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久见,这里的小猪听得懂英语! | 故事

走进全课程 2019-07-17 16:41:34


 

导语: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猪,大概就是桌上的一碗红烧肉,一锅香喷喷的蹄膀汤。你会相信,有人把一只猪做成了教育吗?

 

日本电影《小猪教室》曾在国内轰动一时。影片中,老师让学生花一年时间亲手养大一头猪并要求学生吃掉它,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生命与食物”的大讨论,刷新了他的学生对生命价值的认知,也震撼了每一名观众的心灵。

 

令人意外的是,在我国经济发展突飞猛进的特区深圳,其实也有着三间这样的“小猪教室”,甚至比日本的“小猪教室”更为传奇,也更为温馨!这里的小猪听得懂英语,每天都会“写日记”,还走过“创想中国教育2025颁奖典礼”的红毯,玩得转期末闯关……

 

这三间“小猪教室”都来自深圳市福民小学。在“全课程”教育活动中,有一项“我的动物朋友”的主题学习,建议学生和老师在班里饲养孔雀鱼或其他小动物。连“全课程”的主创专家都没有想到,会有老师选择在教室里养一头猪。

 

这篇故事的讲述者徐奔就是其中一间“小猪教室”的包班老师,读完以后,相信你也会和记者一样,深受感动,热泪盈眶。


 

 

一只不受欢迎的“落脚猪”

 

二年级上学期, “全课程”的主题学习叫“我的动物朋友”,建议师生饲养孔雀鱼,写观察日记。我想,课程之所以这样设计,大概是因为孔雀鱼生命力强,生长变化明显,饲养起来方便,适合推广到全国各个学校。唯一可惜的是,鱼儿生活在水里,无法任孩子触摸,与孩子建立的情感联系也比较弱。出于安全考虑,学校不能养猫养狗;乌龟干净好养,但生长缓慢,不易观察;兔子很可爱,却胆小怕人,还体弱多病……

 

我和我的搭班老师康黎商量,既希望能紧扣“朋友”主题,让孩子与小动物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又希望这只动物温顺、皮实、活泼、生长迅速。范围就这样越划越小,最终决定饲养小猪,并不是哗众取宠为博眼球,而是我们忐忑地“摸着石头过河”罢了。

 

养猪首先要取得家长的支持,因为我们的课程计划包括“小猪漂流日记”:小猪每天轮流到每个孩子家中居住。到谁家里,谁就要以小猪的口吻,用图文替它记录当天的生活,最终形成全班共写的《小猪日记》。

 

当我把这个计划通过QQ群向家长们和盘托出时,有的家长直接质问我:“发猪瘟了怎么办?” “上课的时候猪跑了,老师是讲课还是赶猪?” “老师,你的意思是——我孩子以后每天放学还得赶一头猪回家?”

 

“童年只有一次,为什么不给孩子一些独特的经历和体验呢?”我突然觉得有许多话要说: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新奇的活动可以激发孩子完成任务的欲望。而且,我特别想把人们头脑中那只肮脏、懒惰的蠢猪抱出来,重新给它干净的环境和清洁的食物,让孩子们看看会发生什么?能不能打破孩子们的固有思维,让他们多元地看待事物,学会不刻薄、不盲从?而之所以设计全班共写活动,是想让孩子感受他在集体中的意义,增强我们班的凝聚力。”

 

一口气写了四条理由,顿了顿,用一句话作结: “这是一个严肃的生命主题,也将是一场生动的情感教育。”大多数家长被我说服了,答应为孩子们购买一只小香猪。“小猪课程”拉开了序幕。

 

首先,开展教室大讨论——如果教室里有一头猪,你觉得怎么样?不出所料,孩子们各抒己见,褒贬不一。毕竟,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理想的宠物对象。

 

然后,我给他们每人发了一本《夏洛的网》。这个童话你大概已经耳熟能详了:一只叫威尔伯的落脚猪长大后就要被做成熏火腿,他的朋友——蜘蛛夏洛为了救他,在蜘蛛网上相继织出了“王牌猪”“了不起” “光彩照人” “谦卑”等词语,使威尔伯逃脱了既定命运。

 

我带着孩子们在班里共读这本书,并分次布置了阅读作业。孩子们带着问题阅读,第二天再到班里讨论。

 

就在读书会讨论正酣时,我告诉孩子们:现实中也有一只可怜的落脚猪,留在养猪场里可能会死,也可能会被做成熏肉火腿,我们能不能帮帮它?

