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报:【每日一首临屏诗】《庄稼》精华版(四十五)

中诗报 2022-05-13 15:07:39

临屏诗,也叫趣味诗歌,就是现时现作的诗,规定好题目,在一定时间内,按时完成。一般文学功底不够深的话完成得可能比较粗糙,缺乏意境。一般反应敏捷的会写的好些。


当然,由中国诗歌报主导的【一天一首临屏诗】,每天在中国诗歌报改稿班和中国诗歌报选稿群同步进行,今天专门挑选出写得相对较好的作品,供大家欣赏。挑战自我,坚持原创。如果你想参与【一天一首临屏诗】,请扫描二维码,或在公众平台留下个人微信号,管理员会拉你进群。【一天一首临屏诗】对外发布的渠道为中国诗歌报第一美篇编辑部以及中国诗歌报公众平台和附属平台。


在2016年中秋佳节假期的最后一天,中国诗歌报选稿交流群以庄稼为一日一首临屏诗题,没想到收获满满。为什么要说到收获满满,是因为临屏诗开展第45期以来,精华版首次突破了采用率最高的一个作品层次,作为选稿编辑,李桂玲本着对作品负责的态度,先后多次认真细心挑选,包括主编,也参与了甄别作品当中,本次临屏诗共收到138首,采用率接近80%。我们在对本次临屏诗进行总结时,认为主要存在以下几个症结。一是诗题庄稼是个宽泛的词语,代表了土地、父辈、种子、生命、养育等等,着笔点丰富,说明诗题切入人心。二是庄稼是人类赖以生存的不二法宝,每一个活着的或死去的祖辈,基本和庄稼打过交道,即便没有打过交道,那我们每天舌上的“食”物,总有庄稼地里产出的味道在其中,因此大家对庄稼具有深厚的感情和诗情。三是从作品的质量来说,虽然有的作品尚需打磨修改,但瑕不掩瑜,总体质量不错,当中也包括了创作手法和角度等,说是大餐一点也不为过。

中国诗歌报在全国是第一个开展每日一首临屏诗的组织者,它和同题诗区别就在于一个强调时间性,一个不强调时间性。临屏诗活动进行到一个半月以来,对创作者来说,自身的提高不言而喻,好作品也不断涌现,随之而来的质疑也在不断,质疑每日一首的意义和价值,目前,对精华版也产生了质疑。根据群友的建议和意见,我们也试图进行调整,迎合少数的意愿,但每次都被更多的群友所抵制。这就像春晚一样,有人想吃辣,有人想吃酸,只有组织者酸甜苦辣与共。在这里我们仍一如既往地欢迎大家提出群策群力的好建议和好意见,以便不断丰富临屏诗的要义。

当然,作为组织者,我们也感到非常欣慰,这就是已有许多临屏诗的作品得到了许多报刊和专业平台的认可。借此,也有必要向真正喜爱诗歌的人强调一点,请不要拿太专业的眼光和超高的水准看待临屏诗,历届诗歌鲁奖作品都存在那么大的争议,何况临屏诗,或者是新诗。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诗歌的面前,我们不仅仅尊重诗歌,更重要的是我们甘当小学生和铺路石,为胜利者抒写前进的动力。


庄稼

文/李相文


夜,摊开来的时候

身体开始饱满

像一颗澄黄的麦粒

浸饱在水里

有风吹过

听得见海的喘息

 

喜欢白昼的白

喜欢无人的麦地

喜欢干净的蓝

喜欢躺在麦地里

看云来云去

 

一个割麦女独自

在麦地里唱歌

那歌从麦管里吹出来

浸润着远方的思念

像一只只麻雀

跌落在庄稼地里


庄稼

文/小禾


从一粒泥土起身

从脊梁里喊出一些油绿的音节

不向左摆,也不向右摆

只等分蘖,抽穗,扬花,成熟,饱满

我的两袖,灌满季节的风

袖里藏下

月光、虫声、骨头拔节的痛和声响


亲爱的,别问我是否已经饱满

有多少颗粒

如果你走进一块稻田

你会看见,我正和一株沉默的稻子在一起

在中年的田埂上

等待镰刀和你的目光收割

一半丰盛,一半荒凉


庄稼

文/隐形鸟


父亲最爱泡在地里

种庄稼

当看到金黄的稻穂随风飘摆

父亲会蹲在田埂上

抽一会儿烟

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后来我参加工作了

也像父亲种庄稼一样

早出晚归

用汗水浇灌

当我向父亲分享工作的快乐

他就像看到金黄的稻穂

眼睛又眯成了一条缝

庄稼

文/木木


忍受过干渴

忍受过寂寞

忍受过鸟的利啄

忍受过鼠的尖牙

一粒绿色的种子破壳


向风学习点头

向雨学习歌唱

向月亮学习弯腰

一株金色的秧苗

低着沉重的头颅

跟随太阳走过春秋


岁月的镰刀划过胸膛

一粒饱满的谷子在欢叫

请把我拿走

成为米

成为歌声

成为微笑


庄稼

文/山柳

 

