场所,也是处理政务的场所。清雍正帝在位十三年,励精图治,每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圆明园度过的。历史上曾对雍正有过很高的评价,他洞察人心、惩奸除恶、保护良善,推行摊丁入亩,建立军机处,实行奏折制,削弱王公特权,在西南地区推行改土归流政策等。

史称:雍正一朝,坚持御门听政制度,谕旨批答,皆出亲笔,不下数十万言。自古勤政之君,未有及世宗者。清代朝廷的一些重大活动,也在御园水畔举行。乾隆年间,每年正月十五都要在圆明园山高水长楼前举行盛大的烟火晚会。

四、北京历史上的盛水景观

历史上的北京曾出现过令人称羡的盛水景观,河、湖、泉、井众多,水量丰沛。如在今通州南部曾有一个大湖,名叫延芳淀,方圆数百里,芦苇丛生,水面广阔,禽鸟众多。历史上北京地区的河流水量很大,很多河流都能够通行漕船。历史上的北京地区水井也很多。清末,朱一新撰《京师坊巷志稿》,记录了北京内外城共有水井1265眼。

北京历史上的盛水景观持续了很长时间,一直到清代都基本保持了这个格局。最主要的原因有三,一是三千年来大部分时期北京的降水量比较丰富;二是位于河北、山西的主要河流源头水源涵养情况良好;三是水资源消耗不大。

五、历史上的水灾与防灾

北京地区在水灾问题上总体是安全的。与古都开封、洛阳相比,历史上的北京城从未被冲毁过。但是,北京地区历史上发生过大的水灾,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历史上,永定河是北京地区最易泛滥成灾的河流。明成化六年曾发生特大水灾。据记载,“自六月以来,淫雨浃旬,潦水骤溢。京城内外,军民之家,冲倒房舍,损伤人命,不知其算。男女老幼,饥饿无聊,栖迟无所,啼号之声,接于闾巷”。水灾迫使北京四围各州县的流民进入京城谋生,大灾过后更为严峻的是社会动荡,“京城比来米价腾踊,民艰于食,乞丐盈路”。“在外州县饥荒尤甚,村落人家有四五日不举烟火、闭门困卧待尽者,有食树皮、草根及因饥疫病死者,有寡妻只夫卖儿卖女卖身者,且今冬无雪则来岁无麦,事益难为”。第二年五月,大疫流行,顺天府五城兵马司在京城崇文、宣武、安定、东直、西直、阜城六门郭外,各设漏泽园一所,以收葬大街上的遗尸。

1890年夏天,北京城连日阴雨,昼夜不息,造成了永定河特大水灾。由于灾情严重,朝廷重视,发动百余名官员、一万多民工抢险,最后终获成功。事后论功行赏,一个叫万培因的水务官员,因有大功,被西太后升了十级,成为二品大员。为了纪念这次抗洪成功,用所剩材料在堵口子的地方修建了永定河大王庙,位于卢沟桥东。大王庙后来成为北京地区防洪抗洪的标志性地点。

皇帝作为封建王朝的统治者,对水患相当重视。康熙将河务、漕运、平“三藩”作为执政的三大要务。清代修筑永定河大堤是治理永定河历史上的一个高潮。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皇帝亲自巡视,把浑河改名为永定河。

六、历史上的排水系统

为了防止城区的雨涝积潦,历史上北京城非常重视排水系统的建设。总体上讲,排水系统主要由排水主干渠、大街两侧和部分胡同两侧的排水沟、渗井三部分构成,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排水系统与城市整体同步规划、同步建设。据考证,元大都时期,即已形成以护城河与城内大小沟渠相结合、与都城布局相呼应的排水体系。据《析津志》记载:大都初建时,即“先凿泄水渠七所(作为排水主干渠)。明清时期,增设了一些新的干渠,排水系统更加完善。

二是明沟与暗沟相结合,纵横交错,相得益彰。元代的排水系统,主要是明沟。明清以后,将一些明沟逐步改为砖砌或石板覆盖的暗沟。城内大街和部分胡同两侧都有或明或暗的排水沟。中华民国以后,陆续将规模较大的明沟改为暗沟。其中,御河(通惠河)从什刹海出来以后的城内部分全部改为暗河,今天的赵登禹路、太平桥大街、佟麟阁路、南北新华街,东城区的南、北河沿大街、正义路等,原来都是明沟,中华民国期间改为暗沟。

