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战略“土豆”成主粮 定边成西北唯一示范县

榆林播报 2020-04-17 04:53:20

  


2015年初,定边成为农业部在西北地区唯一的马铃薯主食化示范实验县;2016年初,定边又以马铃薯成为陕西省农业主导产业转型升级粮食类示范县。“双料”示范县的背后,正是定边作为全国屈指可数的优质马铃薯大县的综合优势。 

一年过去了,定边的主食化实验进行的如何?定边为马铃薯主食化做出什么样的探索?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深入定边县进行采访。 

 一次最快的招商 

作为西部第一石油大县、陕西第一新能源大县的定边,却在农业领域创造了招商引资的“定边速度”。 

自从2015年1月成为农业部的马铃薯主粮化试点县后,定边即为主粮化进行了全面的部署。 

除了主粮化品种的引进外,一个重点是加工企业的引进。 

马铃薯全粉加工企业的引进,被称为定边历史上最快的招商引资。2015年1月,定边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带领主管部门负责人到知名企业辽宁金隼公司考察,了解到对方强大的实力和马铃薯主粮化食品的专业生产能力,定边县主要领导罕见的当场拍板,并成立由县委主要领导亲自挂帅的定边县“十万吨马铃薯主食化加工项目”协调领导小组,每个月至少召开一次项目建设协调对接会。如此的“待遇”,定边以前的各类招商项目中是没有的。 

罕见的当场拍板背后,是定边作为陕西第一马铃薯大县,却一直没有龙头企业的尴尬和困扰。定边是全国马铃薯种植六大县之一,种植面积稳定在百万亩以上,但近年却陷入增产难增收的怪圈之中。实现马铃薯产业的升级,是定边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中的重大难题。现场看到辽宁金隼公司的现代化装备、丰富的产品系列、较好的市场销售和专业的团队,定边县带队领导当场拍板决定:以科技招商引入金隼公司。 

2015年5月,定边县政府和辽宁金隼公司在西洽会签约,辽宁金隼公司同步在定边注册成立了陕西金中昌信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在完善了土地手续后,十万吨马铃薯主食产品制造项目在7月正式动工,三个月建好主体工程。如今,生产设备已经进厂,不久即可投产。 

十万吨马铃薯主食产品制造项目是定边县重大项目里面招商最快、落地最快、建设最快的,创造了“定边速度”。 

 最安全也最营养 

马铃薯深加工企业是定边马铃薯主食化目前的重要推手。 

在定边县衣食梁现代农业示范园区,由辽宁金隼投资有限公司投资的定边马铃薯主粮化龙头企业——陕西金中昌信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厂房已经落成,部分生产设备已经调试完毕,预计六月即可全面投产。 

被寄予厚望的金中昌信如何推进马铃薯的主食化?常务副总经理陆鹏学介绍,由于马铃薯全粉(雪花粉)直接食用人们不好接受,他们还将雪花粉复配成适合做主食的专用粉,比如面条、馒头专用的,糕点用的,调羹类的,膨化用的。除此之外,更多的流水线将用来生产薯条、薯片等休闲食品。 

为确保马铃薯主食的竞争力,金中昌信引进了全球领先的荷兰全粉生产线,薯条、薯片生产线和其他休闲食品生产设备。产品有马铃薯全粉、生粉、复配粉、馒头、面条、薯泥薯条薯饼等。今年将投产的两条生产线年产全粉1.6万吨,2017年投产的二期工程将年产薯条4万吨。 

毕竟是个新生事物,作为企业,对马铃薯主食化产品的前景有多少把握? 

“无论是作为菜还是粮食,马铃薯都是最安全的。”陆鹏学说,“因为埋在地下,不接触农药残留;无需催熟;不能膨大(用膨大剂会空心)。因此,在蔬菜里面,马铃薯是最安全的。在粮食里面,与小麦、稻谷相比,马铃薯没有裸露在外,因此农药残留最少,受到的人工干预手段最少,转基因品种也最少,因此在主粮里面也是最安全的。不仅最安全,马铃薯也是几大主食里营养最全面的。马铃薯的微量元素最全,在没有蔬菜的情况下,食用马铃薯就能保持全面营养。中美俄三国在俄罗斯搞的模拟火星生存实验五百天,吃的主食就是马铃薯全粉。再就是耐储存,马铃薯全粉的储存时间是面粉的五倍,大米的三倍。” 

