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在珍宝岛留下难忘的经历

军旅警营 2021-04-07 11:16:28

关注军旅警营,阅读更多美文


1、作者1969年初在珍宝岛。


岁月如梭,转眼已过了花甲之年。军旅生涯几十年,经历了太多太多,也收获了太多太多。许多浩如云烟的往事早已在记忆中淡忘了,但每逢三月, 我的思绪都会飘向远在千里之外祖国北疆的那个神圣的小岛——珍宝岛,那里留下了我一生中最宝贵的情感和记忆


1968年,我光荣地参军并被分配到了位于沈丹线上的鸡冠山121野战医院,成为了一名白衣天使。1969年年初,我奉命来到丹东市沈阳军区后勤部二分部新兵连担任班长,执行训练新兵的任务。同年3月2日,苏联军队侵入我黑龙江省虎林县珍宝岛中国领土一侧并开枪打死打伤我边防战士数人,我边防部队奉命进行还击,爆发了震惊中外的珍宝岛事件。我所在的121野战医院也接到上级命令,要求全院立即集结,随时准备开赴前线执行战场救护任务。


2、48年后重返珍宝岛的作者在同一地方留影。


消息不胫而走。当我得知这个消息时,全院的医护人员已经准备停当,坐上了停靠在鸡冠山火车站的专列,就等一声令下立即出动。

心情激动的我,特别急切地想返回医院参加战斗,我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这个为祖国和人民建功立业的机会。于是我连夜找到负责新兵训练的二分部领导,要求立即返回医院参加战斗。

没想到领导非但没有批准,还给我讲了一大通要服从组织分配、在哪干都是革命工作的大道理。情急之下,我咬破手指写下了坚决要求回医院参加战斗的血书递交给领导,最终才获得批准。

事不宜迟,我返回新兵连后立刻打起背包一溜小跑来到丹东火车站,搭乘半夜始发的火车于次日凌晨赶回了鸡冠山,连站台都没有出就直接跃上了早已停靠在站台上即将准备出发的军列,直到在列车上坐稳,我才长舒出一口气。

3、在军区召开的珍宝岛英模代表团大会上作报告


列车向着北方急驰,经过了一天一夜的奔波,在黑龙江省宝清县下了火车。按照上级命令我们立刻就地展开,迅速架起帐篷,所有的战备物资一应到位。然而不久又接到命令:二所留下,一所继续前进。我们一所医护人员划分为6个战地救护小组,又迅速登车继续向着前线进发。一路上林深路滑,眼看着一辆辆的军车侧翻在路旁,大家心里也愈发焦急和紧张起来。

行进途中,其余5个小组的战友都陆续下车到不同的地域执行任务,只剩下我们小组还在继续前行。3月14日傍晚时分我们来到了东方红五林洞,听说这里离前线已经很近了。此时的我们又冷又饿,刚走进一排土房,立刻就有老乡把热气腾腾的馒头端到了我们的面前,使我们感到了家的温暖。

随后来了一位部队同志通知我们就地待命,于是我们就在铺了一层干草的木板床上歇息下来,这一路走来虽然十分疲惫,但一想到我们马上就要参战了,又顿时兴奋得睡不着觉。

4、作者48年后再返珍宝岛。


3月15日早上8时许,珍宝岛又爆发了更为激烈的战斗。我们接到前指命令,迅速赶往前线进行救护。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我们就已经登车出发。在车上,大家的心情十分激动,对我这个新兵来说更是如此。

组长马文辉医生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和抗美援越的老党员,他把身上仅有的钱全部拿出来递到我的手上说:“如果我牺牲了,把它作为我的最后一次党费吧。

”董瑞生护士也掏出钱交给马组长说:“如果我回不来,希望组织能够追认我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这是我交的第一次党费。”看到这些老党员和老兵的举动,我心里十分感动,也暗暗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5、121野战医院一所一组参战的全体医护人员。


汽车在一处半山坡的地方停了下来,这里已经可以听到清晰的枪炮声,如果站在高处还可以清楚地看见珍宝岛。

在地势低洼处架着一顶帐篷,那就是我们的战地临时救护所。我们迅速把所有物资全部搬进帐篷,各就各位,做好了救护的各项准备工作。当时的天气很冷,足有零下二三十度,不一会儿我们的手就冻得有点麻木了。

九点多,第一批伤员运下来了。我看到的第一个伤员已经昏迷,肠子都已经流了出来,马医生让我给伤员打强心针、包扎伤口。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么重的伤员,眼泪哗地一下就流了下来,边哭边为伤员处置伤口。紧接着一位民工扶着一位伤员走过来说:“快给他包扎。”

