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斤新娘带着1000万陪嫁 ,第二天新郎竟然...

教你会做108道拿手菜 2019-07-11 07:06:52

原创 |一晚的喧闹很快的过去了,那些道贺而来的人也渐渐的散去,人走茶凉之后,徐阳盘膝坐在床上,静静地想着以后的打算。一入豪门身不由己,这句话不只是对那些嫁入豪门的女子而已,像徐阳这些相当于卖身给世家的人来说就更是如此。要么一事无成,永远没有出头之日;要么获得赏识,等待以后飞黄腾达之日。隐忍几个月才打进前二十就是等着能够一飞冲天的机会,这次以十八岁之龄获得月末大比第一,肯定会得到重用,那么以后想有所成就,就事半功倍了。第二天一早,徐阳正静静地在床上调息,敲门声响了起来。下床开门一看,来人是朱元涛和朱正,问道:“元涛师兄和朱大哥这是来…?”朱元涛道:“什么元涛师兄啊!现在你已经不是铁鹰侍卫了,就不用喊我师兄了,以后叫我元涛就行了。”徐阳连忙道:“不敢,还是叫元涛师兄吧!”朱正在边上道:“叫师兄却是不合规矩,小阳,你和我一样喊元涛兄吧!”徐阳点点头又问道:“你们这是来…?”朱元涛回道:“我这是带你们去见大少爷,本来应该是有个师傅带你们去的,我把这事要了过来,就当偷偷懒了。”说完又对着徐阳道:“徐兄,收拾好了没?重要物品带走,其他的就不用带了。”徐阳回应道:“也没啥可带的,就这把刀。”这朱府大的就像一座小城,西边是雏鹰阁、铁鹰阁、灰鹰阁、演武场以及家族侍卫团驻地;中间是万鹰阁、飞鹰阁、秃鹰阁;右边则是紫鹰阁、金鹰阁、天鹰阁。朱元涛带着徐阳、朱正二人来到了金鹰阁,走进一个小院中,朱元涛道:“你二人在这等一会,我去向大少爷禀告。”说完走进一个屋子内,一小会就出来了,道:“进来吧!”走进屋内,只见屋内:造型精美的红木桌椅中间点缀着各种造型的陶器,还有各种盆景摆放四周,整个屋子奢华大气,既显出富贵又不带媚俗。屋子是入门正屋,用作会客之用。此时屋内已经有三个人了,一个白衣青年坐在上位,背后站着两个紫衣侍卫。三人进来后,朱元涛对那白衣青年道:“大少爷,人我已经带来了。”徐阳和朱正看见白衣青年在打量自己二人,连忙躬身道:“徐阳(朱正)见过大少爷。”白衣青年对二人点点头,转而向朱元涛道:“元涛,你去看看你娘吧!你也好长时间没到这边来了。”朱元涛点点头应道:“是,大少爷。”待朱元涛走后,白衣青年对二人说道:“说起来,这是咱们第二次见面了。记得当年在白石城我就见过你们两个,朱正也算是从我朱家的旁支出来的,而徐阳更是从小在白石城朱家驻地长大,也都算是自己人。你们以后就跟着我,我是不会亏待你们两个的。”徐阳和朱正一听,知道以后要在这位大少爷手下做事,连忙躬身:“谢大少爷。”白衣青年对二人点点头,然后对身边其中一个紫衣侍卫道:“田仲,你带他们二人到住的地方去,顺便熟悉熟悉环境。”田仲领着二人来到紫鹰阁,紫鹰阁和以前的雏鹰阁青衣院和铁鹰阁不同,没有整齐的小楼,家山花园中间坐落着一个个小院。来到一个小院,只见小院周边错落地有好几十栋二层的小楼,院子是一个小的演武场,院子边上还有一些石凳石桌。田仲指了几栋小楼道:“那几栋里面还没有人住,你们两个一人挑一个。”