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军魂》征文(13):弟弟徒手斗黑熊

思与远方 2021-09-14 08:42:11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思与远方

发布有思想 有情感 有启迪的文章



文  /  刘国林




我亲眼见弟弟徒手把一头千八百斤重的熊打败了。那场面,真惊险,真刺激,也真过瘾。


去年,弟弟从部队探家。我说,到姐姐家住几天,我也好长时间没去了。


这不,我和弟弟刚到姐姐家,就听说黑熊常常偷吃蜂蜜的事。




姐姐家养了一百多箱蜂,哪年蜂蜜的收入都达到五六万元。全家人的心里也乐开了花儿,蜂蜜蜜就是那白花花的票子哟。可没几天,姐姐家却发现蜂箱少了两个。过了三天又少了两个。姐夫四处寻找,才在树林深处找到七裂八瓣的箱壳,蜂巢和蜂蜜早已不知去向。这时姐姐全家才明白,原来窃贼是黑熊!姐姐全家忙开了,下套的,挖陷阱的,各有分工,想方设法把窃贼弄到手。可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蜂箱照样少,窃贼照样没逮到。


功夫不负苦心人。一天,姐夫寻套的时候,竟然套住一只熊崽儿。姐夫骂道:到底是野曾,哪能顾命不顾崽呢?可能熊崽也顾逃命,可它挣不脱,把腿都撸破了。大约十天的光景,熊崽的腿伤好了,姐姐全家一合计,决定把熊崽放回老林里,还是保护野生动物是上策。说来也怪,那天以后,姐姐家的蜂箱再也没丢过。




不过,姐夫常常看见一只母熊带着熊崽总在蜂箱附近的林子里闲逛,他犯了嘀咕,熊也通人性?真的能改变本性知恩图报?一天早晨,姐夫刚到蜂场就听到熊的嘶咬声,摔打声、吼叫声。吓得他没敢到近前,躲到树后细看。只见一头母熊领着熊崽正与另一头熊嘶咬在一起。难解难分。那头熊发现了姐夫,甩掉母熊和熊崽,一溜烟似地逃跑了,母熊领着熊崽也遁入林子里。


姐夫回家说起母熊护蜂箱的事来,全家人都说,熊也通人性哩,你对它有恩,它也会知恩图报的。


一连过了十几天,平安无事,也就把熊偷蜂蜜的事淡忘了。一天午饭后,姐夫说去集里割些肉,装桶酒,弟弟当兵二年了,也难得一聚。姐姐说,正是采榛子蘑的趟头儿,也让弟弟尝尝鲜,便领弟弟上山采蘑菇去了。我的任务是看家,顺便把盆里的鱼收拾好,晚上做鲶鱼炖茄子是我的拿手菜。




他们走后,我看时间还早,便找本书去屋外的树下纳凉去了。看书的当儿,我隐约听见屋后有响动,抬眼一瞧,忽然发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一闪,便从后窗跳进屋里。我连忙站起身,悄无声息地溜到前窗底下,探出头往屋里看:坏了,是头大黑熊闯进屋了!我当时就吓懵了,不知所措。


黑熊倒没发现我,或者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只见它大模大样地走到盛蜜的大缸前,推开缸盖,左一把右一把往嘴里抹蜜。这时我倒想起北大荒的歇后语:黑瞎子(黑熊)吃蜂蜜——大把抹,真是最形象、最贴切了。抹的满嘴满脸都是蜜。粘乎乎的把嘴边的毛都糊住了。它才不在乎呢,照抹不误,照吃不误。可能是嫌眼前的长鬃碍事,忙不迭地用掌往上推。




这下全好了,前鬃都立起来了,十足的大花脸,比京剧中的小丑还丑。黑熊吃腻了,开玩了,笨手笨腿地往缸里跨。真跨进蜜缸里了,只露出一张大花脸,两只前掌搭在缸沿上,一颠一颠地坐蜂蜜玩耍。我的天,姐姐家一年的汗水白流了,五六万元就这么让黑熊给坐进去了。可能是玩腻了,黑熊又从蜜缸里爬出来,顺便抓起盆里的鲶鱼,左一条右一条,一古脑都塞进嘴里,咕噜噜竟一点儿不用嚼,吞面条般地吞进肚里。


十来条半斤多重的鲶鱼,三下五除二给报销了。看样子黑熊还没尽兴,又在屋里转悠着找吃的。三转两转,竟转到穿衣镜前,照照自己的“熊样”。可能它看不惯镜子里的尊容,或者感到奇怪:啥时又进来个同类?伸常去抓镜子,哗啦,二百多元的穿衣镜被黑熊击的粉碎。




