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意外死亡我成替罪羊,家人埋怨我一辈子,三年后弟弟的一件遗物救了我

漠焱 2018-12-09 09:55:05

  (声明:故事均来自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故事一:弟弟意外死亡我成替罪羊,家人埋怨我一辈子,三年后弟弟的一件遗物救了我


  我是苏北农村的孩子,家里面我排行老大,生活的压力和重担让我们村里不少人都外出打工了,包括我的爸爸妈妈。我就是别人眼里的留守儿童。


  十二岁之前我和弟弟跟着奶奶生活,村里的小伙伴很多都是这样,所以我们互相没有嘲笑。奶奶是在睡梦中去世的,我早上起来喊奶奶起床她没回应,我推她,她还不动,十二岁的我心里慌了,哭着跑出去找邻居。


  爸妈回家给奶奶办了葬礼,没有休息,简单的嘱咐我要照顾好弟弟就回去打工了,就这样十二岁的我带着十岁的弟弟开始了独自生活。


  幸好村里的其它爷爷奶奶时常给我和弟弟送些瓜果蔬菜,我们同龄的玩伴也不少,弟弟和我就这样没心没肺但是快乐的过了两年。


  那天我自己一人在家洗衣服,当我已经洗好衣服,做好饭等待弟弟回家时却一直等不到他,天快黑时村长带着警察找到我们家告诉我弟弟到池塘洗澡溺亡了,我当时就瘫坐在地,怎么可能?昨天还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今天就没了?


  爸妈当天晚上就赶到家里,看到弟弟的遗体,妈妈大哭一会晕了过去,爸爸睡在地上打滚哭叫着弟弟的名字,我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妈妈晕倒后醒来眼神恶毒的看着我“你怎么照顾你弟的?你怎么不去死?你看好你弟她会跑去玩水吗?”妈妈边说边要冲过来用脚踹我,一旁的邻居拉住了她。


  在农村小孩子不能举行葬礼,爸妈把弟弟安葬好后在家过了几天就走了,他们把弟弟死亡的责任算在了我头上,在他们眼里,他们外出打工是为了给我们更好的生活,他们没有错,但是我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没有照顾好弟弟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我就像被爸妈遗忘了,自己一人艰难的过到了十七岁。爸妈见到我时也是完全没有笑脸,就像陌生人。我知道在他们眼里弟弟是我害死的。我十七岁的时候我们要搬家,因为我们家的房子实在太破了,更重要的是它有我们伤痛的回忆。


  弟弟意外死亡我成替罪羊,家人埋怨我一辈子,三年后弟弟的一件遗物救了我


  爸妈收拾东西准备带走,妈妈却在收拾以前弟弟房间时放声大哭,我和爸爸看到妈妈手里拿着一张皱巴巴的方格纸,爸爸拿过来我才看见那是弟弟的日记,弟弟写到:“我和姐姐在家很开心。


  今天她又做了西红柿拌白糖给我吃,很好吃,我想爸爸妈妈也能尝尝,我想爸爸妈妈了。


  上次见爸爸妈妈时还是过年的时候……”不知道弟弟为什么把这张纸撕了下来,扔到了柜子底下让它静静的待了三年。


  不知道是不是这篇日记的作用,爸妈对我的态度有了好转,我结婚的时候妈妈抱着我哭了,她和我说了对不起。谢谢弟弟随手扔掉的日记,它救了我,让我还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故事二:木匠的一些禁忌故事


  木匠是一个十分传统的行业,古老而神秘!在封建社会,木匠普遍比较迷信,他们往往求助于冥冥中神灵的保护。而且木匠还有一些禁忌,以下就是小编整理出来的。大家不妨一看。


  一、忌没有盛情款待木匠


  在旧时,民间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请木匠建造房屋的时候,一定要好酒好肉盛情款 待,以免得罪他们暗中在房子中做了手脚,引鬼祟人屋,使主家病丧人口、破财败家或遭 遇官司等劫难。据说,木工作孽的手法大同小异:先削一个似人似鬼的小木偶。


  在木偶身 上刻上生辰八字、咒语等并施以魔法,然后把它置放在房屋的梁柱、槛、壁等不易被人察 觉的暗处。


  到了晚上,这些木偶便会作孽捣乱,或发出如人上楼梯的“咚咚咚”的声音, 或如外人来敲门发出“啪啪啪”声,或如鬼打壁板窗户发出“嘭嘭嘭”响。总之,让人不 得安宁。但当胆大者深夜出门探究时,外面又一无所有,声响也全息,一旦回到床上睡下,鬼又来了。