我一看他的下巴伤的只连着一层皮肤,几乎就要掉了下来,鲜血淌了一身。我要给他包扎伤口,可他起身就冲出帐篷,朝着阵地的方向跑去。

我跑上前死死地拽着他不放手,他就拖着我走,直到其他同志赶过来才把他拉回了帐篷。

6、48年后作者重返珍宝岛。


我被战士们的勇敢行为感动着,一边流泪一边为他包扎,心在颤,手也在发抖。有一位伤员被炮弹炸的全身数不清的伤口,手和脚也都冻僵了,昏迷不醒。我下意识地把他的双脚抱在怀里,希望用我的体温把负伤的战友救活。

抢救进行中,不断有从前线下来的战友或伤员把前线反击战的消息带给我们。

中午12点50分,听说苏军用大口径火炮和坦克对我防御阵地进行了猛烈炮击,致使我前沿阵地的伤员一时转移不下来。

护士尹福明主动提出要到前沿阵地去救护伤员,我说我也去。于是我们俩冒着炮火匍匐前进,最终因敌人的炮火太过密集而被命令撤回。

抢救中有人交给我一个军用挎包,说是杨林班长的。战斗中他连续击中苏军三辆坦克和装甲车,最后不幸牺牲。

7、与孙玉国等英雄合影


挎包里有一本毛主席语录,一个军用水壶,还有一只吃饭的碗。我们的战士守卫在祖国的边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风餐露宿,爬冰卧雪,都是祖国和人民的好儿女。

我记得有一个叫蔺庆春的伤员被炮弹炸断了一条腿,刚苏醒过来就挣扎着要重返前线,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掉泪的。

这就是我们的英雄战士!过去我们只是在电影里看到这些英雄的壮举,可今天这感人的一幕就发生在你的身边,他们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两个人,而是一个英雄的群体,他们才是我们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8、珍宝岛立功人员在一起讲诉战斗经历(左二是孙玉国,左三为作者)


17时许,由于天色转黑,苏军才从岛上全部撤出,而我们救护所的工作一刻也没有停下来,一直持续到16日的凌晨。

这期间,我们没有喝一口水,没有吃一口饭,没有一分钟的休息时间,全体医护人员都在忘我地工作着,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抢救我们的伤员。

由于天气太冷,许多同志和民工就把自己身上的棉衣脱下来盖在受伤的战士身上,自己冻得浑身颤抖也绝不皱一下眉头。一个不知什么时候送过来的苹果,在大家的手里传来传去,谁也没有舍得吃一口。

一次往后方运送伤员,由于山路崎岖,道路湿滑,担架稳定不下来。为了减轻伤员的痛苦,我弯腰蹲伏在担架下面,用自己的脊背支撑着担架。

到达目的地后,我整个人都已经站立不起来了。16日上午,我们奉命撤出前线救护所,全院同志排着队迎接我们,大家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跳着、笑着、叫着,为我们的安全归来而高兴。

9、

战斗中受伤的战士经包扎处置后都迅速转移到了佳木斯驻军医院继续治疗,部分牺牲的战士则安葬在了宝清县。

一位牺牲战士的父亲千里迢迢地赶到前线,用颤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儿子的脸说:“你是爹的好儿子,是祖国和人民的好战士,爹没有白养活你,你是爹的骄傲……”说完老泪纵横,引得在场的人一片唏嘘。

战斗期间,珍宝岛当地的老百姓站在路边的雪地上拿着自己家煮熟的食物,端着一碗碗开水送给过路的解放军战士,就连十几岁的少年儿童也自发地组织起儿童团为支援前线站岗放哨,涌现出许多军民并肩战斗、携手共筑边防的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

战斗结束后的三个月里,我们医院仍然执行着为边防部队巡诊和服务的重要任务。虽然条件十分艰苦,又经常会遇到危险,但在经历了那样一场战斗后,大家都真正懂得了生命的意义,自觉地以前线战士们为榜样,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迎难而上,尽职尽责地做好各项工作。

由于我在战斗中的表现,战后被上级授予了三等功,与孙玉国等众多的战斗英雄一起参加了珍宝岛地区庆功大会,并参加了沈阳军区组织的英模报告团到各地去作报告。

1969年12月,年仅17岁的我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虽然组织上给了我各种荣誉,但我清醒地知道,真正的英雄是那些为了捍卫祖国领土完整和民族尊严而浴血奋战的前线战士以及英勇牺牲的英烈们,是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换来了祖国的和平和人民生活的安宁。

 2017年10月,我和家人专程驱车来到了阔别已久的珍宝岛,看望了在48年前那场战斗中牺牲的英烈们。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和平景象,我想地下的英烈有知,也一定会感到欣慰的。珍宝岛自卫反击战是捍卫民族尊严和祖国领土完整的光辉一页,它承载着历史的重托。参战的人民子弟兵,他们是祖国的骄傲,人民的功臣,历史不会忘记他们。

       英雄们的光辉业绩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