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有欲》三十一章&三十二章

上瘾 2019-01-16 06:11:58

三十一章


周墨睁开眼睛,身边早已没了唐简的踪影,接下来的几天周墨过气了黑白颠倒的日子,作息时间跟随着美股开盘,睁眼就进股市,闭眼就是睡觉,人生可谓混混噩噩。


媒体又爆出了几条茂达的“丑闻”,不过大都是些不痛不痒的,连报纸的头版都没上去,可是接二连三的坏消息却进一步让投资者丧失了信心,几天过去了,茂达的走势依然不容乐观。


凌晨四点,周墨听见了钥匙的开门声。


“怎么不开灯?”客厅里,周墨的电脑屏幕是唯一的光源,黑暗中唐简的脸上带着一丝的疲惫。


“回来了!”周墨想起身,可是刚站到一半脚就麻了,没办法只能坐了回去。


唐简脱了鞋快步走了过去,蹲在周墨身边替他捏了几下。周墨顺手揉着唐简的头发,软绵绵的,很舒服。“你要有这爱好,明天我给你弄条狗回来,使劲儿揉。”唐简抬头,一双眼睛黑亮亮的盯着周墨。


“不用,你比狗好玩。”


“什么破比喻。”唐简不痛不痒的拍了下周墨的大腿,然后站了起来。

俩人故意似的,谁也没提股票的事儿。


“我有点饿了。”唐简起身脱掉大衣,屋子里暖和,没一会儿身体的温度就恢复过来了。


“家里只有方便面了。”周墨起身向着厨房走去。


“成,那就方便面。”


周墨从柜子里取出两包面,想去拿锅去接水,就被一旁眼疾手快的唐简给抢了下来。


唐简在一旁忙活的煮面,周墨就在一边静静地看着。


“怎么?一分钟也舍不得离开了?”唐简打趣的问道。


“嗯!”周墨点头,倒也是没有辩解,眼睛盯着唐简,一刻都没有离开过。


唐简心里一甜,嘴角抿着笑。


方便面下锅,唐简关了小火,和周墨在一起没了工作上的束缚,唐简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双脚交叉随意的站着,歪着头看着周墨微笑。

周墨没什么表情,径直走了过来,从后面把唐简抱在怀里,“哎呦,现在越来越厉害了?”唐简拉过周墨的手攥在手心里。


“那些老狐狸斗不过就不斗了,回家,我养的起你。”唐简这些日子操的心受的累,周墨都看在眼里,可一来这是生意场上的事儿关系到整个家族,二来男人都看重事业,周墨以为他能好好的站在唐简身后,为他加油打气,出谋划策。然而现实是,唐简太聪明了,他走的每一步都是精心计划的,自己永远都是跟在他的思维后面,能跟上他的脚步已经用光了自己的心力,又何来出谋划策一说。唐简眼睛里闪着光芒可是脸上的神情却透露着疲惫,黑白颠倒,每天不足四个小时的睡眠......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早些年周墨跟着潘羽一起挽救濒临倒闭的嘉宝时,也过过这种日子,可是这事儿放在自己身上,周墨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可是放在唐简身上,他就是心疼。


明明唐简比他强大百倍,明明他万事都不如唐简,可是周墨打心眼里觉得他要保护唐简,他看不得他这么累,看不得他这么苦,看不得他为了家族的生意受这么大的委屈。


“好啊,那我就赖着你一辈子,好吃懒做一辈子。”唐简转过身,张开双臂搂住周墨的腰。


“好,下辈子我都养!”周墨回答的肯定,唐简倒是一愣,他知道周墨对他有意思,但是他一直觉得是自己爱周墨多一些,可是自从俩人摊牌后,唐简才终于知道,周墨对他的占有欲不比自己对他的少。


唐简原本想说点什么的,可是闻着满厨房方便面的味,这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抱歉,这次是真饿了。”


