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偷吃朋友妻,妻儿却在家中被...!

午夜搞笑视频 2020-04-26 18:02:00

 南方的小城远比家乡的小镇繁华,但有些东西却是无法用物质填平。白天,我的父母亲都去上班,而我去上学,我家那个商品房里只剩下爷爷一个人在独自发呆。我的奶奶去世的早。      我常常看见这个耄耄之年的老人空守着一间寂寞的屋子,不住地叹着气。如今的钢铁城市远不如家乡小镇的清新自然,快节奏的生活让这个年迈的老人无所适从。      爷爷他很后悔离开了故乡。他时常对我说。他宁愿守着家乡那一座空宅,整天与鸡鸭鹅为伴。他无数次向我提过要回家乡看一看,摸一摸,带一些家乡的东西,哪怕是一小捧泥土。然而,他却由于身体原因,未能如愿。      在那不久,爷爷患上了重病,住院进了县城医院。爷爷卧在病榻上,用那干枯的手指拉住我的手,让我替他看一看家乡的风景。望着他那蜡黄的脸上堆满了恳请,终于,我点了点头,答应了。      我在今年的暑假启程。我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顺便买了一张家乡的地图。爷爷曾反复地向我描述过回家的路,再加上我童年依存的记忆,本以为下了火车家乡就已经不远了,然而,我却悲哀的发现,故乡的距离,其实很长,很长。我出生在农村,小时侯家庭贫穷,父亲在县城上班,母亲在农村一人带我们姊妹四个,大哥上高中被父亲带到县城去上高中,家中只有我、二哥、弟弟、奶奶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一人除了要上地干农活还要做饭洗衣等家务活。我们村是在平原上,吃水很困难,一百多人靠一口井吃水,供不应求,每天天不亮每户人就拿桶排队等打水,水井很深,井轱辘很重,一个男人搅起来都很吃力,何况母亲一个瘦小的女人,好在二哥已经十四五岁了,帮母亲搅着沉重的井轱辘,年龄太小落下了腰痛的毛病,二哥从小很懂事,他在距村七里路的乡里上初中,每星期从家里背些黑面馒头,拿些咸菜,睡的土炕,周末回来帮母亲把水搅好,柴砍好,遇到秋收夏种季节他就请假回来干完活再去上学,夏天还好,冬天手冻的和红薯一样,耳朵上的烂疤一个压一个,在我记忆中,没有好过。      我最害怕农村的夜晚,母亲、二哥、奶奶上地回来晚,天很黑,夜很静,我带着弟弟头蒙着被子大气不敢出,静的一个针都能听见,脑子想着什么妖魔鬼怪,那个怕简直到一个极点,以致于直到现在回到农村晚上还不敢出门。对父亲我没有什么影响,他很少回来,有时过年都不回来,他具有典型重男轻女思想,他不太喜欢姑娘,加上我小时侯爱哭,他更讨厌我,我见了他很害怕,谈不上父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