  有的木匠作恶甚者,还在床上施魔法,让鬼怪半夜发出吓人的“咳咳”声。


  所以木匠到主家去干活,无论包工、雇工、户主都要设宴款待,并要以红包相赠。在河南郑 州一带,当工作完毕之后,户主还要准备一包馒头加肉让木匠带走,俗称“捎个包”。


  二、忌木匠睡觉时鞋子乱放


  木匠大多时候是到别人家里做工。如果工作量大,通常是要住在主家的。木匠在主家 睡觉的时候,一般都会把自己的鞋子在床前一只正放,一只鞋底朝上放,表示和邪鬼互不 相犯。如果这样做还不清静,就将墨斗绳绕床沿一周,并把瓦灰刀、铁钳子放在枕边,把 木尺子置于床沿,以镇邪物。


  三、忌木匠特殊日期出工


  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木匠是不出工的。木匠行业认为孟月逢酉、仲月逢已、季月逢 丑的日子是“红煞”日。所谓孟月、仲月、季月,是指农历一年分春夏秋冬四季,每季中 三个月,第一个月称“孟”,第二个月称“仲”,第三个月称“季”。所以在每季第一个月逢 酉的日子,第二个月逢已的日子,第三个月逢丑的日子,木匠忌出工。


  而春子日、夏卯日、秋午日、冬酉日是“鲁班煞”日,木匠也忌出工。如果木匠在 这些日子出工的话,人们觉得就会犯“煞”。所谓犯煞,就是人们在做工的时候得不到祖 师爷的保佑,容易发生工伤事故。值得一提的是,即使不在犯煞日,木匠做活时如果不 慎受伤,血迹沾在木料上,也必须立即擦干净,以免血水碰到木神化为精怪作祟,给自 己和主家带来不祥。


  四、忌木匠不珍惜自己所用工具


  木匠的工具包括斧子、刨子、锛子、锯、凿、锉、木钻和墨斗、曲尺等。木匠对于自 己的工具,有一种特别的感情。例如木匠的斧头每次使用过后都要用红布包起来以表珍重, 所以民间有俗谚“师傅斧,恰惜某”,意思是珍惜工具的程度甚至要强过爱护自己的妻子。


  五、忌他人摸木匠的工具


  木匠忌讳别人摸他的斧子,在民间有俗语说:“木匠的斧子,大姑娘的腰,独行人的行 李包。”这三样东西别人是不能摸的。


  不但木匠的斧子禁忌让人摸,就连木匠的墨斗和曲尺也忌讳被别人碰,据说如果其他 人摸了这些工具以后,这些工具就会沾上晦气,使木匠做不出好活儿来。如果有人摸了, 木匠就会用咒符点着火绕工具一圈,称为“焚净”,以祛除晦气。


  除了上边提到的以外,木匠还忌讳有人在早晨借锉子,忌讳别人随便从卷尺和墨斗上 面跨过,据说这样就会影响在做工过程中的精确度等。


  六、忌干活不留尾巴


  木匠干活有“留尾巴”的习俗,完工以后要留一些刨花让东家自己收拾,预示今后还 有活干。但为人做棺材时,刨花、木屑必须亲自打扫干净,不得留待东家打扫,免得被视 为不祥。所以一般来说,做棺材的木匠不得制作家具,也是觉得棺材有“晦气”,怕把这种“晦气”潘到家具上。


  七、忌不祭拜鲁班


  传说鲁班是木匠的祖师。不祭拜鲁班的话,在做木工的过程中就不会得到鲁班的保佑,从而导致在做工的时候经常出现意外。


  八、忌说“双”字


  一般木匠在说话的时候忌讳说“双”,因为鲁班的小名叫“双”,木匠做活说“双”是对鲁班的不敬与亵渎,这样就得不到鲁班的保佑。所以木匠在平时一般会把“双”称为“对”、“副”。

  故事三:男人年轻时,救下只奄奄一息的灵物,几十年后,灵物不吃不喝在他灵前守了三天


  听老人说,从前我们村里有个名叫刘生才的年轻男人。这人老实木讷,也很善良。


  有一天他去地里查看稻子,在水渠里发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乌龟,他见乌龟可怜,便抱着回家。


  路上遇到村民张二强,一看这龟,眼晴都直了,嘴里只吧唧,就差流口水了。张二强说:“生才啊生才,见者有份啊,你一会炖了我得打一碗汤喝,这可是大补啊!”