盛好面,俩人围在餐桌上,唐简吃了一大口面,觉得整个人精神了不少,“在外面你也敢这样?”周墨小口的喝了勺汤,看着唐简说道。


“不敢,在外面要保持风度,在你面前用不着。”唐简笑着回道。


唐简的这种双面标准,周墨在大学时候就领教过了,当年系里那些暗恋唐简的姑娘都认为唐简是个冰山帅哥,可是在周墨看来,这家伙在自己面前笑的次数根本数不过来,实在看不出哪里冰山了。


唐简的手机响了,接起电话。


“喂,父亲。”


周墨听到父亲两个字急忙放下手里的筷子,老老实实坐的端正,竟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唐简被周墨这一系列行为逗乐了,周墨瞪了他一样,让他正经接电话。


“嗯....于董事怎么说?”唐简明显是在谈论生意上的事,周墨在想着自己要不要回避下,可是唐简的眼睛一直看着他,貌似没有让他离开的意思。


“哼,条件....他要什么?”唐简目光如炬,表情瞬间冷了几分。


“没想到,我这么受欢迎,又来了一位要把女儿嫁给我的?他就不怕结婚后我让他女儿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唐简的话里带着寒意,周墨听明白了,商场联姻。


“父亲,我知道,这次我是打的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那些人在茂达的势力盘锦错节,本就不是我能轻易铲除的,可是于董事,他不觉得自己现在是狮子大开口吗?他手里不过4%的股份,竟然就要我和她女儿结婚,以小搏大,狐狸吃大象?父亲,您的意思?”


当唐简反问他父亲意见的时候,周墨没由来的心里一紧。


“嗯....他们去搬救兵也在我的计划之内,加上您给过来的资金,还有....还有上次和您提过的那个人,他给的一千万,目前的状况倒是没什么问题。”


“嗯....开始我占了先机,可是苦仗在后面.....嗯.....原本也没指望着这次能全胜,这个头我不挑起来,明年的董事会选举,他们也会来这么一出,打压这一派系的气焰,明年集团内部的整顿也才好着手。”


“我这次的目的是许家.....这家人从爷爷开始就对我们家阴魂不散的缠着,再有许家和冯老那边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有许家破产,才能彻底断了他们的念想。”


“父亲.....您还是回美国吧.....在伦敦我怕.....”


“好,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嗯.....嗯.....等这件事结束....我就安排”


唐简挂断电话。


周墨眼里满是期待,但是却不知道从何问出口。


倒是唐简放下手机,开始不紧不慢的解释,“我父亲此刻在英国,帮我游说集团内部一些保持中立的小股东,其中有一位董事,他说帮助我的条件就是要把女儿嫁给我,除了他手里那4%的股份,他还会去帮我拉拢其他的董事,再有就是对我提供现金资助,只要我肯娶他女儿。”


唐简没瞒着,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那你.....”


“你不听见了吗,我拒绝了。”


“你父亲....怎么说,同意了吗?”周墨不担心唐简的态度,他担心的是他父亲的。


“哦....我父亲的原话是,于董事的女儿我见过两次,长的不漂亮,我觉得配不上你。”


“哈哈哈哈....”周墨忍不住笑出了声。


“老人家真是这么说的?”


“当然.....我父亲和我一样都不喜欢被人威胁。”


“你这样得罪他,他会不会站到对手那边。”


“不会,放心....我自有分寸,你那一千万,我只会让他增值,绝不会让你赔本的。”


唐简不想多说,周墨也不多问,两人吃完了面,唐简抢着去洗了碗,周墨被唐简赶去洗澡。


周墨趴在床上,困意渐渐袭来,窗外的夜幕渐渐有了亮色,太阳快出来了,唐简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进了卧室。


唐简站在门口脚步一顿,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画面,周墨全身赤裸,肌肉的弧度优美漂亮,白色的屁股像是两座小山丘,双腿修长,左边脸陷入了被子里,眉眼紧闭,身体伴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唐简脱掉浴袍,轻轻走过去,周墨双腿夹着被子,这会儿是真睡着了。

