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这样搭讪男人真的好撩!

芝麻小说 2022-07-29 08:42:13


夏日炎炎,没有一丝风,空气中杂糅着热气,让人透不过气来。   


左都御史府的后院有一处小池塘,莫颜正慵懒地靠在八角亭内,百无聊赖地盯着池塘上面盛开的荷花,偶尔会有蜻蜓点水,落在花瓣上小憩。   


丫鬟墨香手里端着托盘,上面摆着茶壶和一套茶碗,这已经是府上最好的细瓷,若是再被小姐发脾气打翻,那么以后也只能用粗瓷茶碗喝水了。   


“唉!”


墨香发出一声轻叹,摇摇头,面色坚定地继续向前,或许那件事之后,自家小姐改了性子也说不定,自从摔了头,小姐整个人都比以前清醒多了,府上的下人私下里说,小姐这么一摔,因祸得福,脑子倒是开窍了。   


莫颜用余光一扫,把丫鬟墨香的细微表情尽收眼底。   


脾气大?任性?喜欢摔东西?这是之前的御史千金莫颜,一个光有外表而没脑子的草包,可不是她,她是二十一世纪小有名气的女法医,思维缜密,胆大心细,若不是局里接手一起特大恶性杀人案,她也不会因为持续不眠不休七日而猝死,好在验尸报告已经做好,而凶手也在尸体上留下关键证据,相信很快便会真相大白,还死者一个公道。   


原身体的主人虽然是个草包,却面色妍丽,十二岁的少女,已经初具风华,皮肤粉嫩,细白如瓷,泛着淡淡的光,身段袅娜,胸部微微凸起,最出彩的还是眼睛,眸含春水清波流盼,隐隐含着水雾,总是给人雾里看花之感,可想而知,若是及笄之后,将有怎样出众的姿容。   


莫颜之所以能穿越,还要感谢前身的表姐。表姐夏若雪是前身姨母家的女儿,正经侯门嫡女千金,侯府富贵,自然眼睛长在天上,平日交好的姐妹都是大越王朝勋贵之中的顶级,碍于亲戚情面,对莫颜也算和颜悦色,至少礼仪得体,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之处。   


有句话说的好,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前身是个草包,身边少不了几个猪队友,同样都是官家千金的嫡女,却偏生长了一副小家子气的模样,前段日子参加侯府的花会,挑拨离间,让莫颜对表姐夏若雪很是不满。   


莫颜本来因为姿容好而心高气傲,最是见不得有人比得过她,见到众位千金都围着讨好表姐,心生不满,听了猪队友的计策,没想到反被夏若雪摆了一道,摔破了头,差点破相不说,还丢了个大脸。   


在京都里从来不缺少八卦,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左都御史嫡女性子差,刁蛮任性等流言满天飞,很多清贵人家都在未来儿媳的名单中把莫颜给抹去,可愁坏了爹娘。   


“小姐,天热,您喝杯茶水解渴吧,这是奴婢特地准备的凉茶。”   


墨香早已经收敛好自己的情绪,小步上前,把托盘摆放在石桌上,轻手轻脚地倒了一杯凉茶,双手奉上。   


“好。”   


莫颜接过茶杯,摆了摆手,这丫鬟什么心思,她可清楚的很,当法医几年,别说是人,就是鬼她都能沟通,从细微之处立刻洞悉对方的想法。   


前身性子不好,却也没有到对下人打骂的地步,主要还是因为前身有个彪悍的娘亲,在府中说一不二,如皇上圣旨,这丫鬟是娘吕氏的人,对于莫颜的吩咐,不过是应付而已。   


“小姐,晚膳,您有什么想用的菜色?”   


见到自家小姐没精神,墨香想安慰几句,小姐身边的好姐妹多数心术不正,她是个做丫鬟的,曾经也劝说过,可是小姐根本不听劝,希望这次吃亏之后,自家小姐能明白,看出人心,距离花会也过去十来天了,一个上门探看的都没有,生怕被带累了名声。   


“左右不是馒头就是咸菜,有什么好挑的。”   


说起这个,才是让莫颜最上火的,名声不过是虚妄,实际得到实惠才是真的!爹爹莫中臣是朝廷二品大员,左都御史,按照现在来说,那可是国家级干部,为啥清正廉洁到这个地步?府上丫鬟婆子总共不超过二十人,前后三进的院子有一半房屋上锁,早膳,馒头稀饭,晚膳吃早膳剩下来的!   


难怪前身要强,喜欢打肿脸充胖子,在这么个奇葩人家长大也真是不容易,二品大员还要如此穷酸,这是做给谁看?   


