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

文竹细语 2019-12-02 16:59:18

午后的阳光打亮屋内角落里的每一粒灰尘。窗台上的花瓶里,几天前随意插进的杏树枝条上,片片洁白的花瓣簇拥着淡黄的花蕊,如同飘着安静的小云朵伸出触角,好奇地试探着。母亲照例打着盹,似睡非睡。父亲戴着花镜,翻着新报纸,不时拾起笔,雕琢似地标记着,神态认真、安详。

       刚刚过去的腊月,常常能感觉到两人不经意间那种对峙的力量。言语上短暂的交锋之后,坐在一起,空气变得紧绷绷的,似乎随时要爆炸。好半天几乎不说话。如果要说,也要通过他们放寒假的孙子。“这年咋过!你爷爷该帮着割肉买菜的,快炸酥肉丸子的,你们都喝西北风?就和没事一样,急死人了”,最终以“你告诉他”结束,那就是隔空喊话说给他爷爷的。孩子告诉奶奶:“腊月买这买那,一到正月扔这扔那,如今不是从前,观念要变,少准备点,什么时侯都吃新鲜的,吃霉变的食品容易患癌”,然后孩子补充道,这是他爷爷的意思。直到腊月三十贴对联,吃饺子,祭祖先,春晚好坏的评价都会不同的拌嘴。终于在初一起,停火协定自然生效。

        从我记事起,母亲对过年兴致极高,年纪渐长,热情丝毫不减。当节日的喧嚣落幕,馒头表皮生出黑绿色霉点,油炸豆腐变味,麻托长毛……。除此之外还有天变暖后的穿衣问题,两人间争辩的火药味,似乎又悄悄迷漫开。激烈时,甚至会嗔怪当初的选择是个美丽的错误,无奈何相伴到如今的满头银发。说这话时,两颊显出几丝少有的绯红,如同年年春天炸开的杏花,平淡而灿烂,如同一首悠扬的序曲,迎接生命中一个个万紫千红的春日。

  



文竹细语

平凡  ·朴素

挖掘记忆中的美好

反哺现在的生活

滋润以后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