“怎么....不是要诱惑我吗,自己怎么睡着了。”唐简躺在周墨身侧,伸出手臂把人搂在怀里。


周墨本就睡的不踏实,唐简一说话,他就醒了,借着唐简手臂的力气,周墨手脚并用的爬到了唐简的胸口处。

“还有力气做?”身下传来唐简的声音。


周墨想说有,可是身体本能却给出了反应,周墨摇着走,下巴蹭着唐简的胸膛。他没有裸睡的习惯,今天这样确实如唐简所说是要诱惑他,可是还没来得及诱惑,他竟然睡着了。


周墨趴在唐简胸口处,又开始犯起了迷糊。


唐简的手掌在抚摸着周墨的脊背,一下接着一下,周墨一条腿插进唐简的腿间,自己双腿夹紧,这个姿势,他是舒服了,可是却硬生生的卡住了“小唐简”。


“这性子真和小猫似的了。”唐简看着身上人的一举一动,手掌揉着周墨的屁股,用力捏了一把。


周墨没反应,姿势舒服,爱的人抱在怀里,知道唐简也不忍心太折腾他,哼了两声表示了下不满,接着就昏昏欲睡了过去。


只留唐简笑着叹气。






三十二章


“课长,您终于来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着您了呢....”陈晨来的早,一进门看见坐在卡位上办公的周墨,心情无比激动,也顾不得手里拎着的豆浆油条了,一溜烟的就跑了过去。


“课长、课长!”陈晨瞪大了眼睛隔着办公桌,看着许久未见的周墨。


“嗯!”周墨敲下最后一组数据,抬起头,脸上透着淡淡的温暖。


“嘿嘿.....”陈晨知道他们课长的性子,谈判桌上言辞犀利,私下里沉默寡言。


“吃早饭去吧,等会儿该凉了。”周墨站起来拍了拍陈晨的肩膀。


“是,课长!”嘉宝是陈晨的第一份工作,周墨这个领导为人严厉,但是对手下是那种严肃中透着好,陈晨工作中犯的错误私下里虽然被周墨骂的要死,可是一出办公室的门,他这个领导就把责任都扛了起来,在这种领导身边陈晨有一种归属感。


办公室里陆陆续续进来人,看见周墨先是一惊,紧接着都特别热情的来打招呼。周墨也都是一一回应着,就像一个普通的早上一样。


十点周墨把部门里的人召集起来开了个工作会议,每个人都汇报了手头上正在跟进的工作,年底了,收尾的成分比较多,周墨不上班的这段日子,薛凯每日都会发送部门的工作邮件给到周墨,工作上倒没出什么问题。


潘羽去新加坡出差,挖角一个年轻的服装设计师去了,设计的上的事儿周墨曾经有涉猎过,可是服装设计师的性取向大都有些怪异,在加上周墨自己也是弯的,在被骚扰过两次后,周墨果断甩手不干了,他宁愿面对呱噪的客户也不远再伺候那些设计师了。


曾经潘羽还调侃过周墨,说他不懂得近水楼台先得月,周墨只是冷哼了一声回道,兔子不吃窝边草。


工作上的事,既顺利又平静,仿佛终日转动的齿轮一般,从未停歇过,午饭时间,周墨在便利店买了个三明治,躲到会议室,一个人啃了起来。


用手机打开网页,一篇全英文的商业报道,唐简的照片赫然在目,茂达这次的商业危机在媒体看来更像是一场家族内斗,所谓新老派系的争斗。唐简这个神秘的年轻继承人一夜之间跳到了大众的面前,力挽狂澜不仅没有被董事会踢出局,反而化危机为转机,成功获得了董事会过半的票数,成为茂达真正的主人。


一时间大众对这位商业巨子产生了无比的好奇,成绩优异、名校毕业、没有花边新闻、单身多金、相貌英俊,在商场上手腕狠戾,茂达对鹿鸣的收购案就是他一手策划的。


这次他不禁解除了茂达内部的危机,还成功的进行了鹿鸣对许氏的并购案,对于茂达这么一个“风雨飘摇”的老牌商业帝国,此时出现了这么一个年轻的、优秀的、充满活力的掌舵者,无论是业界还是大众都充满了信心。


