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想让本宫救你儿子,先伺候好这几个男人再说...

唯美句子爱情语录 2020-02-29 17:21:54




1



晨曦升起,风怡宫外成片的翠竹林随着阵阵吹来暖风,发出阵阵悦耳的沙沙作响声,初升的阳光,透过细密的竹叶稀稀疏疏洒落在地,零零点点,星星斑斑,显得朦胧唯美,静谧优雅。

  

竹林深处,一座气势磅礴,规模宏大的奢华寝宫外,两个太监恭敬的左右候立,颤着腿,面色惶恐。

  

这本该是个唯美的地方,然而,一声声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鞭打声,抽泣声,以及撕心裂肺的求饶声却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不要,皇上,疼……啊……救命……呜呜……”

  

撕心裂肺的叫喊隔着厚重的铁门传出,传入了守着殿外的两名太监的耳中,一位年长的太监,不由得摇头继而传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这叶五小姐也当真可怜,年仅十岁便被皇上掳来,幽禁风怡宫长达七年之久,任由皇上凌.辱肆虐,能活到现在,也当真不容易。


“不……不要,他也是你的孩子,他是你的亲生儿子啊,我求求你,求求你饶了他吧……灵儿……”忽然,又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声响起,伴随着孩童稚嫩的惨叫声,外面的太监由无奈变成了惊惧。

  

宫外的侍卫太监们虽然同情,却不敢打开这扇殿门,谁不知道只要稍微可怜他们,皇上轻则要了他们的脑袋,重则抄了他们满门,真不知道里面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惹到皇上的,会让皇上对他们如此恨之入骨。

  

囚禁七年不说,就连这个孩子,当初出生的时候,皇上还亲自下了命令,不许任何人给她接生,想让她活活疼死。这个孩子可是皇上的亲生骨肉啊。虎毒尚且不食子,他们的皇上竟然把他当作贱泥一样踩踏,还任由宫人去欺凌他们母子两个。  

 

寝宫内。

  

一个丰神俊秀,一脸邪魅阴暗的俊美男子慢悠悠的拿起屏风处一件以金丝细线绣成祥云图腾的上等软烟罗,随意套在身上,白皙如玉的手,取过宽边镶玉金腰带,动作慵懒,随意一束,将一身长身如玉的绝美身材完美无缺的展现出来。

  

阴冷而幽暗的眼神里还未全部消散的情欲,嘴角勾起一抹若似非笑的嗜血笑容,回身冷冷看着横躺在地,满身血污,奄奄一息的绝色女子,心情甚好。

  

女子发丝凌乱,衣裳.裸.露。浑身上下,充斥着各种烙伤,鞭伤,血肉模糊,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地方,绝美的容颜已经被凌乱的发丝掩,在女子身边不远处,横躺着一个年约三四岁,蜡黄瘦小的小男孩,男孩右臂被砍,鲜血直流,原本一双清澈得黑曜石的眼睛,也被挖去眼珠子,两行血泪自眼眶里蔓延而下,染红身上破烂的衣裳,气息微弱,生死未知。纳兰轩邪邪一笑,似乎只要看到她们母子俩的惨状,心中便极为满足,长袖一挥,翩然而去,留下一道清凛的身影。  

  

纳兰轩离开后,女子顾不得外泄的春光,颤抖地眨着雾气朦胧的水眸,艰难地费力全身力气,一步步往小男孩的方向爬去,每爬一步,地上便拖动一条长长血痕。

  

本是几步路,可对于叶冰来说,仿佛天悬地隔,永远迈不到尽头。

  

身上的疼痛,远远抵不过叶冰心里的恐惧。

  

终于,叶冰爬到小男孩身边,看着被血水蔓延的孩子,叶冰连手都不知该往哪里放,只能胡乱的帮他住胳膊上的血,可那鲜血,无论他怎么止,都无法止住,“灵……灵儿,你怎么样了……你别吓娘亲。”

  

叶冰捂着小嘴,不敢哭泣出声,清瘦的身子抖得如同筛糠一般,双肩更是一上一下,剧烈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他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啊……