看着二人有些没反应过来,田仲又道:“怎么样?跟着大少爷以后就享福了,这紫鹰阁咱们这个小院可是数一数二的,你们两个赶快挑吧!”徐阳这才反应过来,指着靠近河渠的那一栋道:“我就选哪一栋。”朱正选了一栋中间位置的。待二人选完,田仲道:“二位师弟,到我那里坐坐去,我给你们说说这里面的一些事情。说起来,咱们以前还打过交道,以后你们有什么不明白的、需要帮忙的只管来找我。”徐阳二人连忙道谢。三人来到一栋小楼前,打开门走了进去。刚进去,就有一个丫鬟迎了上来,对着田仲道:“少爷你回来了,奴婢去给你沏茶。”田仲道:“过来见过朱正少爷、徐阳少爷,把上次我带回来的雾隐泡上。”那丫鬟对着徐阳二人俯身道:“见过朱正少爷,见过徐阳少爷。”说完到一边去冲茶去了。徐阳第一次听到有人叫自己少爷感觉怪怪的,跟着田仲在客厅中间的桌子边坐下,只听田仲道:“咱们在大少爷手下做事,每人都有一个贴身丫鬟伺候衣食,这些丫鬟都经过训练,保管伺候的你们舒服。”说完对着二人古怪的一笑,接着说道:“而且,每个人的丫鬟都是完璧之身,你们如果有想法,她们绝对非常乐意献出自己。”徐阳一听,脸刷下红了,朱正倒是安然自得的听着。田仲对徐阳一笑,接着说道:“咱们平时没什么事,只要大少爷传唤的时后,我们立刻赶到就行。不过,你们也不要乱跑,没什么要事就呆在这里练练功,也可以找其他师兄弟切磋切磋,免得少爷传唤时找不到你们的人。如果,想出去就和两位头领说一声,没什么要紧事,头领一般都会同意的。”说完声音顿了顿,脸色一正,说道:“还有,你们可别放下武功的修炼,相信这么多年你们也知道,强者为尊,只有实力进步,才能万事立于不败之地。”三人有问有答,说说笑笑,一直到午饭时间。三人在一起吃过午饭,徐阳二人向田仲告退。徐阳朱正离开田仲的小楼后,各自往自己那栋楼走去。徐阳走到自己那栋小楼前,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刚进去,就有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迎了上来,对着徐阳跪下道:“奴婢青萍拜见少爷。”少女鸭蛋脸,肤色白皙,眼睛不大,眉毛倒是很好看。见一个少女跪在自己面前,徐阳有些手忙脚乱,连忙把少女拉起来道:“起来说话,跪着干什么!”看了看眼前低着头的少女,徐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半天道:“我叫徐阳,我上楼休息会,有人叫我,你喊我一下。”说完就往楼上走去,突然感觉那个少女,也就是青萍还跟着自己。转过头看着青萍道:“你跟着我做什么?”青萍躬身道:“少爷要休息,奴婢侍候少爷躺下啊。”徐阳一听摆摆手道:“不用,我是打坐调息。”说着走上楼去,这次青萍却没有跟上来。楼上有一个小的会客厅,三间房,一间卧室,一间书房,一间盥洗室。徐阳来到卧室,躺在床上不禁想起了那个大少爷的一些传闻。那个白衣青年,朱元昌,朱家的大少爷,铁定的朱家下任家主。现在的朱家正值鼎盛时期,朱家现任家主朱天常一代天骄,他把朱家从以前和周宁两家并驾齐驱发展到如今力压两大家族,称霸凤阳城。而作为朱家大少爷的朱元昌也有

