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州吧征文】他和她,那一场关于禹州吧风花雪月!

掌上禹州 2020-04-03 14:45:38

那年盛夏,阳光绕是火辣,柏油路面上人群中喘息着疲惫的气息。一家咖啡厅内一位女子静坐在椅子上,透过橱窗望着街道中行色匆匆的人流,一杯咖啡早已放置的没了热气。这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这份惬意,她缓慢拿起手机,仿佛那有千斤重。她面色机械的接通了电话,随着一声哦然后挂掉了电话。起身推开店门,一阵热浪扑面而来,她急忙扶在门手上,定睛向前方看去,此时的路上响起熟悉的洒水车声音,水花压在地面,一阵风吹过,夹杂着丝丝凉意拂过她的脸庞。忽然间所有的不愉快都被遗忘在身后!她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向对面挥手拦着一辆的士,坐上车这位出租车司机保留着所有禹州出租车司机的勤俭特点,高温下车内像个蒸笼,舍不得开空调司机把四门窗开的透彻,野风吹动着她的发梢,低胸开衫被风吹的舞动起来,出租车司机不时的从后视景内偷看着那俩只快要呼之欲出的小兔子,她发现了司机的猥亵之举,拿包挡在胸前,从后视里与司机的眼睛怒目而视。不一会到达了地点,推门而出,出租车司机喊道:HI,美女,车钱还没给呢?她一脸怒气的说道:你盯着我看了半天,还敢问我收车钱?说罢径直的往前面一家酒店走去。

从酒店电梯里下来,敲了敲电梯对面的房门,门被一个年龄27左右的男人打开了,这男人看见她的到来,面露喜色,急忙拉她进来。她说:你别碰我,我自己进去。男人陪笑着说:好好好,来,把包给我我给你揉揉肩。她不再理他,扭坐在床沿边。男人蹲在她面前:小曼,怎么就这么不待见我呀?楚小曼凝视着眼前这个男人,许久说道:张虎,我从高中跟着你,所有的青春都给你了,到头来你却跟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女人结婚了,你口口声声说她们家境好,让我等等到你有成就了你就离开她,现在你事业有成,过的殷实,这都几年了?你还让我等?张虎:我知道,可我不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提离婚吗?最近她爸说在郑州开办事处,做分厂。我想着眼下能把我单独的生意再提升提升。你再等等我!楚曼:还让我等,我都多大了,等到你跟她有孩子,你再离婚?你知道我这几年我是怎么看我自己的吗?我都感觉我是不是第三者。插足你们的婚姻了,我真的好贱!语末楚曼脸颊被泪痕划过,张虎急忙想帮她擦拭,被楚曼挡去了停在空中双手,张虎不知道怎么解释才能让她释怀,于是一个人在哭泣,一个人在傻傻的蹲着,房间内的时钟滴滴答答转动的声音,在房间内显得尤为刺耳。

良久,张虎呐呐其口:曼,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想的太简单了,我之前一直想着让我自己强大一点。楚曼轻哼,张虎继续说道:好让你过的开心,我要为你一辈子的幸福负责。可我没想到我这些做的不够好,你没有看到,我曾经对你的许诺,我都记在心里。每一次你的不快,我都在自责,为什么我不能放弃眼前的一起,带你一起过着属于我们的生活,是因为我想给你最好的,给你不一样的生活,相信我,我你在我心里占据了所有的位置,请再给我一点时间,你会发现所有的种种都是值得你等待的,宝贝!楚曼听完再看着眼前这个让他爱的醉生梦死的男人,目光开始变的柔和:虎,你能不能给我一句准话,你什么时候能娶我?张虎腾的一下起身大声喊道:现在,你就是我的新娘。说罢向着楚曼的红唇闻去,楚曼防不胜防想要推开张虎,可是她一个弱女子哪里是张虎是对手,楚曼嘴唇被张虎吸允着,瞬间失去了抵抗,张虎的左手扶着楚曼的细腰,右手托在楚曼的翘臀上轻轻的拍打,张虎移动开嘴唇吻在楚曼的脖间,舌头顺势漫游在她的耳朵,牙齿轻轻的撕咬着楚曼的耳垂。楚曼被烫化在浓情里,在张虎耳边说道:我要!