你我都是农民的儿子

农村,才是我们共同的故乡

今年的中秋节有些微凉

我去老家看望深埋在地下的父母

也顺路看你,我一奶同胞的兄弟

野草丛生的坟顶上,写满了太多的凄凉

想想自己的不孝,你矮矮的身躯让我仰望

爹娘给了你生命,你拿生命喂养爹娘

没有谁能比你更懂得感恩

务了一辈子农的父亲虽去世多年

可你却一直守望在父亲的坟院

母亲的新坟旁,只有你

躬身之礼,埋着头,一副孝子的模样

庄稼

文/小碧


他站在田埂上

看着成熟了的包谷

金黄,饱满,向上

让他想起

深埋在泥土里的儿子

整整两年了

他喊不出一个痛字

秋风萧瑟,直凉到他心底

他的孩子,曾经也如这包谷那般金黄

这丰收啊

收割的是他的心肝五脏


庄稼

文/思考的芦苇


一棵棵秧苗

被一声声蛙鸣

唤醒


一枚枚星子

被一滴滴汗水

擦亮


一篇篇丰收

被一缕缕白发

拟写


庄稼

文/史俭明


南海

是我们的庄稼地

一寸海域也不能沦丧

再小也不能沦丧

台湾是我们的庄稼地

九二共识是交流与沟通的基础

一国意识决不能沦丧

澳门香港是我们的庄稼地

美丽的西藏、富饶的新疆

任何闹独分裂只能是小丑跳梁

睡狮怒吼骄龙飞扬

中华疆域就是我们共同的庄稼地

倡导文明

构建和谐社会共奔幸福小康

开拓创新

共圆复兴强大的中国梦想


庄稼

文/金步摇


庄稼和布谷鸟早已有了约定

在那一声急似一声的催促中

她成片地躺倒在月色里欢庆

母亲将眉弯成镰刀笑语成熟

父亲把嘴笑成碾子低言希望

他们流进田地里的汗水

顺着麦秆溜进麦穗

然后混在白面条黑馒头里

和我的血液相汇


庄稼

文/爱屋及乌


秋收时节

一畦畦成熟的庄稼

金黄透亮

高高直立的秕谷

随风摆动

耀武扬威地向周围展示英姿

收获着路人艳羡的目光

籽粒饱满的却静静低下头颅

默默感受着自己沉重和实在

有时

那些华而不实的外表常会迷惑我们的心智

对埋头苦干的视若不见

对于哗众取宠者却赞赏有加


庄稼

文/若尘


一马平川的北方

原野上

那一地的金黄

在南方的家乡招摇


母亲与乡里人一再失落

失落的根源在于收获的季节

早已交付活跃的市场经济

和陌生人


庄稼

文/陈玉


大豆,玉米,番茄…

一连串的名词

在记忆里

只有些模糊的

纯香,味正


暴风雨

从来无情

郁郁葱葱的转基因

影无形中

还要掩埋,多少冤魂


想起了

小时候的

青菜味...