不过自从穿越过来,莫颜没有吃太多苦,她有两个疼爱她的哥哥。   


大哥莫轻风今年十七岁,在国子监读书,是个远近闻名的书呆子,只要张口必定以之乎者也作为开头,而二哥莫轻雨更不用提,才十五岁已经是花街柳巷的常客,爹爹弹劾百官,经常被反噬,当然二哥莫轻雨才是他的人生污点。   


对比起来,莫颜更喜欢这个二哥,虽然表面看起来不学无术,混迹市井,不过时常能带吃烤鸡,烤鸭回来给她解馋,偶尔也会塞几块银子给她做私房,以至于出府的时候能有点底气。   


“小姐,庄子上收获的菜卖了银子,所以夫人特地让采买割了猪肉。”   


墨香咽咽口水,上次吃猪肉还是在端午节,距离现在也有半个月了。哪怕是商户人家的下人,也是不屑这一口猪肉的,可自家不同,老爷是忠臣,两袖清风,又大男子主义的很,不肯用夫人的陪嫁度日,光靠俸禄的粮米过日子,紧巴巴的。   


“是吗?那就做个红烧肉吧。”   莫颜挑挑眉,眼中掠过一抹惊讶之色,今儿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娘亲做主把庄子上收获的青菜卖了,真真难得,按照爹娘的逻辑思维,这些菜可以存放,吃不完晒成干菜或者腌渍起来,能吃上几个月。   


远处,跑来一个胖胖的婆子,一边跑一边用帕子擦汗,见到莫颜在凉亭,婆子松了一口气,堆起谄媚的笑容,“小姐,您的几位姐妹来看您了!”   


“姐妹?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有姐妹?”   


莫颜垂下眼睛,小声地念叨一句。爹爹太穷了,根本养不起那妖娆的小妾姨娘,再说爹当年也是个穷举子出身,家里没有根基,而娘不同,外公家也是高门第,不知道怎么,就相中了爹爹,这才让娘下嫁。   


“就是赵小姐和李小姐啊!”   


婆子紧张地用手擦了擦衣衫侧摆,眼神闪烁,在御史府当差真是没一点油水,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这不,两位小姐送上门,光打赏就给了一两银子呢!她在想怎么说服任性的小姐见人一面。   


莫颜回忆了一下,脑海中立刻印出清晰的影像。这个赵小姐名字比较土气,叫赵桂花,祖上是商户,人傻钱多,到他爹这,极其喜好钻营,花钱买了个官,一点点抱大腿,她爹现在好像是个五品官儿,在京都百官中算垫底的存在。   


赵桂花因为出身不高,几乎没有小姐愿意与之相交,但是其人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嘴甜,会说好听的话,而前身之前是个虚荣性子,二人一拍即合,立刻成为好姐妹。   


李小姐名叫李月娥,是京兆尹李大人家的千金,说是千金小姐,也不是那么名正言顺,因为她娘是她爹的表妹,京都传说是因为二人苟且,不得已,李月娥的娘入府做了小妾,后来产女之后被抬为平妻。   


可想而知,有其母必有其女,京都高门大户出身的小姐们更重视名声,决计不会和此等人交好,这二人也没什么良心,莫颜摔伤之后卧床也有十天半个月了,现在才马后炮的来探望。   


“不见!”   


对于猪队友,莫颜一向没有好感,她天生敏感,内里藏奸之人,她一眼就能看出,或许也是法医这个职业做久了,整个人变得灵异,对于见这种人,她没有兴趣。   


远处湛蓝的天空飘着洁白的云朵,莫颜站起身,用手臂遮挡着阳光,转过头,前面送信的婆子还没有走,一脸为难的模样。   


“小姐,这次两位小姐带了礼来……”   


婆子抓了抓帕子,一脸难为情,她是不想把话说的这么直接的,谁想到自家小姐竟然断然拒绝,看来真如府上下人传言,自家小姐精明了,也变得有主见。   


“这样啊……”   


莫颜用手摩挲着下巴,思考片刻,最终抵不住礼物的诱惑,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她现在什么都不缺,就是缺银子,听说古代女子十五岁及笄就可以出嫁,而她现在十二岁,也没有几年蹦跶,在出嫁之前,定要给自己谋上一份嫁妆,那不靠谱的爹娘,也不知道能不能指望得上。   


“小姐,两位小姐结伴而来,您也知道,自从您上次摔倒之后,两位小姐心怀愧疚,听说还抄了几天的佛经呢。”   


婆子眨眨眼,脸上带着希冀,看自家小姐面上松动,一定有门!   