他这时满头大汗从车子里面卸着一筐筐的啤酒,汗水侵蚀着他的衣服,烈日下他发梢上的汗珠显得晶莹剔透。“好了老板50件儿啤酒,你看上月的钱给借一下?”他说完拿出欠条。满脸都是络腮胡的老板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说:刘伟呀,不是不给这几个月我钱也吃紧,不过你放心下次来送货带这次的一起给你结算了。刘伟一听有点急了:我说老哥呀,我也就是个司机,今天给我打榜的同事有事请假了,我平时啥时候也不负责装卸东西,今个累里个龟孙呀,你多少也得给我结点,我也回去好给老板交代啊。于是俩人话锋上交战,心里上盘算!一个有苦难言一个有苦说不出,络腮胡老板说道:得了,我也给你凑一半,余下的下个月吧。拿了钱的刘伟干脆脱了光膀,开动车正要回去。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喂,伟哥,在哪呢?
鸿昌街送货呢,有啥事?
下班兑二两吧,木啥事!
中啊,下班给你打电话。
从车窗外吹来的风总显得那么刚烈,道路两边的树木被炎日晒的娇羞,一片一片耷拉着,而此刻的刘伟一脸的无神,盼望着早点开到公司好躺在床上睡一会。


封闭的房间内,暗红的灯光,被散落一地的衣服夹杂着粗重的喘气声。楚曼躺在张虎的怀里,俩人的温存给了楚曼更多的安全感,但是此刻张虎却是心事重重,一方面他深爱着怀里的楚曼,另外一方面他却更为迫切需要他妻子家中视力的支持,此刻他的内心犹如处在前有沼泽后有泥坡的道路,不知该陷入何处。忽然思智一转,想起一事,急忙推开楚曼,翻身在自己的皮包里翻腾到海,楚曼不乐意的问:干吗呢。话音刚落,只见张虎手中多少了一件灿灿金光的心形吊坠,楚曼不解的说:怎么这是给你老婆买的,让我把把关?张虎:胡说什么呢?这是我从外地回来特意给你买的,来我给你带上。说罢双手绕过她的脖颈扣在了一起,楚曼脸色喜庆的问张虎:好看嘛?张虎:太好看了,我就说我的眼光好的不得了。楚曼拿起手机自拍了一张,发到了朋友圈随手写下:他把心给我了。发表完忽然感觉少了什么,又点开那个让她最熟悉不过的百度贴吧,张虎看她点来点去不解的问她:你干嘛呢?她说:玩会禹州吧,自拍发上去水点经验。张虎哦了一声:呵呵,当心被做水贴给删掉哦。

刘伟是被打来的手机喊醒的,揉开眼已经是快下午6点了,跟朋友约好地方,起身洗漱去了。傍晚的夕阳火红似景,路上的行人也放慢了脚步,好让自己享受这一天难得的晚间生活。刘伟从公司出来骑着电车来到了电信大楼,街边的夜市早早安排停当,期盼着客人的到来,那一家家布满油渍的烧烤架,为客户烹饪着“可口的美食”。“老板四个腰子”刘伟笑着说:你小子最近身体欠安啊。刘伟的朋友一脸无辜的回答道:我这是心里不舒服,我今个下午拉个女客人,长的真好看但是我就多少看了两眼结果人家下车没给我钱,还说我不要脸。刘伟一听乐的不行:哎呀,居然遇到逃票的,你一个堂堂禹州出租车司机居然怕这个,当时对讲机没电了么,喊兄弟来堵她呀。刘伟朋友不耐烦的跟刘伟摆摆手:不过呀,这女的走的急,临走一大串钥匙掉在我车上了,单独配下来也抵上车费了,哈哈哈。说完把一串钥匙放在桌上,好似在炫耀自己的胜利品。刘伟冷笑着说:你也真好意思,人家这会估计急的都不行了,哎喝白的还是啤的?老板整瓶牛二!小龙,你出租车生意最近咋样?我想着不行也包辆车改改行!