  

自出生起,他就跟她一起被囚禁在这里,从未踏出这扇紧锁的大门,三餐无依,饥寒交迫不说,还时不时的被鞭抽棍打,就算他有什么怨恨,关这个孩子什么事,他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懂……

  

虎毒尚不食子,可他……却亲手砍了他的胳膊,挖了他的眼睛……他怎么可以这么狠……

 

叶冰看着奄奄一息的孩子,泣不成声,无助地看向那扇紧锁的大门,转身,随意捡起被撕烂的碎衣,胡乱的套在身上,双手撑地,艰难的爬到大门边上,用尽全身的力气,哀求外面的人救救他的孩子。

  

她不知道哀求了多久,直把嗓子都喊哑了,那扇紧锁的大门,与过往一样,永远都不可能打开,外面的人,也不会来救他们。

  

无助………深深的无助,在这里,她根本没有人会可怜她们,也没有人会救她们……


“娘亲……”一声虚弱的声音突然响起,叶冰慌乱的擦了擦泪水,拖着血痕,爬到小男孩身边。


“灵儿……娘亲在……娘亲对不起你,娘亲生下你,却没有办法保护你,娘亲去求他们救救你。”叶冰紧紧握住灵儿唯一的一只手,无限的自责涌上她的心头。


“别……别求他们……灵儿……灵儿不疼……”小男孩哽咽道,明明疼得小脸紧皱一团,依旧风轻云淡的笑着。

  

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碰到了,他知道,外面的人,不会进来救他的,他们只会欺负他们,求了也是白求,他不想让娘亲低三下四的求饶……他不怕死,只怕自己死了,以后娘亲一个人孤孤单单,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可是他撑不下去了……他真的撑不下去了……

  

叶冰哽咽。

  

不疼?怎么可能不疼……一条胳膊被生生砍了下来,一双眼睛,也被活活剐了,还挨了那么多鞭子,他的身子,本来就很虚弱……


“这是………灵儿折莲花纸换来的,给……给娘亲吃……”灵儿双眼被挖,根本看不到叶冰的脸色,却颤抖的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发黑的馒头,递给叶冰。

  

叶冰看到馒头,泪如雨下。

  

被囚禁在这里这么多年,他们从未吃过一餐饱饭,只有纳兰轩折磨完他们后,才会好心的赏点食物,又或者,他们饿得奄奄一息,外面的太监麽麽们,才会给点儿馊饭馊菜,免得他们饿死。



2



这馒头虽然是黑面馒头,却是她们这么多年来,见过最好的食物,至少它没有馊掉。


“娘亲不饿,灵儿自己留着吃,灵儿不是一直都很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吗?等你好了,娘亲就带你出去。”


“灵儿………一直……一直盼望着快高长大,好……好保护娘亲,好……多折一些莲花纸,让娘亲不再……不再饿肚子,可是……可是灵儿……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鲜血还在不断的流淌着,整座华丽的寝宫,都是灵儿留下的鲜血,每一个滴血都刺伤了叶冰的心。

  

叶冰知道,她的孩子,根本……活不下去了……不说他原本重病在身,就说胳膊上的血,都流了那么久,怕是全身的鲜血都快流干了吧。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自己的亲生儿子在她面前,活活流血而亡,而她却无能为力,还要来得残忍。


“娘亲……答应灵儿……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好吗?”

  

灵儿哽咽道,忽然一口鲜血喷出,吓得叶冰花容失色,使劲摇头道,“灵儿,你别再说了,娘亲不会让你死的。”

  

说罢,放下身体越来越冰冷的孩子,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再一次冲到大门边上,使劲的拍着大门,哀求道,“来人,来人啊,求求你们,救救孩子吧,他快不行了,求求你们,只要你们肯救孩子,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们……”


“砰……”大门忽然被打开,叶冰陡然大喜,可看到来人,叶冰的脸色大变,全身止不住的颤抖,几乎是硬逼着自己,才让自己的身体不去哆嗦。

  