暗沟的优点是卫生整洁,有利于城市建设,但是缺点也很明显。暗沟的断面面积远远小于明沟,排水能力减弱,地表水只能通过有限的排水口进入暗沟,遇到强降雨,容易造成积水。

三是护城河对北京城防洪排涝发挥了重要作用。历史上北京护城河系统十分完整和通畅。既是城市供水的河道,也是雨水和生活用水的排水河道,是城市排水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曾多次排泄京城的严重雨涝水患,对京城安全起过重大作用。

四是较好地利用了土地的自然渗透功能。历史上北京不仅有许多河流湖泊,也有很多水坑水塘和人工开挖的渗井。城市雨水大部分是通过排水沟进入排水干渠,然后借助北京城西北高、东南低的走势,流入南城、现在的龙潭湖、陶然亭和通惠河下游,有些是通过排水沟进入城内大大小小的水坑水塘,或是通过渗井直接渗入地下。

北京城排水设施最好的是紫禁城,经受住了600年的考验。它有明暗两套排水系统,能够使宫内90多个院落、70多万平米面积的雨水在很短的时间内通畅排出,通过北高南低的地势泻入内金水河。故宫三大殿三重台基上有1142个龙头排水孔,瞬间能将台面上的雨水排尽。、

七、几点启示


▎水与居民

►  1995年以来的20多年,北京市每人年均日常生活用水保持在40方左右。按2015年北京官方统计有2100万常住居民,居民日常用水量约8亿方。金中都居民约161万,元大都208万,明北京185万,清245万,平均200万,如果按年均和人均40方用水量计算,金元明清平均每年生活用水总量8000万方。

▎保护水脉和文脉

►  北京是一座积淀了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城市,水脉滋养文脉,文脉赋予水脉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有些地方水脉即文脉,水脉文脉融为一体。这几十年来,北京严重缺水,水脉遇到了破坏,一代代年轻人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让人担忧随着时间的推移,岁月会打磨人们对历史上北京城水脉文脉的美好记忆。回望过去,不只让人们在历史文化的殿堂里徜徉流连,还可以让后代以史为镜,了解千百年来人们怎样历经和平与战争、正义与邪恶、清明与浑浊,痛定思痛对历史经验教训的总结,对人生意义的思索,对人性良知的永恒弘扬,对后世后代的寄语与忠告,对文明社会的不懈追求。在保护文物,保护古建筑,保护历史文化街区,保护文脉的时候,把水脉也加入进来,相得益彰,延续文明。

▎寻找新水源

►  在北京城发展的历史中,人们一直在不断寻找水源。从这个意义讲,以水定城,水源不是固定不变的,增加的水源是人们不断寻找发现出来的。这就是作为北方军事重镇的燕京城扩建为金中都,以后又相继大手笔建设了具有世界城市气魄的元大都、明北京、清北京,却没有受困于水的主要原因。现在北京缺水了,但我们不能缺少古人锲而不舍寻找水源的勇气和智慧。现代社会各方面条件远远好于古代,我们可以发挥现代政府的力量,现代社会的力量,现代市场配置资源的力量,现代科技进步和创新的力量,把找水的领域拓展得更广,从降水到海水、污水,找水应当成为北京最有前景的事业之一。


北京属于海河流域。境内有五大水系,由西向东分别为大清河水系、永定河水系、北运河水系、潮白河水系和蓟运河水系。

全市有流域大于1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425条,总长约6400公里;现有湖泊41个;建有包括密云、官厅等各类型水库88座。2014年,本市有水河长2351公里,一、二、三类水质占总河长约45%,四类、五类和劣五类水质占总河长55%。

中心城管网覆盖率为83%,城乡结合部管网覆盖率为33%,中心城外的11个新城规划区覆盖率为58%,农村地区覆盖率为20%左右。




来源:活字文化

编辑:王绘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