 

通过激烈的讨论,最后,孩子们慷慨地表示:放到我们的教室里吧!大家一起照顾他!之所以说是“慷慨”,是因为孩子们对猪的生活习性还是抱有很大的成见,他们这是以伟大的“牺牲精神”在接纳它。

 

 

颠覆所有人的想象

 

明确了班级职责、卫生要求后,小猪就进入了孩子们的生活。 《夏洛的网》整本书共读也继续推进,整间教室成了强大的情境场。孩子们为小猪也起名“威尔伯”,与小说中一模一样。我给他们读了我写的第一篇《小猪日记》,让他们模仿绘本《蚯蚓日记》的写作方式,每天接力写下去(如下图)。


 

同时,我要求班里每一位孩子再独立完成一本自己对小猪的观察日记,这样用两种角度来写,不仅好玩,更能引导孩子们学会共情和检视内心。对比前后的日记,你会发现他们对小猪的态度正在悄然变化:

 

友友的日记1:……说到猪我还真不想养,因为我妈妈怕毛。

 

友友的日记2:今天威尔伯来到了我们的教室,老师把他放在一个桌子上,跟我们一起上课,我觉得他好可爱。下午,老师让我们第三大组去摸威尔伯,我其实不敢摸他,可是摸他之后,我觉得其实猪皮也是很舒服的。

明天,我希望可以喂威尔伯吃东西。

 

还有的同学一开始是坚决的反对派:

 

辰辰的日记1:老师说我们班要养一头猪……我可不想这样!这样太残忍了!真希望是狗。你看她的配图,直接气到火山爆发了(如下图)。


可是后面再看她的日记:

 

辰辰的日记2:今天,我对着威尔伯看了又看……他很干净,也很可爱,现在我变得很喜欢威尔伯了!我想让他开开心心的!

 

这回,她的配图变成了她和爸爸、小猪在游乐场玩(如下图)。

 


台湾著名教育家黄武雄教授说过:“儿童的世界需要消除偏见。……它使得赤子与天地万物相亲,丰富了儿童世界的内容。但进入成人社会以后,儿童很快就不可避免地被教导或感染上大人的偏见,丢失了那份纯真。”看得出来,威尔伯正在打破孩子们心中对猪的固有印象!

 

家长也在改变。有一位同学在日记里写道: “今天回家的路上,爷爷问我说:你们班养了什么宠物?我说猪。爷爷说不行。然后我就跟爷爷吵架了。”后来,这个家庭却主动跟我申请,让小猪去他们家住三晚!利用家校联络簿,家长也开始漂流他们饲养小猪的心得。

 

有意思的是,大家之前的担忧,比如卫生问题、纪律问题等,基本都没有发生。我们在班级一角铺了猫砂,把采集到的小猪尿液倒在猫砂里,小猪就能完全定点大小便了。我去查阅资料,发现猪可能是已知圈养动物中最爱干净的,它甚至会自己把生活的领地分区。

 

上课时间,小猪自己趴在教室后的笼子里睡觉,很安静;下课了就被抱出来和孩子们玩耍。当时,学校正在施工,楼道拥挤狭小,这样的课间活动,对孩子们倒是特别好的休息和放松。

 

 

我点了威尔伯的名

 

只有一次早晨,空气沉闷,楼上楼下的三只小猪都嚎叫起来。我们便把猪挪到了走廊。没多久,光线变暗,狂风暴雨。有孩子由此发现,小猪对于异常环境特别敏感,我们索性将下一节课调整成科学课。孩子们相互分享了很多奇趣知识:

 

全世界有10万多种动物,其中猪的智商排在第10位;猪是特别耐饿的动物,所以汶川地震才出现了“猪坚强”;猪擅长记住物品的位置,难怪他无论在哪里,一到饭点总能第一时间冲到早餐篮跟前;猪的嗅觉是狗的好几倍,难怪有次下课,他会直接从我们班跑到隔壁教室,拱翻垃圾桶找喝剩的牛奶瓶。

 

越来越多的课程与小猪产生了连结。

 

因为要定期给小猪测量体长和体重,孩子们把数学课上学的各种测量方法运用得十分娴熟。但生活往往比书本更为复杂:为小猪称重时,小猪会在体重秤上乱动,读数不准确。结果有孩子想到:先抱着小猪测量,再测出自己的体重,两数相减。

 