扑通一声,叶冰跪了下去,以头抵地,颤声道,“奴婢见过肖贵妃,见过各位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来的人很多,以一个身穿淡黄华丽宫装,斜插七宝金步摇,端庄高贵,姿色出众的肖贵妃为首,后面浩浩荡荡跟着无数花枝招展,媚笑横生的妃嫔们。

  

这些妃嫔一来,看到叶冰等人的惨状,便是捂嘴轻笑,幸灾乐祸,“唷,怎么血腥味这么重啊,啧啧啧,真是晦气,万一被污血沾到我这身江南天蚕织锦你们赔得起吗?我这身衣服可贵得很呢。”


“可不是吗,我这身衣裳还是皇上赏赐的呢,这满地的血看着真是碍眼,瞧,那个小贱人的胳膊还在流血呢,贵妃娘娘,依臣妾看,直接把那小贱人杀了得了。”


“要是直接杀了,岂不是便宜他了?活活疼死,不是更好吗?看他的模样,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吧。”


“真是,死了就死了,睁着两个空洞的血淋淋眼眶,想吓谁呀。”


“……” 

  

叶冰跪在地,虽然对于她们尖酸刻薄的言语早已习惯,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滴血,她迫切希望有人能救她的孩子,可她知道,这些人,无论她怎么求,也不可能救她的孩子。

  

肖贵妃嫌恶的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灵儿,与衣裳不整,伤痕累累,发丝凌乱的叶冰,冷漠的眼里,闪过解气的快感。

  

很快,肖贵妃又恢复往日的端庄高贵,华丽的宫装拖迤一地,走到叶冰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淡声道,“你想救他吗?”


“想,贵妃娘娘,求您可怜可怜他,救救他吧,奴婢下辈子给您做牛做马。”叶冰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即便明知道肖贵妃不会救她的孩子,她也不想放过任何一丝希望。


“下辈子就算了,本宫从来不相信下辈子。刚刚本宫外面听到你说,只要能救他,无论要你做什么,你都愿意,是不是?”肖贵妃一脸慈祥,笑得温柔,只不过笑意根本不达眼底。


“是……”叶冰点点头,眼角有晶莹在闪烁着。


“真是可怜,本宫也不想为难你,只要,你把门外的八个侍卫都给伺候好了,本宫就让太医救他。”肖贵妃随手一指,指向风怡宫外八个身材健硕,一身横肉的粗壮男子。

  

叶冰全身止不住的哆嗦,过往纳兰轩施加在她身上的一幕幕不堪画面浮上心头,“娘娘,奴婢虽然……但是奴婢也是皇上的人,您这么做,不怕皇上……怪罪吗?”

  

肖贵妃身边的刘贵人忽然掩嘴一阵咯咯大笑,嘲讽道,“娘娘,她还不知道,皇上早已经玩腻了,要把她丢到军营,赏赐给士兵们呢。”


“呵呵,她还以为,她有几分姿色,皇上就会一直‘宠幸’她,真是天真,你们看她骚荡的模样,青天白日衣裳不整的,也不知道想勾引谁,也许,她巴不得马上去军营跟成千上万的士兵们缠绵呢。”

  

叶冰身子一个踉跄,险些栽倒,捂嘴,尽量不让自己咳嗽出声。

  

军营……皇上要把她丢到军营了吗? 


“啧啧啧,这一身的伤痕,也不知道皇上昨儿里对她有多宠爱,怎么样,舒服吗?”