小龙:不怎么好,最近政策一天一个样,你呀现在就还干着你的吧。
刘伟:那得了,开整吧。
小龙明显酒量不怎么好,渐渐的开始关于四海八方的话题胡侃起来,从眼下禹州地产经济到国家控房限购,从身边搞破鞋的秒事再绕道隔壁家王寡妇的糗事。刘伟听的有趣也不打断他,但是打断小龙的是她媳妇一通犹如急急如意令电话,他撇下刘伟赶忙忘家中赶。刘伟结了账正要起身走,店老板发扬着拾金不昧的精神,提醒刘伟那一串被小龙遗落的钥匙忘拿了。
看着满格的手机电量,刘伟百无聊赖,习惯性点开那个名为百度贴吧的APP软件。当然他也一直弘扬着广大禹州吧友的爱围观精神,手指在屏幕上来回的滑动,忽然一个贴子吸引着他的注意,打开贴子映入眼帘的一个只有半身照没漏脸的照片,但是那个带在脖间心形吊坠显得尤为好看,刘伟思绪引导着语言组织,免不了夸奖一番,顺着贴子翻阅下面的回复忽然看见楼主发的:今天好倒霉,一大串钥匙丢了,55555,刘伟急忙拿起小龙落下的钥匙,跟楼主回复:赶巧了我今天捡到一大把钥匙。不一会楼主回复:不会这么巧吧,你拍一下发来。刘伟发去照片,对方一眼认出就是是自己丢失那串,于是一阵的审问:你在哪捡的?什么时候捡到的?刘伟脑子一转说了谎,是在路边捡到的云云,楼主跟刘伟约好了拿钥匙的时间地点,刘伟问:那明天去彩虹桥接头用不用什么暗号,还有怎么称呼你呀?对方回复:天王盖地虎,请叫我楚哥。

清晨那一缕被揉碎了的阳光透着明媚,在最美好的晨曦,彩虹桥的公园里那些不知名的小花正在艳丽的生长,吐露着芬芳,鸟儿在树林间带着那一声声的鸣脆往返穿梭。这一切美景都被刘伟尽收眼底,忽然一辆红色的高尔夫停在刘伟身旁,一个女子从车内下来,刘伟犯着疑惑的问道:你是楚哥?女子笑着回答:是啊,我是楚哥,我叫楚曼。然后小手一伸:拿来吧,拾金不昧的好人同志,而此刻的刘伟正在全身心的打量着楚曼,凹凸有致的身材配着一袭花色连衣短裙,裸脚搭着黑色高跟鞋,那一抹红唇映着晨光闪耀着刘伟的内心。此刻的刘伟早已被楚曼的模样看的发呆。面对伸手而来,他才缓过神来,钥匙递给了楚曼,楚曼说:大好人,中午请你吃饭吧?刘伟憋的通红的脸,不知道是该应承下来还是推辞掉,于是愣头提了提劲儿:那啥,不用了吧,你忙你的吧。楚曼看着眼前的这位含蓄而又害羞的人不解的问:怕你女朋友吃醋?刘伟:不是不是,我都没有女朋友那里来吃醋一说,我上班中午也是在忙。楚曼:那好吧,贴吧加你好友了,有时间通过一下,回头聊哈,走吧送你一程?刘伟:不了,我骑的有电车。楚曼给他道别,开车回店了。


市场经济化的今天,各行各业都是举步艰辛,而当今的禹州市也是萎靡不振,楚曼的这家服装店受着网店的冲击,也是生意日渐萧条。好在张虎对她生活上的照顾,可是今天或许是由于周末的缘故,进店客户出奇的多,店里唯一的营业员请了长假,让楚曼忙的焦头烂额。好不容易到了中午,楚曼才送走完客人,刚坐到凳子上她肚子开始表示了不满,这才感觉到早上没吃饭她现在早已饥肠挂肚了,点过外卖的楚曼显得无所事事,打开手机发现刘伟已经同意过好友,楚曼随手发了一句:中午了,还在忙?不一会刘伟发来一张照片,楚曼:这是哪呀?