玩够了,黑熊才一步三晃地走出门,我吓得连大气都没敢出,躲在门后打哆嗦。咦?鞋咋这么湿?低头一瞧,是自己吓尿了裤子。黑熊走出村头,我才壮着胆喊人。全村的人都惊动了,拿脸盆的,拎铁捅的,举铝锅盖的,操起炉铲子猛敲猛喊。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一阵一阵的吆喝声,并没有吓跑黑熊,仍是不紧不慢地沿着江边的路走着,时不时地还回头瞧。全村人瞎咋唬一通,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眼睁睁地看着黑熊溜掉了。这时,我才想起当兵的弟弟。他是特种兵部队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十八般武艺无所不会。据说,他赤手空拳,十个八个人休想靠前。“还不快打传呼!”有人提醒我。


只一会儿的功夫,弟弟带着姐姐骑着摩托车飞似地跑回来了,他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全村人七嘴八舌地叙述了经过后,弟弟说了声:“不好!姐夫正在回家的路上,准和黑熊遭遇啦!”驾上摩托车就去追熊。“带上家什再追!”有人提醒弟弟。“还愣啥?咱们也得去,别让它给吃了!”眨眼间,全村的小伙子都驾着摩托车出来了,吆三喝四地追弟弟去了。一是给弟弟助威,二是想见识见识弟弟的本事。




真让弟弟言中了,当弟弟追到二里地左右的时候,忽然见到姐夫开的四轮子车远远地停在路中央。再仔细一看,不禁吃了一惊:黑熊正和姐夫在车的前后左右捉迷藏呢!别看姐夫五十多岁的人,和黑熊玩捉迷藏倒老练得很,忽地急左,又忽地急右,捉摸不定地闪躲,气得黑熊嗷嗷直叫。亏得姐夫腿脚利索,有主意,若是我,早吓得六魂出窍,不成熊的爪下肉饼才怪呢!


说是迟,那时快,弟弟嗖地跳下摩托车,饿虎扑食般地冲到黑熊的背后,嗖地一个扫堂腿,顺势在黑熊的后脖子上挟风携电般剁了一掌。这一掌劈得是够重的,黑熊趔趔趄趄地前行几步,叭地一个嘴啃泥,趴在地上。弟弟猛跨过去,欲擒住它。正在这时,黑通突然来个鹞子大翻身,嗖地站起来,瞪着双红眼睛,抡起前掌就往弟弟的前胸拍。




那家伙,颇有点像电视上的美国拳击运动员对中国功夫的武术运气员:一个动掌不动腿,一个动腿不动掌;一会儿“拳击运动员”来个左右开弓,直捣对方的前胸;一会儿“中国功夫”闪电般的腿脚,一直踢对方的面颊;一会儿“拳击运动员”来个“黑虎掏心”;一会儿“中国功夫”来个“仙鹤展翅”。双方你来我往,步步紧逼,互不相让。不过,这可不同电视镜头的拳击赛,而是赤手空拳的人兽之战,是你死我活得大厮杀、大搏斗。


弟弟越战越勇,不愧是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功夫,他的腿竟像长眼睛似的,指哪打哪,啪啪啪,不离黑熊面颊,专往下巴踢,一踢一个准儿。踢得黑熊嗷嗷直叫,尽管它有力劈千斤的两只前掌,无奈,就是没有对手的腿长,干着急,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掌之力。踢一腿,嗷地一声叫,乱舞一阵掌。渐渐地,叫声低了,掌舞得慢了,跌跌撞撞像个醉汉,头重腿轻了。



弟弟的脚就像按摩师的手一样,把黑熊面颊的皮毛按摩得蓬松了,把黑熊的眼睛按摩得越来越小,让眼皮遮得越来越看不清对方了;把黑熊得嘴巴鼻子按摩得越来越变形,竟有些眼斜嘴歪了。这场“拳击赛”,看得我目瞪口呆,看得村里的小伙子们大呼小叫,一片叫好声。突然,弟弟被脚下的一块石头绊倒了。黑熊见机会来了,张开双掌,来个泰山压顶,想把弟弟的头抓烂,身砸扁。这一招儿真够厉害的,我和村里人顿时为弟弟捏了一把汗。


没想到这是弟弟的一计,只见他弓起双腿,嗖地来个“兔子蹬鹰”,说了声:“给我滚回去吧!”真是四两拔千斤哩,愣是把一千多斤重的黑熊蹬进了路边的河中。黑熊被蹬晕了,小山般的身躯如同一块巨石,激起千层浪后便沉入河底,河面上冒起一串气泡。好半天,黑熊的头冒出来了,一浮一沉地向对岸游去,还不时地回头看,好像说,我服了;又好像说,这回不算,看下回的。




河岸上一片欢呼,村里人把弟弟抬起来,抛得老高。不知谁拉了我一把:“咋不把摄像机带来呢,把弟弟徒手斗黑熊的场面录下来,独一无二,不上世界吉尼斯才怪呢!”我也怪后悔的,可嘴上却说:“谁料得到呢,当时光顾救人了,哪有那份闲心呢?”