那一身农药残留,转基因

何时才能,披上春衣


庄稼

文/谢小燕


三月草长莺飞

青黄不接

秧苗刚种下

番薯才拇指大

那个饿哟 

扰得人夜不能寐


月黑风高

他一咬牙  一跺脚

奔向番薯地……


一个大好青年毁了

多年以后

据说是庄稼惹的祸


庄稼

文/小南歌


大地是你坚实的脚背

脚趾在土壤里无限延伸

行走在山谷坡地平原高山

遍寻大自然的精华反哺人间


总是跟田野心心相印

总是和农夫农妇耕牛镰刀亲近

总是在成熟季节献身

从未听说你有一丝埋怨


庄稼

文/拉马阿常


父亲种了一辈子庄稼

他把一生的爱

种在山岗上,田野里

用晶莹剔透的汗水灌溉

用火热的心血呵护


我悄悄地

把诗歌种在父亲的土地上

随着父亲的庄稼

越长越高


于是,在一个金色的午后

我和父亲

正收割着一个

沉甸甸的秋天


庄稼

文/毒一无二


今夜

宽容和信任已经睡去

嫉妒

以爱情的名义

把镰刀种进你的心里

企图改变季节的规律

把还未成熟的秘密

一一收割


庄稼

文/银燕


太阳

眷顾笨拙的人

跟着他一起奔跑

土地

随着四季的变换

冒出新鲜的词语

品种

在庄稼地里丰富

舌尖没忘记远方


庄稼

文/药文岗


从被播种的那一刻起

便不曾离开大地

犹如婴儿扎进母亲怀里

安然   笑脸红嫩   静静入睡


慢慢地   吐出嫩芽

绿绿地   慢慢成长   点缀田地

犹如婴儿离开母亲怀抱

调皮   成长   飞翔


经历了风雨雷电

变得长大成熟

在走向自己幸福粮仓的归宿时

定要低下头   坚定地

看看养育自己的大地

那是自己的爹娘


庄稼

文/董卫华


村子蹲在夏天太久了 

对土地的构思打稿一秋后

拔节分蘖抽穗灌浆 

乡愁在谷壳里一天天饱胀 

乡音从一株禾秧里发端


拄着弯曲的炊烟,我走进田地

庄稼也安静了

大豆,高梁还有玉米

是黄?是红?

黄的是夕阳下绿的叶子

红的是晚霞里欲睡的天空

是沉醉?是后悔?

经不起太多的夜了

成熟的梦总被露水打醒


坚强的活着

换来的到底是丰收的喜悦

还是任人宰割的宿命?