刘伟:这是苌庄的金山岭,来过没。
楚曼:没有哇,这山景挺不错的呀。
刘伟:你闲着没事可以来看看。
楚曼:我都不认识路。
刘伟:回头捎带着你。
楚曼:成啊,吃饭了没?
刘伟:没呢,这车货送到就是找地方吃饭了。
楚曼:那我先开动了。打完字,她敞开了胃吃了个哏饱。

而他这时还是开车走街串巷的送货下乡中,但是好在的是今天同事也在,出力的活他基本上是不用做的,眼看已经是下午两点,毒辣辣的太阳烘透了整个车厢,他和同事恨不得把衣服脱个精光。同事李阳此刻满腹的牢骚:他达那蛋,这空调跟兔子出气一样,个老板说了多少次给修修,他子孩魔魔怔怔的。快找个地方兑碗面条吃吧。刘伟此刻好似一个快要蒸熟馒头一样,无力回答李阳说来的抱怨,但是找地方吃饭却是眼下最关键的。


乡镇的这家小饭馆透着简约时尚国际范,三五个椅凳混着简单的几个圆桌,苍蝇在角落懒懒的打盹,看见刘伟他俩进了店,店老板急忙扔下苍蝇拍迎了上去:过来了,看吃点啥,调里炒里都有。李阳:老板别那么麻烦,整两碗捞面条,拔一下啊。老板失落的哦了声朝着厨房喊到:俩捞面,凉水罩一下。
李阳跟他打趣:上个月你回家相亲相的啥样,杂没提你说起来。他手里拨着蒜叹了一声气:太物质了,跟我要房要车的,你说我跟她怎么谈?李阳不解的问:你家老爷子不是给买过房了么?刘伟扔掉手中的蒜皮:买了呀,但是你张嘴都问我要这些,还没谈呢,就开始谈条件?李阳会心的笑笑:是不是这女的长的丑啊,你某愣中。刘伟哈哈笑了起来:是有点丑。这时刘伟拿起手机打开禹州吧,映入眼帘的是楚曼的一个贴子,她一边吐槽着夏日的温度,一边晒着刚买的发饰。刘伟回复:楚哥,这发饰你带着有点娘呀。楚曼第一时间给了推送回复:打你吧。他发了一个俏皮的表情回道:别打脸。两碗面这会有点不合时宜的被厨子端了出来,刘伟放下手机,咬下一口蒜开动起来,早已饥饿难耐同事俩,面条不一会被全部消灭掉,李阳拍拍胜利归来的肚子:走吧,上车送完货找地方睡会去。刘伟起身正要出店,电话响了起来。

伟哥,最近忙啥呢,不见你在贴吧活跃了。

瞎忙,上班干活,贴吧光看不发言。
组织组织点活动吧,对A费。可长时间咱贴吧没有聚会了。
行,待会就发。我先忙了!
刘伟挂了电话,上车带着李阳开始走街串巷。一阵微风吹过,天色开始暗淡起来,天际间那火热一般的烈日,这会被密布的乌云遮挡了其傲人的风采,起初的丝丝微风现在开始加动了风力,呼啸而来。刘伟一看这天指定的雷阵雨跑不掉了,跟李阳商定完毕,靠在路边补个午觉。此刻闷雷开始徐徐而来,那一声声低亢的声音,仿佛宣泄着对所有的不快。李阳本身属于大大咧咧的人,说睡倒头便睡,呼噜声跟外面的雷声,串成一种“和谐”的交响曲,刘洋被炒的睡不着觉,打开手机开屏幕打出近期贴吧吧友聚餐活动的主体贴,发完之后,忽然想起什么,于是跟楚曼发了私信:吧友聚餐来不?
她:都没有见过面,我这人认生。
他:好歹你不是认识我么?楚哥!
她:总感觉吧友见了太陌生了,A费我给你兑了,碰碰你的场,我就不去了。
他:你的A费,我擅自做主给兑过了,来吧,显着也是没事,多交几个朋友嘛?
她:哦,那行吧,到时候再说吧。
他:后天我骑车接你去,马上要下雨了,记得添衣。
俩人只是一面之缘,却有着让对方不生厌的感觉,