测体重


这已经突破了简单的数学学习,直指复杂问题的解决。我们又以此为切口,跟孩子们讲了“曹冲称象”的故事。他们喜欢这样在各个学科间自由穿梭,不会因为触到学科界限而让兴趣碰壁。

 

《夏洛的网》中有夏洛为威尔伯唱安眠曲的情节。读到这里,我们班的孩子也要求在音乐课上唱歌给威尔伯听。于是大家自己为小说中的歌词编曲,对着我们班的威尔伯唱歌。

 

威尔伯就是这样,早已融入孩子们的生活。但正式成为班级一员,甚至后来成为一名学习特工,还是源于一件特别的事。

 

一次逃生疏散演习中,我让孩子们立即停下手头的事情,不必携带任何东西,迅速撤离。没想到,有个孩子飞快地跑到教室后面,一把抱起了威尔伯。孩子的动作太快了,我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就看到他抱着威尔伯冲出了门外。操场上,孩子们安抚着受到惊吓的威尔伯,兴奋地说:“我们都逃出来啦!”

 

我们逃出来了


那一天进行疏散人员点名时,我直接把班里的41个孩子,改成了42个。

 

在期末时,我们为全班 42 名“同学”颁发了特工奖章。威尔伯之所以能获得这枚奖章,绝不是我故意放水,而是因为他出色地完成了英语学习任务。

 

 

威尔伯会英语了

 

威尔伯的日常训练是孩子们轮流进行的,但我要求,只能用英语和他交流,理由是教室里人多口杂,用英语可以让威尔伯即使身处嘈杂的环境,依然能听清指令。当然,其实我更希望借此提高和强化孩子们的口语水平。

 

我设计了几个日常生活中常用的英语词组,要求孩子们无论在教室还是家里,都对着威尔伯反复强化。一名家长在群里听说我的要求后,刚喝的水都喷到了键盘上:“什么?我还要跟一头猪说英语吗?”

 

威尔伯快过来——comehere

威尔伯吃饭啦——eat

威尔伯上厕所——pee

威尔伯好样的——goodboy

威尔伯快点跑——run

威尔伯睡觉吧——sleep

威尔伯握手吧——hand

 

可事实上,不到一个月时间,威尔伯就“掌握”了上述所有口令。每天中午到校,孩子们四人一组,轮番占据教室四角,用英文交替呼唤威尔伯。如果威尔伯能迅速跑到口令人面前立定不动,孩    会奖    粒并 用“good boy”表扬他。更让我欣喜的是,南方孩子很多发不清楚的音,居然在铿锵有力的口令练习中被纠正了!

 

记得威尔伯刚到班里时,我在课堂上对一个不能管理好自己的孩子说:“你看,威尔伯听讲的时候多安静啊!”有的学生就对那个孩子说:“徐老师在说——你连猪都不如。”而现在,大家早已经把威尔伯看成特别的朋友,一起唱歌游学,一起参加体育活动,甚至共同参加期末闯关。当威尔伯五分钟完成闯关时,全班都为他欢呼。

 

然而,因为学校没有足够的条件把小猪一直养下去,离别也在悄然而至。学期末,我告诉孩子们,威尔伯将从福民小学毕业,到一个农场去继续他的“修行”。作为“同学”,他们依然可以去农场看望威尔伯,并和威尔伯写信。孩子们终于体会到人生中的重要一课——别离。

 

转眼到了下学期。在一次家乡美食分享会上,孩子们看着一桌琳琅美食,一边兴奋不已,一边唏嘘感叹道:这么多好吃的!要是威尔伯在就好了……那画面,真是让人不能不感动。

 

记得很多年前,我留宿在一位朋友家中——这是一个很大的铺着榻榻米的房间,就地躺下便能睡觉,这让睡了几十年床的我非常不适应。第二天,我请朋友帮我加铺一张凉席,好让我清楚地感知哪里是床的边沿……

 

后来, “全课程”来了,老师要“包班”并“跨学科”教学,这让我这个睡了十几年“床”的公办美术老师猛然发觉,伸手之处,再也触摸不到以前的“床边”——学科边界。作为一线的平凡教师,在这么自由的环境下,我只能尽量使我的教学更新鲜一点,更好玩一点。我希望让更多人知道,“全课程”教学不是老师包办所有课程那么简单。让学科间融会贯通、交相辉映、彼此照耀,才是知识本应有的样子。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教育

关注全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