去年弟弟徒手斗黑熊那天,也是小日本的安倍叫嚣“钓鱼岛国有化”正欢的时候。村里的小伙子们看了弟弟的真功夫后异口同声地说:“安倍敢抢中国的钓鱼岛,就像今天的黑熊一样,不打他个满地找牙不知啥叫舒服!”


事隔了一年了,一想起弟弟徒手斗黑熊的场面就激动。我想,如果这个小安倍敢复活日本军国主义,敢和中国人民和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为敌,中国人民解放军个个都是斗熊高手,不打他个跪地告饶,他不会管中国人叫祖宗的!

 

 





“强军魂”主题征文活动




 

为隆重庆祝建军90周年,大力宣传我军丰功伟绩、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进一步激发爱军报国热情,秀洲区宣传部、秀洲区人武部、浙江嘉兴市秀洲区国防教育委员会、浙江米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举办“强军魂”主题征文活动。此次征文活动面向部队和社会,现将有关事项明确如下:


1. 征文主题:以“强军魂”为主题,重点围绕90年来人民军队走过的光辉历程、建立的丰功伟绩、涌现的英模人物、形成的光荣传统,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我军坚持政治建军、改革强军、依法治军和练兵备战方面的崭新风貌,撰写主题征文。


2.  征文时间:从即日起,至8月底结束。


3.征文要求:征文文体不限,要紧密围绕主题、紧密围绕军史实践、紧密联系部队和官兵实际,论点正确鲜明、论据确凿充分、论述深入浅出,有思想性、可读性、感染性,富有舆论引导价值。特别要注重与中央和军队宣传口径对表,杜绝不良有害信息和负面偏激观点言论。稿件必须本人原创,严禁弄虚作假,文责自负。投稿标题后标注“强军魂”,字数控制在3000之内。(优秀作品字数可放宽)投稿邮箱:
whming369@163.com; 全军政工网网盘:用户名:思与远方;联系电话:15695738508。


4.奖励办法:征稿期间,优秀作品在秀洲国防教育网、《秀洲国防》《思与远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并积极向军地报刊网推送。征文截止后,将组织优秀征文评选30部,发放证书稿酬。

  

    

 

 浙江嘉兴市秀洲区宣传部

 浙江嘉兴市秀洲区人武部

 浙江嘉兴秀洲区国防教育委员会

 浙江米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八日





作者简介



刘国林,1950年生,中国作家协会黑龙江分会会员。1975年以来,创作地域散文1000多篇,先后在《人民日报》《青年文学》《散文》《儿童文学》《延河》《萌芽》《少年文艺》《北方文学》《北大荒文学》《青海湖》《雪莲》《四川文学》《作品》《青春》《山西文学》《厦门文学》《黄河文学》等全国报刊发表散文作品近600篇。其中《草塘风情画》1984年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中国地理学会、中国少儿出版社联合举办的《我爱祖国山河美》散文征文中获一等奖,著名老作家叶圣陶之子、中国少儿出版社社长叶至善先生亲自为《草塘风情画》写了读后感。《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分别对刘国林进行采访和报道。


1986年,经叶至善先生的推荐,刘国林的散文《草塘风情画》被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入小学课本至今,题目改为《可爱的草塘》。2006年,刘国林的散文《捉蛇记》发表在《儿童文学》元月号上。经日中儿童文学交流协会会长中尾明先生的推荐,该作品被译成日文,发表在《彩虹图书室》2006年第2卷上,成为日本少儿的课外读物,为中日文化交流,为日本少年儿童了解作者的家乡七台河起到了桥梁和纽带的作用。2013年聘为《中国散文网》专栏作家、《草根文学网》驻站作家、《优酷网》作家刘国林作文大课堂主讲。2016年被聘为《上海文艺网》签约作家、中国老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会员。2017年被世界汉语文学出版社与杂志社聘为副总编辑,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中国东北分会主席,《作家刘国林作文大课堂》被聘为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理事单位。2017年7月被聘为《今古传奇》签约作家。《中国作家文学》北方编辑部总编。 





《思与远方》:灵魂的诗与远方



《思与远方》ID :  gh_dab365f80b8d欢迎赐稿交流合作 主编微信15695738508投稿邮箱:whming369@163.com  

原创作品刊用 请与思与远方或文作者联系

《思与远方》学习平台  

   主编:晓风

         

以文载道 以文会友 以文化人

坚持真实 严实 朴实的风格

不哗众取宠  不粗制滥造  不追名逐利

    

长按二维码关注《思与远方》

觉得不错,请在下方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