“是啊,好久不见两位姐妹,突然伤感了些。”   


莫颜脸上带着一抹忧伤,心中冷笑,抄写佛经,没准背地里在偷笑吧,她可是听二哥说了,前几天南平王从边疆归来,这二位起大早结伴到城门口围观大越王朝第一美男去了。   


她没找两个猪队友算账,人倒是主动上门,那么不黑你黑谁?这次来了,就别想那么轻松的回去,不黑点银子首饰,她今夜都睡不安稳了。

莫颜的院子正对着小池塘,是府中的风水宝地。   


每天清晨,打开闺房的窗户,一片鸟语花香,在小池塘旁边有一处奇石做成的假山,山水幽静,岸边种着几颗垂柳,令人有心旷神怡之感。   


御史府上虽然不够宽裕,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穷酸,爹爹莫中臣是个爱面子的人,在外过得去,只是府上过着什么日子,只有自己人知道。   


莫颜一直很想吐槽爹爹的名字,“中臣”即为“忠臣”也是“重臣”,一语双关,简单明了,可也不用这么直接吧,偶尔抖抖袖子收几样礼,够府上好吃好喝一年了。   


“小姐,那套翡翠烫金粉的茶具被您不小心打翻了两个杯子,不如就用这套待客吧。”   


丫鬟墨香小心翼翼地偷看了一眼自家小姐,弱弱地建议,生怕莫颜因为好面子,让她去夫人的院子借茶具,今儿夫人不在府上,她可不敢擅自做主。   


“好。”   


莫颜笑眯眯地点头,一脸开心的模样,心中不由得讥讽,不小心打翻?她这边只有这套能拿出手的茶具,还是去侯府的时候,作为侯府当家主母的姨母见她喜欢,送给她的,其实也不算值钱,在富贵的侯府不过是中等货色。   


有这么一套茶具,前身爱惜的很,经常用来接待姐妹,还真别说,清茶配着翠绿的茶壶杯子,自由一番清雅。之所以打翻,还是因为上次的花会,破相又丢人,害得爹娘也跟着面上无光,前身闹了几天脾气。   


“奴婢这就去沏茶,让墨玉服侍您。”   


墨香没想到这么快就顺利过关,只有片刻愣住,让人察觉不到痕迹,她指着身后一个十岁左右的小丫头,低声交代了几句。   


莫府的丫鬟小厮家丁统一用“墨”字作为开头,这样显示出和主家亲近,毕竟是同一个发音,又显出主家很有底蕴,肚子里有墨水。   


莫颜的院子一共就三个下人,贴身丫鬟墨香,打杂的跑腿小丫头墨玉,还有个聋哑的婆子,身兼数职,负责打扫庭院,给花草浇水,掌灯等琐碎的活计。   


“颜颜,这么多天才来看你,实属无奈,不会怪姐姐了吧?”   一阵尖细的叫声,夹杂着咯咯笑声而来,紧接着,一个淡黄衣裙的身影快步进门。   


说话人就是暴发户五品官之女赵桂花,年约十三四岁光景,一身繁复的衣裙,上面镶嵌了硕大的珍珠,满头珠翠,脸上化的浓妆堪比油彩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出来的唱戏的,莫颜对她的审美简直无力吐槽。   


“是啊,因为花会之事,我也被娘亲禁足了几天,都是我不好,当时没有拉住你。”   


而后进来一个穿着淡雅白色衣裙的女子,正是那个京兆尹之女李月娥,她倒是聪明一些,脸上带着关切,装作很真诚的模样。   


都说若要俏,一身孝。李月娥明显要比赵桂花高上几个档次,知道用浓妆艳抹的赵桂花衬托自己,本来她也不过是清秀而已,站在移动珠宝店一般的赵桂花身边,愣是衬托的如出水芙蓉一般。   


莫颜心底腹诽,莫非是因为这个原因,李月娥才愿意和赵桂花交好的?   


“两位姐姐,颜颜怎么会怪你们,只是多日不见,想念罢了。”   


前身刁蛮任性,在这两位面前却相反,可能是被哄骗的有些缺心眼,心底那些小秘密毫无隐藏,包括她对护国大将军家的公子有特殊的情感,不过可想而知,损友们当作笑话,早已传扬出去。   


“颜颜,这次姐姐也是将功赎罪,给你带来袁小将军的最新情报,你想听吧?”   


赵桂花自来熟地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水抿了一口,点点头。御史府上穷酸的要命,茶却是最最好的,文人嘛,总是喜欢附庸风雅,要她说还不如喝点果酒自在。   


“袁小将军?”   


