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今天,我静静地想你

美文杂谈 2020-01-27 23:13:35


今天,我静静地想你




 

                  作者:一叶知秋

20111216日的那夜,你万般不情愿地带着无奈、不舍、眷恋、离开了我们。病痛在你脸上一点点消失,你的眼睛渐渐合拢,鼻息一点点减弱,生命之火如枯竭的油灯慢慢熄灭。我们几个最亲的人都在你身边,围着你,静静地、没有哭。我们知道,你摆脱痛苦有多么不容易,你挺着,和病魔战斗了这么久,最终你还是累垮了,敌不过了,你只能放弃了,再强的意志也抗不过死神的召唤,你终于不甘心地跟着死神去了。看着你逐渐冷却的身体,我们惊奇地发现,你那松弛的面容在逐渐收紧,安详的样子竟然和死去的父亲那么相象。二哥轻声让我们看。是的!就是那么相象!一小时前还那么痛苦挣扎的三哥竟在临终前是那么毫无声息的安静,而且面容越来越像天国中的父亲。莫不是冥冥之中有神灵,三哥是被天国中的父亲接走了!仿佛还能听到我们说话,紧闭双目的三哥眼角突然滚下一滴泪来。

    记得那是2008年的春节,我们兄妹相聚邀来好友一起吃饭。觥筹交错间你说颈部有个肿块,朋友是做医生的,触摸后顿觉大事不妙。一语成谶,年后检查果真得的是恶性淋巴瘤,而且病情已进入四期。我们一时都回不过神来,推举二哥对你把病情说白。我们知道这对你的打击很大,但是我们需要你配合治疗。我们相信一定会有奇迹出现。在二哥和嫂子的劝说下,你接受了先化疗后移植的医疗方案。三哥,你是好样的!你用坚强的意志挺过了一次次化疗和骨髓移植。当我看到出院后脸色灰白,身体剧瘦的你,眼泪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转。这还是你吗?简直不敢相认!我把你接到了我家休养,希望你从此开开心心,不再受病痛骚扰。那是一段宁静而幸福的美好日子。每天我们下班回来,你都和嫂子做好了饭菜等着我们,一家人欢欢喜喜地听着你叙述着在园子里挖蚯蚓,钓鱼的逸闻乐事。你象孩子般快乐的表情感染着我们,大家都为你终于挺过了病魔这一关感到由衷地高兴。我不时提醒着你别累着,来日方长,养病为主。你恩、恩点头,向我述说着曾经在病房中连一根面条都嘬不动的情形。你要好好生活,充实地生活,你不想再浪费生命中的分分秒秒。那段时间,你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体重增加了,脸色也红润了,河边的几块小蔬菜地每天都有你忙碌的身影。种菜、养鱼,垂钓成了你生活的全部。

    小时候,你是我们兄妹中最不善言辞却又最闷调皮的一个。那时兄弟姐妹多,粮食也比较紧张,家里做了好吃的总是先给一家之主---咱们的父亲吃,而我们四兄妹就由妈妈用筷子夹上一些菜放在各自的碗里。父亲胃不好,母亲总是在父亲的碗里另外加上鸡蛋或一些富有营养的食品,而父亲也总是故意在碗底剩下许多没吃完就匆匆离开,这时你们三兄弟就一哄而上,抢着做父亲的“接班人”。大哥二哥总是眼明手快些,而三哥你就经常没抢着,但这时你却会经常出其不意地从自己的碗底掏出一筷什么菜来。原来你事先在米饭里挖了“防空洞”,在我们菜吃完吃白饭时,你却细水常流地吃着你存下的菜。不过如果存下的是一块肉就会引起大哥二哥觊觎,他们找由子引开你注意力,然后出其不意地把肉抢到嘴里。你总是任由之,下次吃饭还继续挖你的“防空洞”。这件事在我们在长大成人后很久很久,兄妹聚会时还会拿出来调笑一番。

    在你生病期间,嫂子吃尽了千辛万苦。医院的病床难等,嫂子就在你每次化疗前的一周天天侯在病区门外,眼巴巴地打听和数着出院的病人,然后去求护士长、求医生,希望能尽快给你安排床位。嫂子的守侯换来了医生的同情,使你从来没有一次因病床紧张耽误过化疗。随着病情越来越严重,你的输血问题也成了嫂子挥之不去的梦魇。由于病情反复发作,太多的化疗已摧毁了你的造血功能,二次骨髓移植更是雪上加霜,你彻底地要靠输血等待生命的复苏,一周输一次、三天输一次,越来越频繁的输血使嫂子无能为力。侄儿在网上求援,嫂子找遍亲朋好友、单位职工,可你需要的AB型血总是告急。那段时间,苏州血站门口总会出现嫂子那焦急的身影。经常我正在上班,电话铃响,嫂子在那头急声哭泣:快想办法,建华的血小板快接近零了,这两天实在找不到血源!我匆忙带上单位两个准备好应急的同事赶往苏州,嫂子已伫立在医院门外等候。风中的嫂子憔悴了许多,一身的无奈和落寞让一起去的同事也眼眶湿润。轻轻揽住嫂子,我发现几缕白发已悄然爬上了她的双鬓。我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嫂子的情形,那是七十年代的一天,我接到母亲电话让我回家看给三哥介绍的对象,我一溜烟就奔回家里。因为母亲告诉我三哥谈对象的条件之一是要妹妹也喜欢,能和妹妹相处得好。我心里很自豪,仿佛有一种使命感。当我跨进家门时,看到个陌生姑娘低垂着头坐在长凳上看报纸,见我进门,她微微抬头起身一笑,娉婷修长的身材文静可爱,一下就赢得了我的喜欢。从此我就添了一位三嫂并由此和她结下了一生的不解之缘,成就了深厚的姑嫂情谊。