这就是现实,走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最美的年纪应该留下最美的回忆 。

想玩就玩!想买就买!说走就走!该花就花!

女人,就该败家,自己男人的钱你不花,会有别的女人帮你花!

原创 |不小的威名,不但武艺名列大冉七公子之一,而且文采出众,曾在大冉学子监把那里的老师驳的哑口无言。文武全才已算是天之骄子,朱元昌还管理着家族盐铁生意,把生意也做的红红火火。与朱元昌生活在同一时代,大多数风流少年也只能暗淡无光,自恨生不逢时。以后自己要在这位大少爷手下做事,可以说是前途无量。如果做出一点成绩,那样就可以衣锦还乡,看望老父亲了。徐阳一会想到那位大少爷的绝大名声,一会又想到自己衣锦还乡老父亲那满脸的笑容,不觉得有些痴了。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在小声敲门,徐阳打开门一看,原来是青萍。青萍见徐阳出来,连忙道:“少爷,做衣服的裁缝来了。现在量过身体,晚饭时间就会做好。”徐阳点点头,走下了楼梯。此刻,一楼房间正站着两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见到徐阳下楼来。连忙上前道:“徐阳少爷,打扰你休息了,奴婢是来给你做新衣的。”徐阳点点头道:“那就麻烦两位了。”两个妇人连称不敢,上前开始为徐阳测量身体。测量的很仔细,就连脚的大小,小腿长,手臂长等等都量了一下。待测量完,徐阳对青萍道:“沏壶茶拿到书房里来。”说完,上楼往书房走去。以前读的书很少,仅仅只读过用来做启蒙识字用的《云洲志》、《英雄列传》和两本武功秘籍《养生经》、《断岳》。现在有这么多书,徐阳也想多看看,不为以后能出口成章,多了解点东西也是好的。书房里的书很杂,里面有诗词歌赋、野史传记、武功心得等等,大概是以前住在这里的人收集的。徐阳从里面拿出一本《桃园传记》看了起来,里面是描述一个受仇家追杀的少年被打落悬崖,误入一个桃园般的世界,然后在里面学到上乘武功,出了桃园报仇雪恨后回到桃园隐居的故事。很俗套的一个故事,可是对徐阳却很新鲜。津津有味的看着书喝着茶,一时忘记了时间,用了一个多时辰把一本近百页的小说看完。看完后,还有些意犹未尽,就那么拿着书在那回味着。突然发现,青萍一直站在那里,手上还扶着茶壶,恍然道:“我说怎么,茶一直喝不完,是你在边上啊!”然后仔细看了看青萍,问道:“你识字吗?”青萍点点头道:“回少爷话,奴婢学过。”徐阳道:“那就好。”把手里的书翻开指着一个字道:“你坐下,帮我看看这是个什么字?”青萍道:“奴婢,站着就行。”说完把头凑了过去,看着书本道:“回少爷,这是“耘”字。“耕耘”合在一起就是种地劳作的意思。”徐阳道:“我这还有很多字不认识呢,你坐下来,我拿着书也不舒服。”青萍坐下后,徐阳又问了一些字词让青萍给自己讲解。一直过了一个多时辰,徐阳还有一些字没弄明白,这时青萍道:“少爷晚饭时间到了,少爷晚上想吃点什么?”徐阳一愣道:“啊!要吃晚饭了吗?这么快,肚子是有点饿了。你给我随便弄点菜就行,不过要多拿点馒头,我食量很大。”