庄稼

文/袁好


一双双结满老茧的粗手

锄松了土地的钮扣

一点一点露出其清香的肌肤

烈日下

杂草如一件件含羞的衣服

秋天金黄的果实

是农民用辛勤的汗水养育长大的

那些活跃在各个枝头上的孩子

它们大多是农民

回报自然的另一个方式


庄稼 

文/夕日不落


你慢慢地长着

像出生的婴儿 

给了一点甘露

一个劲地茁壮 

给了一点阳光 

就叶绿茂盛

给了一点呵护

就把别的挤垮


你忍着风的狂吹

雨的猛打

慢慢地长高

不断地贪婪 润吸

充实自己

开花 结果 


你慢慢地成熟

带着希望

像暮年的老人

身体憔悴  叶枯

牵连着熟睡的孩子

等待着主人把自己带回


庄稼

文 /风疏竹林


小时候

我和父亲一起在田野里种庄稼

长大后

父亲依然把庄稼种在田野里

我却把庄稼种在校园里


父亲的庄稼一年两熟

我的庄稼多年一熟

父亲种下的是五谷

我种下的是桃李


四季日月和风雨

帮助父亲的庄稼成长

博学严谨和爱心

辅助我的庄稼成长


庄稼

文/唐梦


喝着六十度的烈酒

仿佛打马三江平原,好爽

秋阳红着脸,目光热烈着

一望无际的麦浪 


酒是收割后的粮食

用汗水酿就,醇香

回味着苞谷拔节的声音

风助吹着

那是这世上最美的音响


从容地,拾起桌上的饭粒

面对不解的目光

我说,我种过庄稼

在北大荒


庄稼

文/马马虎虎


从去年年底的那场雪

就开始算计,今年的收成如何

多少辛劳没有计算出

多少汗水没有计算出

付出和收获是否等值

从没去多想过

吸一口旱烟,该去放放水

施施肥了

看着绿油油,长势良好的庄稼

只有勤勤垦垦地去劳作了

心才踏实

收获的喜悦早就算计好了

给孩子寄去生活费,自己存上点,还有下季的种子钱

化肥钱,留着


庄稼


庄稼就是

长在地里的那些

产出来的东西

可以吃


比如麦子

和玉米

西瓜也是

梨也是


妈妈说

我这样说不对

不可以

净挑自己喜欢吃的归类


庄稼

文/九尺藤


再没有谁能把一粒种子

看得比命珍贵

庄稼是农民的心上人

爱给了土地

渗入灵魂的关注

朴实的呵护

痛彻肺腑的依偎

信她可以让自己得一生温饱

把一季一季的精力

连同这生命都交到她手上

日复一日的劳作

无怨无悔

庄稼也爱着农民

无论风雨

尽心竭力地向上

以最丰满的姿态伴陪

一望无垠的麦田上

我多希望也有一株

属于我的庄稼

我也想用生命来浇灌她

也想寻得一份痴情地伴陪


庄稼

文/隐形鸟


发芽、长叶、抽穂

顶烈日、饮雨露

御风霜

把自己撑得粒粒饱满

还要低下谦逊的头

等待收割的镰刀


庄稼

文/谢小燕


儿时家乡田野

庄稼片片 农事繁忙 笑声荡漾

春天燕呢喃

夏天蝉嘶鸣

四季流淌着不同的歌


如今的家乡田野

看不见一个青壮劳力

看不见庄稼

生锈的农具也不见踪影

只有风儿轻轻叹息


当天渐凉

燕子也离开了

当丰收临近

田野里只有野草茂盛


庄稼

文/张学宏


声情并用的狗叫声

告诉熟睡中的乡亲

田地里的庄稼正在商量

集体逃出成熟


月光在村口

做好接应

弯着腰的稻谷

早已收拾好心情

躺在影子里的玉米

考虑着从那条路走出

村庄最近


安静堵住村口

成熟的庄稼抬着头

等待着赞美

交出自已的名字


庄稼

文/守望


黄土地上的庄稼

不辜负天,不辜负地

再苦再难也会生长


夏日太阳地暴晒

让麦子愈发谦虚

秋日冰凉地刺激

使玉米更加信心百倍

洋芋蔓枯萎了,藏在土里的

一定硕果累累


黄土地上的庄稼

演绎着黄土地一样的人生

父辈用汗水浇灌贫瘠

把自己的根扎在了这里

他们把孩子一个个送进城市

自己的一辈子,甘愿藏在

那一片片茂密的庄稼里


庄稼

文\温暖


一辈子

忙着春种秋收

忙着在时光里放牧我们

忙着往孩子们拔高的骨节里浇注心血

佝偻的背一寸寸收割着    

一面消瘦着

忙了一辈子噢

忙着把自己种在了向阳的那面坡上

长成一座

也搬不动的金秋

庄稼

文/李子


父亲站在田埂上

眼前黄灿灿的稻穗

象极了接受检阅的士兵

一荐接一荐,一浪接一浪

父亲的脊背也弓着

他们在秋日的阳光下

互相致敬


那是父亲亲手种植的孩子

此刻饱满的情绪

正如父亲饱满的心情

我分明感受到他眼睛里的泪光

在阳光下也泛着金光


我也是父亲眼里的庄稼

很多时候渴望父亲

象抚摸他眼里的庄稼

抚摸一下我

我同样会满含感恩的泪光


庄稼

文/牧羊人

 