莫颜立刻装作激动的模样,实则内心抑郁,前身到底是有多傻?这个袁小将军是护国大将军之子,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几年前边疆有战事,他十二岁就跟着南平王远赴边疆,前几天刚刚得胜归朝,听说皇上给了不少赏赐。   


四年时间,袁小将军没有回来过,莫颜隐隐约约记得和他见面应该在四年多以前的宫宴上,按照时间推算,前身也才八岁,对他一见钟情,古代人早熟,不过这也太扯了吧。   


“是啊,前几天,护国将军夫人带着袁小将军到护国寺上香,我也是偶遇,娘说李夫人还打听了我的生辰。”   


李月娥眼里闪过一抹得意,短时间内又变得平静无波,她拈了一块托盘里的点心,把话题转移开,“这点心是外面采买来的吧?”   


一般有地位的官宦人家,府上都有专门做点心的厨娘,手艺精湛,而御史府因为条件有限,请不起,府上的厨娘做几个菜勉强过关,做点心必须有方子,有师傅教,大家都是半吊子,每次做不好浪费成本,最后娘吕氏发话,统一在外头的点心铺子采买,口感肯定要粗糙一些。   


莫颜知道李月娥为了炫耀,也是为了吊她的胃口,后面转移到点心上,语气漫不经心,若是前身一定会着急追问袁小将军的事情,可她是什么人,内心强大无比,再说了,那个袁小将军是圆是扁干她屁事啊!就算要在这个时代嫁人,也要嫁大越最好的男子!让一众看不起她的,嘲笑过她的,眼珠子统统掉下来!   


“颜颜,你别多心,兴许李夫人就是随便打听打听的。”   


赵桂花见莫颜一脸落寞,和李月娥二人对视一眼,彼此眼中含笑地点头。这草包真是没脑子,被二人联合起来耍得团团转,平时无聊了,必须到这里来找乐子,可笑的莫颜还真当她们二人是好姐妹,有什么心事都愿意吐露。   


“恩,我相信李夫人只是随口问的。”   


莫颜认真点头,顿时噎得赵桂花一口气没上来,李月娥面色一黑。   


女子的生辰包括年岁都是比较隐秘的,一般能公开打听,必然是属意亲事,想要找人算生辰八字,若是天作之合,派人来提亲,若是不合,彼此心照不宣,这样也不损害谁的名声。   


显然,护国将军夫人对李月娥有意,绝对不是随口问出来。但是莫颜就要装作深信不疑的模样,让二人没有话说,寒碜她这么久,是不是也应该收回点利息了?   那么下面,好戏开场,该轮到她反击了。

三人坐在一起,如从前姐妹中的聚会一般,品茶闲聊。   


李月娥抬起头仔细地打量莫颜,心中微动,莫颜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她已经要和袁小将军定亲,因为护国将军夫人李氏和爹爹同族,这种京都打着灯笼难找的亲事,自然要落在她的头上。   


李月娥心计颇深,很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她娘亲只是个平妻,在京都一众尊贵的小姐们之间,很是让人看不起,嫡女看不上她,觉得她名不正言不顺,庶女低贱,她又不屑交好,就这样不上不下地卡在那里。   


若是能嫁到袁家,身份地位都有了,以后还有谁敢用她的出身做文章?护国将军府在京都可是一等门第,甚至比一众勋贵还要强些。   


本来么,这等好事,李月娥想低调行事,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让众人惊掉下巴,可她心痒痒,忍不住,特地约上赵桂花一起来莫府炫耀,也是雪上加霜,给莫颜一个沉重打击,谁料到,这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莫颜只不过用余光扫了一下李月娥的眼睛,心中雪亮,这等段数还敢上门和她玩?那么不受一肚子气不用想回去,也当给前身报仇,毕竟这两位不是什么好鸟,以前没少出馊主意,莫颜现在的名声,至少有一多半都是二人造成。   


“月娥姐姐,你别多心,我知道李夫人就是随便问问,我怎么会怪你呢。”   


莫颜一脸认真,拉着李月娥的手,“袁小将军得胜归来,想必是有很多小姐有这个念想吧,听说……”   


“听说什么?”   


李月娥立刻紧张起来,莫颜对袁小将军一往情深,时刻关注他的消息,或许得知一些内情也说不定。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莫颜的话之后,她很不舒服,好像自己没有得到任何重视。   


“颜颜,莫非你有袁小将军的消息?”   