禹州吧本身聚集着80.90两大年轻的群体,每天都许许多多的有着相同经历相同年龄的人汇聚一起,刘伟的贴子符合着现代都市人的口味,所以短短半天时间,响应着已经又二十几位。但是这些都不是刘伟期盼的,他所以翘首期盼是他心中的楚哥没有爽约。他不知道当下他为何脑海中总是挥之不去楚曼的身影,但或许是楚曼那一份直爽的性格,又或者是楚曼那曼妙的身姿,要么就是她那楚楚的面容。总之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刘伟心里生了根。第二天的工作对于刘伟来说都是在重复着之前所有的动作,就像流水作业的工人一样,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他把沿途的风景拍摄下来与她分享着,而她像个刚入学的孩子,所有的景象对她来说都是新奇。
他问她:这些乡镇你一次都没来过么?
楚曼:几乎就没有去过,上学一直在外地,这几年才回来,等回来之后才发现之前要好的朋友都是同学,而且都是外地的居多。
刘伟:我说呢,那看你平时玩贴吧玩的挺溜啊?
楚曼:哈哈,那不是感情寄托吗,但是网友是一次都没有见过的。
刘伟:那我算是一个例外咯。
楚曼:是呀,很大的例外。
对于这句话刘伟很受用,怀揣着这份美好,刘伟激昂的哼着小曲行走在送货路上。


这会已经是中午,太阳正是毒辣的时候,楚曼的店内虽然有台空调可是夏季本身用电高峰,不稳定的电压使得这一台小空调艰难的运转着,楚曼被热的毫无胃口,这时手机响起,电话那头是她的好闺密但也是来自许昌的老同学徐萍:干嘛呢老楚?
她懒洋洋的说:还能干嘛,守在店里。
萍:你家张虎呢?
楚曼:听他说去贵州去了,怎么了要喊着老同学聚聚。
萍:那啥你打开微信我发个东西给你。
她接受到徐萍微信发来的一段小视频,和一段语音,语音里说萍今天去许昌当地一家快捷酒店见朋友,却忽然发现了张虎,于是就录制了一段视频。女人的第一直觉往往是有着天赋点加满的状态,楚曼颤着手打开视频,只见视频中张虎挽着一个女子在前台聊天,然后搂着女子的腰上了电梯,这些举止亲密的动作在视频里呈现的淋漓尽致。这时的楚曼压抑住所有的疑惑和呼啸而至的打击,拿出手机给给张虎打了个电话,足足等了许久电话才接通:喂,老婆,怎么想我了。
楚曼硬挤出一丝笑声:是呀,你在哪呢。
张虎:不是向你汇报过了么,在贵州呢,不过没事过俩天就回来了。
“过俩天,感情你还要跟那个女子颠龙倒凤俩天才肯回来”。楚曼在心里想着接受不了这一事实,她企图编织上百中理由来说服自己这不是真的,可是视频和张虎的话,让她自己百般无奈,这时的她总感觉自己想要昏厥过去,她给自己绘制的未来生活中,本来是她很张虎的美好生活,可现在创进来的有张虎的现任妻子还有这个视频里不知名的女子。她不停的问自己是自己执念太重了还是太看重这份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爱情。楚曼眼里泪水不停的在打转,而那早已满框的泪水早等着她合一下眼能流落下来。


李阳日复一日的工作,让他皮肤变得黝黑,而刘伟好在只是个司机,于是这会李阳不停的开着刘伟的玩笑说他是个娘炮,刘伟假装生气的说:滚蛋,我现在有能力晒黑,你TMD能变白么。李阳哈哈笑着:不跟死娘炮谈道理,哎呀你拧我做什么。专心开车,送完回店,刘伟最近看你心情不错呀。刘伟:我哪天不是心情很好,怎么最近才开始对我关心起来了?李阳一脸鄙视:你这话说的好像咱俩有基情一样。刘伟骂了李阳一句:滚,搞基也不找你,不跟你喷了,接个电话。喂,小龙,有事?小龙说:我在禹州吧看见你搞聚会里,在哪弄里,明黑儿,我换了岗就过去。刘伟:哦是在。忽然想到楚曼明天晚上也去,他俩要是见面肯定场面很尴尬呀。那啥还不一定呢,等明天晚上去了再给你说吧,我开着车,就这吧。也不管小龙听明白了没有,说罢就挂了电话。