九月的台风奔跑过稻田

稻子总要收割

在这之前会有一次阵痛

像出生

我曾经梦想给台风装上开关

在谷子成熟的季节

关闭

那些饱满的穗子

就不用这般地惊惶

在台风里

如屋顶四处逃离的炊烟

父亲也不用惊慌

有条有理地将它们

整齐的堆起垛子

一颗一颗装进麻袋

每一颗都是温暖的太阳

夏季的太阳

曾填进它的胸膛

每一颗都是父亲的汗水

从他的脸庞

滑落


庄稼

文/一鸣


小时候

紧跟在父亲的身后

翻地播种,施肥浇水

滋润的土地里冒出了新芽

晶莹的露珠镶嵌在芽尖上

新芽载满了父亲的希望


长大后

父亲依旧在那块土地上

翻地播种,锄草捉虫

一年一年又一年

新芽长成了庄稼

远望是一片金黄

玉米、水稻、大豆和高粱

露出了一张张饱满圆润的笑脸

在风中飘着五谷香


如今

我回到了那块庄稼地

荒草湮没了庄稼

从此看不见新芽也闻不到稻花香

在家的花盆里

撒下几粒种子

成熟的季节随风起浪

我喜欢天天看着稻浪闻着麦香


庄稼

文/王景安


按照时令

庄稼开始跑步集结

接受深秋的检阅

母亲声音沙哑

从电话里日臻成熟

一遍一遍丰收的味道

催我返家


在俺村  还有二亩薄地

头戴草帽是何等的至高无上

所有趾高气昂的玉米

代表五谷杂粮

向我们俯首称臣


我只好唯命是从

放下钢筋混凝土扎起的骨架

赤脚踏进最原始的泥土

对一粒粮食顶礼膜拜

无条件效忠一颗颗庄稼

让母亲感受王的尊严


庄稼

文/何万红


父亲种的胡麻熟了

一颗颗丰盈的果实

像是满天的繁星

秋风吹来 犹如波浪翻滚

一阵阵胡麻的香味里

还夹杂着父亲的汗味

是在欢呼丰收

还是在依依道别养育

它一生的土地

每一颗胡麻里都有父亲

的汗水和希望

胡麻熟了 父亲走了

父亲把镰刀挂在了天上

把希望埋在

他耕耘了一生的土地里

父亲把一生的精力

都耗费在这片土地

把一生的期望

都寄托于儿女

这是父亲种的最后一茬庄稼是儿女一生也收不完的庄稼


庄稼

文/闫海军


您的生死存亡

无疑不关乎着

父亲的喜怒哀乐

在他的心里

再没有什么

比你更重要

甚至会用生命交换

每一个播种的季节

他总是小心翼翼

将你埋藏在心中

用他的生命

呵护你的成长

而你却吸干了

他的泪水和汗珠

我羡慕嫉妒恨

不知从何下手

只愿父亲能在

每一个收获季节

露出丝丝微笑


庄稼

文/方糖


墙上挂着风干的你

我在数着一粒一粒

怎么觉得

几个月前你刚刚下地

现在却是我果腹的粮食


总是喜欢这片土地

望眼过去一片油绿

一阵雨后

种下青苗都拼命拔节

她们没忘记生命的意义


也许你是玉米

也许你是蜀黎

我已长大

好不容易把你们分清

粮仓里你把日子过成了诗


长野花开灿烂清莹

大地载物默不作声

春夏秋冬

你只管开花我只管孕育

只欠秋天一个满满的回忆


庄稼

文/蔡力平


秋收后。将成为五十度

或者七十度

那种液体,癫狂天下


而你更关心秋黄的土地

被麻雀啄食的体温

正慢慢走向寒露、霜降


精英,喜欢在酒坛中发酵

种子思考什么

老农,弯成庄稼成熟的模样

默默举起镰刀


庄稼

文/陈建强

 

喜欢画山画水画花画草画动物

但爱画庄稼的画师却不多

与黑乎乎的泥土、臭哄哄的粪便

吸人血的蚂蟥相关连的物事

似乎于美感无关

 

人们吃着米面粗粮

天天与庄稼打交道

但并没有认真欣赏过

这位朝夕相处的老伴

 