青萍走后,徐阳待在书房里想到:“看来以后要多来读读书,以后要是在人前弄的很多字都不识,那多没面子,这紫衣侍卫只怕很少像我这样认识字不多的。这字也要练练,要不自己写的只有自己认识,只怕也不行。”晚饭很丰盛,一大只鸡,二斤牛肉还有一些小菜。徐阳让青萍陪着一起吃,青萍只吃了一点点,剩下的全部都进了徐阳的五脏庙。看着青萍在收拾碗筷,徐阳摸了摸肚子,感觉好爽。以前在铁鹰阁,伙食虽然不错,可由于徐阳所练的《养生经》对食量要求很大,总是不能得到满足。现在好了,有了这些肉食补充能量,自己的修炼速度肯定会更快。晚饭刚过,就有一个小厮送来一大包衣服。衣服被青萍带到徐阳的卧室放入衣柜放好,只余一套紫衣一套内衫放置在床头。待青萍收拾完毕,徐阳又把她叫到了书房进行刚才的功课。可还没一会,楼下就传来了敲门声,只好停了下来。徐阳和青萍一块下来,到了一楼,青萍快走几步把房门打开来。只见田仲带着两个紫衣侍卫走了进来,进来后田仲就笑道:“怎么了,徐阳兄弟?怎么老半天才开门?有没有打扰你们的好事啊?”徐阳对这个满脑子乱七八糟的田仲有些无语,可也不好说自己在让丫鬟教自己识字,只好不接话茬,问道:“不知田师兄和两位师兄找小弟有何吩咐?”田仲道:“徐阳,这两位就是咱们的两位统领,是两位统领要来看看你。”徐阳一看剩下两个二十多岁的紫衣青年,连忙躬身道:“徐阳见过两位统领。”那两个紫衣青年左边那人说道:“我是张得安,他是高义。这会来就是相互认识一下,咱们同为大少爷服务,以后就都是兄弟。我们两人平时事忙,赶明儿让田仲带你去得意楼为你和朱正接风,咱们这里也好长时间没有新人来了。”徐阳回道:“是,两位师兄。”四人也没说多少话,一小会田仲三人就走了。三人走后,徐阳也没有了学字的兴趣,吩咐青萍不要打扰就回房练功去了。小周天循环后,开始修炼十二正经这十二主经脉,本身内气越浑厚就容易打通十二经脉。这丹田好似地下喷泉形成的一个大湖泊,而十二正经则好似依湖泊为水源的河道,只有湖泊水源充足才能保证河道通畅,而且河道的河床越低,那么就跟容易使湖泊的水四散流开。徐阳的十二正经中还有足少阴肾经、足太阳膀胱经、足厥阴肝经三条经脉未通,这还是因为《养生经》内气绵密无比方才打通那九条经脉,丹田内的真气却还达不到像其他打通九条经脉的武者所能有的浑厚程度。不过以后有了充足的精气支持,一定能在一年内打通剩下的三条经脉,并且使丹田内的内气浑厚无比。那时,就可以尝试着打通奇经八脉。武者的修炼,小周天循环以及打通十二正经只能算是小成。只有修炼奇经八脉,才能进一步修炼,从而打通天地之桥进阶先天。然而,修炼奇经八脉的秘籍虽然不少,可打通奇经八脉凶险无比,没有各种药物护体,一不小心就会筋脉尽断成为残废甚至死亡。所以很多武道小成者由于缺少药物而停滞不前,就是不敢往前迈出那一步。没修炼奇经八脉之前,内气只能在身体内部循环或者附于兵器上;修炼奇经八脉之后,内气发生质变,可以发出体外,用于掌则有劈空掌,用于剑则会发出剑气,威力惊人。这时,内气由只能感觉到进化为可以看的见,所以也叫做真气。《养生经》中有完整的奇经八脉的修炼方法,就连《断岳》中也有除了任督二脉以外的六条经脉的修炼方法。当然这一切对徐阳来说,还有点早。徐