赵桂花激动得站起身,或许是发觉自己有些失礼,她摸摸鼻子,讪讪地坐下,眼里溢满笑容,辩解道,“姐姐我就是担心你,万一袁家真有属意的女子……”   


“唉。”   


莫颜落寞地叹息,刚刚就在那么一刻,她在赵桂花眼里发现一抹失措和惊慌,没想到,这个赵桂花也对袁小将军有意思,就不知道被精明的李月娥发现没有,看来这两个姐妹,也不如表面上那么要好。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若是李月娥真嫁给袁小将军,那么乐子可就大了,以赵桂花的脾气秉性,没准来一个生米煮成熟饭,学李月娥的娘亲,入府做妾,反正她也不算什么正经人家的小姐。   


“不能算是消息吧。”   


见二人紧盯着她看,莫颜心中一动,一脸忧伤,“只是觉得,表姐和袁小将军更合适。”   


本来嘛,夏若雪是莫颜姨母的女儿,也是她表姐,可这个表姐没起什么正面作用,一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前段花会上,反倒摆了前身一道。此人有强烈的优越感,瑕疵必报,嫉妒心极强。   


“夏小姐?”   


其实莫颜有好几个表姐,不过以夏若雪的身份最高,侯门千金,深受宠爱,经常到皇宫之中陪着太后说话,是一众官家小姐所没有的殊荣。   


李月娥面色一变,暗道不好,她可以利用亲戚关系说服护国将军夫人,可若对方是夏若雪,她就没有一点胜算,侯府不但富贵,势力庞大,不是她爹一个三品官可以比拟的。   


莫颜只是说夏若雪和袁小将军合适,可没说关于提亲的任何事情,日后也找不到她头上,这是心理学中常见的心理暗示,对于她这种专业法医来说,不过是小意思。   


“这么说,袁小将军要和夏小姐定亲了?”   


赵桂花大惊失色,和李月娥对视一眼,彼此都能看出对方眼里的惊诧。莫颜想的丝毫不差,赵桂花确实对袁小将军一往情深,甚至超过任何人。   


当年赵桂花只有九岁,甩开丫鬟婆子偷跑出府,贪玩迷路,见到了十二岁正要随军出征的袁小将军。袁小将军面若冠玉,小小年纪便给人如沐春风之感,他把自己随身带的干粮给了她,并且派来送行的下人送她回家。从此,他就深深地印记在赵桂花的脑海里。   


“若是这样,天作之合。”   


莫颜心底偷笑,继续火上浇油。这个时候能更好的观察一个人,李月娥只是脸色难看一些,还能维持表面上的镇定,反观赵桂花,眼泪竟然在眼眶打转。   


“桂花姐姐,你别为我难过了,我真的没什么的。”   


莫颜继续下猛药,眼中浮着一抹雾气,她做了一个忧伤四十五度角望天的姿势,用手背抹着脸颊,幽幽地道,“或许袁小公子和表姐更配,而我,只要看着他幸福便好。”   


“颜妹妹,话可不能这么说。”   


一句话,立刻给李月娥指明方向,她转了转眼珠,坚定地道,“颜颜,你这容貌没得说,夏若雪和你比,不过是普通而已,这样你就要放弃吗?”   


“对,我们帮你,颜颜,你一定可以的。”   


赵桂花得到提示,立刻握拳振作,用帕子点了一下眼角,附和李月娥,“妹妹,有些话,我们做姐姐不当说,上次花会,你之所以摔倒,实际上和……”   


话说了一半,又停顿下来。莫颜点头,原来赵桂花也不如表面那么缺心眼,至少知道不给人把柄,说话留了那么一半,若是前身,定要恨死了那位高高在上的表姐。   


在大越京都,一般未嫁女子都在出嫁前两年定亲,女子十五岁及笄,赵桂花和李月娥到了定亲的年纪,而莫颜,虽然发育的不错,但十二岁,终究小了一些。   


“我该怎么办?我去求求表姐?”   


莫颜装作手足无措,心里暗示已经初步完成,现在她准备了一个大坑,就等着猪队友跳进去,到时候,钱财她能赚上一笔,至少买得起看上的彩云坊的锦缎衣裙,女子嘛,总要打扮的美美的,不然怎么对得起这幅容貌。   


“你当然不能直接去求她。”   


夏若雪可是个聪明人,李月娥立即出声反驳,她对莫颜的话深信不疑,夏若雪到了定亲的年纪,听说这事已经在太后面前提过,若是皇上心血来潮赐婚,她可是没有一点希望了。   


“那姐姐给妹妹出个主意。”   


莫颜很虔诚,她眯了眯眼,除了黑点钱财,还要让两位损友吃一个闷亏,有苦说不出,哈哈,接招!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