欣赏庄稼

那是农夫特有的嗜好

天刚破晓,他们

哼着小曲蹲在田畔

开心地琢磨庄稼的韵味

假如庄稼与音乐结合

田里会长出什么样的娃呢


庄稼 

作者/涷语


在东北大地

漫山遍野的黑土

长出了漫山遍野的玉米

还有大豆高粱

在温暖的春风里

给大地披上了新绿


没必要去远游

漫山遍野的碧绿

在温馨浪漫的夏季

伴随着清风起舞

那曼妙摇曳的身姿

似乎诉说着深深的情意


夏天很快过去

收获的季节来临了

大地变成了金黄

庄稼结出了硕果

人类得到了充足的养分

一切都是美丽的期许


庄稼

文/孙文理


不是庄稼人

别咿咿呀呀

装着诗人形容庄稼


担心把它糟蹋瘦了

这一季不能开花

爷爷奶奶肯定要

揪着你的小名叫骂


爷爷奶奶是写庄稼的诗人

揣摩出了庄稼诗的章法

知道哪一垄是诗的平

仄应该停顿在哪一茬


父母遗传了庄稼人的四季

冬就是冬夏就是夏

五谷饱满的像太阳

家里的囤囤圈圈装不下


朴实的庄稼人请了个画家

叫城里的诗人画配诗

小麦和韭菜闹个笑话

爷爷在原野里哼着谚语

琢磨着听话的庄稼


庄稼

文/王玮炜


写下庄稼

所有文字行行正立

试图挣脱不必要束缚

排列成正比慢慢疯长


疯长慢慢排列成正比

在古老的黄土上

沦陷新的生活为起点

拔节、开花,重新组合


用一亩三分地

栽种诗和远方

栖居自由和灵魂

最后,郑重地宣布秋来临


秋色里,庄稼渐次成熟

各色系的颜色,竞相怒放

比起以前贫瘠的麦粒

更像五彩斑斓的彩石 


庄稼

文/韩晗


村外的那个半坡上

密密麻麻,布满老黄牛的蹄印

和老父亲的足迹,深深浅浅

踏出了一片金灿灿的奖杯


沉甸甸的麦穗

被成熟压弯了腰

老黄牛俯瞰的天际

在蹄子下慢慢舒展

而老父亲弯下的腰

再也没有伸直


眼前一群孩子的笑靥

在老父亲的皱纹里

恣意闹腾


庄稼

文/冯吉祥


播种的季节

年轻人都出了远门

炎热的夏天

是她一个人

脸朝黄土背朝天

施肥除草


秋天的汗水

倾洗着一条条皱纹

饱经风霜的脸颊

跟包谷叶一样枯黄


冬天要来了

远方的儿女会回来团聚

到时候有吃有喝

还有一头过年猪


今年的庄稼收了

明年还得继续种

母亲辛苦了……


庄稼

文/李原


我的小苗刚刚舒展

还争不过疯狂的野草

坚硬的土地上

我的根还找不到方向

那时我就见你

荷锄而来

汗湿衣裳

你看着我

一脸的慈祥


我的身段一天天变样

我的种子在土壤里

疯狂生长

你常来看我

一锅旱烟

燃烧希望


如今我成熟在望

在风中轻舞飞扬

我唱歌给你

自己却迷醉在你

烟圈后的观望里


庄稼

文/李原


我记录着今年的风雨

我追随太阳的足迹

我高仰头颅迎接光的冼礼

如今到了成熟的时节

我是一株追求阳光的向日葵


我缘自一粒小小的种籽

我坚强的破土而起

我走过春夏秋孕育伟大奇迹

如今到了收获的时节

我变作千百粒健康饱满的自己


我与千百兄弟并肩而立

我们有过年轻的朝气

如今娇黄的花边掉落

如今鲜绿的叶子枯萎

为着后代成熟的梦想

我们心甘情愿燃烬了自己


庄稼

文/芬兰春晓


那一年

风不调、雨不顺

父亲

像田里的庄稼一样

耷拉着脑袋

煤油灯下

一张毫无生趣的脸

只看见

地上许多烟灰……


庄稼

文/北极星


庄稼是农民的命根子

就像费尽心机培育的儿女

倾注了父母一生的爱

只希望他们快点长大

当收获的季节来临

那阳光里金黄灿灿的麦穗

是儿子的就让他娶一个老婆

是女儿的就让她嫁一个老公

该娶的娶,该嫁的嫁

剩下我们老俩口

坐在冬天的热炕头上

抽袋旱烟,喝杯热茶,瞌点瓜子

明年就等着抱孙子和外孙女啦

农民的日子,除了庄稼就是儿女


庄稼

文/山雨


父母很忙,平时种在山坡上

一年两季的庄稼

同时很累,用一身一世

把我们姐妹当作庄稼种着


年轻硬朗时,他们只顾

锄地,点种,浇水,施肥

捉害虫,还常常遭致

儿女们狂妄无知的抵制

每一次,父母会老一节

每一次,父母的心

就会失律流血


老了病了,父母想收庄稼时

儿女们早散去

不论是金黄的秋

还是隆冬的夜

长在夜里的眼睛

总是潮湿


庄稼

文/白向洋


一粒粒  一颗颗颤粟的心

怀着踌躇满志从粮仓到餐桌

日月的精华  血汗的缔造

眺望岁月尽头  鲜活生命

在土地用犁铧编制一条生命的袋子

盛装历史、情感、精神和传承

 

一棵棵庄稼生长的姿势

就是我面对曙光的行影

一颗颗灵魂吐芽

芽孢里庄稼爱着庄稼人

以及阳光、雨露

和母性的土地

我就是一粒庄稼

我倾注全部情感

为庄稼人和母性的土地


庄稼

文/石看祥


玉米 大豆 高梁 小麦 稻谷

这些社稷之重

紧紧地与大地相拥

几千年来

他们默默地喂养着人群

看人群在大地行走


现在,一些人端坐云巅上

把这些社稷之根变轻

然后,将劳作的人

变成实验之物

 