“听说,她的母亲,也是被皇上给丢到军营,活活糟蹋而死的,你们说,她这算不算女承母志,哈哈哈……”

  

叶冰潋滟的眸子缓缓沉了下来,低头看着地面。想到家人,叶冰心里隐隐作疼。

  

她原本有一个很好的家,可是一场变故,她被掳到风怡宫来。她才十岁,却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被那个恶魔强行霸占了身体。

  

这七年来,皇上隔三岔五的,便来折磨她,每次折磨过后,十天半个月都无法下床,她一身伤痕累累,新伤添旧伤,全身下来,除了这张脸,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好的。

  

她一直等着父亲跟哥哥来救她,可是她等了整整七年,都没有等到,直到去年的时候才知道,她早已家破人亡,天地茫茫,只剩下她与灵儿相依为命苟延残喘。


“娘娘,求您行行好,灵儿真的快撑不下去了。”叶冰再一次重重磕头,直将额头磕得鲜血淋漓。

  

肖贵妃却温柔的笑了,“本宫刚刚不是说了吗?只要你把那八个侍卫伺候好了,本宫马上救她,当然,你也可以拒绝,本宫从来都不强求人的,本宫好心地提醒一句,这孩子,可等不了太久啊,你还是赶紧做决定的好。”

  

叶冰将眼角的泪水悉数咽下,不想让人看到她的脆弱。

  

拒绝?她能拒绝吗?选择?她有得选择吗?这种无力的感觉,还要持续多久?

  

她是人,她也有尊严。



3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七年来,每次皇上凌辱过后,她总要过来再折磨她一顿……她跟她……有什么仇吗?


“为什么?哈哈哈,你问本宫为什么?那本宫就告诉你,要怪只能怪你姐姐,你姐姐乃是天下第一美女,她把我的风头都给占尽就算了,可她什么都没做,就能得到皇上的宠爱,皇上为了她,不惜耗资千万黄金,只为建立风怡宫给她住,博她一笑,甚至为了她,不惜放弃江山皇位,也要跟她在一起。而我呢,我才是皇上未来的太子妃,也是未来的皇后,我委屈求全,我费尽一切心思,可是皇上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你姐姐死了,你说,我不把恨转嫁到你身上,我又该撒在谁的身上?要怪只能怪你投胎不好,投成叶馨的妹妹。”肖贵妃一张芙蓉出水的绝色脸上,因为这一席话,近乎扭曲。


叶冰总算了解了,原来……原来是因为姐姐……难怪她对她那么大的仇恨。


“你恨吗?你要恨,也只能恨你姐姐,如果不是她水性扬花,朝三暮四,玩弄皇上的感情,还怀了别人的孩子,皇上也不可能诛了你九族,把你掳到风怡宫,很可悲吧,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原本是要给你姐姐当皇后寝宫的,现在却成了囚禁你的地方。”


叶冰冷笑一声。

  

虽然当时她年纪尚小,可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比谁都清楚,姐姐那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水性扬花,朝三暮四,无非都是莫须有的罪名。

  

叶冰低头,不想去看众人嘲讽的眼光,颤抖的伸手,解开本就破破烂烂的衣裳,心里默默将这些人一一记在心里,闪着雾气楚楚可怜的潋滟眸子,一道凛冽的杀气一闪而过。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会让所有欺负她的人,不得好死。 

  

这七年来,她身上一直只有一件宽松的外袍半遮着,里面再无衣物,只为供那个恶魔纳兰轩随时取乐,而今衣服被撕得不成样子,她再这么一解,里面的风光自然一览无疑。


“娘亲……不……不要……”灵儿虚弱的阻止,因为动作,疼得他龇牙咧嘴,差点昏死过去。

  

叶冰不想去看那些妃嫔戏谑的嘲笑,也不去看八个粗壮的侍卫更猥琐的看着她,恨不得马上扑倒她,她只想赶紧结束这一切,她只想救她的孩子……

  

尊严……她还有尊严吗?从她被掳到皇宫,早就没有尊严了。  

  

叶冰痛苦的闭上眼睛,她能感觉得到,一双双恶心的手游离在她的身上,让她全身激起阵阵疙瘩,粗喘的气息就在她的鼻尖。

  

眼角,一滴晶莹的眼泪滑下,那是绝望的眼泪。

  

就在叶冰认命的时候,忽然肖贵妃一声惊叫,痛呼出声,叶冰猛然张开眼睛,这一张开,却让她看到睚眦欲裂的一幕。

  