  刘生才把龟扭到一边,不让张二强碰。嘴里小声说:“我又没打算杀它,给你分什么汤啊!”


  张二强一听急着说:“好吧好吧,我给你几块钱,你卖给我行不行?”


  刘生才想了想,还是摇摇头。他家庭条件还不错,不差几块钱,也不差一顿肉。再说他觉得龟是一条生命,还是灵物,不想杀它。


  没办法,张二强左说右说刘生才都不肯,只好一边骂刘生才傻,一边悻悻地走了。


  刘生才不光没把龟杀了吃,还去找个大夫给龟开了点药,回家后把药抹在食物上,让龟一点点吃了。慢慢地,乌龟就好了起来。


  就这样,刘生才就把乌龟养在自己家了。


  几年之后,突然有一天,这只乌龟当着刘生才的面往外爬,爬到门口还转过身来看着刘生才。刘生才把它抱回来,可它还是继续往外爬,刘生才突然明白了,看样子这只乌龟是要走了。于是,他也没有再阻拦。


  刘生才家门前是一片大池塘,这只乌龟爬到池塘边,回头再看了看刘生才,然后便一头钻进池塘里去了。


  这件事情过去了很久,刘生才一家人几乎都忘记了这只龟。只有刘生才喝酒的时候,才会向人提起这只龟,说它通人性,最后自己走了,大概是去繁衍后代去了吧。


  过了几十年,刘生才去世了。发丧的第一天,不知从哪爬来一只巨大的龟,足有锅盖那么大。村里人本来就对这种灵物有忌讳,也没有人敢动。


  那只龟慢慢爬到刘生才家,村名们才想起刘生才以前说过的那只龟,刘生才的家里人也想起以前的事,拿来吃食和水像招待贵客一样招待它,可是这只龟不吃也不喝,就在刘生才的灵棚前守了三天。


  等到第三天下葬的时候,前面的人抬着棺材,后面就跟着这只龟。刘生才的家人本来想找人抬着这只龟的,一是龟太大了,二是没人敢抬,怕惹了这灵物。反正出殡的队伍也走的慢,它就在后面慢慢跟着。


  下葬完毕,大家都没有离开,想看看这灵物会干什么。这只龟在人们的注视中向旁边的河爬去,爬到河边的时候回头看了看刘生才的家人,然后就消失在河水中。


  后来,刘生才的儿子说,他确定这只巨大的龟就是当年那只小龟,因为这只龟回头作别的神态,跟当年那只龟的神态一模一样。


  说这话时,小刘眼里湿湿的,想来,一只龟都如此重情义,自己的父亲也算没白救它养它一场。

  故事四:驼背老汉病重,引百岁蛇王送来奇珍灵芝,众人敬如神明,却遭万蛇屠村


  这个故事说的是:天可度,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


  早年,在毗邻深山老林的柳镇东南,有个村落名叫疙瘩甸。村如其名,小若疙瘩,仅有二三十户人家。驼背老祁,就住在村子东头。


  驼背老祁,无儿无女,老伴早亡,已孤居了20余年。时届古稀,身子骨也愈来愈差,渐渐连生火做饭都成了难题。更糟的是,这年春上,驼背老祁病倒了。


  孤身老屋,冷火冷灶,病恹恹一躺三四天,真可谓是晚景凄凉。


  唉,那驼背老头子真够可怜的,不知还能有几个活头?话说这日,几个妇人聚在巷口,嘀嘀咕咕。突然,一妇人犹如活撞了鬼般,惊愕叫道:“快瞧,那是什么?”


  众人也是一惊,忙忙循声观望。


  是蛇!三条大蛇,一前两后,旁若无人,逶迤入巷,径直游向了驼背老祁家!


  但见为首的那条,粗若手臂,通体雪白,口衔一物,分明是林中灵芝;殿后两条,则是毒性不小的虎斑颈槽蛇,蛇头高扬,警觉环伺。


  片刻,三蛇已行至驼背老祁家门前。而此时,不少街邻听闻惊呼,纷纷奔来瞧稀罕。众目睽睽之下,那白蛇竟竖直半身,以蛇头叩起门来。


  当,当当,当——


  一连数下,门内,终于传来了驼背老祁苍老沙哑的询问声:“谁啊?”


  蛇不能言,继续叩门。倒是左邻张大嘴嘴快,喊道:“老祁爷,是大蛇!”