“有这么多的优势,在一个越来越重视食品安全和营养的时代,我们对马铃薯主食化,对产品的未来充满信心。”陆鹏学说。 

品种区试走在先 

如何推进主食化?生产端是另外一个重点。 

定边虽然是马铃薯种植大县,但多年来以菜蔬为绝对主力,适合做主食的品种少。为此,定边县成立了马铃薯主食化科技示范基地,在全球范围引进新品种进行区域试种(简称品种区试)。2015年试种夏波蒂、大西洋等欧亚品种32个,面积达数千亩。当年秋后,送到位于北京的中国农业科学院进行实验、化验,为筛选主食化加工优良品种提供科学依据。 

“一些品种在欧洲种植适合做主食,并不意味着在定边也适合,必须经过本地化的试种和实验。”定边县科技局局长高瑞东说。 

从中国农科院化验的结果来看,定边所种植的夏波蒂、大西洋两个品种,最适合主食化加工。 

为了充分探索主食化的品种,定边县邀请了在最适合东亚人消费的马铃薯主食化品种上有丰富经验的早稻田大学。早稻田大学的专家在定边黄土地上试种了二百多亩五个日本“根”系马铃薯,全部试种成功。 

定边的马铃薯主粮化实验,是一次产学研深度的合作互动。据陆鹏学说,在农科院对定边试种的32个品种进行实验化验的同时,他们也对各个品种进行生产性实验,将最后结果与农科院的结果进行了比对结合,将布尔班克也列为优选品种。 

 寻找主食化出路 

在生产端、加工端之外,至为关键的是消费端。 

“马铃薯主食化战略的成败,关键在于消费者的认可度。无论你生产出再多的全粉产品、马铃薯馒头、面条,如果消费者不认可,还是没用。”原浙江大学教授、农本咨询联合创始人程定军说。 

中粮农业产业基金董事总经理朱国洋认为,消费者的口味不会随着国家产业政策直接改变,二者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要把主食化这篇文章做好,如果不在消费端下功夫,可能这个美好愿望落地会打折扣,因为餐桌上的这部分是没办法用行政手段推广的。” 

3月8日,定边县农业局局长纪风光在办公室凝视着马铃薯全粉,又一次陷入沉思。“全粉直接作为主粮目前还不现实,作为复配成分进入馒头、面条,也面临着成本大幅升高、消费者接受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马铃薯的主食化怎么推进?还需要创新。” 

“其实陕北地区很早就进行过主食化实践。因为陕北地区一直缺乏大米小麦,土豆在明朝一引入陕北,就经常当做主粮,尤其是困难时期。历经几百年的探索实践,陕北的马铃薯主食化的食用方法、加工方法非常丰富。我们小时候,就把土豆煮熟晾干,可以长时间存放,食用的时候泡软烩菜吃,既当粮又当菜。”纪风光说。 

据统计,榆林市传统的马铃薯主食化天然加工方法就有十几种,食用方法几十种。定边当年甚至有冷冻加工的速食型薯片:将土豆切片,在最冷的时节户外冷冻,冷冻一段时间后口感更沙更松软,然后煮熟晒干。这种冰冻马铃薯可以即食,吃起来口感松软绵香,很像现在的膨化食品,在天然性、环保性上更胜一筹。“红酒产业有一个较高端的冰红,我看陕北传统的‘冰干’土豆片也值得开发。”纪风光说。 

除了引进工业化加工企业外,定边县也立足主食化的数百年传统,努力创新适合向全国推广的马铃薯主食化产品、菜品。 

 品牌营销是关键 

“从土豆消费最多的欧洲饮食来看,马铃薯往往三餐都有,但是从消费最多的薯条、薯片、薯块来看,很难说是粮还是菜,主食还是副食;陕北传统以土豆为主食的时期,也是很难分清是粮还是菜。”定边县主管农业的副县长马俊飞说。 

“主食化包含了主粮化。从引导消费、促进马铃薯更多地走上人们的餐桌来看,主食化比主粮化的提法更合适。主粮化对于粮食安全、农业结构调整具有战略意义,从推进的‘战术’角度讲,主食化更容易被接受、更容易推进,因此我们也用‘主食化’来引导消费。” 

一字之差,显示了定边对马铃薯主粮化的再认识和全面推进马铃薯产业升级的宏图。 

为了让定边马铃薯更多地走上人们的餐桌,定边县决定开发马铃薯、荞麦、羊肉系列美食,注重安全、放心、养生健康。通过连锁加盟形势推向全国,让全国人民能吃到定边特色农产品、特色美食。“说一千道一万,主食化和主粮化,都需要消费者把马铃薯最后吃到口里,记在心里,形成消费习惯,扩大在食物中所占比重。”定边县农业局副局长罗志岗说。 