庄稼

文/梅兰竹菊


父亲,种了一辈子的地

庄稼,是他的挚爱,也是他一生的朋友


这么多年,那些站在村头

迎风站立的小麦,大豆,玉米,高梁

从春到夏,从夏到秋

不停地虚构着父亲的笑容和逐渐老去的背影

高过故乡的炊烟,高过岁月的水榭,亭台


庄稼

文/周清怀


阳光充足

雨水充沛

我在父亲的田地里疯长

我是玉米,大豆,芝麻和高梁

我是父亲写下的散文

排列的诗行

我植株高大,籽粒饱满

在金色的秋天里

将父亲的梦想照亮 


庄稼

文/米豆


庄稼是父母种在在地里的

土豆、玉米、大豆、辣椒、茄子和

烤烟

从籽到苗

从不言辛苦

曾经,我就是父母这株苗

以后多少个不安的岁月

在晨光中、在夕阳下

我看到父母伟岸的身姿

行走在家乡的地埂

和中国所有的庄稼人一样

立志将子女

喂养成

飞出山里的金凤凰 


庄稼

文/俞欣


古黄河岸边

跪着

我翻开土地

企图种一地五千年前的庄稼


播种 施肥 除草

我把心脏的走针调到静音

深埋在几千米的地下


浇水 松土 收割 

我把五千年后的血脉凝干磨成粉末

渗透每一寸土壤


我赤裸双脚

跳上岩石

手捧五谷举过头颅

眺望黄河以东 以南

眼光

锻造成了金 


庄稼

文/蓝雪


给田地鞠了一辈子躬

身子佝偻    手臂僵硬

我已无法扶起梨

去激活一个村庄


土地荒芜

庭院杂草丛生

四处乱蹿的流浪狗和秋风

都不愿留守我整夜整夜的咳嗽


被遗弃的庄稼

蓬头垢面

不知去处


庄稼

文/黄毅


他用一生的光阴

种了一粒稻子

除草,施肥,浇水

他精心照料着

担心风来,雨来

更担心野草和虫害


这株稻子,长势良好

能对抗风雨和虫害

然而,面对野草的侵袭

它成了一棵顽固的草

仿佛厕所里的一块臭铁

生生烙痛他的双手


这双长满老茧的手

碎得了石子烧得了野草

就是扶不正

这株长歪了的稻子


庄稼 

文/季节的女儿 


槐花落的时候,一阵东南风 

麦浪翻滚,贴近大地

一群人,背朝天,姿势统一 

啪嗒,啪嗒,被热汗浸染过的事物明亮,生动 

镰刀在一双双手上恣意舞动,八月的风入了他们的怀抱

一些疼痛,很快被收获的喜悦覆盖,只有在这个时候 

我想认真地还给你 

一个名词的光阴


庄稼

文/白开水


一方沃土

如果不能孕育秋黄

那就静默在土里

听地壳的悸动

或者雨的恸哭

就像南国的三七

经几载春秋

终会破土而出

也像某些情愫

不在春天开始

也不会在秋天结束


庄稼

文/田田


庄稼是父亲的宝宝

是父亲唠叨里的骄傲

收割的日子里

父亲的双眼

像红灯笼一样放光

成熟的稻穗

谦恭地

像垂着脖子的乖宝宝

总是能点燃乡野的希望


父亲一辈子伺候庄稼

像个将官

指挥它们的行列队阵

和它们依次成熟的奔跑

父亲把和它们的对话寄给我

插上田野生机盎然的明信片

带来令我唏嘘的感动

幸福祥和在年终里拔节生长


庄稼

文/穿心而过的河


九月,月光内敛

诗人提着灯笼

在拔节的声响里

行走了一季


此刻,坐在一片纸上

晒着麦子,水稻,玉米

和满是汗渍的日子

纸上就长出一行行诗文


这就是他的庄稼

养活着诗人

也养活着其他

比如,你我活在尘世的灵魂


庄稼

文/张一骁


我做了一粒麦子的梦

天地分离,混沌已开,一群人光溜着身子

打猎,采集,捕鱼,祭祀,刀耕火种

他们的刀与斧头

始终不敢延伸到森林深处


身体里也孕育着一穗穗饱满的麦子

垂向大地的麦穗

永远向祖先鞠躬致敬


庄稼

文/金步摇


匆忙的脚步

跨过云烟漫漫

跨过小河的南来北往

母亲目光封存了泥腿往事

不再攀高眺望


这缺乏诚意的季节

屡屡被按在汽车尾气里

串成一排排省略号


田里的庄稼暗自伤神

野草早已茂盛

没过庄稼的身高

无路可逃,呻吟着

被淹没的苦恼


庄稼

文/听雨


沃野是纸

犁铧是笔

形状各异的种子

饱蘸汗水作画

春华秋实

金风吹动

农夫用布满老茧的手

掬一捧喜悦

把沉甸甸的果实

扛在肩上


庄稼

文/孙显平


种子布下的迷局

被秋风解析

充足的阳光走进田野

认领着大片庄稼

一颗颗果粒带着母性的虔诚

闯入我的心

令我欲念丛生

我也是游走在泥土之上的生命

根茎直起绿色的腰身

当播种我的那双手在村庄里薄雾一样安静之时

年老体弱的我

只愿我种下的那片绿色

能将我完整的收进祖辈们筑起的粮仓


庄稼

文/紫陌芊芊


玉米何时灌浆,小麦何时抽穗

红薯几时蔓藤,我都不清楚

我只想把看到的说出来

这些庄稼就不枉被母亲疼爱一生


那是雨天。母亲说墒情正好执意去看新栽的秧苗是否成活

我默默不语,跟在她的身后


雨细细的下着。母亲

低头,弓腰,半蹲在地头

给歪了的薯苗抷土

雨滴顺着手流进地里,母亲很难一次扶正


有一刻,只有细雨打在新叶上的沙沙声

母亲撑着腰缓缓站起来,望着远方

学习和种庄稼一样,要用心才行啊

我随她看向远方

除了云雾弥漫的大山

和雨水打湿的村庄

什么都没有……


很多年前,我不懂母亲和她的庄稼

现在我与他们和解,哪怕

他们是一根根小小的尖针


庄稼

文/雨桐

 

推开季节之门

秋高气爽,丹桂飘香

在大片大片的土地上

我们就能分辨出最后的赤橙绿黄

那是汗水的结晶

那是岁月的成熟

那是大地的馈赠

那是丰收的喜悦

 