从这些成功案例中,他们看到了唐简作为领导者的能力,茂达的股价在跌倒历史冰点后,因为唐简的出现和媒体的大肆报道,股价在慢慢的回暖,虽然这个老牌商业帝国在此次内部危机中受到了重创,可是人们对他的信心不减反增,这对于茂达来说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两天前,唐简对周墨说他要回趟美国,周墨心里先是一惊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好在唐简急忙道出了其中的缘由,他此次回去是议和的,茂达内部问题重重,这一点不仅唐简看见了,那些老狐狸自然也是看见的,以往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他们想着只要自己赚的盆满钵满集团的利益便自然不再重要了。


可是这次唐简的孤注一掷他们内部的利益受到了重创,两方派系拼到今天都耗费了巨大的资金,巨轮沉了对于船上的人来说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唐简父亲没为唐简拉到股份却成功的说动了那帮老顽固,谈判地点定在美国,对方希望能找到一个中立的条件,两方都能接受的条件来平息这场内斗。


虽然老家伙们被唐简摆了一道,心里都憋着气,可是他们深知在利益面前没有永远的敌人,他们已经是风烛残年,唐简才正值壮年,就算这次他们拼尽全力打压下了唐简,可是他们并没有把握来日唐简不会卷土重来,回望着自家的后辈,虽然也有些能力出众的人才,可是和唐简一对比显然都成不了气候。


如此也是这些老狐狸们妥协的一个原因,他们的存在不光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家族。


静默的会议室里,周墨又刷了几个国外的主流网站,首页,大篇幅的都是对于唐简的报道,看来这次谈判非常成功。唐简是极为聪明的,他懂得羽翼未丰满时该隐藏自己,也懂得在黑暗中化身为众人期望的光明。


就连周墨也未曾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如此擅长利用媒体的力量,这几天唐简忙碌周墨不敢去打扰,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可是看到媒体一边倒的大肆报道,周墨可以肯定唐简赢了。


周墨露出一抹笑容,又看了几篇媒体的夸赞报道后有些开心的回到了座位上。午休结束,办公室里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之中,周墨在对着年终总结和明年的计划犯着头疼,大量的数据需要对比分析,眼睛盯着电脑屏幕,手里摸过咖啡杯,刚喝了一口。


“天啊......茂达集团,那个新蹦出来的继承人,上节目公开表明自己是gay,还有同性恋人......”办公室里一个女职员的声音显得尤为突出。


周墨作为领导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下属上班时间开小差,而是....茂达的继承人......上节目....gay....同性恋人??????


周墨的一口咖啡憋在嘴里好一会儿,才勉强吞咽下去。办公室里的几个女职员窃窃私语,但是碍于周墨在没敢太大声。


周墨放下咖啡杯打开网页搜索果然弹出了唐简上节目的采访视频,在办公室周墨没敢点开视频而是去找了一篇文字报道。唐简上了美国一档脱口秀节目,节目上主持人先是提问了一些商业上的问题,唐简都一一做了回答。可是这是脱口秀并不是一场商业访谈,后半部分不可避免的问题就转到了唐简的个人生活上。


唐简是未婚,主持人就问他有没有女友,唐简回答没有女友....主持人还调侃了几句唐简,可是没想到唐简却面不改色的说,他没有女友但是有同居男友。


周墨能想象到节目现场得有多么的炸锅,年轻的商业继承人在一档脱口秀节目公开出柜,这新闻的娱乐素材可比茂达集团内部的派系争斗来的有意思多了。


不出所料,周墨访问了好几个国内的主流网站,不止国外媒体,国内也是大肆的报道,周墨已无心面对那一叠厚厚的数据了。面容严肃的关掉电脑,收拾好文件,和助理说了声外出,径直的走出了办公室。


开车回家的一路,周墨都觉得不真实,唐简公开出柜,他说的那个男友是不是就是自己???周墨迷糊的开锁进门,文件包丢在地上,衣服都来不及脱,打开笔记本电脑,检索出唐简上的那一期脱口秀节目,点开。


.......