一直研究农产品品牌化的农本咨询联合创始人程定军说:马铃薯主食化是一个系统工程,关键在消费者的认可接受。如何让消费者更快更好地接受主食化产品?应该发挥品牌的作用。“品牌更方便,让消费者更放心,能有力地把生产和消费结合起来。现在,有互联网,有电商,消费者获取资讯更便捷,如何快速地直达目标?如果以品牌为统领,导向、聚焦更容易,对认知接受的作用事半功倍。在流通和消费端,应以品牌作为核心抓手。在主食化的导入和开始阶段,品牌的作用更显著。” 

定边县正在打造马铃薯品牌,刚刚注册了“定边马铃薯”公共品牌。“白于峰”牌种薯等十几个企业品牌运行良好。在定边最新的马铃薯产业规划中,力图以品牌为载体,让主食化和马铃薯产业升级完美结合。正如主管副县长马俊飞所说:“马铃薯主食化的成效,在于定边马铃薯如何深度营销,深度消费,深度加工。这其中,品牌营销是个关键。”

专访

马铃薯主食化是“第三次膳食革命”

——访中国农科院马铃薯主食化推进委员会秘书长张泓      

记者:如何评价定边县作为主食化示范实验县一年以来的成效? 

张泓:定边县一年来的主食化成效是显著的。在引进加工企业方面,速度很快;在良种的筛选、培育方面,效果显著,培育出了干物质达到30%的主食化薯种。专用薯的基地种植已经达到1.5万亩;在消费者培育和市场引导、品牌建设上,也在积极努力。 

尤其在旱作雨养农业的开发上,效果喜人。虽然2015年被认为是陕北地区近五十年最干旱的一年,但定边在南部山区旱地种植的主食化品种——秦薯九号依然达到了1.7吨的平均产量,其他品种也收成不错。马铃薯在旱作区的种植优势,在干旱年头得到了充分展现,更强化了马铃薯在粮食安全中的战略意义。 

 记者: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第一次对马铃薯产业进行布局,提出“积极推进马铃薯主食开发”,马铃薯产业的升级势在必行。在新的形势和背景下,您觉得榆林市在马铃薯产业上应如何定位? 

张泓:榆林不仅是优质马铃薯大市,而且位于马铃薯北方主要种植省区陕甘宁蒙晋的交汇处,区位优越。结合国家的马铃薯战略,榆林应该成为种薯繁育基地、高产示范基地、马铃薯主食加工基地、储藏基地——储藏优势以前没有重视,榆林的多数区域位于黄土高原中心,地势高,干燥,阴凉,是储藏马铃薯的天然冷库,一些地方可以储存到第二年夏天。结合种种优势,榆林应该成为马铃薯产业的流通中心、交易中心,应该成为我国马铃薯战略实现的发动机。 

 记者: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在消费端。真正让主食化落地,是不是中餐需要改革? 

张泓:准确地讲,是中餐的传统主食要改革。我们以前的主食存在缺陷:品种单一,营养单一,主要是米面,主要是淀粉;精加工过度:维生素、微量元素、膳食纤维明显不足。要克服这些,提高营养素和健康水平,就要增加品种,增加全面营养,马铃薯正好是不二之选。中餐需要改变主食结构、提高营养的均衡性。 

 记者:这是饮食文化非常大的一次改变。 

张泓:是的。从战略上讲,我们把马铃薯主粮化叫做中国第三次膳食革命。第一次发生在四千年前,从欧洲、西亚传来的小麦,在北方取代了小米、黄米的主粮地位,在南方和大米平分秋色,打破依赖大米的单一主食结构;第二次发生在五百年前,由美洲传入的玉米成为新的主粮;第三次就是现在,马铃薯成为新的主粮。 

小麦的引进,改变了单纯依靠小米、黄米的粗粮膳食结构,大大改善了人们的生活和农业结构;玉米因为产量是小麦一倍以上,因此对于提供更多的粮食,养活更多的人意义重大,明朝以后我国频频迎来人口高峰,与玉米的引进息息相关。这第三次膳食革命,就是要提高国民的营养、健康水平,增加粮食安全,促进农业结构调整和可持续发展。从长远来说,意义不亚于前两次。 

记者:农业部今年马铃薯主食化的重大举措有哪些? 

张泓:除了继续在示范县搞好示范试验外,将全国范围的七大城市哈尔滨、上海、杭州、武汉、广州、成都、西安作为推进消费端主食化的试点城市,在中心城市提升马铃薯主食的消费比重。

陕西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