她的儿子,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对着肖贵妃的大腿,张开雪白的牙齿,狠狠咬了下去,咬出一片血肉,肖贵妃吃痛之下,用力的甩开灵儿,冰冷的眼神,恶狠狠的厉瞪,怒道,“小贱人,你居然敢咬本宫。”

  

随手,拿起旁边的凳子,肖贵妃狠狠砸向灵儿,因为一个打偏,梨花木做成的凳子,直接砸到灵儿的脑袋。

  

鲜血四起,小小的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颓然的倒下。


“不……”叶冰哀嚎一声,用力推开压在她身上的大壮,一步步连滚带爬的跑到灵儿身边,抱起他瘦弱的身子,一双手,紧紧捂着灵儿脑袋上滚滚流淌的鲜血,“灵儿……灵儿……”


“娘……娘亲……对不起……灵儿……保护不了娘亲了,如果有下辈子,灵儿……还……还做娘亲的儿子……”

  

灵儿的小手一软,叶冰只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什么,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突然间雷声乍响,倾城暴雨轰隆而下,仿佛叶冰千仓百孔的心,滚滚滴落着血雨。


“啊……”叶冰仰天嚎叫,双眸嗜血,声音凄厉,披头散发,仿如来自地狱的修罗恶鬼,不说那些妃嫔看了阵阵后退,心生惧意,就连刚刚想要凌辱叶冰的八个大汉也齐齐颤着腿儿。

  

肖贵妃怔怔看着已然气绝的灵儿,猛然后退几步,一张姣美的容颜霎时间苍白起来。

  

死了……那个小贱人死了?他怎么那么不经打?

  

完了,小贱人再怎么不受待见,也是皇上的亲生骨肉……皇上会不会找她算账?


“娘……娘娘……咱们……咱们赶紧走吧,这个小贱人是自己流血而死的,跟咱们没有关系。”妃嫔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肖贵妃点点头,略带慌乱的往门外走去,“没错,咱们没有对他怎么样,是这个小贱人自己活活疼死的。”

  

未走出风怡宫的大门,肖贵妃等人便看到一双绣有祥云腾龙图案的龙靴,正定在她面前,冷冷地看着她们,肖贵妃与一众妃嫔们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栽倒,本就苍白的脸上,顿时惨白如纸。


“皇……皇上……臣妾见过皇上,皇上千岁千岁千千岁。”肖贵妃等人扑通一声,赶紧跪了下去,心生惶恐,不知道皇上会怎么处她们,谁不知道皇上是出了名的残暴。

  

纳兰轩直接无视肖贵妃等人,优雅的抬起脚步进入寝宫,完美无缺的脸上薄唇微抿,嘴角噙笑,眼带慵懒,身为皇者的霸气,即便收拢,也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逼得人不敢直视。

  

纳兰轩那风轻云淡,意定神闲的模样,根本没有失去儿子的悲伤,反而轻笑道,“伤心?别急,你还有更伤心的。”

  

眼神一扫,身后的侍卫,立即会意,往窗边的一处烛台轻轻一旋,正南方轰隆隆一响,随即,原本的墙面,忽然左右分开,露出一间众人全然不知密室。

  

叶冰茫然无神的眼睛,不经意的一扫,身子忽然大震,猛然看向密室里一个头发凌乱,神情激动,老泪纵横的中年男子,脑袋轰隆一下,空白一片,全身止不住的哆嗦颤抖。

  

瞪大的双眼,眨也不眨看着被装在巨大酒瓮里,只露出一个脑袋的中年男子身上。

  

中年男子舌头被剪,咿咿呀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两边的耳朵光溜溜的,不知何时被割了,甚至她都不知道,一个好端端的人,是如何被装在酒瓮里的,是否被砍去双腿双脚了。

  

但那张脸……那张脸多少个午夜梦回中,她都会梦到,那就是她父亲啊,特别是那双蕴满心疼的慈祥泪眼,那就是她的父亲……

  

爹还没死吗?

  

爹这么多年,都在这里吗?

  

那她这么多年来,一幕幕不堪的事,爹爹都看到了?

  

叶冰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