    嫂子为人贤淑能干,大方得体。当那个年代我还是个普通工人时嫂子已是一个中外合资单位的负责人。那年我的年终奖20块,而嫂子有300元。拿到奖金后的嫂子不由分说地将我拉上街,用三分之二的奖金为我们各自买了件时尚的羊毛大衣然后高高兴兴送我回家。我永远都记得这件事,并在今后的日子里加倍用心地呵护我们的姑嫂情谊。俗话说好人有好报,可现实却不是这样,老天爷毫不体恤三哥三嫂一家,在漫长的岁月中不断地给他们制造灾难,一次又一次地蹂躏打击着他们。先是嫂子单位的公款被合资港方负责人携款卷逃,嫂子因过离开了原单位。而后在2000年新世纪开始的第一天312国道上遭遇车祸,一家三口都罹难受伤,尽管抢救及时得以生还,但我那唯一的侄子却在这场车祸中留下残疾一只手臂终身不能挥动自如。哥嫂是坚强的嫂子远赴他乡打工,三哥也在单位越赶越好当上了车间主任。期间尽管嫂子在探家的路途中再次发生车祸造成颈椎骨折但总算皆无大碍。正当一家人慢慢走出阴影,生活一天比一天好起来时,致命的病魔又找上门来。三哥被确诊为恶性淋巴瘤四期三嫂闻听后欲哭无泪后悔得立即辞掉外地的工作,她无比自责地认为三哥的病情是因她在外地打工忽视了对三哥的照顾而造成的。痛哭后的三嫂回到了三哥身边,全心全意地照料着三哥的最后岁月。四年,一个不算短的时间,嫂子不再管外部事务,她把全部的生活重心都落实在了三哥的喜怒哀乐上,衣不解带地照顾着三哥,努力地让三哥开心快乐起来,让三哥在病痛中享受到生命中的夫妻挚爱。三哥终于没有被爱挽留住,我们心疼,可无奈!三哥,你努力了!嫂子你也努力了!我们都努力了!

    三哥你看到了吗?你去世后所有你最亲近和挂念的人都来看你了。他们记得你的付出,记得你的善良。特别是子侄们,你言行对他们一生都有感召。杨欣记得你,在他高考前躲入你家复习,你楞是借看足球天天熬到半夜,在他最犯困的时候为他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夜宵,现在他已是位名牌大学的教授;杨斌记得你,当初他刚毕业工作无着落,是你鼓励他,给他信心,多次请假陪他各处应聘。他今天已经够辉煌了,可他永远记着你的好;冠丽来了,她带着夫君来给你叩头,整个葬礼一路追随帮你办理每个环节;石红到了,她亲手为你穿上寿衣,一柱又一柱地在你遗像前上香。子侄们默默地守在你灵前,谁也不肯休息,只有在几杯酒下肚后才忍不住嚎啕大哭。你还应该欣慰的是,你平时经常想念的老同事们得知你去世的消息,也从外地赶来了。他们虽然有的退休,有的分散在各地,可消息象张了翅膀,四十几个外地同事聚齐,推举出十几个代表在半夜11点多时租大巴赶到,守灵陪伴你走了最后一程。

    今天我静静地想你。想着你的音容笑貌,想着过往的往事,想着我们兄妹间的情缘,心静静地没有悲伤。你走了,你解脱了!你卸下全身的病痛,摆脱了心头的荷重,带着对亲人们的眷恋,带着对这个世界的希望和失望,从我们的世界里消失,去到一个梦想的天堂。聚散终是缘,咱们能有缘此生做一次兄妹我心足矣。

   三哥你走好,在那个世界,如果有。 咱们都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匆匆过客,只是你先走一步,我们的使命还未完成。如果有一天,我也遨游在太空,我们碰到,那我们再做兄妹,你照顾我,我照顾你。

    清明节就要到了,谨以此文献给刚过世三哥。亲爱的哥哥,你已经镌刻在我心底。有我在,你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