姑娘们,记住了,女人三字经:

多聚会,少窝家。走出去,一枝花。

待在家,成老妈。少郁闷,不消化。

找闺蜜,互相夸。美美容,侃八卦。

逛逛街,把钱花。人再忙,把妆化。

少喝酒,多喝茶。觉多睡,钱猛花。

给谁省?别傻瓜!别等到,耳朵聋,

原创 |阳一直修炼到子时才睡去,卯时一刻徐阳准时醒了过来。这几年时间下来,除了偶尔的情况外,徐阳都是卯时一刻起床,然后做一刻钟早课。徐阳刚做完早课,卧室的门就被打开了,青萍端着一个脸盆走了进来,说道:“少爷起来了,奴婢刚打好的水,不热不冷正合适。”说完,往徐阳走去,拿起放在床前矮几上的衣服,准备侍候徐阳穿衣。徐阳一看连忙道:“还是我自己来吧。”说完就要去拿青萍手上的衣服。青萍微微让开,说道:“少爷,我来吧。让人知道了,奴婢要受罚,对少爷也不好。”徐阳一听如此也不强求,好在昨天内衫已经换过了,倒也不是很尴尬。穿好衣服,青萍又侍候徐阳洗脸梳头。梳好头整好衣服,青萍拿了一个铜镜,说道:“少爷,你看怎么样?”徐阳用铜镜一照,一个英武的青年浮现在镜中,皮肤微黑,眼睛不大,和朱元昌那张迷死千万少女的脸是不能比,却也有一股英气浮在眉间,整体看来倒也十分耐看。徐阳愣愣的看着镜中的青年,脑子里却不平静:“当年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一个青年,现在想到离开白石城的场景却犹在眼前,当年没想那么多,却不知这一去就是四年。”青萍看着徐阳盯着镜子一动不动的坐在哪,想到:“这个少爷还真有意思,看自己也能看半天。不过,少爷倒是比大多的少爷秀气不少,以后跟了他,倒也不错。”又摇了摇头,暗自唾道:“犯什么花痴啊!”轻轻对着徐阳喊道:“少爷,少爷。”徐阳听到青萍的叫声,回过神来问道:“怎么了?”青萍道:“少爷,你看奴婢给你梳的怎么样?”徐阳点点头道:“恩,不错。以前我都是随便扎起来,谢谢你了。”青萍一笑,眼睛眯了起来,说道:“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少爷早上想吃什么,奴婢给你弄去。”徐阳道:“随便,过会你拿到书房里来,我去看会书。”到了书房,徐阳并没有去动书架上的书,而是走到了案几前。看看桌上的文房四宝,徐阳并没有去动,自己写的字实在不堪入目,还是等有时间让青萍教教自己吧。翻了翻案几上的几张纸,纸上写的是一些短句,写的是十分的好看,可是徐阳实在是认不出来。吃过早饭,徐阳拿出那本《诗三百首》让青萍给自己讲解。这《诗三百首》是由民间流传极广的一些诗歌编撰而成,其中有不少诗句被当作谚语广为流传,倒是一本需要记诵的书籍。快到中午吃饭时间,田仲的丫鬟前来传话,说是田仲让自己到朱府门前集合。徐阳一愣,方才想起今天是要给自己和朱正接风,徐阳对青萍道:“你给自己弄点吃的,晚上也不用等我。”徐阳到朱府门口的时候,门口已经有二十个左右的紫衣侍卫聚在一块说话,其中就有田仲和朱正。见徐阳过来,田仲道:“你可是最后一个来的,过会要罚酒三杯啊!”那一群侍卫也在那起哄,徐阳道:“罚就罚,不就三杯酒嘛!”说完大家嘻嘻哈哈的出了朱府,那些门口的侍卫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好像一些石雕。徐阳也有一年多没有出来了,而以前巡逻时出来也没时间好好感受凤阳城的繁华,这次可要好好地玩玩。一群穿紫色劲装的武士在街上行走,也许只是引人瞩目而已,可如果这些人的衣服胸口绣着雄鹰,那就大不一样了。徐阳等人不闪不避走在街道正中央也没有引起拥堵,因为路人看见徐阳等人走过来,都远远的让开了路。不一会,徐阳等人来到了得意楼。