主持人:唐先生,我这里有一个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是关于你个人生活的,不知道你介不介回答。主持人坐在沙发上委婉的冲着唐简说道。


唐简:不介意。声音淡淡的,唐简嘴里说出的英语,口音带着一股英伦腔,再加上他西装革履在沙发上坐的端正,更让人觉得有股绅士的味道。


主持人:喔!那真是太好了,唐先生你没有结婚,所以有些女网友很想问,你有没有女朋友。主持人笑着问道。


唐简:没有!唐简的回答干净果断,不带有一丝犹豫。


主持人和台下的观众纷纷惊呼。


主持人: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多金、帅气,我所见过的继承人中唯一一个没有花边新闻的人。主持人脸上带着不可思议,一边说话一边挥舞双手,说实话周墨不是很懂美式幽默,没有女朋友而已,值得大惊小怪的???


唐简:我没有女友,但是有同居的男友。


现场的惊呼声一下子爆炸了,这句话惊的主持人的下巴都快掉了。


主持人:唐先生,你说的是真的,你有男友???这是公开出柜吗?


唐简:出柜倒不是,我对其他男人没有兴趣,我只喜欢我爱的那个人。唐简姿势端正,说话的语调并没有因为现场的惊呼而有所变化,绅士、沉着、带着淡淡的疏离,周墨不知道其他看过视频的人是什么感想但是周墨此时,想触碰唐简,把他紧紧的搂在怀里,撕掉他那一身禁欲的西装。


主持人:Oh、My、God,唐先生,我能理解为.....如果你的男友是女人的话你喜欢的就是女人,因为他是男人,所以你才变成gay的吗?主持人在认真的组织她的语言,因为她在唐简的表情中看不出一丝的戏虐,她知道这对唐简是一件严肃的事儿,这是一个爆点,她十几年的主持生涯中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一个商场人士愿意在一期脱口秀节目中出柜,而且还是一个如此帅气、多金且专情的男人。


唐简:是的!可以这么理解。


主持人:天啊、天啊......唐先生你知道上完这期节目后,你会出名吗,oh,不我的意思是,你已经很出名了,你会更出名。我从未遇过向你这么专情的男人,天啊....这太浪漫了,你的男友一定很幸福。


唐简:谢谢!


..........


节目后面是主持人的一段点评和总结,很快便结束了,周墨的脑袋一片空白,唐简说的人是他吧,应该是他吧.......周墨就这么呆坐在沙发上,隔了好一会人才终于反应过来。


他掏出手机急不可耐的拨打唐简的电话号码。唐简的手机关机,周墨又试了几次,还是打不通.....


周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又访问了好多家网站,茂达官网在媒体上快速的发布了消息,宣称这是他们总裁的个人生活,公司无权也无意干涉,整篇的意思,大致就是无论唐简要跟谁结婚跟谁过日子,跟集团都无关,我们管天管地也管不得老板夜里跟谁睡觉啊。


周墨搜索到那位主持人的社交账号,原来这位女性主持人早就公开出柜了,并请还有一位同性恋人,再在账号中公开表示对唐简的支持,还宣称他勇敢、果断、温柔、专情,是一位优秀的管理者更是一位体贴的爱人....


网络上大都是一边倒的支持,更有同志公开示爱,说唐简是他们的梦中情人,有些妹子表露出淡淡的失落,说自己失恋了,不过还是非常支持唐简,说他为人真诚,敢于直面自己的内心,更是羡慕他的男友。

不过也有少数的恐同人士表现出了反对,发表了一些诅咒的言论,不过很快这些反对的声音就被祝福声淹没了。


周墨觉得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和做梦一样,他用手捂住眼睛,脸上露出了笑容,有一种被幸福包围的感觉,这一刻是如此的不真实。



微信公众号:danmeigushi

微博@奎因

吃肉进群

qq群1:306936313 

qq群2:  565034910 


(未完,待续)

《脱下你的医师袍》实体书已出版


《先生来盒保险套》实体书已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