  应答间,驼背老祁强撑着开了门,只一眼,便惊得差点跌坐在地。但那白蛇却未扑他,伤他,而是颔首一揖,奉上了那口衔灵芝。接着,一白二灰三蛇折身回走,不紧不慢,出巷后便隐入了密林之中。


  驼背生病,蛇王送上灵芝,这事儿堪称世间奇闻。当然也说明,驼背老祁非同一般。顷刻,整个疙瘩甸都震动了,街邻与远亲接踵而至。有人来瞧灵芝:啧啧,确是上品,稀罕物;有人来煎药,道:祁爷,有病你别闷着啊,远亲不如近邻,吱个声,我来伺候您;也有人来请:老祁,今晚去我家喝两盅去。


  眼见众人对驼背老祁敬如神明,有个独腿瘸汉却会心一笑,双腋架拐,踽踽走进了深山坳。行到背静处,从袖中取出一支三寸竹笛,唇下一横,吹奏起来。转瞬,便见那一白二灰三条大蛇游出草丛,随着笛声翩然而舞。


  是役蛇奇术!


  鲜有人知,早在20余年,一日,大雪飘飘,风冷似刀,驼背老祁外出,无意中一抬眼,瞄见不远处的雪堆里,蜷着一团黑影。走去一瞅,是个半大小伙子,早已冻成了冰坨!


  人命关头,驼背老祁不敢怠慢,将小伙子扛上驼背便往家跑,路上还摔了几个跟头。连呼带喘跨进门,三下两下撕开小伙子的破烂衣裳,又端来一盆雪,开搓。


  人被冻晕,不能泡热水,更不能烤火,只能用雪搓。


  搓脸,搓手,搓脚,搓心口肚皮……


  忙活了足足两个时辰,小伙子总算挣脱黑白无常,从鬼门关逃了回来。只可惜,还是冻残了一条腿。瞅着累得满头大汗的驼背老祁,小伙子眼圈一热,拼力侧身,趴着给他磕了三个响头。


  这个小伙子,也便是后来的独腿瘸汉,还是个哑巴,打小便跟随一个杂耍班子走江湖卖艺。忽一日,他得知,他是被班主抢来的,亦非天生哑巴,而是被强灌了哑药。且在抢他时,娘正抱着他往家走。班主从背后抽冷子下手,打裂了娘的后脑。获知身世,他怒了,以恶制恶,也从背后打了班主个脑浆迸裂,随后出逃。慌不择路逃了三天三夜,终因又冷又饿,晕倒在了疙瘩甸外的雪地里。


  身负命案,断然不能牵累驼背老祁。因此,截完冻肢,刚能走路,他便不辞而别,继续以役蛇之术卖艺活命。前几日,他又从疙瘩甸走,听闻救命恩人驼背老祁晚景凄凉,便想到了“蛇王送珍”这一妙法。


  连蛇王都相助之人,必不寻常,远亲近邻自会敬重而善待之。如此安排,也算报恩吧。


  报恩?否,是害命!


  且说一转眼,半月过去,独腿瘸汉要远走,想去和驼背老祁道个别。岂料尚未进门,便听院内吵嚷声一片:


  “老祁头,想不想喝粥?快让蛇送人参来。必须是千年人参!”


  “听说,那是百岁王蛇。要吃了它的蛇胆,能长命百岁呢。”


  “都别吵吵,准备好铁笼。等逮住那蛇,什么百年灵芝,千年人参,还不要什么有什么?”


  独腿瘸汉隔门望去,只见驼背老祁蜷缩院中,奄奄一息,十余壮汉正摩拳擦掌,设了牢笼,握了棍棒,粗暴催逼驼背老祁召唤蛇王。如若不然,就生生饿死他,扔进乱葬岗。


  果真是天可度,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欲望太盛,人便成了鬼,与冷血的蛇都不堪比。独腿瘸汉冷声一笑,横笛唇下。笛声初起,呜呜咽咽,调门陡高,惊天裂地。


  白蛇和两条虎斑颈槽蛇又来了!


  “抄家伙,抓活的!”街邻张大嘴一声喊,众人却都定住了,肝颤了,胆奓了——


  白蛇身后,万蛇涌动,蛇头林立,蛇信喷吐,浩浩汤汤,如潮水涌进了巷子,挤进了院!


  独腿瘸汉的笛声仍在响。旋即,蛇分两路。一路托举着驼背老祁,出门出村,消隐于山林之中。至于生死,再无人得知;另一路则咝咝做声,无情地淹没了祁家老屋,淹没了宅中猎蛇人……


  据传,是日,残阳如血,男人死伤大半,女人和孩子随后纷纷搬离。疙瘩甸这个小村子,亦从此败落荒弃,鬼影幢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