因为有太多的风雨

因为有太多的汗水

这不是简单的快乐与忧伤

在我们眼里,关于庄稼

还有很多成熟的故事

在等着我们去品尝

就像我们口中的食粮

可口、美味、甜香……


庄稼

文/晴空万里


一粒粒种子被摁进泥土

在春天。雨露膨胀它的思想

阳光照进骨髓,拔高骨节

花开成一朵向日葵

那是泥土对天空的一种敬仰

玉米,大豆,芝麻与稻谷

高粱垂下头颅的目光交织成线

把秋天的田野织成一批金黄的绸缎

片片彩霞在上面闪光

收割的风铃被摇响

那些土窝里滚爬的生命

站起身,抖抖身上的微尘

脸上荡起春风


庄稼

文/兰心


父亲用青春将庄稼喂养

我长高的每一寸

都压矮父亲的肩膀


一场冬雨

父亲的身子和麦粒一起

被泥土覆盖


期待

来年的春天

麦垄里长出父亲的目光 


庄稼

文/一场


我有幸目睹水稻短暂的一生  

从一粒种子到一大片金黄   

每一步都凝聚农人的汗水和操心

 

随便走走

不太识字的农村   到处贴着

风调雨顺和五谷丰登     

我见过年迈村民

在夏夜披衣出门去看月下稻田    

而水稻派出蛙声一片   

迎接亲人般的会面


不能简单地赞美或批判农民

但确实可以看见庄稼一样的

实在和坦诚    我见过奇山异水

回到家乡   还是喜欢乡亲们

用庄稼画在田野的风景


他们和水稻联手  教会我许多

如果老去     我想用一粒水稻  

作为他们朴实伟大一生的墓志铭


庄稼

文/周清怀


我是父亲种在田里的庄稼

我收藏温暖的阳光

甘甜的雨水

父亲的欢畅

以及长年累月的梦想

我是那株喝了酒,脸儿红扑扑的高梁

我是那排长满金牙,挺直腰杆的玉米行

我是那株开怀畅笑的大豆

我是那株向日葵,永远仰脸找寻太阳

经历春天的孕育

夏天的酝酿

在金色的秋天里

我高大的植株,饱满的籽粒

将父亲的梦想照亮


庄稼

文/采风


刨开一寸土,黝黑的脸上

看不到表情

因为是父亲的命根子

我使劲撑开泥土,开花、结果


结实的眼神拉开旷野的风

扶几株植物,平整一下凹凸的土地

把力气浸润在几缕袅袅炊烟

汗珠,落地有声

牧歌驮着一片片火烧云


我拨开包裹在衣衫里的一颗心

把脚留在泥土里

那一行行秧苗身体和灵魂一起生长


站在一片土地里

我不是诗人眼中的风景

我是一株春生夏长的庄稼

经风历雨,我长势良好

且渴望被父亲,一刀一刀幸福地收割


庄稼

文/美美


望着满地的庄稼

想着在地里弯腰的妈妈

从玉米的发芽

到黄豆的接夹

都是她汗水的挥洒

当她把庄稼的果实

收割回家

她为孩子的心

才真正的放下


庄稼

文/梁江琴


深深浅浅的脚窝

是你书写的标点符号

一行一行整齐的田垄

是你犁出的诗行

一望无际的田野

是你写出的大块篇章


春耕夏种

秋收冬藏

你躬身田里

汗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你分得清

哪是稗草

哪是稻粱

梦想在我们身上种下

我们便茁壮成长

回报您沉甸甸的希望


庄稼

文/陈老师


用尽洪荒之力

从青涩到成熟


打谷机奏响了

迎娶的号角

谷子们

端庄嫁入农门

带着大地的妆奁


注:由于人力所限,挑选作品难免挂一漏万,选出的作品亦有修改空间,不足指出,请在后台留言探讨。对甄选遗漏的作品,经群友推荐,在【每周临屏诗遗珠作品选】栏目推出。


中国诗歌报实习编辑旭辉整理

中国诗歌报实习编辑李桂玲甄选

中国诗歌报编辑海底月审校


声明:原创作品,报刊采用和网站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诗歌报,并请与作者联系。该作品已同步到中国诗歌报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和中国诗歌报新浪博客、中国诗歌报专栏、中国诗歌报第一美篇编辑等平台

提示:中国诗歌报推出的作品均出现在256上网导航的热文推荐,优秀作品有360图书馆收藏。




中国诗歌报

本栏主持:海底月 兰小兰

本栏电子邮箱:zgsgb3@126.com

中国诗歌报公众平台微信号zgsgb88

中国诗歌报公众平台

主编:诗花

执行主编:海底月

副主编:孟驰峰 江海婵 刘心莲

编辑:艾文华 何苦 兰小兰 陈瑞荣

特邀编辑:李永萍 黄毅 寻梦 蓝雪  白向洋 褚卫兵 卢