“你明天晚上搞聚会里”?李阳问

他回答道:是呀。
李阳期盼的问:我也去吧,热闹热闹。
他笑了笑:还得兑钱呢?
“兑就对吧,挣钱不就是为了消费么”
今天货送的顺利,俩人早早的结束回到了店里面,他捯饬着贴吧,跟楚曼发去信息:楚哥,嘛呢,都不见你的消息。等了许久对方并未回复,心有不甘的他继续尝试着跟她发送:手机没电了吧这是?忽然她回复了过来:好难受。他一看这还得了急忙询问:是哪里不舒服,赶紧去医院看看,不能拖着呀。她回答道:我休息会就好了,明晚我不去了。
他失落的回复:那好吧,听兄弟的话,去医院看看。楚曼:我的病大夫瞧不了,我躺一会,你忙吧。他给这句话一下子整蒙了,他不知道她口中的这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今天这个夜晚,俩个人注定是要失眠的,她为了多年以来的他失眠,他为了短短几天的她。人生的境界造就了当下的处境,他俩的处境此刻都显得茫然。


第二天一大早,刘洋在禹州吧发布着今晚聚会的内容,标记了聚会的地点,然后收拾完所有的思绪,开始工作上班,刘伟走在去公司的路上不忘询问一下楚曼今天感觉好点了没,知道楚曼回复了一句,我好多了,刘伟才感天地间豁然开朗。其实楚曼这块心病不是一时三刻能化解的,她感觉好累想躺下休息,但是躺下却是满脑子都是张虎撕开脸狰狞的样子。一夜的心理斗争,她忽然开了窍,但是这种细微的变化她却又表达不出来。
一天到晚只有短短数小时就能看到弯牙的月儿挂在天边,刘伟第一个到达了XX饭店,为即将到来的吧友聚会做着准备,不一会吧友陆陆续续的到底了包房,人已来齐,开始举杯邀明月,众人在一起欢快的畅聊,这时包房们忽然被打开了,进来一位妙龄的女子,在场的男吧友看的馋巴巴的。
这时刘伟激动的喊到:楚哥,你怎么来了,身体好点了没,来快坐,我给大家介绍啊,这位就是咱禹州吧的XXXX。
一桌吧友集体喊到:原来是女神大人,现真身了。于是众人喊着楚曼来的晚了先罚一杯,刘伟正要替她挡酒,楚曼端起一杯一饮而尽,她有着男人的那股豪爽,推杯换盏之间英姿飒爽。于是本来热闹的餐桌上更加沸腾起来,刘伟怕楚曼认生,帮她介绍着坐于周围的吧友们,很快大家便打成一片。已经是深夜时分,大家都喝醉了,楚曼脑子昏昏沉沉跟大家聊聊奇谈,刘伟一看都差不多了,喊着众人散了。楚曼已经醉的战不起来,刘伟搀扶着她忘门口走问道:你家在哪,我打车送你回去。楚曼嘴里呜呜啦啦,说的全是醉话,刘伟一看这情形那成,总不能带着会自己家,那样也不行,来不及多想,打了个的,去了斯里卡尔,开了房间,刘伟把楚曼抱上床,不敢帮她脱衣服,正要准备回家。

他本想着她这会早已经熟睡,可是正当他要离开时,只看得楚曼翻来覆去,他放心不下,回身给她把薄被给她搭上,这才安心,又是正要走,却听见楚曼开始干呕,他急忙负起她拿着垃圾桶,瞬间楚曼开始呕吐,那种在胃里经过简单发酵过的食物,再次吐出来的时候阵阵刺鼻,但是刘伟顾不上这些轻轻拍打着楚曼的后背,好一阵楚曼渐渐平息下来,刘伟这才把楚曼放到床上。如此一来刘伟再也放心不下,索性靠着床沿睡了起来。守时的闹钟又在清晨的这一刻响起,楚曼揉了揉眼睛,打量着四周,试图回想着昨天晚发生的一切,忽然看见刘伟靠着床沿安静睡着,再看自己的衣服一件不少的穿着,一股暖流从内心涌过。她轻轻的推了推刘伟,他看楚曼醒了,连忙起身:你醒了,先别动我给你煮点热水。楚曼急忙说:别,不用。你坐床上吧,地上凉。刘伟嘿嘿的笑:没事,你怎么起这么早,这才不到6点,你再睡会吧。

楚曼会心的笑着:你躺床上吧,没事,楚哥命令你哦。我本来今天是要去郑州进货,所以闹铃调的早。
刘伟不好意思的躺在了床的一边沿,楚曼鼻子轻嗅了一下问道:什么味这是刘伟:昨天你吐了。
“啊”瞬间她臊红了脸,侧躺着打量着眼前这个才认识几天的男人,思绪万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