得意楼在长春街正中位置,地理位置优越,酒菜也远近闻名,因此生意兴隆。外地客商就餐,本地乡绅请客,如果花得起钱,都会在得意楼弄上一桌。当然,像朱家周家宁家这样的真正大家族是不会在这里宴客的,可是世家大族规矩多,即使让你放开吃喝也没有在外面爽快。所以,紫衣侍卫聚在一起吃饭,也经常在得意楼。徐阳等人被得意楼老板亲自迎往贵宾包间,一个包间三张桌子,徐阳等人也就二十一二个,倒是刚刚好。刚开席,田仲就嚷着徐阳自罚三杯。徐阳不会喝酒,上一次还是四年前离开白石城时,那个胖管家朱祈福请客时,喝过一次。不过大家现在都有内气在身,即使不用内气去刻意的化解,也能喝不少。几杯酒下肚,场面顿时热闹了起来。酒场交流最是容易,本来就很和气的场面,在大家你来我往的敬酒中,大家都勾肩搭背相互称兄道弟。酒肉朋友情谊少,不过大家都快乐的时候再去计较什么情意多少,那就大煞风景了。这时,田仲起身道:“咱们今天这是得意楼中贺得意,来大家敬徐阳兄弟和朱正兄弟一杯。”说完大家都起身,拿起酒杯对着徐阳朱正二人,拱了拱手喝了个底朝天。接下来,大家轮番开始敬酒。一个一个的拿着酒杯来到徐阳跟前,先介绍下自己,然后两人碰杯喝酒,算是认识了,以后见面彼此都是朋友了。这二十多杯酒下肚,徐阳有《养生经》内气护身也顶不住了,脑子里晕晕的,也不管面前的是谁了,一看眼前有人就倒酒碰杯喝掉。喝了一会,得意楼老板安排了几个歌姬来为大家唱曲弹琴。徐阳不通音律,只感觉咿咿呀呀的不怎么好听。不过听了一会酒劲下去了,脑袋倒是舒服了不少。看着,有的师兄打着节拍跟着哼唱,显然以前没少听。徐阳心想:“也许自己习惯后,就会发现其实这咿咿呀呀的也就不那么难入耳了。”过了一会,歌姬退下,换上新的菜肴,大家又喝了起来。直到晚上,天色微黑,这场酒宴才算结束。这时,这些紫衣侍卫都浑身发软,显然自己是回不去了。得意楼对这些事也有经验,叫了一对巡逻的铁鹰侍卫把这些烂醉如泥的紫衣侍卫扶回朱府。到了徐阳等人的住处,自有丫鬟们来照顾自家的少爷。让铁鹰侍卫帮忙把徐阳放到二楼卧室的床上,青萍把那两个侍卫送出小楼,然后赶快回到卧室,把徐阳扶起来,想给他喂点醋。可徐阳醉的太厉害,没有配合着吞咽,反而因为闻到酸味吐了出来。青萍无奈,只好打了盆水,拿着抹布把床上、地上和自己身上的赃东西擦去。重新回到徐阳跟前时,徐阳已经睡着了。青萍就趴在床边看着徐阳,一小会徐阳又吐了出来,青萍又开始清理赃东西。折腾到了后半夜,徐阳才真正睡过去,青萍也趴在床边慢慢睡去。早上醒来,徐阳看着趴在自己床边睡着的青萍,心里很是感动。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除了父亲从来也没人这样照顾过自己。徐阳起身来,小心的穿好衣服,然后把青萍扶上床,盖好被子,小心关好房门走了出去。洗了把脸,整了整衣冠,徐阳到朱正那吃了顿早饭,然后又回道自己的小楼里。

眼睛花,衣再好,腰成虾。

饭再好,没有牙。钱再多,床上趴。

情再浓,感觉差。人再好,豆腐渣。

精彩女人


简介:想要做迷人的妖精,就要学会如何打造最时尚的发型、挑最美的衣服。免费订阅!





女人必备


简介:最炫最辣广场舞、烹饪老公爱吃的菜,拴住他的心,做最迷人的女人。免费订阅!





婆媳相处


简介:完美女人是既有36D杯,又能烧出最美味的菜肴,还能是温柔好妈妈,抓住男人心!免费订阅!



精彩内容


简介:驾驭男人一百招,做最有魅力的家庭主妇做堪比赵丽颖的时尚女人,拴住老公的胃。免费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