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街的豆腐脑

老白侃大山 2019-10-30 15:25:49

小城的街道是“田”字结构,在最中间的“十”字中心上,聚集着小城里为数不多的商铺,在那个物质并不发达的年代,形成了整座城市的商业中心,人们习惯的以它的地理位置称呼它:中心街。

(小城旧图,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从中心街向四个方向散开,分别散落着小城的几所学校和主要的生活区,三金每天早上都坐着父亲的28自行车去上学,而中心街是从家到小学的必经之地,每当经过中心街的时候,父亲总会带着他在国营饭店门口停下来去吃早点。

(五色俱全的豆腐脑,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虽然这里的早点只有豆腐脑和包子,但是顾客却是不少,要在门口排队买好了以后端到里面去吃,三金和父亲每天也在这队伍里,看穿着白色制服的店员一边吆喝一边掀起蒲盖,从盛着豆腐脑的瓦缸里,撇出一碗热气腾腾、细美白嫩的豆腐脑,撒上辣椒油、五香黄豆、蒜泥、韭菜花、卤汁,双手接过这红黄白绿褐五色荡漾的食物,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捧着一幅泼墨画,而插在碗沿只露出勺柄的不锈钢勺子就是那画笔,随着每一勺的运动,画面从丰富到繁杂、从繁杂到简单,一碗豆腐脑很快就见底了。与大人们大开大合并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不同,三金仔细的把最爱吃的五香黄豆用勺子一个个的按进最里面,确保舀出的每一勺豆腐脑里总会带有一粒豆子,这样他的每一口都能咀嚼出五香黄豆的香味。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吃完早饭,父亲就把三金抱到自行车的前杠上坐着,每每这时三金总会抱怨坐在前杠上硌屁股,父亲就会笑道:“过来吃饭的路上怎么不提?想不硌得慌就快点长,再长大一些就可以坐后座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三金渐渐从28自行车的前杠坐到了后座,周围的早点铺子也丰富起来,小米粥、豆粥、糁汤、肉盒子、油条、菜煎饼……可是三金早上吃的最多次的,还是国营饭店的豆腐脑和包子。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13岁那年,三金学会了骑自行车,父亲也骑起了摩托车,从那年起三金也再没坐过父亲的28自行车,也是在那一年,父亲用摩托车把三金送到外地去上中学……

再回来时,三金已是成年,这时的中心街已经大变摸样,平房已经换成了新楼,国营饭店也早已消失,在新颖时尚的新中心街那里,三金找到一家早点摊上买了一碗豆腐脑,配料倒比当年国营饭店的丰富了许多,增加了榨菜、虾皮、紫菜,吃完以后三金一声不吭的就回去了。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后来三金上大学、参加工作,也去过很多大大小小的城市,只要见到有卖豆腐脑的,基本上都会买上一碗,也见识了一些跟小时候不一样的豆腐脑,有南方放糖或者蜜豆的豆花、北方浇上麻汁的老豆腐、江淮地区浇上骨汤或鸡汤的豆腐脑、出现在高级酒店酒宴上现点现做的豆腐脑、甚至还有国外唐人街名为“豆花布丁”的豆腐脑,但是三金吃完以后总会在心里说一句话:“这家的豆腐脑,不地道!”

(PS:本文标题及内容使用的图片均来自网络,若涉及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本文内容为作者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END-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扫描公众号,查看更多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